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夢里叫著別人的名字
g,更新快,無彈窗,!

裴擎南玩味地笑:"你的菜一會兒就會端過來,我先吃."

裴擎南一點也不客氣地開始吃飯.

秦小北看著這些菜,能看不能吃,氣得要死.

等到傭人把她的無鹽淡盞的飯菜和湯送過來以後,她強行塞了半碗飯,喝了一碗湯就上樓去了:"房間在樓上麼?我不太舒服,先休息了."

"去吧,好好休息.右手邊第二間是主臥."裴擎南格外開恩.

秦小北上樓,裴擎南手里拿著一只雞腿啃著,一雙眸子半眯地望著秦小北的背影.

她的身材超棒,手臂完全沒有一絲贅肉,通常只有長期跳舞或長期瑜伽的人才能保持這樣的身材,當然,年輕是優勢,也有人天生就有一副好身材.

低下頭,裴擎南繼續淡定地啃著雞腿.

秦小北上樓以後,立即把衛生間的門反鎖起來,她迅速洗了個澡,再換了一條OB棉條,隨後吹干頭發躺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來.

她閉上眼睛假裝睡覺,以為裴擎南吃完飯以後就會回房,結果在床上等了很久也沒有聽到腳步聲.

她摸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

她閉上眼睛真的睡覺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她倏爾轉醒,卻不敢吱聲,她假裝睡著,心頭卻十分警惕.她在想辦法,要是裴擎南喪心病狂地要摸她的褲子的話,她要怎麼揭過去?

裴擎南的手搭到她的腰間,她渾身又再僵了一下.

她決定裴擎南要是再有進一步的舉動,她就立即假裝熟睡中翻身,不管怎麼樣,她都要避過去.

然而,裴擎南手搭到她腰間以後,便再也不動了.

秦小北絲毫不敢放松,大氣都不敢喘,早已經沒有睡意了,她警惕著.

她不知道自己僵著這個姿勢一動不動保持了多久,耳邊傳來了裴擎南均勻的呼吸聲,稍後,裴擎南竟然說夢話了,夢話里溫柔地喊著:芊兒,芊兒……

一連喊了兩聲以後,他呼吸又再變得平穩下來.

秦小北確認裴擎南睡熟了,這才敢放松,她綿長地呼出一口氣,隨後放松自己讓自己進入睡眠狀態.

她的身側,裴擎南聽到這個女人微舒了一口氣,唇角腹黑地揚起,他往她的方向湊了湊,將她往懷里撈,又再假裝說夢話:"芊兒……"

秦小北一動不敢動.

裴擎南的手就在秦小北身上摸,溫柔地喊:"芊兒……"

秦小北更是大氣都不敢出,只好任由裴擎南吃著豆腐.

裴擎南吃著豆腐,突然貼著秦小北的耳際喊了一聲:"芊兒……"

秦小北眉頭就是一皺,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正想著這個男人如此深愛一個人為什麼會娶她時,褲子突然被褪下,她嚇了一跳,立即要去奪,裴擎南已經一把掀開被子坐起,下一刻,床頭的燈被打開來.

"起來!"裴擎南臉色冷沉如冰.

秦小北決定抵死不承認,她故意裝出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大半夜的,怎麼了?"

"這是什麼?"裴擎南揚著秦小北的內褲,上面有一些血跡.

秦小北眸光一閃,想著要怎麼解釋.

剛才光想怎麼避開裴擎南了,可是他一直叫"芊兒"的名字,她以為他睡熟了在做夢.沒想到,他這麼快就驚醒了.

"說話!"裴擎南臉色冷沉,一雙眸子鷹隼一般地看緊秦小北.

"秦小北,這個時候了,你敢再騙老子一句,老子一定讓你死得很難看!"裴擎南警告.

看裴擎南這副樣子,秦小北干脆心一橫:"是,孩子沒了."

"什麼?"裴擎南看緊秦小北.

秦小北迎視裴擎南的目光:"我也不知道情況,之前用驗孕棒已經確認是懷孕了,姨媽也晚了十幾天不來了,今天突然就肚子有點疼,然後就有點流血,我在網上查了一下,這種算是自然流產."

"什麼原因?"裴擎南也是戳穿秦小北.

"我哪知道是什麼原因?網上說,壓力大,心情不好或者是胎兒沒有發育好,都有可能導致自然流產,三個月以內,是自然流產高發期."秦小北說.

"所以,我兒子沒了?"裴擎南看緊秦小北.

秦小北不微垂下眼瞼:"我也不想的."

"為什麼不去醫院?"裴擎南再冷聲問.

要演戲,他配合!一個人演,多沒意思啊!

秦小北說:"自然流產是一個優生劣汰的過程,通常是沒有發育好才會自然流產,去醫院沒有太大的意義."

"呵,你懂得倒挺多."裴擎南譏諷.

"我在網上查的."秦小北說.

"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裴擎南問.

一只拳頭在被子里握緊,秦小北以退為進:"我們離婚吧."

說完這句話,她已經緊張得心跳如鼓.

這是一場豪賭!賭贏了,她可以繼續計劃.賭輸了,一敗塗地.她從此想要進入裴家,只能走最艱難的那條改變身份的路了.

"離婚?"裴擎南伸手捏住秦小北的下巴,唇角勾起譏誚的笑意,"秦小北,兒子都沒了,離婚了你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會有辦法拿到錢的."秦小北說.

"賣那晚的視頻嗎?我們現在是夫妻啊!我不介意讓人來瞻仰我們的風采."裴擎南唇角勾著玩味.

秦小北說:"我會有別的辦法拿到錢的."

"呵呵,那還是不離婚好了,你心愛的那個男人都還沒有結婚生子呢?我心情都還沒有爽呢,我哪能輕易放過你?你說是吧?"

秦小北聽到裴擎南說不離婚,她猛松一口氣,她松開拳頭,手心里全是汗.

"起來!"裴擎南再喊了一聲.

"干嘛?"秦小北不解.

"去醫院,別他媽害老子一出部隊就背上人命!"裴擎南譏誚地說.

"不會,自然流產不是大事."秦小北說.

"不是大事?電視里那些動不動就大出血的是怎麼回事?"裴擎南煩躁.

"電視劇情都是誇張的,自然流產通常一個星期就會自然流乾淨,一個星期沒有乾淨,再去醫院清宮就好."秦小北淡定地說.

"呵,你倒是經驗豐富!"裴擎南譏誚.

"我在網上查的."

"所以,自然流產就像來了一場姨媽?"

"大概是差不多的吧,就是肚子會比姨媽痛一點."

"睡覺!"裴擎南語氣不好,拉被子蓋好.

秦小北松了口氣,尷尬地將褲子拿過來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