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飯菜里加了料
g,更新快,無彈窗,!

秦小北在房間里餓得肚子咕咕叫,她一遍遍地拿手機看時間,都十一點半了,怎麼還不送飯來?就算不是正式的宴席,先來個簡單的填填肚子也行啊!

手機響了起來,她眸光一亮,以為讓她去拿吃的呢,沒想到是宮琳的電話.

上面沒有顯示名字,但宮琳的電話她記得很清楚.

她立即打開門探出頭去往走廊兩頭看了看,確認沒人,她再迅速將門關緊,隨後走到窗邊接電話,她左腳不方便,她只好跳過去.

宮琳在電話里問:"你現在和裴家四少關系怎麼樣?"

小北實話道:"談不上好,但也不壞,婚姻暫時穩定."

"有沒有開始打聽消息?老大在催了."宮琳說.

小北蹙眉:"我比所有人都更心急,但是,凡事欲速則不達……"

"就是還沒有開始打聽消息?"

"嗯."

"我知道了,你萬事小心."

"我會的."

那端,宮琳掛斷了電話.

小北深吸一口氣,她把通話記錄刪除掉,隨後掀開被子坐在床上慢慢等飯.

……

季雨薇走到宴席的角落里,之後又從角落里離開,彎彎繞繞去了湖邊,走到最里面沒有人的長凳前坐下,她十分警惕地左顧右盼,一邊打電話:"機會來了,秦小北在房間里,你們扮成傭人去給她送吃的,記得在吃的里面加料.加了料以後,給我消息,我會把她騙出來,你們再動手."

才掛斷電話,便聽到有人喊:"小薇,你怎麼在這里啊?"

季雨薇嚇得電話都差點掉地上,臉色也是變了變.

"你怎麼了?"裴擎南的二嫂呂慧狐疑地問.

季雨薇立即解釋:"沒,我沒事,就是那邊有一點點悶,我過來透透氣."

"這樣啊!小薇,宴席要開始了,我先過去,你透會兒氣就入席吧."呂慧笑著說.

"好的."季雨薇應聲.

見呂慧走了,她猛松一口氣.

秦小北等飯不來,干脆坐在床上玩手機游戲.

開心消消樂三百多關挖寶石的關卡怎麼都過不去,玩了五遍了,飯還沒有來,她覺得她已經不能再期待了.

敲門聲響了起來,她吸了吸鼻子,竟然驚喜地聞到了菜香,各種調料的味道,好香!

她立即沖著門口喊了一聲:"請進!"

門便被推開來.

一個傭人手里端著長方形的鋁盤,里面放著三菜一湯和一份米飯.

看著色香味俱全的菜,秦小北眼睛晶亮放光,她唇角一勾,撇嘴道:"還算有良心."

傭人將飯菜放了下來,客氣地朝著秦小北點頭:"四少夫人,您的菜."

"謝謝啊!"小北語氣輕快地道謝.

傭人說不客氣,隨後離開了.

秦小北看著桌上的菜,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她唇角滿足的笑意掩都掩不住,她立即拿起筷子,夾一塊紅燒肉放進嘴里,她感動得眼淚都快下來了,簡直太好吃了,她覺得自己仿佛已經餓了一個世紀.

桌上的菜很快就被解決了一半,她又再舀了碗湯嘗了嘗,加了姜蔥和胡椒的湯鮮得讓她想哭.

她一口氣就喝了一碗.

她繼續解決桌上的菜,十幾分鍾以後,桌上的菜大部分都被她解決乾淨了.

她覺得肚子被撐得滾圓,這輩子都沒有這麼吃過.

她抽紙巾擦了擦嘴,特別滿足.

敲門聲響了起來,她語氣輕快:"請進."

她肯定外面不是裴擎南,那個男人是不會敲門的.

果然,門被推開來,不是裴擎南,而是季雨薇站在門口.

"擎南哥呢?"季雨薇問.

秦小北看著季雨薇,笑得玩味:"我怎麼知道啊?我和他又不是連體嬰."

"他真的沒在麼?"季雨薇臉上故意透著一點著急.

她看向桌上的菜,看到盤子基本上空了,她心中狂喜.黑皮說,下的藥勁頭很足,只要稍稍吃一點就會變得很浪,現在秦小北是把幾盤菜全部吃光了,連湯都喝光了.噗,是餓死鬼投胎嗎?

季雨薇越想就越興奮,今天季家這麼多人,就湖邊西側有個小亭子那邊比較清靜,地點就定在那里,到時候黑皮的人行動了,她再帶人去捉現場,真的是好精彩的一出戲啊!

秦小北,一個會所里賣酒的,本身名聲就夠差的了,再鬧了裴爺爺的生日宴,還當眾偷人,丟盡裴家的臉.

這樣的情形下,就是裴爺爺觀點再守舊,再不願意裴家的子孫有離婚的經曆,他也絕對不會再讓擎南哥繼續維系這段婚姻了.

想想就讓人興奮啊!

小北看一眼季雨薇,聳肩:"不信你自己找啊!"

"他的電話也打不通."季雨薇說.

"所以呢?"小北淡定地挑了挑眉.

"爺爺讓我過來找他."季雨薇說.

"嗯,那你再找找吧."小北說.

"算了,你和我去見爺爺吧,爺爺說要是找不到他的話,找到你也是一樣的,讓我帶你過去."季雨薇說.

小北擰眉:"什麼意思?"

"我哪知道啊?我問我行不行?爺爺說要你們夫妻中的一人,你以為我願意啊?"季雨薇一臉不爽的神情,鄙夷的神情毫不掩飾.

小北雙眸微微一眯,她想,有可能是開席了,爺爺要宣布什麼事情,但是她和裴擎南都不在的話,顯然是不行的.

"你找找裴擎南吧."小北說.

這種事情,最好是裴擎南出面,免得她去算怎麼回事?到時候落得個被人指指點點在背後狠戳脊梁骨的下場.

她太了解人性,人就是這樣,你有權有勢,你不管說什麼做什麼都對,你放屁都香.你無權無勢,所有的好處好話就都與你無關,所有的背鍋和屎盆子就往你頭上扣,不踩死你不足以讓人痛快.

"哎呀,時間可能來不及了,馬上十二點了,爺爺讓你們十二點前趕到,算了,你愛去不去,關我什麼事啊,我倒巴不得你們都不去."季雨薇急得跺了一下腳,隨後就淡定了下來,"算了,我去慢慢找擎南哥."

她唇角甚至勾起一抹笑意,仿佛帶著一點算計的光芒.

小北雙眸微眯地看著季雨薇這副神情,突然做了一個決定:"我跟你去!"

就算被人狠戳脊梁骨又有什麼關系?

只要裴老當眾宣布她和裴擎南的婚事,她的婚姻就更加牢固,她將是裴家明面上承認的媳婦,她日後出入裴家將更加理直氣壯.

今天,絕對是一個絕佳的機會.那百桌宴席上坐的,都是各界有頭有臉的人.由他們來見證,她的身份和地位將是那些白蓮花無法撼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