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你不要給臉不要臉
g,更新快,無彈窗,!

想到裴擎南打開了她的包,小北更不高興.

他個子好高,她穿著平跟鞋要仰視他,這種感覺真的糟糕透了.

她仰著頭沖著他厲聲:"裴擎南,老師有沒有教過你什麼是尊重?未經我的允許,動我的包,你眼里還有尊重這個詞嗎?所有的女性都在使用棉條,棉條既方便又乾淨,怎麼就被你說得那麼不堪了?"

裴擎南沒想到秦小北會吼他,他看著她,擰著眉,斜著眼.

他唇角勾起譏誚:"老師從來沒告訴我女人要用這種東西."

秦小北撞開裴擎南,生氣地離開洗手間,掀開被子躺床上.她也不看自己的包,實際上,她心里默默地想了好多.

她的包是上了鎖的,洗手間的門她也是特意鎖起來的.

可是兩道鎖對于他來說,如同無物.可見,他開鎖的能力是勝過專業開鎖匠的.

那麼,他還有哪些別的技能呢?

她需要更了解他,未來實施行動的時候,才好防范.

裴擎南也從洗手間出來了.

聽到腳步聲,秦小北抱緊被子閉上眼睛.

裴擎南看了秦小北一眼,他給呂醫生打電話,當著秦小北的面打.

他在電話里問呂醫生:"呂醫生,孕婦能使用衛生棉嗎?"

秦小北的耳根倏然一紅,她閉著眼睛不敢睜開.

裴擎南把免提打開,呂醫生的聲音在房間里響起:"懷孕是不能使用衛生棉的,白帶增多是懷孕的常見現象,不太舒服是正常的,要勤洗勤換褲子."

"知道了."裴擎南掛斷電話,走到床前來,一把掀開被子.

秦小北感覺身上的被子一空,她無奈地坐起來,看著裴擎南:"我都聽到了,你出去,我換褲子."

"我給你換!"裴擎南說.

"不用,我自己來."

裴擎南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老婆懷孕了,老公還是應該多體帖一點,我也正好看看,那玩意放在里面是什麼樣子?"

秦小北氣得要死,聲音拔高:"裴擎南,你簡直就是個混蛋.我說了,那只是普通的衛生棉條,所有女人都在使用."

她一副暴怒的樣子,抄起身後的枕頭就朝著裴擎南砸過去.

裴擎南伸手接過枕頭,將枕頭拿開,邪笑地看著秦小北:"心虛什麼?"

"誰心虛?我有什麼好心虛的?只是使用棉條,你用得著這樣不依不饒的嗎?還是你想要現在立即離婚去娶了季家的那位千金小姐?"秦小北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瞪著裴擎南,"要真是這樣的話,我同意辦離婚手續啊!反正我們又沒有感情!"

的確,她是心虛的,她害怕裴擎南發現她來姨媽了.所以,她故意沖他發脾氣,她故意想要激怒他,想要把他氣走.

裴擎南雙眸望著秦小北,眸子里帶著譏誚的神色,仿佛洞悉一切.

秦小北不敢看裴擎南的眼睛,故意一副氣鼓鼓的樣子坐在床上.

她眸光閃爍著,想著要怎麼應付過去?

電話突然在包里響了起來.

秦小北心中一喜,立即伸手將包拿過來.看一眼來電顯示,是設計室這邊的座機,她立即接起:"喂."

"現在趕過去嗎?好的,我立即過來,可能一個小時左右才能趕到."

掛斷電話,秦小北心中如釋重負,所以,老天爺是長眼的,幫了她一把.

她立即對裴擎南說:"我有些工作要處理!"

她起身下床,裴擎南一把擁住她:"工作再忙,也得換了褲子再去,乖,老公給你換."

"裴擎南,你不要給臉不要臉."秦小北氣得放狠話.

沒懷孕的事情,怎麼都不能讓他知道,要不然,可能她的婚姻就真的完了.那樣的話,她所有的計劃都泡湯了.

裴擎南渾身僵了一下,松開秦小北.

秦小北趕緊拿了一條內褲去洗手間.

裴擎南聲音冷然地說:"不要讓我知道你還在使用那個東西."

秦小北憤然地轉頭瞪了裴擎南一眼:"我不會再用."

她關上洗手間的門.背抵著門,一會兒彎腰,一會兒拉褲子,她讓自己的影子投射在門上,裝出換褲子的假象.

裴擎南看著玻璃門上投射的影子,雙眸危險地半眯起來,他大步往外走去.

幾分鍾以後,秦小北下樓,經過停車場的時候,密集的喇叭聲吸引了她,她看過去,裴擎南放下車窗:"上車!"

秦小北徑直走過去,拉開車門坐進副駕.

他要送她,她就讓她送,在車上他總不會去檢查她的褲子.

車子很快出了裴宅,二十多分鍾以後,進入市區.

裴擎南問:"位置?"

"川連北路37號,雨姿設計室."秦小北報出地名.

裴擎南徑直將車子開到工作室門前.

秦小北說了謝謝下車.

裴擎南沉聲問:"什麼時候結束?"

秦小北眸光閃了一下,立即說:"還不清楚,設計的事情,快的話可能幾分鍾,慢的話可能幾天幾夜."

裴擎南當然知道這是托詞,他揚起唇角:"你覺得這樣的工作性質利于我兒子的生長發育?"

秦小北:

她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裴擎南抬手看一眼時間,說:"三個小時不結束,你辭職養胎."

秦小北:

她發現自己不能多說話,更不能去與裴擎南這種人討論什麼尊重和人權,因為他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並且思維敏捷,他會用你說過的話來堵你的嘴.

點了一下頭,秦小北妥協:"我會盡量快一點."

"我去趟公司,完事給我電話."裴擎南說.

"嗯."秦小北只好應聲.

一應完,便看到裴擎南的車子開走了,她猛松了一口氣.

裴擎南看著後視鏡里那個女人的身影越來越小,他雙眸又再危險地半眯起來.

不惜下藥並假懷孕潛到他身邊來,到底為了什麼?

他眸色再沉了沉,給何勇去電話:"幫我徹查個人."

"我妻子秦小北!"

"我要她從小到大所有的經曆."

霍起雖然是景城警察局長,但是關系網有限,有些東西查不到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何勇不會查不到,除非,她背後真的有一股滔天的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