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婚期
g,更新快,無彈窗,!

裴擎南握著麥克風不急不徐地開口:"今天是爺爺八十歲壽宴,大家能來寒舍參加爺爺的壽宴,共同見證與祝福,是裴家的榮幸!在此,我代表裴家所有人感謝諸位的到來,謝謝!"

他朝著宴席方向鞠了一躬.

宴席上,有些女孩已經壓不住激動的情緒.

"好帥啊!"

"那是我老公!"

"我要嫁到裴家來,誰也別想攔我."

"啊啊啊,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帥的男人."

"……"

有的女孩內斂一些,只是直鉤鉤地盯著裴擎南看,暗暗驚歎這世上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帥氣又這麼有氣度的男人,簡直是360度無死角,他的聲音也該死得好聽到耳朵都要懷孕了.

裴爺爺看著孫子沉穩的樣子,臉色稍好看了一些.但是擎南擅自離開部隊的事情,仍然是他心頭的一根刺,他知道,這會是一根永遠拔不出來的刺.

裴擎南再說道:"借著今天這個機會,有件事情,想請大家一起見證!"

宴席上很多人都豎起了耳朵,很有興趣知道裴擎南接下來要說什麼?

裴擎南說道:"感謝大家對裴家以及擎南一直以來的幫助和支持,我于上個月有幸與愛妻秦小北喜接連理,由于工作變動,實在是太忙,我與小北的婚禮定在明年四月一……十日舉行.屆時,我會正式發邀請函,還請諸位到時候能捧個場,再次感謝!謝謝!"

裴擎南又再對宴席上的賓客鞠了一躬.

他剛才是想四月一日舉辦婚禮,猛地想到愚人節,他立即改了口,改到了四月十日.

話已經撂下了,那個女人想跑,沒那麼容易!

聽著裴擎南的話,下面好些原本打了雞血的女人,瞬間化身霜打的茄子,一個個哀聲歎氣.

"玩我呢?我的少女心啊!碎了,碎了啊!這玩笑開的,不是說單身嗎?怎麼就突然結婚了?"

"啊啊啊,男神又跑了."

"我又失戀啦,哇的一聲哭出來,心疼地抱住受傷的自己,嗚嗚!"

"不想吃飯了,我要回家!媽媽,我要回家!"

"……"

裴爺爺聽著孫子這番認真的話,松了口氣,剛才還怕擎南再做出什麼離經叛道的事情來,現在也算是中規中矩了一回.

他接過麥克風,說了一句:"謝謝大家!大家吃好喝好!"

掌聲便雷動了起來.

裴擎南伸手摸了摸鼻子,他說了半天一個鼓掌的都沒有,真尷尬.隨後他就挑眉笑了,不知道笑什麼,莫名覺得心情好.

季雨薇之前坐在一張桌子上吃著酒席,她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過裴擎南,裴擎南的每一句話,都狠狠地傷害她.

他說愛妻,他說喜接連理,他說有幸,他說婚禮,他還說會正式發邀請函.怎麼突然就變成了這樣?一個陪酒女而已.

她根本吃不下飯了,她起身往主樓走去.

裴擎南離開主持台以後,送爺爺回到裴家人坐的那桌宴席上,他就離開.

司愛華對于他剛才的表現是十分不爽的,她叫住裴擎南:"擎南,你要去哪里?"

"我去看看小北!"裴擎南說.

"今天是你爺爺的八十大壽,是你爺爺重要,還是一個女人重要?她是三歲孩子嗎?還要人看著?"司愛華越發不滿.

"讓他去!"裴爺爺說,"關心媳婦是好事."

"爸!"司愛華不悅,卻又不好發作.

"男人就是要有擔當,娶了就要負責到底!"裴爺爺說.

司愛華皺了皺眉,實在是不高興,卻又不想惹老爺子生氣,只好默默地吃飯.

裴擎南大步往呂品住的那棟樓走去.

裴家有好幾棟樓,呂品住的樓不是主樓,是西側的一棟樓,西側的樓後面還有一個園子,呂品在那里建了一個實驗室,他會常常在那里做一些醫學上的研究.

呂品雖然只是裴家的私人醫生,但是裴家人支持他的一切.

除了看中他的醫術以外,更重要的一點,他與裴擎南算是光著屁股一起長大的,之後又與裴擎南一起在部隊里呆了七年的時間,從部隊里出來以後,他就做了裴家的私人醫生.另外,他的堂姐呂慧是裴家二少爺裴擎宇的妻子.

裴擎南徑直上樓,走進呂品的客廳,那四個人已經吃完了桌上的飯菜,藥勁發作了,一個個眼神渙散,甚至有兩個男人齷齪地抱到了一起.

呂品淡定地坐在沙發里,翹著二郎腿看著電視.

見到裴擎南過來,他挑了挑眉.

"問出什麼來了?"裴擎南問.

呂品再挑了一下眉:"他們什麼也不知道."

裴擎南走近,不客氣地一腳踹在一個男人的大腿上,男人嗷嗷叫了兩聲.

裴擎南蹲身,伸手捏住男人的下巴,冷聲:"飯菜里的藥,是你們誰下的?"

"我不知道,我什麼也不知道,我沒有下藥,黑皮只讓我們四個人在亭子里蹲點."男人說.

裴擎南手一用勁,男人的下巴發出咔嚓一聲響,脫臼了,男人痛得嗷了一聲.

兩個抱在一起的男人見到這邊這樣的情況,藥效仿佛都得到控制了,兩個人渙散的眼神里有片刻的清明,他們眸子里透著害怕,竟緊緊地抱在一起.

裴擎南鄙夷地掃他們一眼,冷聲問:"黑皮的電話!"

"我們不知道!"一個男人說.

"黑皮長什麼樣子?"

"我們不知道."

"黑皮有沒有來裴宅?"

"沒有.求求你,四少,放過我們好不好?"男人哀求.

"很好!"裴擎南一字一頓地吐出兩個字,眸子里閃過寒芒.

瑞士軍刀直接一刀子插進男人的大腿.

"啊--"男人嗷了一聲.

裴擎南往每個人大腿上插了一刀子,四個男人瞬間清醒了很多.

一個男人捂著大腿一臉驚恐地相求:"四少,我們錯了,再也不敢了,飯我們已經按照您的意思吃完了,您不能言而無信啊!"

聽到這句言而無信,裴擎南就笑了,笑得一臉邪氣,他拿著刀在男人臉上拍著:"對你們這種人,還要講信用?嗯?"

男人心髒都有些發抖,還是說道:"四少,我們確實是渣,但是您不一樣,您是軍人啊,軍人食言,怎麼對得起一身軍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