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鳳凰涅槃
g,更新快,無彈窗,!

諸葛嬋娟聞言,這才想起之前封了南風的穴道,連點數指,解了他被封的穴道,"好了,來."

"怎麼來?"南風大窘.

"你想怎麼來就怎麼來?"諸葛嬋娟拋了個媚眼過來.

"咦~"南風齜牙撇嘴,打了個冷戰.

"給你點溫柔你還討厭上了,"諸葛嬋娟瞅了南風一眼,"快點兒,再等天真的要亮了."

有些事情還真不是說來就能來的,其實也不是不能說來就來,也能,就是不太好意思,下不了手.

眼見南風扭捏尷尬,諸葛嬋娟反客為主,捏碎那離火靈珠,上前兩步,歪頭就親.

雖然事先早有心理准備,但事到臨頭南風還是有些慌亂,實則也不全是慌亂,更多的還是緊張和激動,他雖然出身市井見多識廣,卻從未以身試法,說白了就是沒吃過豬肉,光看豬跑了.

原本聽過不少緋聞旖事,也知道該如何進退,但事到臨頭全忘光了,連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

諸葛嬋娟倒是放得開,雙手也不閑著,也不知怎地,三下五除二就脫下了他的長袍.

察覺到袍子掉了,南風好生緊張,歪頭看門,"有人進來咋辦?"

諸葛嬋娟也不答話,扳過他的腦袋,又黏了上來,此番褪的是自己的衣裳.

借著諸葛嬋娟聳肩卸那百兜花袍的空當兒,南風又說道,"把火滅了,太亮了."

"哪來那麼多廢話?"諸葛嬋娟褪下外袍,自去中衣,趁南風愕然瞠目,蹲身伸手,拽下了他的襯褲.

南風下意識的捂住了要害,捂住之後自知不該捂,又急忙拿開了手.

手一拿開,諸葛嬋娟又趁機扯下一件,這可是最後一件了.

低頭一看,全面失守,急忙又捂,"別著急,容我回回神."

諸葛嬋娟橫了他一眼,縮手回去,自去其余,不多時,坦誠相見.

南風心如撞鹿,目不轉睛.

"看清楚,這才是女人."諸葛嬋娟直身站立,倨傲歪頭.

"你不說我還以為是男人."南風撇嘴.

站立片刻,見南風只是看,卻不動手,諸葛嬋娟急了,鋪開那面大包袱,伸手拉過南風,探臂摟住,歪身壓倒.

"別動,別動,哎哎哎,不行,別動."南風急切叫嚷.

南風喊罷,諸葛嬋娟真的不敢動了,歪身坐起,扯過自己的百兜花袍,自其中取了一只瓷瓶出來,倒出一枚細小藥丸,湊到南風面前.

"什麼鬼東西."南風皺眉.

"你想什麼呢,這是無味天香的解藥."諸葛嬋娟橫了南風一眼,修行中人氣定神穩,收發由心,但南風靈氣被禁,心浮氣躁,激動亢奮,似他這般,若不恢複修為,怕是不曾上路就摔死在家門口了.

聽諸葛嬋娟這般說,南風尷尬一笑,拿過了藥丸吃了.

諸葛嬋娟趁機整理鋪墊,准備妥當,看向南風,"能不能拿出點爺們氣概,怎麼搞的是我非禮你一樣?"

諸葛嬋娟歧黃之術玄妙非常,解藥入口生效,丹田靈氣重獲自由,自行經絡,往複循環.

右手揮出,一道能夠阻擋他人,隔絕耳目的靈氣屏障,瞬時將破廟盡數籠罩.

沒了後顧之憂,便大膽了許多,不但敢下手,還敢下口了.

"好了,好了,快來."新娘子催促.

"……"

"你怎麼這麼笨呢."

"你會你來呀."

"我來."

"……"

"哎喲~"

"嘶~"

"是不是爺們,叫什麼?"

"疼啊."

"我也疼,我怎麼不叫."

"你還是叫吧."

"哎呀,疼死我啦,哈哈哈哈哈."

"瘋了你呀,嚎什麼喪."

"我故意的,我就是要讓人家知道,我諸葛嬋娟把你給睡了,哈哈哈."

"你個瘋婆子,快給我滾下來."

"別亂動,乖乖的,姐姐給你蜜糖吃."

"呀,你也別動,疼啊."

"誒,誒,誒……"

"哎呦,滾開."

"你干嘛,快回來."

"你這大石壓死蟹一般,誰受得了,你老實躺著,換我來."

"好,看見沒,睜大眼睛看清楚."

"我也沒懷疑過你呀."

"來來來."

"……"

"……"

"還要多久?"

"我想多久就多久."

"嗯."

"不成了就告訴我一聲."

"嗯."

"……"

"……"

"南風,中意姐姐不?"

"咱倆還指不定誰大呢."

"我就問你中意我不?"

"你能等事後再問嗎?"

"我現在就想知道."

"你現在問,我若是說中意,你會不會認為我被沖昏了頭腦."

"不會."

"中意啊."

"再說一聲."

"我中意你."

"抱緊我."

"你身上怎麼這麼燙?"

諸葛嬋娟面色赤紅,並不答話.

南風察覺異常,定睛細看,只見諸葛嬋娟靈竅之上的朱雀元神正在鼓動火翼,疾速膨脹.

"記住此時,記住此刻,"諸葛嬋娟沖南風嫣然微笑,笑的柔情,笑的悲切,"不要忘記我."

見此情形,南風心中一凜,"你說過你不會丟了性命."

諸葛嬋娟並不答話,雙臂擁攬,緊抱南風,與此同時,朱雀元神化虛為實,反附其身,一團熊熊烈火驟然升起.

突如其來的赤紅火焰足有兩抱大小,無比炙熱,南風身在朱雀的環抱之中,烈火加身,灼膚燼骨,焚燎肺腑,痛苦非常.

勉力睜眼,透過眼前的一片赤紅,看到的不再是那熟悉的面孔,而是一只氣勢威嚴,金睛赤羽的朱雀凰鳥,那朱雀緊裹雙翅,將其攬在胸前,與此同時引頸昂首,唳鳴無聲.

那朱雀發出的火焰乃是有形之物,炙熱高溫將殿內一干事物盡數引燃,由于溫度極高,只見赤紅火焰,不見滾滾濃煙.

南風有心說話,但一張嘴,一股炙熱火氣奪喉侵入,五內肺腑,盡遭焚炙.

便是烈火焚身,劇痛錐心,南風仍然強打精神,令自己不至昏厥,此時他最擔心的不是這烈火會不會灼傷自己的皮肉筋骨,而是這熊熊烈火會對諸葛嬋娟造成何種影響.

自古便有鳳凰涅槃之說,相傳鳳凰可以浴火重生,但浴火重生之後的鳳凰,還是之前的那只鳳凰嗎?

半柱香不過,火勢開始減弱.

火勢一弱,南風得以定睛辨察,只見那巨大的朱雀正在緩緩縮小,此時已經不足三尺大小,這已經小于諸葛嬋娟的形體.

見此情形,南風心神巨震,諸葛嬋娟不在了.

悲切尚未自心頭蔓延而出,便被眼前奇異的景象沖淡了,在那正在急劇縮小的火焰之中出現了一個人形事物,那人形事物不過嬰孩大小,隨著火焰的減弱,看的越發真切,竟然真的是一個不大的嬰孩.

由朱雀元神催發的火焰一弱再弱,到得笸籮大小,化作一道紅光,沖破屏障,往南方天際急閃而逝.

元神閃逝,沖毀了屏障,晨風吹來,那嬰孩開始低聲啼哭.

嬰孩的啼哭將南風自巨大的驚愕之中拉了回來,快步上前,將其抱起,環顧左右,卻發現破廟已在先前炙熱火焰的焚灼之下化為一片焦土,哪里還有蔽體之物.

好在先前扔在廟後的那件血衣不在屏障之內,閃身過去,穿戴起來,撕下布片,裹那嬰孩.

八爺發現異常,早就來到近處,屏障既破,方才得以靠近,"咕咕,咕咕."

南風沖八爺抬了抬手,示意它莫要焦躁.

尚未自震驚之下穩住心神,卻有異像突然出現,天上隱約傳來奏樂之聲,一股從未聞嗅過的奇異花香從天而降.

待得定下心神,轉念一想,恍然大悟,先前諸葛嬋娟催動朱雀元神,誘發九天離火,已經將其體內濁氣盡數焚去,靈氣徹底精純,已被上天感知,故此前來宣旨接迎.

下界道人依據修為高低,依次可證地仙,天仙,金仙,大羅金仙,不同品階有不同接迎規制,此時天上已經出現了一團白色云彩,云彩之上站著一位老年天官,其後是天庭樂師五人,散花天女五人,此為天仙接迎規制.

南風看過天上仙家,再看懷中娃娃啼哭的嬰孩,百感交集,不知悲喜.

就在那以天官為首的儀仗距破廟不過百丈遠近時,天上突然出現白云一朵,踩踏白云的是一個年輕的天官,急急來到,攔住了那老天官等人,亦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隨後那老天官一行調轉云頭,高升不見.

來的突然,走的蹊蹺,就在南風暗自疑惑之際,胖子等人自東方疾掠而至.

胖子先到,急顧廢墟,"這是咋回事兒?遭賊了呀?"

南風聞言看了胖子一眼,沒有答話.

"諸葛呢?"胖子問道.

南風仍然不曾答話,只是低頭看了看懷中的嬰孩.

胖子這才發現南風抱著個嬰孩,快步上前,"哪兒來的小娃娃?"

南風不知如何與胖子解釋,只是一言不發.

呂平川帶著莫離後至,落地之後,呂平川抬手指天,"那神仙一行,不是來接迎你的?"

南風搖了搖頭.

"分明是沖著破廟來的,我們都聽到樂聲了,怎麼又回去了?"胖子好生疑惑.

莫離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六哥,發生了什麼事?"

南風沒有回答莫離的問話,而是看向胖子,"脫下衣服,裹了她."

胖子聞言急忙脫下袍子,將那嬰孩包了,"你倆倒快,一宿不到,孩子都生了,諸葛呢?"

"回去了."南風抬手南指,與其說這個嬰孩是諸葛嬋娟,倒不如說那道化光而去的朱雀元神是她.

胖子沒聽懂,追問,"到底出了啥事兒?"

南風此時不願講話,卻耐不住胖子的追問,只能三言兩語,說個大概.至于二人行禮周公一事則省略不談,此事涉及兒女私情,若是外泄,定會有卑劣之人趁機大做文章,誹謗詆毀.

聽罷南風講說,三人好生驚訝,胖子高聲埋怨,"這麼大的事兒,你為啥不早說,瞞得我們好苦."

"你讓我們午時過來,可是讓我們與你收尸?"呂平川也好生不滿.

"大哥,三哥,你們別怪六哥了,快想辦法救六嫂啊."莫離插話.

"都成奶娃子了,咋救啊?"胖子將那嬰孩塞給南風,"這是你的老婆,你抱著吧."

"等她長大之後,能不能將那飛走的朱雀再捉回來?"莫離問道.

"小孩子別插嘴,你以為那是麻雀呀,還捉回來,去哪兒捉呀?"胖子說道.

相較于諸葛嬋娟,呂平川更關心南風,"既然濁氣已經焚盡,本應飛升才對,為何那些仙家中途折返?"

南風不曾說話,胖子接過話頭,"還沒成仙呢,天上的神仙都被他給得罪光了,人家不給他小鞋穿才怪."

"辰時眨眼就到,這可如何是好?"呂平川好生焦急.

"死了也好."南風說道,他是在諸葛嬋娟起誓不會因此喪命才與之圓房的,諸葛嬋娟的確沒有騙他,但這跟死了貌似也沒什麼分別.對于這樣的結果,諸葛嬋娟應該是知道的,不然之前不會有柳如煙接她回離火宮,照顧她周全一說.

"都火燒眉毛了,別說這些沒用的,快想個招兒."胖子好不焦急.

"你們不用驚慌,我濁氣盡去,理應飛升,天仙不授與我,地仙總會給的."南風木然說道,

"地仙好干啥啊,當土地公啊?"胖子咧嘴.

"看他們這般作法,怕是土地公都不會讓我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