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啞巴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秦小北百口莫辯,她也不想辯.她清楚的,一個人要是有心想要找茬,你說再多也是徒勞.

季雨薇見撐腰的人來了,低下頭,小聲道:"阿姨,小北姐姐不是故意的.我有點渴,請她給我倒杯開水,然後她倒了滾燙的水,我……"

司愛華一聽果然是秦小北,她整個人更不好了,一雙眸子猩紅地瞪著秦小北:"你這個女人心腸怎麼那麼歹毒?雨薇才剛剛為擎南擋了棍子,一身的傷口,脊椎骨都斷了,你還要燙傷她的手,你的心是黑色的嗎?"

"媽,先給雨薇擦藥."裴擎南見呂醫生來了,他從呂醫生手里拿過兩一支燙傷膏,一支塞褲兜里,一支塞母親手里.

"我替雨薇擦?"司愛華皺眉.

"我手粗糙!"裴擎南說.

他明白母親的意思,但他不願意.

"擎南哥……"季雨薇又巴巴地喊了一聲.

裴擎南沖季雨薇一笑:"擦了藥好好休息!"

他的笑不達眼里,還透著意味深長,仿佛洞悉了一切.

季雨薇心虛地眸光閃了一下,隨後努力使自己保持鎮定,擎南哥不可能看到的,她動手之前故意往門口看了,根本沒有人.擎南哥和司阿姨都是聽到她的喊聲以後,沖進來的.

裴擎南突然眼神一厲,瞟向秦小北,喝斥:"跟我出來!"

秦小北見裴擎南態度惡劣,蹙了蹙眉,她有一瞬間的來氣,很想沖他咆哮一句,你特麼是不是瞎?

但是只一瞬間,她的火氣就下去了.他不是她的什麼人,憑什麼護她?何況,白蓮花演得那麼好,她自己都差點信了.

見秦小北杵著不動,裴擎南伸手扣住秦小北的手腕,將她往外拖,聲音清冷:"跟我走!"

季雨薇看裴擎南對秦小北的態度那麼惡劣,頓時放下心來.

司愛華見兒子這樣的態度,也覺得心里稍舒服了些.

秦小北被裴擎南拽著一路只能小跑,腳上的兩只鈴鐺叮叮當當地響著.

裴擎南譏誚的眼神瞟了一眼秦小北腳上的鈴鐺,冷嘲:"啞巴了?"

秦小北仍然不說話.

裴擎南拽著秦小北:"腳是假的?走快點!"

秦小北:"……"

裴擎南又喝斥秦小北:"以後離雨薇遠一點!"

秦小北淡聲:"是你讓我去的."

她不想去猜測季雨薇在裴擎南心里有著怎樣的地位?但她陳述事實!

"敢還頂嘴了!"裴擎南揚起手就要拍秦小北的後腦勺,看到她揚著臉等著他打的樣子,他把手放下來.

他將秦小北拉到自己的房間,一腳將門踹關上,從兜里取出一支燙傷膏來,動作一氣呵成地扭開蓋子:"手拿出來!"

秦小北將手往身後藏.

"拿過來!"裴擎南厲聲.

秦小北杵著不動.

裴擎南一把將秦小北的手從身後拽出來,看著她手背上三個偌大的泡已經剔透,他瞳孔縮了一下,臉色也沉下來.痛了不會喊,不會吱聲,這種感覺並不讓人舒服.

他將燙傷膏擠出來在手心里搓開,准備給她擦藥的時候,看著她手背上腫得老高的已經透亮的水泡,無從下手.

"操!"他罵了一聲,示意秦小北,"在我褲兜里拿電話."

"做什麼?"秦小北蹙眉.

"讓你拿電話就拿電話.快點!"裴擎南催促.

秦小北無奈地伸手.

裴擎南厲聲:"那只手."

虧他之前還覺得這個女人聰明,機智,現在才發現,蠢透了,要拿電話竟然要伸受傷的手去拿.

秦小北換了一只手,去裴擎南褲兜里摸電話.

裴擎南感覺到一只手摸到自己的大腿,他眸色陡然一變,神情怪異地看緊秦小北.

那眼神,複雜!似曖昧,似灼熱,似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