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變化陰陽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是那句話,只要有希望就有盼頭,不管是十年還是八年,只要有出頭之日就值得慶幸.

不過以胖子的心智,怕是不會想到將肉身修複的進度分三次通知他,此事想必是王叔的主意.仔細想來,此事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焚香的不是胖子,而是王叔本人.

倘若真是這樣,胖子很可能沒和王叔待在一起.

如果胖子真的沒和王叔待在一起,有三種可能,一是為了保證此事的隱秘,故意遠離王叔.二是忙別的事情去了.三就是最壞的結果,胖子出事了.

至于究竟是什麼情況,線索不足,難以推斷.

事已至此,後悔也沒用,老虎還有打盹兒的時候,沒有人能做到滴水不漏,誰也免不得百密一疏.

後悔沒用,但反省還是很有必有的,仔細想來,自己之所以上當,究其根源還是因為自己的心不夠靜.

靜心是細心的前提,一個人只有靜得下心,才可能做到細心,只有做到了細心,才可能對事情做出准確判斷和正確前瞻.

心不靜的根本原因是對胖子等人太過掛牽,這是人之常情,但真的想要做到全神貫注,心無雜念,就必須連這人之常情都遏制住,不能隨著自己的性子,不能慣著自己,要知道分神不止容易受騙上當,還會影響推研天書的進度.

之前的五年,他無時無刻不在牽掛眾人,迫切的希望離開黃沙嶺,實則這都是不對的,不應該視黃沙嶺為禁錮束縛,黃沙嶺對他而言也的確不是禁錮束縛,而是難得的安甯,寶貴的機會,這里是最適合推研天書的地方,過了這個村兒可就沒這個店兒了.

想到此處,心中豁然開朗,不再視滯留此處為坐牢禁足,而是視其為閉關良處,每日推研,專心刻苦.

之前的五年只是認知,不管什麼事情,想要做好,前提都必須對其非常了解,之前的五年就是在了解天書,而今對天書已經有了較為深刻的了解和認知,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著手嘗試.

進入了嘗試階段,一只腳已經邁入了成功的門檻兒.

陰陽的轉變分為化實為虛和化虛為實,所謂化實為虛,說白了就是將由靈氣組成的事物進行分解,化歸靈氣為己用.

所謂化虛為實,就是將自身靈氣凝結為具體實物.

化實為虛和化虛為實沒有高下之分,也沒有先後順序,必須並駕齊驅,一同推進.

化實為虛和化虛為實與使用靈氣改變外物形狀完全不同,後者只是形狀的改變,其本身仍然是五行事物,使用靈氣將土石化為土刺,將清水化作冰刀就是這般,雖然形狀變了,土還是土,水也還是水.

但化實為虛和化虛為實是本質的改變,不管實物是土石還是金屬,亦或者是草木甚至是禽獸血肉,一律化為可供自己使用的靈氣.反之亦然,自身靈氣不但能夠化作五行實物,甚至連草木和活物都能組合凝聚.

不管是化虛為實的陰轉陽,還是化實為虛的陽轉陰,只要是變化,就需要施以外力,砍柴需要一把刀,將柴草引燃需要一把火,將蠟燭吹滅需要一口氣,將水自井里提上來需要一具轆轤,連調馭靈氣都需要意的引導.

化虛為實和化實為虛也需要外力干預,這個外力就是自己的肉身和元神,相較于乾坤陰陽,自己的肉身元神非常弱小,與乾坤陰陽較力,試圖強行改變是毫無希望的,必須找准脈門才能改變利用.

由于眼下無有肉身,便無法彙聚承受靈氣,故此初級的化虛為虛便不得嘗試,只能舍易求難,以水來試.

取水于掌心,送出靈氣嘗試分解,但靈氣送出,水滴只是受靈氣沖撞,左右滾動,上下飄移,卻並不曾化為靈氣.

這一情形也在南風的意料之中,靈氣與水滴雖然本質相同,卻是完全不同的兩種狀態,單純施以靈氣,不足以令水滴產生變化.

除了靈氣,還必須施以意的控制,意,說白了就是想,如果說靈氣是調兵虎符,意就是持拿虎符的人所下達的命令,某人跑到軍營亮出調兵虎符卻不說話,誰知道你想干什麼.

想到此處,靈氣送出,將水滴化為靈氣的意亦送到,還是不成,不管如何加重意念,水滴還是水滴.

問題出在哪兒?

絞盡腦汁,窮極心智,最終還是通過尋找類似的情形找到了問題的所在,問題應該還是出在意上,之前以意行氣,都是確信只要意一到,靈氣就一定會隨之運行.若是心意不堅,無有自信,便是下達意念,靈氣也不會聽令.

再度嘗試,仍然不成.

原因也簡單,人可以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自己,雖然他想的是自己靈氣送出,意念送到,水滴就能化作靈氣,實則內心深處仍然是持懷疑態度的,說白了就是自己並不認為自己一定能將水滴化作靈氣.

我能,我能,我真能,我一定能.

南風屢次嘗試,拼命的想要增強自信,奈何內心深處的那一絲質疑卻始終無法消除.

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做就能做到的,這就像一個叫花子想娶公主,實則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娶不到,便是喊的再大聲,再怎麼為自己鼓勁兒,再怎麼發憤圖強,心里都是缺乏底氣的.

要知道化虛為實,化實為虛可不是公主,人家不但看你的實力,還看你的心意,缺了靈氣,少了真誠,直接拒之門外,根本就不給你機會嘗試.

此事的關鍵是擁有完全的自信,認為將水滴化作靈氣就是隨手拈來一般的容易.

此時最大的難點就是人騙不了自己,分明知道自己做不到,卻騙自己能夠做到,這豈不是自欺欺人?

我為什麼就不能認為我可以做到呢?

人家不管這些,那是你的問題.

整個冬天南風都在努力嘗試,每次只取很少的水來嘗試,因為嘗試改變不但需要意念,還需要耗損靈氣,之前承受的那些香火幾乎全被他化作靈氣用以嘗試,接下來想要繼續嘗試,就只能耗損元神所攜帶的靈氣了,那可是自己最後的一點棺材本兒了.

至此,嘗試暫停,回歸深思熟慮.

自腦海里思考是最廉價的,因為一旦發現問題,放棄的只不過是之前的想法,而不會有什麼具體的損失,但是不曾准備好就開始著手嘗試,一旦不成,損失可就大了,前期的投入會付之東流,那可是實實在在的本錢,賠光了本錢,以後就算有了非常好的想法,也沒有能力再去嘗試了.

只有正視錯誤,才可能找到病根兒,痛定思痛,認真反省,很快找到問題根源,之前錯就錯在明知道可能不行,還非要自欺欺人的寄希望于萬一,說白了就是僥幸心理,這也是世人的通病,認准了一件事情,自以為能成,就會失去冷靜陷入狂熱,滿腦子都是此事有多好,可能存在的困難和危險全被忽視掉了.

不管什麼時候,人都不能失去冷靜,更不能狂熱,得權衡利弊,全面考慮,不但得給自己鼓勁兒,還得給自己潑冷水.

這個錯誤當真不該犯,白白浪費了那麼多的香火.

走了錯路,還得回到原點,問題的關鍵還是怎麼找到那種完全自信的從容狀態.

人的心智各有不同,不單有愚蠢和聰明之分,還有前瞻的遠近和慮事是否周全之分,有些人能夠想的很遠,但是想的卻很窄,看到一只雞,能想到雞生蛋,蛋生雞,直到最後有成百上千只雞,卻想不到在雞生蛋,蛋生雞的過程中可能出現什麼樣的變數.

而有的人對眼下的細節能夠想的很周全,目光卻很短淺,只有眼前,看不到以後的諸多可能,這也不成.

人思考問題,不但要有前瞻的豎向長度,還要有縝密的橫向寬度.

尋找類似的事情,觸類旁通是比較聰明的作法,苦思無果之下,南風突然想到了瘋子.

人的想法之所以會受到限制,究其根源是自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灌輸了很多他人的認知,你不該這樣,你不能那樣,什麼東西你不能去碰,什麼事情是錯的,諸如此類.長期以往,心智和認知就受到了固化,這就如同一只鶴,一出生就和雞在一起,一旦它認為自己是一只雞,那它就會慢慢的變成一只雞,永遠不會嘗試飛翔.

瘋子的最大特點是毫無顧忌,都瘋了,也就不再守什麼規矩了,最主要的是他們認為自己能做到一些自己根本做不到的事情,他們是真的那麼認為,可不是自己騙自己.

他此時需要借鑒和揣摩的就是瘋子的那種狀態,那是一種沒有規矩,不受限制的狀態.

借鑒瘋子的心態,並不是模仿瘋子,瘋子之所以成為瘋子,多是被世間的諸多規矩和精神枷鎖給束縛的太緊,以至于到最後自己被枷鎖勒的四分五裂,那不是真正的自由,而是一種失控.真正的自由不是將自己扯碎,也不是將捆縛在自己身上的枷鎖扯碎,而是自己壓根兒就不存在.

長年累月的推研和參悟,加上瞬間的靈光一閃,南風終于突破瓶頸,大徹大悟,實則枷鎖並不存在,枷鎖之所以存在只是因為自己存在,當自己都不存在了,枷鎖自然也就消失了.

"我是假的,你也是假的."反手揮出,水潭瞬間消失.

"我是真的,你才是真的."南風微笑揮手,水潭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