第70章 錦辰,你是我的太陽
g,更新快,無彈窗,!

"沒事了!"裴擎南說.

小北亮起的眸光緩緩地黯了下去.失落地應:"嗯."

裴擎南那端已經掛斷了電話.

小北蹙眉,心頭突然變得極其不暢快.

她看著面前的圖紙,上面畫了一只未成形的吊墜,吊墜是男款,飛鷹圖案.

她在飛鷹圖案下面迅速勾勒出一張臉來,那張臉酷似裴擎南.

她握著筆,拿筆尖一下一下地戳著裴擎南的臉:"什麼人啊你?約吃飯能不能有點誠意?一拒絕就掛電話,什麼人啊?"

"你就不會再勸勸?"

"算了,我們扯平了,上次你為了柏芊兒也拒絕我的聚餐邀請了."

"嘖,真沒見過這麼小氣的男人,一拒絕就立即掛電話.靠!"

朱姐不知道什麼時候抱肩站在小北面前,看著小北的樣子,她笑著調侃:"熱戀中的女人,果然幼稚!"

小北猛地抬起頭來,看到朱姐,她的手下意識地就想要把畫著裴擎南的紙收起來.

"我都看到了,挺帥的,聽說那天你被張舞潑了豬血,他很霸氣地踹了張舞一腳,然後把你抱走了.我沒在場,不過那天的事情已經成了一段佳話,很多女人羨慕你,說那個把你抱走的男人簡直就是現實版的白馬王子.不知道你們現在是什麼情況,但是小北,現在的好男人越來越少了,你一定要抓牢了.只要兩個人真心相愛,一切困難都可以克服的,家里反對也不要緊,自己多努力."朱姐笑著說.

"說到張舞啊,那天我真的是無妄之災,我壓根就不認識她.後來我再也沒有見過她,她現在做什麼去了?"小北試圖轉移話題.她怕朱姐問起她和裴擎南之間的事.

李悠悠打了一杯水正好經過,聽到秦小北的話,她一個沒忍住,陰陽怪氣了一句:"虛偽!"

朱姐和小北都抬起頭來看李悠悠.

李悠悠一邊往自己的座位走,一邊說:"一面把人家送進監獄,一面又問人家做什麼去了,呵呵噠."

"你說什麼?"小北蹙眉看緊李悠悠.

李悠悠想到那天那個男人的審問和警告,她臉色陡然一變,涼意瞬間漫遍全身,她指尖都有些發抖,她立即雙手捧住杯子,滿臉堆笑:"沒說什麼啊,小北,你最近變漂亮了."

幸好秦小北這個女人沒有聽到,她發誓,她以後再也不嘴賤了.

……

下午,裴擎南接小北下班.

在車上,小北猶豫了幾次,還是問道:"四哥,我有件事想問你."

"嗯."裴擎南應了一聲.

"你知道張舞去哪了嗎?"小北問.

"坐牢了."裴擎南說.

她沒問的時候,他覺得沒必要告訴她.

她既然問了,他也沒必要瞞著.

小北愣了一下,她沒想到裴擎南會直接告訴她.

"為什麼?"她問.

通過後視鏡,裴擎南看到小北眸底希冀的微光,他心頭一動.這種感覺讓他覺得自己仿佛變得幼稚起來.

想了一下,他說:"我一向言出必行,那天說了要起訴她就要做到.她這種人,也應該接受法律的制裁."

"她哪種人啊?就只是罵了你一句小白臉而已,你這麼小氣?"小北想讓裴擎南說得更多.

裴擎南淡聲:"嗯."

小北:"沒了?"

"嗯."裴擎南應.

小北:"……"

怎麼那麼討厭?說一句她還中傷你並向你潑了豬血我是替你出氣會死?

裴擎南看向後視鏡,便看到鏡子里的女人一副恨恨的樣子,帶著一點小脾氣小情緒,他唇角彎起:"晚餐想不想出去吃?"

"不想!"小北說.

"嗯."裴擎南又應了一聲.

"四哥,你最近話少了."小北說.

"嗯."裴擎南再應聲.

"嗯嗯嗯,嗯個屁."小北一連三個嗯,她身體往椅背里一靠,不想再搭理裴擎南.

裴擎南通過後視鏡,將秦小北的情緒盡收眼底,他唇角揚得更高.

"周末能不能不加班?"他問.

"不能."小北恨恨地說.

裴擎南便不說話.

小北從椅背里坐直,扒住車座,傾前身體,下巴一抬:"你怎麼不嗯了?"

裴擎南笑.

"笑個屁!"小北朝著裴擎南的後背翻了個白眼.

"去吃牛排?"裴擎南問.

"不吃."

"火鍋?"

"不吃!"

"海鮮?"

"不吃."

"那回家!"

"不回!"

"不回去哪?"裴擎南將車子停在路邊,轉頭玩味地笑看著小北.

"愛去哪去哪!"小北朝著裴擎南扔白眼.

"看電影?"裴擎南問.

"隨便."小北說.

電影兩個字讓她陷入回憶,曾經沖動美好的年紀,向往轟轟烈烈的愛情,也曾在一個美好的日子里鼓起勇氣買了兩張電影票,興沖沖地跑去找錦辰.

想說的話在腦子里演練了千百遍.

"錦辰,我們去看電影吧?"

"錦辰,我朋友多了兩張電影票,你能陪我一起去看嗎?"

"錦辰,我喜歡你很久了,你能陪我看一場電影嗎?"

"錦辰,做我男朋友吧!"

或者,直接上去拽著錦辰的手就跑,好像山寨女王押了男人成親那般,將他拖進電影院,然後靠到他肩上對他說:"錦辰,你是我的太陽!"

可是拿著兩張電影票找到錦辰的時候,錦辰正與一個金發碧眼的美女一起吃飯,二人有說有笑,她當時覺得心痛死了,她的愛情啊,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不過,那樣也好,她本來就配不上錦辰!他的世界是簡單而陽光的,她的世界是複雜而陰暗的.是她貪心奢望了.

那些不為人知的東西,常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拷問著她的良心.今日,良心安否?

細細自省一遍以後,方能入睡.

她仍然默默地喜歡錦辰,只是再也不敢靠得太近,她怕打擾他!

她能遠遠地看著錦辰,就已經覺得幸福!

直到她的世界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深愛她的父母,一昔之間與她陰陽兩隔.

"想什麼?"裴擎南察覺到小北的情緒不對.

"沒什麼."小北眸光迅速閃了一下.

"嗯."裴擎南應了一聲,將車子開往電影院方向.

她帶著仇恨接近他,愛上他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但他早已不再年少輕狂,沒有精力再去主動愛一個人.

年紀大了,更想要穩定的生活,就像現在這樣穩定.

一個看上去順眼,那件事順心的妻子,未來再有一個或兩個可愛的孩子.

所以,他不會告訴秦小北她父母死亡的真相,免得這個女人知道真相又折騰著要去算計另一個男人.

想到這一點,他眉心狠狠一擰,踩油門的腳就重了些,車速突然飆得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