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路過珠寶店,順便買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四,四哥,你怎麼來了?"小北一轉身,便看到裴擎南冷沉著一張臉看著她,她都不知道自己心虛什麼,聲音就結巴了起來.

"我不來你是不打算吃午餐了?"裴擎南聲音冷沉.

"沒有,我們掛好牌子就去吃飯."小北說.

"你他媽腸胃不好要按時吃飯你自己不知道?"裴擎南生氣.

小北心頭突然滑過一股不該有的暖流,鼻子都酸了一下.

她想,一定是今天受了太多的鳥氣,所以才會為裴擎南的一句她腸胃不好而感動.

"牌子馬上就掛好了……"

裴擎南不等小北把話說完,拉著她就往電梯方向走.

"我跟朱姐說一聲."小北說.

裴擎南直接把小北拉進電梯里,他爆粗:"說個屁!剛才沒給你機會說?"

小北:"……"

電梯里好多人,她實在是不想說話不想起爭執,丟臉啊!

電梯里,好些人往這邊瞟了一眼以後,便移開了眼,因為裴擎南的脾氣實在是太不好了,一出口就成髒,沒人喜歡這樣的男人.

可是當一些女人看到裴擎南的臉時,又紛紛被驚到,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帥氣的男人?

于是,有女人悄悄打量裴擎南,也有的女人下意識地撩了撩頭發,站直了身體.

還有兩個女人低語起來.

"哎,小謹,你聽說了嗎?40樓今天新搬過來一個珠寶公司,聽說里面有個設計師很牛."

"我一直覺得設計珠寶的都很牛啊!"

"我說的牛不是那個牛啊,我說的牛是那個設計師兼職啊."

"阿舞,我跟你說,我一直特別羨慕設計師.尤其是珠寶和動漫設計的.我覺得設計師就已經很牛了,兼職那簡直更牛了,真讓人羨慕!"

"不是,她兼職的是夜場陪酒賣酒的啊!而且,她不是下班以後去兼職,而是請假去兼職啊,並且是一請假就請二十多天,牛吧?"

"擦,誰啊?這也太牛了啊!這樣的牛人好想認識一下."

"她好像是包養了一個小白臉,聽說那個男人還自稱是她的老公,特別帥!比電影明星還帥的那種.那樣的男人肯定花錢大手大腳啊,嘖,自己養不起,去陪酒賺別的男人的錢來養,也是夠厲害的了.怎麼會有這麼蠢的女人啊,帥能當飯吃啊?"

很顯然,說話者對裴擎南的帥氣是排斥的.

小北感覺到裴擎南握在她手腕上的手越來越緊,越來越緊,好似要把她的骨頭捏碎了.

她輕輕地動了動手.

裴擎南放開她的手,重新牽住,與她十指相扣.

電梯幾乎每個樓層都停,上來的人越來越多,折騰了幾分鍾的時間才終于在一樓停了下來.大家都迅速走出電梯.

"阿舞!"裴擎南突然喊道.

兩個女人轉過頭來.

那個叫阿舞的女人看向裴擎南,下巴微抬,一副不屑的神情,那眼神仿佛在說,你是長得帥,但是姐不稀罕.

裴擎南雙眸微微眯了眯,他放開小北的手,大步走近.

女人立即往後退了半步,下巴抬得更高:"抱歉,雖然你長得很帥,但我並不想認識你,我有男朋友,他長得很普通,但他是一個優秀的人."

"你覺得,我臉白嗎?"裴擎南看著阿舞笑問.

"你白不白和我沒關系."阿舞更覺得裴擎南對她有意思了,她下巴抬得更高.

裴擎南已經伸手拿起阿舞掛在胸前的工作牌,他唇角邪魅一勾:"漢天科技張舞,前台文員.閑職啊,難怪那麼多時間說人長短."

"你什麼意思?"張舞覺得不對,擰眉看向裴擎南.

"你媽媽沒有教過你,不要說人是非?"裴擎南唇角仍然是玩味的笑意,"別人的臉白不白都不知道,就在背後罵人小白臉,你猜會不會遭報應呢?"

"你什麼意思?"張舞眉頭蹙得更緊.

裴擎南重新牽著小北大步走出龍洲國際的大門.

"神經病啊!"張舞望著裴擎南的背影惱羞成怒.

那個叫小謹的女人提醒:"阿舞,不會我們剛才議論的那個設計師和小白臉,就是他們兩個吧?我看他們是從樓上下來的,也許就是從40樓下來的.而且,那個女人也長得好漂亮啊!"

"管它呢,神經病!走,吃飯."張舞氣得一跺腳.

她耳根都有些紅了,她還以為剛才那個帥氣的男人要找她表白,結果說了一番神經病的話,真的好丟臉!

裴擎南牽著小北去對面的伊萊餐廳,他問她:"還聽到過類似的話嗎?"

"什麼?"小北問.

"剛才那樣的話."

小北笑了一下:"沒有!而且,人家又沒有指名道姓,我干嘛要自己代入?不過你好像很介意別人說你小白臉?"

"心真大!"裴擎南嫌棄地說了一句.

他是介意別人說他小白臉嗎?他不知道!

他牽著小北的手走進餐廳.

牛排端上來以後,他替她切好了以後推到她面前:"吃吧,腸胃不好,慢一點!"

"嗯."小北應了一聲.

她覺得自己又感動了,她悄悄地看一眼裴擎南,她覺得自己有病.

她在心里再次提醒自己,仇,仇,仇!

"覺得怎麼樣?"裴擎南問.

"還不錯!"小北說.

"喜歡可以常來!"

小北調侃地笑:"要是有一天我刷爆了你的卡,你會不會罵我?"

裴擎南看著小北的笑容,心頭滑過怪異的感覺,他往嘴里塞了一塊牛排,笑得玩味又曖昧起來:"不會!我會在床上加倍討回來."

小北剜了裴擎南一眼,壓低聲音:"不要臉."

這樣的語氣,聽在裴擎南耳里,仿佛吳儂軟語,帶著一點嬌俏,讓人愉悅,他哈哈地笑了兩聲,繼續吃牛排,舉止優雅.

吃完了牛排,裴擎南從兜里取出一個小盒子來,遞給小北:"路過珠寶店,看著還不錯,順便買了,身邊也沒有女性朋友,送給你."

"不要!"小北說,"反正我有你的卡,我喜歡什麼就去買什麼."

裴擎南站起身來,走到小北的旁邊蹲下.

小北低頭不解地看著裴擎南.

裴擎南從盒子里將他精心挑選的那條腳鏈拿出來,伸手拽過小北的腳,小北下意識地縮腳,被裴擎南扣住,他將鏈子戴到她的腳上.

小北耳根突然一紅.

裴擎南語氣霸道:"不准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