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我可不是你媽,我只認小薇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聽調監控,何佳就心虛了.

李悠悠立即當和事佬:"哎呀,也不是多大的事,大家都退一步,都不要計較了.搬家要緊,今天還有好多事情要做,明天就要喬遷宴,雖然一切從簡,但是總有一些重要的人要邀請的啊,這些事情我們今天可都要敲定下來啊!"

"都趕緊收拾!何佳,你要不要緊?我打電話讓張司機過來."朱姐說.

"不用,我試試能不能起來?不能起來的話我自己去醫院."何佳弱聲說.

"行,小北,你過來!"朱姐的聲音嚴厲.

小北跟著朱姐去她的辦公室.

何佳和李悠悠在辦公室里竊竊私語.

"我剛才是不是太沖動了?"何佳問.

李悠悠壓低聲音:"沒有,秦小北這個女人是真的太討厭了.我們要是不努力毀掉她在朱姐心里的好印象,到時候什麼好處我們也撈不到."

何佳聞聲,心情就不好了:"可是我發現,我沒有毀掉秦小北在朱姐心里的好印象,反而讓朱姐對我的印象更差了."

"你別多想,壓根不是這麼回事,你是沒看到剛才朱姐看秦小北的眼神有多冷.別以為朱姐心里不生氣,她只是不想把事情鬧大.因為我們工作室畢竟小,業務也不多.你看著吧,等我們工作室發展起來了,你看看朱姐還會不會給秦小北好臉色?"李悠悠分析著.

"那就好."何佳心里舒服了些,"我們趕緊收拾."

李悠悠提醒何佳:"一會兒你得裝作腳還有點疼的樣子."

"知道了."何佳應聲.

兩個女人開始收拾東西.

朱姐的辦公室.

朱姐無奈地歎了一聲,示意小北:"坐!"

小北便坐了下來.

朱姐無奈道:"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但是小北,這件事情,你有責任!"

小北騰地從沙發里站起身來.她急著辯解:"我沒有推她."

朱姐示意小北繼續坐:"我知道你沒有推她."

"那你說我有責任."

"小北,你這一次請假二十多天了,我是理解你的,我知道你有難處才會請假,但是她們不會理解你啊.

人都是自私的,大多數人只會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考慮問題,她們只考慮你的工資比她們高,考慮你比她們工作得爽,可以很長時間不來工作室.她們不會考慮你有難處,也不會考慮你的創意是不是比她們更好?你的創意是不是比她們更值錢?怨氣就是這樣產生的.

我說你有責任,是覺得你應該懂得保護自己,避開一些麻煩,也避開一些可能會為自己帶來麻煩的人和事."朱姐說.

"朱姐,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小北一下子就心平氣和了.

她一向不是不識好歹的人.

朱姐說得有道理,人都是自私的,大多不會設身處地.

朱姐笑說:"你委屈一點,有些小事不要和她們計較.小北,你要相信,一個人的心有多大,格局有多大,未來的舞台也就有多大.你是比她們更大氣的,所以我剛才吼你.

小北,盡量把時間專注在設計上,你要拿出成績和作品來,讓她們心服口服.

另外,你的私事要是解決得差不多的話,以後盡量少請假,哈哈,我是真的為難.何佳挺自私,這我知道,畢竟格局只到這一步,眼界格局不夠,每天也就只會盯著身邊的一點小事,但是她的設計還不錯.也恰恰是因為她多少有點能力,和你攀比的心理才會更嚴重,人性就是這樣,總是習慣性地與身邊的人,並且是自認為差不多的人較勁,做比較.我用她的長處,就必須得容忍她的短處."

小北聽了朱姐這番話,對朱姐更敬佩了.這些道理她其實明白,只是有時候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

朱姐的年紀其實也沒有多大,大概就是三十歲左右,一直比較要強,做人做事都比較雷厲風行.以前她只是敬佩朱姐對事情的專注,是個真正做事的人,現在才知道,朱姐不僅事做得好,人也做得好.

她感激道:"我知道了,謝謝你,朱姐!"

這世上,不是誰都會心平氣和地來教你一些做人的道理.

朱姐伸手拍了拍小北的肩:"和懂道理的人講道理,不和傻子論長短.去收拾吧!"

"嗯."小北應聲去收拾.

瞟了李悠悠何佳一眼,小北迅速將東西收進一個紙箱里抱著往外走.

她的東西一向很少,一台電腦,少量的紙筆,一套寶石規板,幾本珠寶設計相關的書.

李悠悠和何佳也收好了,兩個人也往外走,兩個人走路的速度極快,好像誰走得快就能得頭彩似的.

看到何佳腳還有些瘸,小北是不怎麼舒服的,她壓根沒有推,何佳卻還在繼續裝.

想到朱姐的話,她往邊上讓了讓,她們喜歡先走就先走好了.

張司機的車子停在路邊,反正都要把大家的東西都裝好了以後才會開車.誰先裝誰後裝有什麼不同?

何佳經過小北身邊的時候,陰陽怪氣地來了句:"突然這麼謙讓,朱姐給了你不少好處吧?"

小北:"……"

真的是眼界和格局的問題,總是有那麼一些人,自己站歪了,看全世界都是歪的.自己內心陰暗的,總是惡意去揣測別人的內心.

小北抱著紙箱不爭論,心里默默道:不和傻子論長短!

"小北姐!"不遠處響起一道清脆的女聲.

小北心頭陡然一跳,抬眼看去,便看到季雨薇挽著她的婆婆司愛華走過來.

她們的身後,停著一輛低調的奧迪車.

"小北姐!"季雨薇又喊了一聲.

司愛華就不滿了:"秦小北你什麼態度?小薇喊你你沒有聽到?"

"媽,我剛剛在有事,沒有注意聽."小北喊了一聲.

司愛華更不悅了:"我可不是你媽,我不會承認你的,我只認小薇.我們家是傳統,但是也不至于娶一個陪酒的."

"小北姐,我要回帝都了,一起去逛逛街吧."季雨薇微笑著提議.

她剛才就是這麼跟司阿姨這麼提議的,她說想要看看小北姐的品味,所以,司阿姨才會讓司機把車開過來.

"不了,我今天有事."小北拒絕.

"你一個陪酒的,能有什麼事?"司愛華絲毫不給小北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