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明辨是非
g,更新快,無彈窗,!

"您是仙家,去那汙穢之地怕是……"

"嘖."南風一聲咂舌令豬老二將後半句生生咽了回去,上前兩步,自他手中拿過那疊文卷,低著頭,跟他往妓院去.

待二人去到怡春院,天已經黑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娼妓已經開始沿街攬客,霪聲浪語,不堪入目.

"大人,這怡春院可是官府開設,您若是查封了她們,怕是有越俎代庖,逾界越權之嫌."豬老二做著最後的努力.

"誰說我要查封她們?"南風隨口說道.

豬老二還想說話,南風已經拾階進門了.

怡春院隸屬朝廷,里面都是官娼,官娼的來源通常是獲罪連坐的女眷,由于出身大門大戶,大戶人家的女兒多有才情,容貌上佳,嫖客自然也多.

但令豬老二沒想到的是南風進了妓院並沒有懲戒嫖客,也不曾懲罰娼妓,而是穿過中堂,往後院柴房去了.

柴房里關了個女子,年紀不大,不過十五六歲,披頭散發,腳上套著一條鎖鏈,被拴在房柱上.

這年輕女子明顯挨過打,臉上帶傷,衣衫不整,血跡斑斑.

房中除了這女子,還有兩個人,一個是充當打手的龜奴,還有一個是老鴇子.

打手無疑是打人唱黑臉的,老鴇子是裝好人唱白臉的,軟硬兼施,目的自然是讓這年輕女子接客.

南風徑自進門,去了那女子的鎖鏈,架著她往前院去.

事出詭異,老鴇子嚇的殺豬一般的尖叫,那龜奴雖是一副凶狠嘴臉,卻不是真的凶狠,膽子很小,只當見鬼,也不敢來攔.

到得中堂,南風也不現身,而是將那年輕女子架在半空,待得鎮住眾人,出言說道,"我乃本方土地,這女子良善貞烈,甯死不屈,神靈有感,特予赦放."

南風言罷,豬老二高呼神威浩蕩,由于嗓門大,喊的也突然,將原本愣在當場的眾人嚇跑大半.

南風將那女子放下,隔空抓過幾個錢袋塞到她手里,"拿了盤纏,早些走吧."

那女子驚魂未定,撲倒在地,連連磕頭,道謝不止.

"走吧,走吧,我還得往別處去."南風催促.

那女子反應過來,抱了錢袋,跌撞出門.

眼見女子要走,便有不長眼的打手想要嘗試阻攔,豬老二可算找到表現的機會了,二話不說上前就是一棒,直接打的那人頭破血流,如此,再也沒人敢攔了.

南風邁步出門,"朝廷若是追查下來,讓他們去城東土地廟找我."

出得妓院,豬老二快步跟上,"大人,咱就這樣走了?"

"你還想留下住一夜?"南風笑問.

"那些嫖客娼妓,您不責罰?"豬老二好生疑惑.

南風搖了搖頭,"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隨他們去吧."

"您看看,"豬老二遞上了那頁文卷,"妓院多有逼良為娼惡行,理應訓誡一番."

南風抬手將那文卷撥開,"哪有逼良為娼這一說兒,貞烈女子再怎麼逼迫,也不可能去做娼妓,只能被逼死.能被逼為娼妓的,骨子里就不是什麼貞烈女子."

豬老二愣了片刻方才反應過來,快走幾步跟上南風,"那些娼妓也有過失,花言巧語,坑騙錢財,令得不少嫖客家破人亡,可以趁機訓誡一番,也能積些功德."

"家破人亡與娼妓有什麼關系?人家靠這個吃飯的呀,不哄不騙豈不餓死?這事兒錯在那些嫖客,他們不來,妓女還能硬捆了他們不成,"南風隨口說道,"天作孽尤可為,自作孽不可活,他們既然管不住自己,一心尋死,那就讓他們死好了,別拉著他們."

南風言罷,豬老二又愣住了,南風的見解和做法與當下風氣和通行的處事規矩大相徑庭,猛一聽感覺離經叛道,但細思量卻是睿智非常.

"大人,再去哪兒?"豬老二已經發現南風不是在胡作非為了.

"去醉花樓."南風說道.

"那也是妓院哪."豬老二咧嘴,神仙都是忌諱這種汙濁場所的,也不知道南風是怎麼想的,跟妓院杠上了.

不過很快它就知道南風是怎麼想的了,多年之前,南風和一位朋友曾遭到官兵追捕,躲在了醉花樓,後來醉花樓的主人識破了二人的身份,趁機勒索他們.

去到醉花樓,南風現身出來,只沖那醉花樓的主人說了一句話,"還記得我不?"

當下屬得有眼力勁兒,南風自己不說,豬老二就得幫他說,"這是我家大人,本為凡間三院高功大德真人,現已得道飛升,任長安土地."

這花樓的主人是個老江湖,很識時務,見勢不好,立刻認慫.

只在醉花樓停留了半柱香,二人就離開了,南風隨意悠閑,豬老二則提心吊膽,"大人,這兩百兩黃金如何處置?"

南風大手一揮,"這是他賠我的,算不得索賄,再說我也不用花銷,充公吧,給下面的兄弟發餉."

豬老二滿臉是笑,連聲應著,這樣的官兒,哪個下屬會不喜歡.

"下一件是什麼事兒?"南風隨口問道.

豬老二低頭看了一眼,"惡狗傷人."

"狗就應該咬人,不咬人的那叫豬,不管這個,換下一個."南風擺了擺手.

"豬其實也是咬人的."豬老二訕笑,"在長安西城,有不孝子忤逆父母."

南風一歪頭,豬老二急忙識趣的將那張文卷遞了過去,南風接過看了看,"有點意思,走,過去看看."

"大人,您在這里稍等片刻,我回去召集兄弟,組成陣勢,添您威風."豬老二討好.

"挺好,挺好,快去."南風竟然同意了.

妖怪來去都快,不多時,豬老二回來了,還帶回了一隊衙役,十來個,穿的都是皂衣官服,拿的都是齊眉大棍.

眾人剛想走,老槐也尋來了.

"新娘子沒尋死覓活吧?"南風笑問.

"起初是哭,後來是罵,既然罵,那便不會尋死了."老槐說道.

"那潑婦罵誰呀?"南風皺眉.

"她倒是不敢罵您,只是罵那黃狗,罵到氣處便喚人過來,想要打殺那條黃狗,見她這般,我只能現身出來,誆她,只說黃狗今日死,她就明日亡,她這才作罷."老槐說道.

"差事辦的挺好,走."南風邁步先行.

這是個大戶人家的宅院,兩進四出,可是不小.

一行人穿牆入院,豬老二帶頭兒,高呼威武.

聽得動靜,便有下人提了燈籠出來察看,只看到滿院子的官兵,卻不曾注意這些官兵的皂衣與人間衙役的官服不太一樣.

豬老二一聲吆喝,家中主人和下人全出來了,很大一家子,主仆共有三十幾口.

有豬老二在,就不需南風自己表明身份了,只需等到眾人穩住心神,便開始問話.

"張云初,你為何忤逆父母?"南風明知故問,實則緣由在文卷上都有記錄.

張云初是這家的公子,十六七歲的年紀,長的白白淨淨,很是斯文,雖然心中驚恐,在聽得南風問話之後,還是壯著膽子回答,其實事情也很簡單,父母給他定了門親事,女方與他們門當戶對,出身富貴,但這小子不願從命,只因自己在外面有個相好的姑娘,那姑娘出身寒門,他倒是與那姑娘情投意合,但二老不願意.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是當下的風氣,按理說張云初應該守規矩,但這家伙不聽話,執意要自己做主,父母不讓他娶那姑娘,他也不娶父母與他定下的那個富家小姐.

張云初說完,南風點了點頭,"有情有義,甚好,我已經與你查過了,那女子品性良善,這樣吧,本官與你做主,擇良辰吉日,把你喜歡的那個姑娘娶了."

南風言罷,眾人面面相覷,連張云初本人也大感意外,他本以為自己南風是來問責降罪的,未曾想南風竟然為他說話.

"大人,您是土地,不是月老."豬老二低聲提醒.

"什麼是不是的,這片兒我說了算."南風不以為然.

這戶人家貌似是女人說了算,當爹的沒開腔,當娘的上前說話了,"神靈容稟."

南風轉頭看那肥胖婦人,"你不用稟了,事情的經過我都知道了,為了不讓你兒子娶那貧寒女子,你們百般阻撓,甚至不惜以死相逼……"

那婦人打斷了南風的話頭,"神靈錯怪我們了,身為父母,哪能害自己的子女,"說到此處,急切的看向那少年,"云初,我們所做的這些可都是為了你好啊."

"行啦,一句為你好,不知害苦了天下多少愚孝子女."南風沖那少年說道,"你做的很好,所謂孝順,並不一定凡事都要順著父母,要知道父母也有不對的時候,不管對錯一律遵行那不是孝,是蠢!"

眼見南風這般說,那婦人急了,"神靈所言,我們難得苟同……"

"我還用你苟同?"南風面色一沉,"你不是喜歡以死相逼嗎,來人,給她根繩子."

豬老二會些變化之法,變出一段繩索,扔到了那婦人面前.

見此情形,那婦人愣住了,起初她還以為南風是來幫助他們的,未曾想南風竟然離經叛道,完全違背聖人教誨,幫助自己的兒子違逆自己.

"娘,萬萬不可."少年嚇壞了,急求南風,"土地公公,使不得呀."

"他娘的,你才是公公呢."南風沖豬老二使了個眼色,後者會意,轉而授意衙役,將那哭喊求情的少年拖到一旁.

南風又看向那婦人,"這事兒我管定了,你死不死?想死趕緊的,保證沒人拉你."

威脅得分對象的,以死相逼對自己的兒子可能有用,對南風可毫無用處,那婦人自然也知道這一點,也早就發現南風是個說得出做得到的狠角色,哪里還敢真的尋死覓活.

"好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了,"南風落槌定音,"張云初,我給你保媒,三天之內把那姑娘娶了吧."

神仙旨意,誰敢違背,無人接話,盡皆默認.

南風放緩語氣,沖那少年說道,"常言道,天下無不是之父母,為人父母絕不會坑害自己的子女,但他們終究不是聖人,受閱曆見識所限,做出的決定不一定就是對的,對的,你就聽著,說的不對,就別違心聽從,不然會記恨在心,天長日久,便會離心離德.不過有一點你得記住,不管二老說的對與不對,為人子女都不能心生憤恨,也不能出言無狀."

"仙人教誨,學生定會銘記于心."少年是個讀書人,讀書人都喜歡自稱學生.

南風又看向那對夫妻,"可以建議提醒,卻不要將自己的意願強加給子女,那不是關心愛護,那是自私專橫,要知道他們是你們的兒女,不是你們的奴仆."

二人自是不敢犟嘴,但其表情卻說明是敢怒不敢言.

見二人這般,南風也懶得解釋開導,直接瞪眼,"聽到沒有?"

見南風語氣不善,二人連聲稱是.

"三日之內將那姑娘娶了,不然斷了你們張家香火."南風言罷,也不多待,轉身就走.

豬老二和老槐見狀,急忙帶領衙役快步跟隨.

出得大門,豬老二快步跟上南風,"大人斷案雷厲風行,明察秋毫,真是大快人心."

老槐也跟了上來,"豈止大快人心,簡直是剝皮見骨,深入顯出,猶如醍醐灌頂,豁然開朗,耳目一新."

"行啦,少拍馬屁,看看還有什麼事兒?"南風隨口問道.

"背信棄義,欠債不還."老槐遞來一張文卷.

南風接過看閱,剛想說話,忽然發現北面不遠處有夜行人正在攀爬牆頭,若是爬別處的牆頭也就罷了,偏偏此人爬的那處牆頭是他熟悉的一處宅院.

心中存疑,定睛細看,待得看清此人身形,心中一凜,周身巨震,反手將那文卷還給老槐,"你們先回去,我出去一趟."

"大人要往何處去?"老槐問道.

"見個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