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燭光晚餐
g,更新快,無彈窗,!

桌子上,已經擺好了蠟燭.

"餓了?"裴擎南問.

"有點!"小北說.

裴擎南牽著小北的手去餐桌前坐下,他將百合花捧給她:"恭喜!"

小北看百合一眼,再看向裴擎南.

裴擎南看緊小北:"祝你事事順心!"

小北牽了牽唇角:"謝謝!"

也許是回到了屋子里的原因,她的身體漸漸暖了起來,心也暖了一些.

"去穿件外套!"裴擎南說.

"不冷!"小北抱著百合.

"嗯."裴擎南應了一聲,他將蠟燭點燃.

門鈴響了起來,小北要起身,她已經習慣了,在別墅里生活的日子里,幾乎每次都是她開門.

裴擎南卻說:"坐著!"

小北便坐著,裴擎南去開門.

芳姐將西餐送了過來,裴擎南接過來,再關上門.

裴擎南親自動手將餐點擺好.

"看上去不錯."小北說.

"嗯."裴擎南跟之前一樣,將小北面前的牛排拉過去,細細地切成小塊,切好了以後,再推到小北面前,"試試看."

小北拿叉子叉著牛排送進嘴里.

裴擎南去酒櫃里將一瓶香檳拿了出來,挑眉說:"怕芳姐看到,我藏起來了."

"為什麼要藏起來?"小北看著裴擎南神秘兮兮的樣子,像極了一個鄰家大男孩,她有點想笑,心情也跟著好了很多.

裴擎南怪笑地看著小北:"你大概又忘記自己是個孕婦了?"

小北臉一紅.

裴擎南再挑眉,往兩個杯子里各倒了一點香檳酒,再將一杯端到小北面前.

他端起杯子,一副鄭重的神情,仿佛在宣布著什麼了不得的大事:"秦小北,恭喜你!"

小北心頭又是微微一顫,秦小北三個字是見外而生疏的,可是此刻從裴擎南嘴里叫出來,是那樣好聽!

她端起杯子,與裴擎南的杯子輕輕一碰,碰出清脆的聲響,她說:"謝謝!"

兩個人舉杯共飲.

"明天本來應該陪你一起慶祝的,但是有別的事情要忙,抱歉!"裴擎南說.

小北一點也不介意這件事情,她笑了笑:"不要緊,不是什麼大事,你有事情要忙就忙著,不用道歉."

他道歉,她覺得心頭是暖的.

"今天算是第一次幫你慶祝你工作上的成績,一會兒有件禮物送給你!這一次,不是順便買的."裴擎南鄭重地說.

小北心頭又是一暖.

吃完牛排,裴擎南起身去客廳將一個盒子取了過來.

小北看著盒子眼睛就瞪大了,這個木質的盒子,和兒童鞋盒差不多大了,這是裝什麼禮物的啊?

木質的盒子看上去古色古香,裴擎南不會給她挑了支千年人參補身體吧?要命的.

裴擎南瞟一眼小北,神秘一笑:"猜猜!"

"靈芝!"小北說.

雖然她覺得里面可能是人參,但她還是下意識地猜了靈芝,主要靈芝兩個字比人參好聽.

裴擎南唇角揚起好看的弧度,眸子里都染上笑意,他忍不住瞟一眼秦小北,這女人腦子里都裝了什麼?有誰給女人送禮物會送靈芝的?

"再猜!"他說.

真想知道她的腦子里還有些怎樣奇葩的想法?

"鹿茸?"小北猜.

裴擎南哈哈一笑,心情愉悅,他瞟一眼小北,看她一臉認真的神色,心情越發愉悅:"再猜!"

"冬蟲夏草?"

"哈哈,再猜!"

"人參!"小北終忍不住猜了人參.

"給你個提示,女人都會喜歡的東西."裴擎南說.

"女人都會喜歡的東西?"小北問.

"對."

小北想了想:"姨媽巾?"

"哈哈哈哈哈!"裴擎南差點笑趴.

他收斂起笑容,神情怪異地看著小北:"秦小北,你腦子里都裝了什麼?"

小北瞪裴擎南一眼:"女人都會喜歡的東西,這麼小的盒子,里面總不會裝一件時裝?"

突然,小北想到了什麼,臉一紅,眼神怪異地看一眼裴擎南:"你不會給我買了一條睡裙吧?"

"哈哈!"裴擎南實在忍不住大笑起來,他擁住小北,在她耳邊吹了口氣,語氣曖昧起來:"你覺得盒子里面,會是一條薄如蠶翼若隱若現的睡裙?"

小北的臉更紅了,她覺得里面應該就是那樣的東西.裴擎南這麼不要臉的人,會送什麼好東西?

"哈哈哈哈哈!"裴擎南哈哈大笑,他忍不住在小北耳垂上親了一下.

小北覺得渾身仿佛有電流竄過,酥酥麻麻的感覺.

"打開看看!"裴擎南說.

他不讓她猜了,他怕一會兒自己要被這個女人笑死.

小北伸手打開盒子.

里面是並排三個小盒子.

"什麼啊?"小北看著那些小盒子,暗想這應該是一套比較精致的珠寶.

算了,她還是不要猜了,免得被笑話.

她伸手再打開一個小盒子,盒子里是一條項鏈.

鑽石項鏈,璀璨奪目.

裴擎南已經將項鏈從她手里拿走.

他將項鏈輕輕地繞過她的脖子,再指尖溫柔地撩起她披著的發絲,他溫柔地將項鏈戴在她的脖子上,項鏈透著一點涼意,他的指尖帶著暖.

"再打開!"裴擎南說.

小北便再打開一個盒子.

里面是一條鑽石手鏈,還有幾個小鑽飾,看上去很有朝氣.

裴擎南拿過來,再給小北戴上.

"再打開!"

小北又打開一個盒子,里面是一對耳環,耳環仍然是鑽石材質,不是傳統的對稱耳環,一邊長一邊短,兩邊的形狀也不一樣,一邊有點像雯心草,一邊像是收著翅膀的蝴蝶.

裴擎南將耳環替小北戴上.

他擁著她,在她耳垂上再輕輕一吻,聲音蠱惑:"去照照鏡子,看看喜不喜歡?"

"嗯."小北應了一聲.

她去照鏡子.

她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原本是很清瘦的,這段時間長得圓潤了一些,臉色也好看了很多,不再蒼白了.

這套首飾戴在她身上,使她整個人都靚麗了起來.

不對稱的耳環,使她看上去透著一股靈氣.

他說,這一套珠寶不是順便買的,那就是用心挑的了.其實那條腳鏈,她也不相信他是順路買的.

哪條路與珠寶店順路?他又不買什麼,有什麼必要順路去珠寶店?

唇角不由地揚起一抹暖暖的笑,她伸手摸了摸項鏈的吊墜.

"好看!"裴擎南從身後擁著她.

"謝謝!"小北說.

"喜歡嗎?"裴擎南問.

"嗯."小北應聲.

"喜歡就好!"裴擎南勾著唇角.

……

夜涼如水.

裴擎南從身後擁著小北入睡,他的呼吸很快平穩下來.

小北微睜著眼,透著窗簾的縫隙,看窗外霓虹閃爍.

她伸手摸著項鏈的吊墜,那里帶著她的體溫,有點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