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是想死?
g,更新快,無彈窗,!

一連兩天,秦小北都在別墅里畫設計圖,然後微信與李悠悠,何佳二人對接設計的事.

第三天下午,朱姐給秦小北打電話讓她去趟設計室,因為要對接交設計稿的事了.

秦小北正要出門,書房的門一下子拉開來,裴擎南冷聲問她:"去哪里?"

"去設計室一趟."秦小北說.

"是想死?"裴擎南問.

"我不會去太久."秦小北說.

"這都幾天了,流乾淨了沒有?"裴擎南問.

"沒有,網上說要七天左右."秦小北說.

"流產不是不能出門不能吹風?"裴擎南唇角勾著譏誚望著秦小北,"還是,壓根就不是流產?是根本就沒懷."

"驗孕棒我不會看錯的."秦小北說.

"那你他媽還作什麼死?給我老老實實在家里呆著,一個月以內不准出門!別說老子苛待你,一天不離婚,我就對你負責一天."裴擎南冷聲說.

秦小北看著裴擎南,試圖商量:"我很快就回來."

"你再多說一句試試!"裴擎南冷然地看緊秦小北,語氣更冷.

"好吧."秦小北只好怏怏地回房間.

她給朱姐打電話告訴她自己去不了,找不到合適的理由,又怕裴擎南聽牆根,她干脆跟朱姐說她流產了.

朱姐也是個女人,對她還挺關心的,連連在電話里說女人一定要多愛惜自己的身體,沒有決定要就要做好保護措施,這種事情,都是男人爽女人遭罪……

秦小北哭笑不得,卻也在心里感激朱姐的關心.

之後就是微信對接設計的事,秦小北把她的完整設計發到了幾個人的微信小群里,關于唐家的珠寶設計方案就算是初步完成了.

又過去了幾天.

午餐.

一如既往的,裴擎南面前的菜色香味俱全,秦小北面前的菜淡出鳥來.

秦小北實在是忍不住伸筷子去夾裴擎南面前的菜.

啪--

裴擎南一筷子敲到秦小北的筷子上.

秦小北無語地看著裴擎南,控訴:"孩子都沒了,我不想再喝那些亂七八糟沒有調料地湯了."

"你乾淨了?"裴擎南看向秦小北.

"嗯."秦小北臉一紅.

裴擎南下腹一緊,隨即看著秦小北,唇角勾起:"流產也要做小月子,接下來一整個月的時間,你的食譜都是定制的."

她讓他禁欲,可以!

他要讓她喝湯喝到吐!

秦小北:"……"

她心頭有一萬頭草泥馬在哀嚎,竟然還要再過一個月沒有調料的日子.

不過,關于肚子里沒有孩子的事情,她覺得自己算是因禍得福了,不必再瞞下去,裴擎南也沒有要與她離婚.

喝湯與這件事情比起來,瞬間變成了小事,雖然,她喝湯已經喝到幾次想吐了.

只是,她不知道,孩子都沒了,裴擎南為什麼不與她離婚?也許,真如他所說的那樣,她心愛的男人還沒有結婚生子,他還沒有爽.

裴擎南的電話響了起來,是母親司愛華的.

母親在電話里問:"擎南,你怎麼這麼多天都不回家?小薇康複得差不多了."

"您派人照顧好她,過段時間就讓人送她回季家去."裴擎南說.

司愛華在電話里語氣有些不滿:"這件事情等你爺爺過完生日再說,你爺爺的生日還有二十天就到了,你不回來幫著一起張羅?"

"我忙,家里的事情你和哥哥嫂嫂們決定就好.爺爺生日當天,我會准時回來!"裴擎南直接掛斷電話.

看向秦小北,他笑著問:"爺爺的生日,你要去嗎?"

秦小北眸光閃了一下,她是想去裴家的,但她不能表現出來,笑了一下,她違心地說:"能不去的話,最好不去,裴家沒有人喜歡我,我不想自取其辱.住在這里,我覺得很好,房子大,也很自在."

"那就不去吧."裴擎南挑了挑眉,"反正我們遲早都是要離婚的,免得去了太多人知道你的存在,到時候離婚給裴家丟臉."

"是啊!"秦小北揚唇一笑.

……

是夜.

裴擎南從浴室里出來,秦小北抱著睡裙要進去.

裴擎南一把握住秦小北的手腕,語氣不滿:"做什麼?"

"我洗個澡!"秦小北說.

早就想洗澡了,裴擎南一直不讓,說她流產,得捂著.

每天就只允許她簡單地洗臉洗腳,她在里面洗,他隔著一條門在牆上倚著,要是聽到里面嘩啦啦的水聲,他立即就會沖進來.

這麼熱的天氣,她已經捂了一個星期了,她覺得自己渾身都散發出一股子酸臭味.

她實在想不出來,裴擎南才二十多歲的人竟然骨子里如此守舊,但是礙于他的威嚴,她拗不過他.

今天已經乾淨了,說什麼她也不會再忍了.實在是太臭了,不洗澡比天天喝白湯還要讓她崩潰.

裴擎南看著秦小北,勾唇腹黑一笑:"想洗澡?"

"嗯."秦小北應聲.

"再等23天."裴擎南說.

"這不科學!你自己去網上看,就算做月子,也沒有說不讓洗澡的,不洗澡才是對產婦身體最大的傷害,產婦身體虛弱,會有很多汗,需要勤洗干澡換上干爽的衣服才利于健康."秦小北試圖說服裴擎南.

"我太奶奶活了97歲."裴擎南說.

"什麼?"秦小北完全跟不上裴擎南的節奏.

裴擎南再說:"我奶奶現在83歲."

"什麼?"秦小北皺眉,不知道裴擎南到底要說什麼.

裴擎南再說:"我太奶奶95歲的時候,能背著二十斤米走五公里.她的飯菜也都是她自己煮."

"這麼厲害?"秦小北幾乎是脫口而出.

裴擎南瞟秦小北一眼,接著說:"不僅能自己煮飯,她還看報,眼睛都不帶花的,她更沒有關節炎一類的病.我奶奶現在在幫我大嫂帶孩子."

秦小北:"……"

裴擎南唇角勾著一抹笑:"這所有的一切,都得益于她們月子捂得好."

秦小北:"……"

她真的好崩潰啊!

裴擎南瞟著秦小北:"所以,不要作死."

"可是真的很臭."秦小北說.

裴擎南就冷笑起來:"我在部隊野外訓練的時候,曾經最長的時候三個月沒洗澡."

秦小北眼珠子瞪得老大:"真的假的?不會招蒼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