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小北被潑不明物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年的秋天很短暫,沒多久就進入了冬季,天氣漸漸冷了.

裴擎南每天順道送小北上班,兩個人的關系仿佛一下子拉近了很多.

在車上的時候,兩個人會閑聊,小北會說起自己經曆的一些趣事,裴擎南也會與小北說說部隊練兵的那些事.

在他看來枯燥乏味的東西,小北也聽得津津有味.

這段時間,小北上班也還順心,李悠悠和何佳偶爾會說一些難聽的話,但語氣絕沒有從前那麼囂張,而且不會再指名道姓.

既然是不指名道姓的東西,小北就全當沒有聽見.

寒流南下,大幅降溫,中午下班的時候,小北打算趁中午的時間去買衣服,也順便給裴擎南買一件,借此機會向裴擎南獻個殷勤.

她才從電梯里出來,便見一道人影猛地沖向她.

她抬腿就准備往一邊迅速閃開,猛地想到這里是有監控的,她頓時杵在那里一動不動.

她從還不懂事不記事的年紀開始,就跟著司徒老師進了封閉式的學校.

她其實與裴擎南一樣,也是自幼就站樁.不過不是從三歲開始,大概是從五歲開始.

每天兩個小時的站樁,雷打不動.

所以,這麼點東西,她又怎麼可能避不開?但她現在不能避,她不能讓裴擎南知道她隱藏起來的一些實力,那樣不利于她以後的行動.

當然,裴擎南也未必會為了她而調取這邊的監控,但她不想賭.

賭贏了,她的實力會暴露.賭輸了……她只是想想,心里便不太舒服.試想,幾個月的夫妻生涯,他連監控都不願意為她調,多麼失敗!

嘩啦--

她被什麼東西潑了一身.

她聞到一股濃烈的腥臭味,她頓時一陣反胃.

她頭發完全耷拉在肩上,眼睛也有些睜不開,她伸手從包里取了紙巾在臉上擦了一把.

罵聲充斥入耳:"是你讓人做的對不對?我就知道是你.秦小北,你怎麼那麼不要臉?你是豬八戒嗎?倒打一耙,看到我現在這樣,你滿意了?秦小北,你就是個賤人表子."

小北擦了一把臉以後,睜開眼來,看到面前站著一個有些眼熟的身影,她蹙了蹙眉.

"裝傻是嗎?假裝不認識我是嗎?假裝那件事情不是你做的是嗎?"張舞一雙眸子猩紅地瞪著秦小北,"你知道你把我害得有多慘嗎?"

她情緒越來越激動,咆哮的聲音越來越大:"你自己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卻讓別人來替你背鍋,秦小北,你怎麼那麼惡毒?現在好了,看到我這樣,你滿意了?工作沒了,男朋友沒了,我媽媽氣得住院了,我爸爸不准我去醫院里探望我媽媽,身邊的朋友看到我就躲,家里的親戚看到我就罵,你高興了,滿意了?"

小北聽到張舞說起這樣的經曆,她不是不動容的.但是,難道她不是咎由自取?

在背後罵別人搬弄別人的是非時,是否想過她的話也可能給別人帶來這樣的麻煩呢?是否也想過因為她的造謠生事,別人可能失去男朋友,失去友誼,失去親情,被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戳著脊梁骨罵呢?

難道別人不是媽生的,活該被誹謗?

她淡聲:"我沒有對你做過任何事情,我壓根就不知道你是誰?"

"秦小北,你去死吧!"張舞憤然地沖過來,狠狠地握住小北的肩,使出全身的力氣將她推向身後的牆.

砰--

小北的身體撞到牆上,她是理智的,沒有因為張舞的瘋狂而亂了方寸,她沒有反抗,但是在撞向牆的那一刻,她巧妙地避開了後腦勺撞牆,而是用肩膀撞了一下,會痛,但是不會受多重的傷.

從決定報仇的那一刻起,她就要求自己嘴巴再怎麼厲害再怎麼逞能都可以,占占口頭上的便宜就好,絕對不能與任何人動手.

"呃……"肩膀傳來痛感,小北蹲下身體.

"你以為不說話就可以了嗎?秦小北,我要你死!"張舞抬腿一腳狠狠地踹了過來.

小北立即伸雙手抱住頭.

偏僻無監控的巷子,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得住?在這里,她是怎麼都不會還手的.

很多人都圍著看熱鬧,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哎,到底是什麼事啊?那是張舞吧,瘋了嗎?這什麼情況啊?"

"誰知道到底誰是小三啊?也許張舞搶了別人老公,那個女人又搶了張舞的.張舞什麼都撈不到了,惱羞成怒了唄."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真的現在的人太可怕了."

"……"

遠遠的,陸鴻正看著這一幕,他拳頭捏得死緊.

忍,再忍,再忍!

忍無可忍,他沖了過去!

卻有男人搶先他一步一腳踹向張舞的小腿.

"啊--"張舞痛得一聲尖叫.

裴擎南一張臉冷沉得可怕,他將小北從地上拉了起來,撩開她的頭發看她:"你怎麼樣?"

小北搖頭,目光稍顯呆滯,仿佛受了很重的驚嚇.

裴擎南將外套脫下來披在小北身上,擁著她往外走.

"站住!"張舞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厲喝了一聲.

裴擎南擁著小北頓住步子,他轉過頭來,眸光犀利地射向張舞,張舞看著裴擎南那仿佛要吃人的眼神,竟條件反射地瑟縮了一下,步子都往後退了半步,心跳都嚇得加速了.

裴擎南原本不想說話,只想帶著小北立即離開.

但看客實在太多,他不想明天大家都在背後議論小北,他看向張舞,聲音冷沉:"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把你男朋友的錢偷偷拿走借給你前男友,他難道不該跟你分手?你媽媽生病身體不舒服讓你送她去醫院,你讓她等著,你忙著化妝,後來你媽暈倒,你爸正好趕回來送她去醫院,醫生說她再晚半小時可能就沒命了,你這樣的女兒,你覺得有哪個父母會願意看到?"

"你……"張舞臉色大變,嘴唇都哆嗦起來.這種事情,這個男人是怎麼知道的?

裴擎南唇角噙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好奇我怎麼知道的是嗎?還是那句話,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人在做,天在看!我只問你一句,這所有的一切,和我老婆有什麼關系?"

"你老婆?"張舞詫異地看看秦小北,又再看看裴擎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