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叮囑安排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得廟外喊叫,南風大喜過望,"快松手,我朋友尋來了."

豬老二和老槐聞言急忙松開了他的胳膊,但還是不甚放心,跟著南風出了土地廟.

胖子原本正在廟外向里張望,豬老二和老槐出來之後,他隱約感覺到周圍出現了異類的氣息,便收回視線左右張望.

由于之前屢屢顯聖,土地廟此時香火鼎盛,雖然時辰尚早,偌大的小廟里已經擠滿了香客,南風現身出現也不曾引起眾人注意.

"你果真在這兒."胖子好生歡喜.

"這里人多眼雜,跟我來."南風拉著胖子往東去.

"大冷的天兒,你帶我去哪兒啊?"胖子問道.

"小廟里沒說話的地方,我住的地方你又去不得,"南風行走之時散出靈氣,自二人周圍祭起屏障,"長樂尋到你們了?"

"廢話,不然我怎麼知道你在這里."胖子說道.

"他現在何處?"南風追問.

"還在鳳鳴山,梁國好像發生了什麼挺大的變故,大哥急著趕回軍中,現在長樂在鳳鳴山守著你呢,對了,還有太清宗的幾個老道士也找過去了,你當初沒白幫他們的忙,他們聽說你證了地仙,又高興又內疚,都說是他們害了你."胖子說道.

南風聞言心中大慰,"侯景把那不著調的皇帝困在皇宮里了,大哥他們想必是前往救駕去了.八爺現在怎麼樣了?"

"還能怎麼樣,沮喪的很,不過還是聽你的話,跟著莫離去了."胖子說道.

南風歎了口氣,"正事兒辦的怎麼樣了?"

"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先聽哪一個?"胖子賣關子.

"好的."南風說道.

胖子夾錘腋下,騰出手擤了把鼻涕,"你一斷氣兒我們就往鳳鳴山去,到得地頭兒你還沒涼尸,也算你有造化,王叔那里恰好有一枚保存尸身的珠子,還有一具水精棺,這原本是王叔留給自己的,這老小子也真夠意思,知道我們要用,二話不說就讓了出來."

"壞消息是什麼?"南風追問.

"壞消息是他沒把握修好你的尸身,"胖子也知道自己說的不甚明白,又解釋道,"你之前吃過還陽丹,你的氣血經絡都是雙倍太玄,很難改回原來的狀態了."

"意料之中."南風緩緩點頭.

胖子環視左右,不見有人跟隨竊聽,方才壓低聲音,"眼下有兩個辦法,我說,你聽著,看看哪條路走得通,第一個,想辦法去陰間把你的壽數給改了,第二個,王叔給你醫治,想辦法把你的尸身修到原來的狀態.我覺得第一個辦法最好,但難度太大了,陰間咱哪能說去就去.第二個辦法倒是簡單些,毛病是耗時太長了,得好多年,而且王叔還沒有十成的把握."

聽罷胖子講說,南風眉頭微皺,想過之後出言說道,"第一條路走不通,我已經晉身地仙,雖然地位卑微,卻也是位列仙班,壽數不再由陰間決定,沒人能夠改動了."

"第二條路呢?"胖子累了,走到一棵大樹下放下雙錘,抄手蹲了下來.

南風自他旁邊蹲著,"沒得選,只能走第二條路."

胖子憂心搖頭,"就算王叔能醫好你,壽數不改,還是死路一條啊."

南風擺了擺手,"不是這樣算的,我當日是辰時飛升,實則最晚我可以撐到午時,按照借法乾坤時的狀態,還余下兩個時辰的陽壽,若是王叔能夠醫好我的肉身,這兩個時辰能夠折算為兩年的陽壽."

"唉,兩年好干啥呀."胖子歎了口氣.

"足夠了."南風正色說道,"我眼下無有肉身,無法練氣修行,卻並不影響我推研天書,待得天書研習有成,只要回歸肉身立刻就能彙集靈氣,不需兩年,怕是只給我一個對時,就沒人降的住我了."

言罷,不等胖子接話,微微仰頭,"就算他們,也降不住我."

聽得南風言語,胖子好生驚訝,"這麼厲害?"

南風緩緩點頭,"可惜天書不全,缺了一卷,若是讓我盡數得了……"

便是南風不曾把話說完,胖子也知道他想說什麼,若是得了完整的天書,怕是三清都攔他不住.

"王叔有沒有說具體時日?"南風問道.

"別說具體的了,連大概的都沒有,"胖子撇嘴搖頭,"我問他需要多久,這老小子來了句有生之年,他娘的,誰知道他能活多大歲數."

南風擺了擺手,"不要逼他,他在我身上壓了重寶,一定會竭盡全力."

"成,那我就放心了,"胖子站了起來,"北方太冷了,咱找地方喝酒去吧."

"不成,李朝宗現在是長安城隍,此地不宜久留,你得盡快離開."南風說道.

胖子愕然,"李朝宗當了城隍?你不是把他殺了嗎?"

"他背後有神仙撐腰,是死後封神,"南風壓低了聲音,"他們始終垂涎天書,自我這里得不到,就會去逼迫你們,日後不要再來長安,不然他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逼我有啥用,我又不知道天書."胖子抬頭看天,"怕是要下雪了."

"仔細聽著,我盡快說完,你盡早離開,"南風說道,他此時以靈氣布置屏障,以此隔絕耳目,若是換做在世時也不算什麼,但此時靈氣有出無進,便不舍得浪費使用.

"一,日後你們都不要再來長安,以免遭到暗算,此外,就算在別處你們也不安全,他們很可能會沖你們下手,務必打起精神,時刻提防."

"哦."胖子應著.

"二,若是被他們拿住,不要死撐,必要時可以交出天書以求活命,對我來說你們比天書更重要,丟了修為不礙事,便是少了腿腳都不要緊,只要能撐到我回歸肉身,咱們就能徹底翻盤."

"有這麼嚴重嗎,你什麼時候開始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胖子撇嘴.

"有,"南風正色點頭,"記住,一定不要逞勇斗狠,想盡一切辦法保全性命."

"行啊,你接著說吧."胖子答應.

"三,我留下肉身一事遲早都會泄露,他們很可能會猜到我想做什麼,你回去找王叔,讓他盡早離開鳳鳴山,尋一個只有你跟他知道的地方,專心修複我的肉身,他的行蹤不要告訴任何人,記住,是任何人."

"你放心吧,我知道輕重,這事兒我連大哥都不會說,我現在擔心的是王叔肯聽咱們的嗎?"胖子有顧慮.

"王叔是個聰明人,還喜歡豪賭,你告訴他,此事若成,我許他長生不死."南風說道,得失,得失,沒有人是真正不計得失的,如此巨大的犧牲,不與足夠大的回報,是沒有人會去做的.

"這牛逼吹的,你自己都死了,還許人家長生不死."胖子不是侯書林豬老二,他說話可不管南風是不是樂意聽.

"我沒死."南風瞪眼.

"你死了."胖子笑.

"我沒工夫與你說笑,四,暗中保護諸葛嬋娟,她的朱雀元神不曾寂滅,有朝一日或許還能找回來."南風又道.

"就算找回來,諸葛也變成小娃子了,難不成你還想老牛吃嫩草?"胖子又笑.

"若是還是那棵草,我真吃."南風也笑,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得有原因和動力,救回諸葛嬋娟是他還陽的兩大動力之一.

待胖子笑過之後,南風又道,"這個,要是有能力,你要是不忙……"

南風之所以欲言又止是因為知道胖子跟元安甯關系不是很好,胖子一直與諸葛投緣,委托他照顧元安甯,一定會遭到胖子數落.

二人光著屁股長大的,早有默契,一見南風支支吾吾,胖子就猜到他心中所想,"你他娘的有沒有良心哪,人家為你把命都搭上了,你還惦記著那麻杆兒."

胖子喊元安甯麻杆兒無疑也是受諸葛嬋娟影響,聽得胖子言語,南風無奈歎氣,"我都沒跟她道別,前日她來長安尋我了,我也沒現身見她."

"你到底喜歡誰呀?"胖子瞅他.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兩個我都喜歡,若是換做元安甯是諸葛嬋娟,她也會舍身救我."南風說道.

"你這都什麼毛病,吃著碗里的,看著……"胖子話說一半,當是想起自己沒臉批評南風,急忙岔開了話題,"行啊行啊,我也幫你盯著,我也甭干別的了,幫你看著倆老婆就夠我忙的了,對了,她要是嫁人了咋整?"

南風沒有接話,他臨走都沒有與元安甯道別,此舉會令元安甯很是寒心,元安甯便是移心他人,也不能怪她.

"等你回來,怕是麻杆兒也人老珠黃了,你這是嫩草老草一塊啃哪,"胖子長途奔波,好生乏累,"還有啥要說的嗎?"

南風想了想,說道,"五,他們自我這里得不到天書,便不會允許我繼續留在長安,我估計用不了多久我就會被調往別處,你也不要尋我,倘若王叔修複了我的肉身,你便于夜半子時焚香祭拜于我,接連三天,我就知道你們已經准備妥當,屆時我就會設法回返肉身."

"你能直接附身回去?不用去陰間再投胎嗎?"胖子問道.

"目前還不清楚,容我慢慢思慮."南風說道.

"還有沒有六?"胖子撇嘴.

南風搖了搖頭,"目前我只想到這些,逐一計數是怕你有所遺忘."

"不著急,你慢慢想."胖子說道.

南風想了想,又道,"事情辦完不要亂跑了,好好陪著家人,對了,老二是男是女?"

"這回是個小子,"胖子隨口說道,"我這一時半會兒是閑不著了,還得去趟東海,你說把王叔送東海成不成,那片兒我熟."

"你自己斟酌,"南風說道,"好了,我以靈氣布起屏障才敢與你這般說話,屏障大損靈氣,我即刻收了屏障,送你出去."

胖子聞言拎錘站起,喊了老白出來,南風在旁護送,一路東行,直至送出長安地界.

"行了,你回去吧."胖子回頭.

"今日一別,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南風不無傷感.

胖子聞言眉頭大皺,"酸的掉牙,我走了,你也多保重,可千萬別讓我們白忙一場."

南風點了點頭.

胖子也不磨蹭,騎著老白,凌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