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遙見狼煙
g,更新快,無彈窗,!

"什麼妖魔?"南風疑惑追問,妖魔是西域才有的說法,中土自古至今只有妖精鬼怪,從來就沒有魔這一說兒.

"好多好多的妖魔."老和尚答非所問.

"我問的是它們都是什麼樣的妖魔?"南風再問.

"是啊,是妖魔."老和尚還是答非所問.

南風沒有再問,這老和尚在中土待了不過一年多,對漢語只是略知皮毛,還做不到正常交流.

見老和尚聽不懂,南風也不再與他較真兒,老和尚所說的妖魔很可能就是中土的異類和陰魂,想必不是自西域跑來的什麼魔.

"有多少個?"南風換了個老和尚可能聽得懂的問題.

"好多."老和尚一副心有余悸的神情.

這話說了等于沒說,南風耐著性子又問,"有一百個嗎?"

"是的,"老和尚連連點頭,"好多個一百個."

南風聞言眉頭大皺,便是老和尚表述的不是非常清楚,大致意思也不會有很大出入,眼下中土出現了很多妖邪鬼魅,它們為什麼出現不得而知,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這些妖邪鬼魅的數量一定極為驚人,而且已經影響到了百姓的生活.

短暫的沉吟過後,南風又開始發問,此番問的比較詳細,他需要知道老和尚所說的妖魔到底是妖怪還是鬼魅.

老和尚對妖怪和鬼魂沒什麼概念,南風只得模仿和講說妖怪和鬼魂的一些舉動和能力,這樣老和尚方才懂了,連說帶比劃的予以應答.

再三確認之後,南風明白了老和尚的意思,眼下外面不但有數不清的妖怪,還有大量陰魂.

他之所以要確定老和尚所說的妖魔是什麼,是想以此推斷這些妖邪鬼魅出現的原因,說白了就是它們背後是誰在指使,

常言道國之將亡必有妖孽,若是國泰民安,人間充滿正氣,妖怪是不會出來作祟的,妖怪的大量出現說明外面戰事連連,生靈塗炭.

相較于異類,陰魂出現的更少,因為異類屬于陽間,而陰魂屬于地府,除了少數滯留人間的孤魂野鬼,大部分陰魂都在陰間,不應該出現在人間,但眼下的問題是它們不但在人間出現了,而且數量還不少.

單憑異類和鬼魂出現在人間,是判斷不出幕後主使的,但是結合它們在人間所做的事情,就能夠知道它們背後是誰.

據這老和尚講說,那些異類和陰魂出現在人間並沒有禍害百姓,而是在干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破壞寺廟,驅逐僧侶.

如此一來就能知道幕後主使是誰了,異類的幕後主使應該是西王母,因為在天庭建立之前,西王母就是昆侖眾多山神的頭領,而她手下的那些山神,多是異類之身.

陰魂的出現必然經過了地府的同意,因為沒有地府的授意和遣派,它們不可能大量的出現在人間,它們的背後應該是原本掌管陰間的太陰元君,就算不是太陰元君本人所為,也應該是其手下遵從她的授意.

陰魂和異類出現之後毀壞寺廟,驅逐僧侶,這一舉動頗為耐人尋味,早些年那遇害的張德利曾經說過西魏現有大小寺廟數萬座,出家的僧尼過百萬,此事就像滾雪球,會越滾越快,越滾越大,經過這幾年的發展,中土佛教的規模和僧尼的人數想必已經到了駭人聽聞的程度.

百姓都當和尚尼姑去了,誰來耕種田地?誰來保家衛國?誰來繁衍子嗣?

關系到國事民生,危及到種族存亡,就必須有人予以制止了,誰最應該出手,肯定是朝廷,但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朝廷已經不敢干涉了,單是住寺的和尚就一百多萬,信徒怕是沒有一千萬也有八百萬,而整個西魏也就兩千萬人,一半成了佛教信徒,朝廷敢動佛教,豈不是老壽星上吊,活夠了.

除了朝廷,三宗也應該出手,但他們也有顧慮,最主要的是得避嫌,畢竟佛教和道教在信徒,香火,供養等很多方面有利益沖突,道人若是出手制止,立刻就會背上由妒生恨,心胸狹隘的罵名,就算做的是正確的事情,在世人看來也是卑鄙的舉動,"看,牛鼻子坐不住了,出來汙蔑排擠人家了."

除了避嫌,自身實力也有一定關系,早些年玉清和太清都遭受了重創,尤其是西魏的玉清宗,乾陽門一戰精銳盡失,也正是因為玉清宗受創最為嚴重,所以西魏的佛教發展才如此迅速,原因很簡單,沒有對手,少了轄制.

在朝廷和道人都無法出面制止的情況下,事情總得有人管,黑鍋總得有人背,于是妖怪和鬼魅就出現了.

只要是人,就有人性,神仙也不例外,妖怪鬼魅毀壞寺廟,驅逐僧侶,對江山社稷,對百姓民生是有好處的,但在此事背後,還隱藏著另外一個真相,那就是佛教畸形發展對民生的巨大損傷給了西王母和太陰元君一個極好的出兵理由.

太陰元君和西王母都是大羅金仙,私下里雖然政見不合,互相抗爭,但表面上的和諧卻一直不曾打破,說白了就是雖然面和心不合,還沒有撕破臉皮.

雙方都在等待一個契機,一個撕破臉皮的契機,此番出兵驅逐僧尼就是一個極好的契機,光明正大,理由充分.

可不要以為毀壞了寺院,驅逐了僧尼,那些妖邪鬼魅就會就此收手,不會的,外敵一去,接下來就會有激烈的內斗,而且內斗的發生還會非常自然,在驅逐僧侶的過程中,異類和鬼魂不可能沒有分歧和沖突.

眼下出現的這些異類和鬼魂,只不過是雙方的馬前卒,隨著事態的升級,雙方各部將校都會先後參與,到得那時,就是一場規模空前的三界混戰.

老和尚本來是往中土觀摩學習的,未曾想遇到了這種事情,貌似在中土受驚不小,此時還是一副心有余悸,後怕不已的神情.

南風又以手勢詢問,此番問的是四大名寺的情況,中土的四大名寺分別為東魏的佛光寺和護國寺,西魏的寶生寺,梁國的無常寺.

老和尚在中土這一年多的時間也沒有蹭吃蹭喝享清福,這家伙還是很務正業的,一直在游方行走,不止去了西魏,東魏和梁國也去了,對四大名寺的現狀也很了解,四大名寺香火鼎盛,方丈主持都兼任朝廷的護國法師,唯一一個例外的是東魏的護國寺,護國寺與朝廷的關系一直很好,但行事低調,皈依嚴苛,信徒不多,而且護國寺的住持也沒有兼任護國法師,東魏的護國法師讓佛光寺的元空和尚當了.

而梁國的護國法師竟然還是印光和尚,這家伙早年曾經被太清宗好一頓羞辱,但侯景上台之後又被啟用了,侯景是篡位的,最怕民心不穩,于是就找印光來當國師,印光麻木民眾還是很有一套的,後來侯景被殺,新皇即位,不知出于什麼原因,也沒把他給換掉.

問過四大名寺的情況,南風又問起地藏王菩薩.

未曾想老和尚竟然搖頭,言之倒是聽人說過地藏王菩薩轉世中土,卻不曾見到過.

南風聞言點了點頭,沒有胖子的消息就算是好消息,下落不明可比遇害涅槃好多了.

隨後又問妖邪鬼魅的出現對中土有什麼具體影響,老和尚只道那些妖魔雖然不曾殺人害命,但百姓還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眼下那些妖魔已經開始襲擊寺院,攻擊僧侶,但朝廷置身事外,道人袖手旁觀,諸多寺院只能在那些大寺的帶領下降妖伏魔,拒敵自保.

"早些降了,對誰都好."南風講說自己的看法,教派也是人管的,只要是人就可能犯錯誤,知錯得改,改了就好,不改得死.

老和尚並不認可南風的見解,只道我佛威嚴,豈能屈于妖魔的霪威之下,而今中土僧侶皆是熱血滿腔,勢要與那些亂世妖魔斗爭到底.

"斗爭個屁呀,人家只是打和尚,又沒禍害百姓,"南風笑道,"我給你們出個主意,妖怪來了就往那兒一躺,它們保證不敢殺你們.你們要是反抗,那可就給它們痛下殺手的理由了."

南風說的快,老和尚沒聽懂,繼續講說自己的看法,只道天下比丘是一家,而今中土正值末法時代,比丘同門正在受苦,他要趕回那爛陀寺,向主事大和尚告知此事,請了菩薩羅漢過來援救苦難之中的中土比丘.

聽得老和尚講說,南風連連擺手,說話輔以手勢,告訴老和尚這條路走不通,千萬別回去喊人.

老和尚不明所以,追問緣由.

南風自不能告訴他那些妖怪和鬼魅是大羅金仙的馬前卒,只說中土之人曆來不喜歡別人干涉自己的家事.

"比丘是我們的人,這是我們的事."老和尚反駁.

南風笑了笑,沒有再勸,既然一心要往坑里跳,也就別拉著了.

"施主是什麼人?"老和尚對南風的身份產生了好奇.

"我是這里的神仙."南風也沒有瞞他.

老和尚雖然猜到他不是尋常人等,卻沒想到他會是神仙,好生驚詫,"你既是神仙,外面那麼多的妖魔,你為什麼不管?"

"誰說我不管?"南風笑道,"等我出去了,將它們一個不剩的全攆走."

老和尚沒完全聽懂,歪頭看他.

"聽我一句勸,別回去請人了,不然到時候我還得攆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