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放裴擎南鴿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某個辦公室里.

裴擎南坐在大班椅里,雙腿架在辦公桌上,身體舒服地靠在椅背里接電話,知道小北和母親一起逛街,還鬧得不太愉快,他無所謂地揚了揚眉,不愉快便不愉快,他也沒指望那個女人做一個事事順從的賢妻良母.

得知小北已經自己打車離開了,他挑眉掛斷了電話.

拿起椅背上的外套,他徑直出了辦公室.

……

小北打車到了龍洲國際,她乘電梯上40樓.

龍洲國際位于景城最繁華的地段,共八十多層樓,全部是寫字樓,景城大部分知名的公司都集中在這里,這里算得上是真正的金領白領集聚地.大家走路的節奏都比別處的快.

電梯里人擠人的,大家看上去都更職業,也更忙碌.

出電梯的時候,小北仿佛聽到背後指指點點的聲音:"你們聽說了嗎?新搬來了一個珠寶設計公司,里面有個女設計師是小三,經常請假去陪酒."

小北:"……"

她眉頭擰了擰,希望是自己幻聽了,畢竟,她們今天才搬過來.

按朱姐發的位置圖,她出了電梯以後左轉,便看到朱姐正安排人興致勃勃地掛著公司的牌子.

之前設計室掛的牌子是"雨姿珠寶工作室",現在已經改為"景城雨姿股份有限公司".

"朱姐,改名啦?"小北問.

朱姐挑眉,一副與有榮焉的神情:"對,改名啦,老板說公司洽談業務的時候會更方便一些,雖然我覺得工作室聽上去更專業,但是我也覺得老板是有道理的,我們接下來需要更多地拓展業務."

"嗯."小北應聲.

朱姐一邊抬頭示意他們掛牌的時候小心一點,一邊對小北說:"你的箱子給你放桌上了,這邊寫字樓太貴了,辦公室比我們那邊還小一些.所以,要委屈你一下,還是和何佳李悠悠三個人一個辦公室."

"好."小北應聲.

"你的事情怎麼樣?沒吃虧吧?"朱姐又問.

"沒有!"小北笑說.

"那就好,去吧,收拾一下,然後一起午餐,下午再開會."朱姐笑說.

"好."小北應聲去收拾桌子.

才走到辦公室門口,便聽到里面何佳李悠悠的聲音.

"真的很賤啊,她爸爸媽媽辛苦賺錢送她去國外念書,就是為了讓她出去陪酒出去賣的?"

"是啊,我要是有這樣的女兒,我生下來就扔河里淹死,免得丟人現眼."

"那天那個長得很帥的男人,說是她老公,不會是她用別的男人的錢包養的小白臉吧?那個男人看上去挺像小白臉的."

"像極了,哈哈!"

"……"

小北臉色驟然一沉,她用力地將自己的包砸在桌上.

何佳和李悠悠嚇了一跳,臉色都變了一下.

顯然,她們從來沒有見秦小北發過這樣的脾氣,也是因為覺得秦小北性子一向軟,她們才敢這樣得寸進尺.

何佳的脾氣比李悠悠的更差一些,加上上次成功搶到了秦小北的三萬獎金,她覺得自己在朱姐心里也是有份量的.她不怕秦小北,翻了翻白眼說:"干嘛啊?嚇人一跳."

"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做什麼虧心事了,害怕?"小北語氣不善.

朱姐勸過她以後,她是決定以後盡量不要與她們計較,但是有些人就是犯賤,你不計較,人家覺得你軟弱好欺,人家偏得寸進尺.

而且,她們提到她的父母,她脾氣壓不住了.

"我做什麼虧心事了?你突然弄出這麼大的響動,你以為要是你的話,不會嚇一跳?"何佳聲音稍拔高.

"不會!"小北說.

"你當然不會了,呵呵!"何佳呵呵冷笑.

言外之意,你臉皮這麼厚,你有什麼好怕的啊?

小北將箱子里的東西倒出來,倒了一桌子,有幾支筆和寶石規板還直接掉到了地上,發出嘩啦啦的聲響.

小北再將紙箱直接從高處扔到地上,又再發出巨大的聲響.

她聲音冷沉:"以後最好不要讓我聽到有人在我背後說我,每個人都是有脾氣的,我要是一個脾氣不好,做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來,不要怪我沒提醒!"

說完,她蹲身將地上的筆和寶石規板撿起來.

"誰在背後說你了,自己做了虧心事才會疑神疑鬼吧?我和悠悠剛才說的是我老家隔壁的一個鄰居,以前和我一起長大的.小的時候挺上進的一個人,讀書還很刻苦,我媽還說讓我多向她學習呢,沒想到長大以後,整天和一群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又是陪酒又是當三的,不自愛!"何佳說.

"是的呢,何佳剛剛和我說的是她隔壁……"

小北聽著實在是厭惡,她拎著包包走出辦公室,去和朱姐看著掛牌好了.

電話響了起來,是裴擎南.

她才想起裴擎南早上送她的時候說了中午一起吃飯,現在已經十一點多了,很快就十二點.

"忙完沒有?"裴擎南的聲音響起.

小北覺得裴擎南的聲音第一次讓她覺得這麼舒服,也許是因為今天聽了太多的不舒服的聲音.

"四哥,今天我們公司搬家,我們可能要聚一下,我們改天再一起吃飯好不好?"小北征求裴擎南意見.

知道自己放裴擎南鴿子了,她嘴甜地叫他四哥.

沒想到裴擎南完全不被糖衣炮彈所迷惑,他聲音陡然一沉:"秦小北,你今天中午敢放我鴿子你試試看,在龍洲國際對面的伊萊餐廳,十二點不到,你以後不要再想出門了."

裴擎南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操!"小北忍不住爆粗口.

特麼的她是不是長了一張好欺負的臉?個個都來欺負她?

她就不去,有本事咬她啊!操!

"怎麼了?"朱姐看到小北一臉氣憤的神情,問道.

"沒事,朱姐,是我自己的事."小北說.

她今天一定是出門沒有看黃曆,什麼牛鬼蛇神今天都來給她添堵.

"吃飯還有一會兒,我先訂個位置,一會兒我們弄完了就過去."朱姐說著打電話訂位置.

"嗯,我收拾好了,朱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小北問.

"那你在這里看著掛牌子,高了低了提醒一下,我去收拾桌子."

"好!"小北便盯著掛牌子.

她一直仰著頭看著兩個安裝師傅掛牌子,十幾分鍾過去了,牌子還沒有掛好.

師傅問:"現在平了嗎?"

"我再看看!"小北往後退,一直仰著頭往後退.

身體陡然撞到一堵肉牆,她猛地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