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孤苦伶仃
g,更新快,無彈窗,!

想要虛實同進,陰陽並舉,就必須有實物可供參照,有世態可供揣摩,有很多游方走腳的道人和僧侶,實則就是希望通過游走四方,見識人生百態,博覽江河山岳,開闊眼界,明窺陰陽,體察人生,感映天道.

但此處無比荒涼,連活物都不易見到,哪里有實物可供參照.

再者,此處死寂沉默,少有變化,又哪有世態可供揣摩.

好在只是少有變化,不是一成不變,日落月升是變化,斗轉星移是變化,連自身的喜怒亦是變化.

萬事開頭難,一旦摸到了門徑,每日都會有所進展,但這進展並非具體心得,而是對天書神髓的了解,天書暗藏乾坤變化,包羅陰陽道理,若是盡得九部天書並徹底參悟,不但能夠明辨虛實,左右真假,便是覆滅乾坤,改天換地,亦只在一念之間.

能力越大,心智也就越高,並非能力的增長引發了心智的提升,而是只有具備強大的心智和智慧,才可能衍生並擁有強大的能力,一個人所擁有的能力倘若超出了他心智所能駕馭的范圍,局面就會失控.

天書亦是這般,想要真正參透天書,就必須擁有足夠的心智,想要擁有覆滅乾坤的能力,就必須擁有超然物外的智慧.

超然物外是一種至高境界,是一種無我無眾生的虛無,在超然物外之下,是太上無情,太上無情也是一種超然的態度,只是境界較超然物外要低,便是太上無情的這種境界,人也會因為看的太過透徹,而失去喜怒哀樂,一個失去喜怒哀樂的人是很高尚也是很可怕的,因為在其心中只有對錯是非,不再有立場和好惡.

而超然物外比太上無情更加可怕,一旦進入超然物外的境界,也就不再是人,甚至不再是仙人,而是一種永恒不變的存在.

明白了這個道理,心中也就沒有了遺憾,此前一直因為不曾集齊九卷天書而遺憾,此時看來,當真不能盡參天書全部,不然在掌握了巨大能力的同時,也會徹底失去人性,那不是他想要的,至少不是眼下想要的.

水潭結冰之後,南風就不再往小壇里放沙粒了,因為到了冬天,水潭就會結冰,此前是以日計時,而今已經改為以年計時了.

在此之前南風一直以為沙漠里不會下雨,待得開春下雨,方才知道沙漠里也會下雨,只是較為罕見,而且雨量也不是很大.

雨後數日,水潭里出現了很小的漣漪,定睛細看,竟是很小的魚兒.

見此情形,南風好不歡喜,細想來源,可能是雨中帶有細小的魚子,也可能是此處原本就有魚子僵蟄,畢竟此處原本不是沙漠,而是一處城池.

驚喜接連出現,天氣轉暖之後,水潭邊竟然出現了青草,而且不止一棵,環水尋找,足有十幾棵.

青草只圍繞水潭生長,說明在別處也有草籽,只是因為缺水而不曾發芽,想到此處,便汲水往四周噴灑,果不其然,亦有青草生出.

稍微大些,便分出哪些是雜草,哪些是樹木,其中以荊棘為多,灌木較少,能夠長大的樹木更少.

每日除了灑水照料,多數時間都在看著草木和水潭里的游魚發愣,實則也不是發愣,而是思考.

思考亦分兩種,一是胡思亂想,二是深思熟慮,此處的荒蕪和安靜令他少有雜念,更多的時候都是有目的的觀察,窺小見大,尋找規律.

世間萬物有三種形態,沙土和草木是肉眼可見之物,較為穩定,少有變化.

而人呼吸的空氣以及修行所得靈氣,皆不為肉眼所見,較為虛無,多有變化.

還有一種形態介乎二者之間,最常見的就是水.

世間萬物的三種形態,與三界有共通之理,較為恒定的天界就如同沙土草木,而陰間鬼魅則與多有變化的空氣很是相似,在這兩者之間的水就是人間,人間之水遇冷凝冰,上補天界,遇熱為氣,下澤陰間.

實則三界之中,最為重要的就是人間,但眼下三界之中,地位最低的卻是人間,天界陰間便是無有奴役剝奪之心,卻有喧賓奪主之實,沒有人間,他們什麼都不是.

佛家追求頓悟,實則真正的開悟,是不可能在瞬間完成的,如同抽絲剝繭,又似堆土成山,是個極為辛苦,非常漫長的過程.

沒有足夠的付出,就不可能有相應的回報,妄圖頓悟如同商賈謀利,追求以小博大,不勞而獲,殊不知此舉違背陰陽,不合天道,自誤誤人,自欺欺人.

雜草春天發芽,夏天生長,秋天結籽,冬天消亡,次年再生,越發繁茂.

那水潭里的魚兒也長大不少,不止有魚,還出現了小蝦.

到得第二年夏天,出現了昆蟲,秋冬時節,竟然來了一只鼴鼠,那只鼴鼠想必是長途跋涉至此,筋疲力盡,饑渴交加,來到之後大量飲水,肚皮撐的滾圓,躺在水潭邊動彈不得.

南風一直自水潭邊看著那鼴鼠,直待它緩過神來,自一株灌木下打洞安家方才放下心來,此後,每天都會來看它一看,與它說說話.

起初,鼴鼠聽到聲音還會驚慌逃走,待得熟了,便不跑了,也敢壯著膽子靠近,吃他捉來的蟲子.

樹木逐漸長大,引來了鳥兒,偶爾也會有野駱駝前來喝水,但它們不在這里久留,只是路過這里.

有了生機,也就有了寄托,每日除了推研天書,就是來上面走一走,與鼴鼠說說話,說話是需要浪費靈氣的,但南風卻不曾吝嗇那些許靈氣,原因也簡單,由于常年不曾開口,他幾乎都忘了怎麼說話.

獨處有獨處的弊端,獨處也有獨處的好處,此時他已經摸到天書脈絡,天書最大的神異之處在于化虛為實,化實為虛.世間萬物皆由氣息組成,萬物皆可化為氣息,氣息亦可化為萬物,若得大成,萬物皆可化為靈氣為己用,亦可以自身靈氣化生萬物.這一境界已經遠超大羅金仙的指點乾坤,並肩三清祖師的凝化宇宙,締造天地.

而今要做的就是尋找化虛為實,化實為虛的具體法門,吐納練氣,吸納外界靈氣為己用,轉而以自身靈氣反過來影響外物,只是下品.

香火可以轉變為包括靈氣在內的所有事物,但它也只是中品,而上品是直接將由氣組成的一切外物化為靈氣,為己所用.

將實物化為靈氣亦有三階,吸納天地靈氣為初階,難度較小,因為外界氣息原本就是氣態,改變的難度較小,與吐納練氣有些相似,但直接吸納的速度卻比吐納練氣要快的多.

除了游離在天地之間的現有靈氣,靈氣還大量存在于江河湖泊的水里,與氣態靈氣相比,水里儲納的靈氣更多,但改變其形態,吸納利用的難度也更大.

蘊含靈氣最多的是那些具有固定形態的實物,越是堅硬的實物,組成其形體的靈氣就越多,一塊頑石徹底化解之後所產生的靈氣,可能遠遠超出一處水潭所有清水化解靈氣的總量,可能比百里方圓所有氣態靈氣的儲量還要多.

但是,越是穩定的實物,化解為靈氣的難度就越大,若是天地之間所有事物由十成靈氣組成,山川實物就占了七成之多,有兩成化為了江河湖海,而以空氣形態存在的靈氣所占份額怕是連一成都不到.

而今他所處的階段只是初階,尚做不到化實為虛,仍自化虛為虛之間徘徊,雖然已經找到門徑,卻始終不曾登堂入室.

想要改變什麼,前提必須對其非常的了解,確切的說他此時仍然處在了解的階段,尚未進入改變的地步.

天氣越來越冷,水潭再度結冰,這已經是水潭第四次結冰了.

當年他來到黃沙嶺是個初冬,水潭形成不久就封凍了一次,而後每年結冰一次,屈指算來,他來這里已經整整三年了.

在這三年之中,沒有任何外界的消息,也沒有仙家天官來過,這里是一片淨土,也是一處監牢,身在此處,雖得清淨,卻無有自由.

希望總會在等待中慢慢變淡,有時他甚至會忍不住懷疑胖子和王叔等人是不是已經遇害了,若是胖子和王叔其中一個出現了意外,那就徹底完了,他在此處的等待就變的毫無意義,等到最後也是一場空,便是參透了天書,沒有了本體肉身,也就失去了還陽回歸的意義.

相較于胖子等人,諸葛嬋娟和元安甯自他腦海里出現的更多,而元安甯又比諸葛嬋娟出現的多,這倒不是孰輕孰重,而是諸葛嬋娟不會再有任何變故,但元安甯的變數很大,他留給元安甯的天書多,李朝宗等人可能會沖她下手,此其一.其二,元安甯失去了靈氣修為,只剩下暗器自保,很難保證自己的安全.其三,元安甯還有個弟弟,便是無心複國,時刻也會面臨著朝廷的追捕和緝拿,要知道龍云子當年拿了她,她的身份就已經暴露了.

之所以時常想起元安甯,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此前元安甯曾經陪他自孤島上渡過了一年多的歲月,那時他雖然瞎了,卻有元安甯陪著,若是沒有元安甯的照顧和開解,他怕是很難自那島上活下來.

而今的情形與當年孤島上的情形很是相似,只是沒了元安甯的陪伴,唯一陪他的只有那只鼴鼠,但人家也只是偶爾鑽出洞口,吃了他給的昆蟲也就回去了.

孤獨真的能逼瘋一個人,便是強行按捺保持心境平和,南風仍然察覺到自己情緒有失控的征兆,數次險些在煩躁之下將辛苦營造出的綠洲盡數毀去.

此處雖然很像監牢,卻並不是監牢,翌年秋天的一天夜里,上面傳來了駝鈴聲.

在黃沙嶺,駝鈴聲屬于異響,聽得鈴聲,南風心中一凜,急忙來到地面,舉目望去,只見東面不遠處出現了一支駝隊,駝隊由十幾只駱駝組成,其中三只駱駝上馱著人.

這一刻南風哭的心都有了,快四年了,終于有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