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服務不錯,不用找零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秦小北從出租車里鑽出來,迎著朝陽迎著風,她眸子里迅速閃過一抹傷痛,隨即被堅定取代.

爸,媽,我發誓,我一定不會讓你們白死,一定!

她展開手心,手心里是一條男式內褲.

為了公道,清白不算什麼,她可以豁出去.

昨晚的計劃很成功,她花三千塊替了一個包房公主的工作,成功睡了裴家剛從部隊回來的裴四少.

她失去清白,她也要順走他的內褲,將他釘在恥辱柱上!

眸色冷了冷,她隨手將內褲扔進路旁的垃圾桶里,大步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帝亞酒店某房間內.

裴擎南臉色鐵青地坐在床上,一雙鷹隼般的眸子死死地盯著被面.被面上,除了兩百塊錢以外,還有一張小紙條,紙條上的字寫得歪歪扭扭,卻刺激得裴擎南周身冒出騰騰的殺氣:服務不錯,不用找零了.

裴擎南冷沉著臉,拳頭捏得咯咯作響.

他點燃一支煙,用力地吸著,房間里瞬間便煙霧繚繞.

昨晚他被下藥,在意識模糊的情況下睡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竟然在他醒來之前離開,並且給他留了錢和紙條.

不止如此,這個膽大妄為喪心病狂的女人還順走了他的內褲.這簡直是恥辱!他裴擎南二十七年人生里最大的恥辱!

一想到身下空蕩蕩,他臉色冷沉得越發厲害.用力地吸了一口煙,吐出一圈煙霧,聲音從齒縫里擠出來:"該死!"

門鈴聲響了起來,他雙眸就是一眯.

記者?

電視里那種老掉牙的劇情?下藥睡了男人以後引一群記者過來見證?

就算沒有內褲,他會慫到不敢面對記者?

他再用力吸了一口煙,將煙摁滅在床頭櫃上的煙灰缸里,一把掀開被子,大步走進洗手間,扯了一件浴袍迅速穿好,沉著臉出來將門拉開.

以為外面會是各種鎂光燈,沒想到外面只是站著一個服務員,服務員手里還端著一個托盤,托盤里是冒著香味的湯盅.

服務員禮貌地說:"先生您好,您太太點了湯讓我給您送過來.並讓我轉告您一句話,您昨天晚上辛苦了,喝點參湯補補!"

看裴擎南臉色不太好,服務員又補了一句:"您太太真的好體貼."

砰--

裴擎南黑著臉砰一聲甩上門.

"該死的."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能將他氣成這樣.

不,是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將他氣成這樣.動物也沒有能將他氣成這樣的.

在部隊里,他手下的兵要是惹到他,他會訓到他們爬不起來為止.

他訓練的那些軍犬,見到他都會抖上一抖,這個女人,是真的厲害了,太太,呵呵,敢給他下藥,敢睡他,還敢自稱太太!

咬牙,他撥打霍起的電話:"我要報警!"

"四哥,大清早的,誰惹你了?"那端傳來警察局長霍起的電話.

"聽不懂人話?我他媽要報警!"裴擎南火大.

"報報報,說吧,什麼事?"

"調取帝聖酒店的監控,另外讓人給我送乾淨的內褲來!"裴擎南沉聲.

那端霍起語氣里便帶著調侃的笑意:"什麼情況啊?監控,內褲?你被人睡啦?還不是心甘情願的?"

"你他媽再說一句試試!"裴擎南氣得將電話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