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漸窺天道
g,更新快,無彈窗,!

水潭邊仍殘留著篝火的灰燼,駱駝的腳印還留在沙地上,但駝隊已經走了,黃沙嶺再度陷入死寂.

此前他與張德利交代的很是周詳,張德利回去之後會詳細打探他所關心的那些人的情況,而且二人也約定了日期,明年五月張德利會再來這里,將打探的結果告訴他.

不管在等什麼,只要不是等死,心中就有希望,確切的說也不是希望,而是盼頭,有盼頭也好,日子能過的快一些.

這幾年天書的推研一直在緩慢推進,不敢說每天都有進展,每個月都一定會有悟得,天書囊括的天地陰陽,乾坤男女,是非善惡,真假虛實就如同太極的陰陽雙魚,互相對應,二者缺一不可.

天地陰陽同在,方得齊全宇宙,就如同日落月升,晝夜交替,明暗更迭,循環往複.

乾坤男女同在,方得繁衍眾生,就如同這獨身來到的鼴鼠,是只公的,缺了母鼠,便無有後代衍生.

是非善惡同在,方得抵消對沖,所謂是非善惡,很多時候只是因為立場不同,昆蟲啃吃草木,對草木而言是罪惡損傷,但對昆蟲而言,不過是為了果腹謀生.

真假虛實同在,方得維系平衡,沒有了虛情假意,也就不再有刻骨銘心,失去了虛假的丑惡,也就不再有真實的可貴,若是不曾失去肉身,怕是永遠也體會不到肉身的重要,虛假如同腐臭的淤泥,失去了它,也就聞不到荷花的清香.

世間不可能只有仁善安甯,罪惡悲苦也必須存在,倘若將罪惡徹底消除,世間萬物也就不複存在.

世人的痛苦往往來自迷惑,但世人的快樂也是來自迷惑,一個人若是真正看透了陰陽本質,便不會糾結于是非對錯,便不會苛求人性至純,亦不會對黑暗感到惶恐,更不會對罪惡恨之入骨,若是能夠明白這些,便達到了太上無情的境界.

太上無情是無有迷惑的,但同時,也就失去了快樂,此亦是陰陽均衡,得失俱在的必然.

若是晉身仙人,明窺陰陽,順應天道已經夠用了,但他的目標不僅僅是飛升證道,而是了解並掌控天道,如此一來,就需要對陰陽有更深的了解.

曆經四年的孤苦獨處,不輟的推研凝思,而今的他雙手已經握住了陰陽雙魚,但這遠遠不夠,單是了解還不成,還得學會掌控,所謂掌控,就是不但要雙手分執陰陽雙魚,還要扣住陰陽雙魚的魚眼,陽魚的陰眼,陰魚的陽眼,是藏在真里的假,也是藏在假里的真,是互相轉化的根源,只有抓住了它們,才能夠扭轉天地陰陽,操控真假虛實.

參悟天書,如同壘土成山,又如同積水成河,非日積月累不足以發酵醞釀,非積少成多不足以爆發變化,便有諸多參悟心得,卻始終不曾破殼而出.

冬日到來,雜草枯萎,樹木落葉,水潭再度結冰.

三九天,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鼴鼠的巢穴遭到破壞,蟄伏的鼴鼠在沉睡中驚醒,冰天雪地,無處安身.

這地下有處廢棄的城池,其中有大量空隙,南風便將它帶到地下.

也可能是受驚過度,鼴鼠來到地下之後便不再酣睡貓冬,既然醒著,就必須進食,但眼下昆蟲已經死絕,只能破開冰面,捉那水中的魚蝦喂養.

堅冰的存在令水中的魚蝦難見天日,但與此同時,冰的存在也為水中的魚蝦提供了庇護,堅冰屢遭破壞,令得水溫過低,大量魚蝦被嚴寒凍死.

天道無處不在,此事亦令南風大有感觸,沒有什麼改變是單純的改變,任何的改變都會有相應的後果發生,倘若掌握了控制虛實的法門,對那些大事的改變一定要慎重,因為不管是良性還是惡行的改變,都可能引起相同程度的對立變化.

來年春天,寒冰融化,水里的魚蝦大部分都凍死了,小蝦還有一些,但魚只剩下了五條.

這是一種中原很少見到的魚類,長不很大,只有兩寸多長.

時辰可以通過觀察日月星辰來判斷,只要足夠細心,不但能夠通過草木的枯榮來判斷月份,還能夠根據星辰來加以確定,因為不同月份,星辰在天上的位置也是不同的.

到得四月,南風開始忐忑,因為按照之前與張德利的約定,張德利下個月就要來了,忐忑的是不知道張德利會帶來怎樣的消息.

忐忑的等到五月,南風更加忐忑,因為五月已經過半,卻並不見張德利到來.

到得五月底,忐忑已經變成了緊張,他對張德利許以重酬,張德利是商人,權衡得失最是擅長,如此優厚的回報和辛苦的走腳販賣,他應該知道哪個更值得去做.

再等十幾日,南風更加憂心,由于之前放棄了詳細計算時日,便不能准確判斷具體是哪一天,但他卻知道五月肯定過了.

張德利沒有來.

張德利沒來的原因是什麼,根據張德利的表現,他應該不會放棄這麼多的黃金,此外,張德利也知道這里是黃沙嶺,倘若想來,一定能夠找到這里.

再者,張德利是走腳的商人,常年在外奔波,面對危險,其察言觀色的本領不會很差,在探聽消息的過程中應該不會暴露行蹤.

仔細想來,最大的可能是張德利遇到了意外,要知道在沙漠里走腳是非常危險的,人定勝天只是一句狂話,人怎麼可能勝的過天,隨便一場風暴就能夠讓人尸骨無存.

想到此處,南風後悔不迭,此前張德利是想直接調頭回去的,而他卻讓張德利繼續走完這趟,早知這樣,就不該讓他們繼續西去.

忐忑也好,緊張也罷,憂心自己無法改變的事情只是徒勞,再等幾日,還不見張德利來,南風也就放棄等待了,要知道便是張德利帶來了消息,他也無法改變什麼.

生活總要繼續,枯燥乏味,循規蹈矩,上天就是這般,不會因為你不喜歡這樣的生活就加以改變,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只要自己無力改變,這種你不喜歡的生活就會一直持續下去.

南風的記性算是好的,但是就算記性很好,很多事情還是漸漸變的模糊,忘記倒是不曾忘記,只是無法想起具體的細節,長安的破廟,自己曾經用過的隕鐵長劍,諸葛的擁抱,元安甯的微笑,仿佛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綠洲雖然少有變化,卻也不是一成不變,這幾日南風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情,水潭里的五條魚,有其中一條開始出現變化.

這種變化自然不會是本質的變化,魚還是魚,只不過顏色變了,這種魚雌雄的顏色略有不同,雄魚顏色偏黑一點.

去年冬天,魚塘里的雄魚全凍死了,剩下的五條全是顏色較淺的雌魚,而今其中一條雌魚竟然逐漸變成了雄魚的顏色

起初也只是感覺新奇,到得後來卻發現其他雌魚產卵之後,這條雌魚竟然有了雄魚的舉動,再到後來,魚卵竟然孵化出了小魚.

這些魚並不是什麼神異的物種,之所以出現這種變化,無疑是為了傳承血脈而產生的適應變化.

有些事情,非徹底靜心不足以感受,這雌魚化雄之事令南風大有感悟,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任何打破平衡的事情,天道都會加以糾正,多的,削弱.少的,補齊,陰陽,始終是平衡的.

而且天道對于陰陽的控制和影響是非常隱秘的,越大的事物,天道的影響就越隱秘.反倒是那些很小的事物,天道的影響反而比較明顯.似這雌魚化雄一事,若是換做是人,別說一年,就是將五個女人關上一百年,也變不出一個男的來.

自古至今,參天悟道之人比比皆是,但很多人只是在參悟,窮其一生到最後連天道是什麼都不知道,所謂天道,並不指任何人,甚至三清祖師都無法代表天道,早在三清祖師之前,天地初開之際,天道就已經存在了,天道是一種規律,卻並不僅是一種規律,天道對于乾坤,就如同本能對于人.

人一出生就會呼吸吃奶,就會屙屎撒尿,若有皮外傷,鮮血也會自動止住,天道對于乾坤亦是這般,天道是乾坤的一種本能,是與生俱來的,不受任何人控制的,對失衡的乾坤和錯誤的陰陽有著一定的修複能力,會盡己所能讓乾坤生存下去.

但天道雖然神奇玄妙,卻並非無所不能,若是乾坤受創太大,陰陽過分失衡,天道也無能為力,就似一個人,若是受傷太重,便無法自愈.

此時,就需要大夫來干預.

能夠擔當大夫一職的,多是那些對天道陰陽宇宙乾坤有著一定了解,且自身擁有過人能力的神仙,對陰陽的了解是醫治陰陽的前提,若是什麼都不懂就瞎治,搞不好會把病人給醫死.而擁有過人能力亦是另外一個前提,沒有足夠的能力,便是有過人的見識也毫無用處.

神仙擔當著乾坤陰陽的大夫,協助天道,令陰陽乾坤得以長久生存.

但眼下這群大夫出現了內訌,大眼睛和西王母都是大羅金仙,二人的矛盾很可能發生在對醫治乾坤陰陽的方法上,這二人可不是尋常大夫,都是掌握著巨大能力的禦醫,二人若是發生矛盾,就說明乾坤陰陽的病症非常嚴重,在如何診治的方法上,二人發生了根本分歧,都以為自己是對的.

在對陰陽乾坤,或者在二人看來是對天道的維護上,二人是不敢退讓的,因為對方一旦是錯的,就會對乾坤和世人產生滅頂之災.

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雙方才會不擇手段的去阻止對方,因為雙方都認為自己是對的.

都說淡泊以明志,甯靜以致遠,實則世上哪有真正淡薄甯靜之人,除非似他這般被困在這里,否則在外界多有干擾分神,怎麼可能真正靜心.

隨著對天道和陰陽了解的加深,南風隱約找到了陰陽雙魚的魚眼,開始嘗試化虛為實,化實為虛.

就在此時,有人來到了綠洲.

不是駝隊,也不是張德利,來的是一個包著頭巾的胡人,騎著一頭瘦弱的駱駝,自西面來到綠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