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大漠黃沙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早就料到黃沙嶺不會是什麼好地方,但是到得地頭兒,眼前的荒涼還是令南風好生吃驚,這地方除了沙子,什麼都沒有,沒有水源,沒有草木,自然也就不會有活物.

地面上什麼都沒有,地下總得有點什麼,來到地下,果然發現一處被黃沙掩埋了的城池,城池很小,損毀嚴重,目測當是秦漢時的建築.

在廢墟的西側有處土地廟,實物早就沒了,存在的是虛化的廟宇,說是廟宇簡直是抬舉它,比窩棚還小,身在其中,直不起腰,伸不開腿,只能坐著.

吃得了苦,享得了福,能享福絕不吃苦,這是南風的習慣,此處的環境雖然惡劣,卻是可以改善的.

土地雖小,卻也是有法力的,可以移動土石,最主要的是他不但帶有靈氣,還自長安承受了幾日的香火,擴建住處不過是舉手之勞.

隨手一揮,小廟擴漲三倍,雖然還是不大,至少能夠住人.

由于無有形體,是躺著還是坐著其實也沒什麼分別,即便如此,南風還是幻化出了石床,這也只是出于習慣,其實沒什麼用處.

歪身躺倒,一身輕松,這里的環境雖然惡劣,卻非常安靜,也不會有人來叨擾,這正是他所需要的.

住在這里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安全,這里沒人,沒人就不需要司職辦差,不干活兒就不會出錯,不出錯別人就沒機會也沒借口來設計陷害他.

此外,這片區域周圍全是一望無際的沙漠,也沒有其他土地司職管轄,神靈仙人也就沒有借口到這里來,這對他也是有利的,倘若有人過來刁難,他立刻就會出手反擊,殺了也是白殺,死了也是白死,因為一旦事情鬧大,對方沒有合理的借口解釋他們為什麼到這里來.

若是能睡得著,南風此時一定會好好的睡上一覺,但做了神仙之後,想睡也睡不著了,這一變化令他很不習慣.

不過轉念一想,不對,神仙應該只是不需要睡覺,實則還是能睡的,只是自己剛剛晉身地仙,還不得要領.

多番嘗試,屢次摸索,終于睡著了,不過神仙睡覺與凡人睡覺不太一樣,反倒更像動物的冬眠.睡覺之前必須自腦海里確定睡過去的具體時間,時辰一到,自己就能醒來.而醒來也沒有凡人睡醒之後的舒泰和輕松,說白了就是睡與不睡一個樣兒.

土地公不是鬼,便是身在地下,也知道外面的情況,實則外面也沒什麼情況,要說變化,也只是日出月升,晝夜更迭.

為免忘卻歲月,就必須設法計時,計時倒也簡單,凝變土石,化出小壇,每日往壇子里放入一枚砂礫.

第一日,南風忙著揣摩如何才能睡著.

第二日,回憶前事,實則具體的安排都已經交代給胖子了,貌似沒什麼疏漏.

第三日,香火斷了,此前他雖然離開了長安,香火卻一直不曾斷絕,仍然在彙聚累積,但此時香火突然停止累積,變化發生在辰巳之交,這個時辰通常是新任土地上任的時間,由此可見,香火並不受制于地域,而是受制于職位,長安百姓祭拜的是長安土地,而新官上任之後,那些香火就被那新上任的土地得了去.

第四日,南風開始嘗試推研天書,由于深知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便不曾逐字逐句的具體領會,而是將已知的八卷天書連貫默讀,以求前後通達,滾瓜爛熟.

都說熟能生巧,若能將天書熟記于心,推敲研習便能少些磕絆阻力,多些順暢便意.

由于少了第三卷天書,前後便不得徹底連貫,這種感覺非常不好,不得從頭到尾一蹴而就,每次走到中途都會受到阻礙,丟了感覺,壞了節奏,如芒在背,如鯁在喉,難得順暢爽利.

氣惱總是免不得,卻也不至于氣急敗壞,雖然少了第三卷,令天書不得齊全完整,但自己一人獨得八卷,這已經是莫大的造化了,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玖,沒有什麼事情是十全十美的,得以寬容之心對待瑕疵和缺陷,不能吹毛求疵,苛求完美.

沒了干擾,少了牽掛,甚至不需要飲食睡眠,這種狀態最適合靜心冥思,深謀遠慮,接連數日,南風都在熟記默念,只在心神疲憊之時出去透透氣,捏粒沙子投入小壇.

由于周圍沒有草木,便無法通過草木的榮枯來判斷天氣的變化,此時應該是初冬時分,外面刮的是北風,只是刮風,也不見下雪.

起初,南風很享受這種安靜,天書的推敲也略有進展,所謂進展,並不是具體所得,而是對天書的本質有了大致的認識,天書不是武功秘籍,並沒有記載具體的法術,天書更像是一種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無形規律.

半個月後,這種平靜被打破了,打破平靜的不是外來干擾,而是自身的心浮氣躁,便是如何努力,也靜不下心了.

這是一種心慌,煩悶,暴躁的感覺,起初南風還試圖強行壓制,後來情況越來越嚴重,完全不得靜心,察覺到危險,南風暫停了對天書的推敲,騰出精力,查找原因.

首先可以排除外力干擾.沒了肉身,自然不會是身體原因.推敲天書也只是梳理捋順,並沒有具體細化,自然不會有走火入魔一說,更何況天書不是武功秘籍,無論推研是否正確,也不會出現走火入魔的情況.

將可能的原因逐一排除之後,終于找到了病根,之所以心浮氣躁,是因為自己太過專注,令得陰陽失衡.

要知道人體陰陽並不單指肉身的氣血,還包含了元神的張弛,所謂元神張弛,實則就是思想的動靜.

有些人好動,有些人喜靜,但不管是好動之人還是喜靜之人,都不是完全單一的動或靜.

好動之人也會思考,只是想的很少,卻不表示他們只做不想.

而喜靜之人,也並非一味思考,也會有將心中所想付諸實施的時候.

他的問題就在于一味思考,精神有靜無動,元神有張無弛,說的直白一些就是太過專注,繃得太緊,不曾放松.

找到病根便嘗試緩解,但身在此處,能做的事情並不多,地面上除了沙子別無他物,想要找點事情做,只能著眼地下.

這處城池廢棄的並不突然,原本住在這里的人應該是搬到別處去了,也沒留下什麼物件,不過在四處游蕩的過程中,他倒是發現了一口被泥沙堵死的廢井.

閑來無事,便使用法力移走沙粒向下挖掘,很快自十幾丈處挖到了泉水.

但那水脈並不旺盛,泉水不得外溢,只能繼續向下挖掘,同一處位置,在不同深度可能有多處水脈,接連挖出幾處,水量都小,直至下挖五十多丈,終于挖到一處旺盛水脈.

泉水向上噴湧,很快溢出地表.

起初,湧出的泉水都滲進了周圍的沙地,待得周圍的沙子吃飽了水,泉水開始自低窪處彙聚,漸漸形成了水窪.

數日之後,水窪變成了一處三丈見方的小水潭,此後便不見擴延,水深三尺,很是清澈.

南風挖井只是為了分散心神,並不是出于需要,挖了也就是挖了,實則也無甚用處,待得心境回歸平和,便回去繼續推研天書.

很快,又有所得,此番明白的是天書之所以隱晦難懂,並不是因為其內容過于生澀,而是因為它太大,囊括的范圍太廣,覆蓋的東西太多,一條規律,若是只適用于某一件事情,能夠表現的非常具體.若是一條規律適用十件事情,其表述就無法過于精准,而一條規律若是適用于天下萬物,就勢必顯得空泛虛無.

推敲天書最大的難點不是逐字逐句的理解其字面意思,而是將天書內容與天地,乾坤,陰陽,是非,善惡,男女等互相矛盾且又彼此融合的諸多表象進行對照,找出隱藏在其中的諸多規律.

參悟天書實則就是參悟天道,只有明窺天道才有可能參透天書,一旦參透了天書,就可以找出並掌握隱藏的天道規律,擁有左右並改變乾坤陰陽的巨大能力.

所謂的很快,其實只是對南風而言,實則這些許心得足足花去了他一個多月的時間,不知不覺,他來到黃沙嶺已經兩個多月了.

在這兩個月里,他沒有見到一個人,沒有見過一個活物,甚至沒有說過一句話,極度的安靜令他產生了錯覺,仿佛這天地之間只剩下他一個人.

但理智告訴他,世上還有很多人,他們都活在外面的世界,只是他見不到而已,隨著時間的推移,孤獨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迫切的想要與人說話,不管是誰,也不管說什麼,哪怕只是閑聊幾句也好.

無比孤寂之際,竟然發現上面的水潭邊落下了一只鳥兒.

見到活物,南風好不歡喜,急忙現身出去,將其抓住.

那鳥兒是只普通的山雀兒,受驚之後唧唧鳴叫,聲音並不悅耳,但是在他聽來卻猶如仙音天籟,這些日子他聽的最多的就是呼嘯的風聲.

好不容易見到活物,南風便有心將它養起來,但是觀賞撫摸了良久,還是松開手,將那山雀給放了,這里沒有吃的,雀兒留在這里會被餓死的.

看著山雀振翅飛走,南風好不悲傷,此前他一直以為往後的這些年最大的難題是如何參透天書,現在看來,除了參悟天書還有一個難題,那就是如何自這無盡的孤獨中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