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有哪個好姑娘會去賣酒?
g,更新快,無彈窗,!

"賣酒女也是有尊嚴的!"秦小北說.

"你還有尊嚴?你有尊嚴就不會那麼不自愛."司愛華氣得胸膛起伏得厲害.

"吵吵什麼?"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

所有人都噤了聲.

裴擎南喊了一聲:"爺爺!"

秦小北看向來人,也喊了一聲:"爺爺!"

裴老爺子一雙眸子精矍地掃過秦小北,再看向裴擎南,聲音冷沉得可怕:"一回來就鬧得烏煙瘴氣,成什麼體統?"

裴擎南不說話.

"是哪家的閨女?"裴老爺子發問,不知道是問裴擎南還是問秦小北.

秦小北沒說話,裴擎南正要說話,司愛華已經搶先,她很生氣,大有告狀的意思:"爸,是個兼職賣酒的,有哪個好姑娘會去賣酒?擎南喝醉了,他們是在會所里不小心睡到一起,然後……"

裴老將手里的拐杖往地上狠狠一敲,發出篤的一聲響,司愛華立即噤了聲.

裴老沉聲:"我說過多少次了?命運不會對每個人都公平,有很多人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職業.只要潔身自好,不管從事什麼職業,都值得被尊重."

秦小北因為這番話而感動,想到父母的死亡,她身側的拳頭又悄然攥緊.

司愛華等裴老氣消了些,解釋:"但是她不好好賣酒,她勾引擎南……"

篤--

裴老又是一拐杖用力地敲到地板上,發出篤地一聲響.

司愛華噤了聲,瞪了秦小北一眼.

裴老沉聲:"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一個巴掌拍不響,何況這種事情,畢竟是女人吃虧.擎南要是管得住自己,姑娘能怎麼著他?"

說完,他看向裴擎南:"確定要結婚了?"

"爺爺,我們已經領證了!"裴擎南說.

"什麼時候的事?"裴老沉著臉.

"昨天!"裴擎南說.

裴老再沉聲:"既然這樣,挑個辦婚禮的時間吧,下個月我八十大壽,正好在壽筵上宣布一下,順便宴請親朋好友參加!"

"爺爺,我沒有打算辦婚禮!"裴擎南說.

裴老看向裴擎南,他心情是複雜的,這個孫子,從小跟他最親,也是他一手帶大的.四個孫子里,他對擎南教育得最多,擎南也是四個孫子里最聰明的一個,他對他的期望也是最高的.

他指著他有一天在部隊里青出于藍勝于藍,成就蓋過他.

他最高的成就是二十九歲成為大校,後來當了三十八年軍校的校長.

他引以為傲的孫子擎南,二十六歲成為大校,比他早了三年.

他最驕傲的事情就是聽到戰友說,你有幾個好孫子,尤其是擎南,那小子不得了.聽著他們的誇獎,看到他們羨慕的目光,他覺得自己這輩子都值了.

沒想到,擎南不聲不響地離開了部隊,放棄了大好前程,竟然選擇了最具銅臭的經商.這件事情,擎南一直瞞著,還是擎業這邊不小心說漏嘴他才知道的.當時他差點沒氣得心髒病發.

他發現,他越來越看不透擎南的想法了,就像此刻,他不知道擎南既然都已經領證了,為什麼不打算辦婚禮?

他冷著臉問:"既然都領證了,為什麼不辦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