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氣數使然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聞言陡然皺眉,低頭看向那孩童.

唯恐幼子惹的南風動怒,宇文泰便示意那婦人過來抱走他,但那婦人剛剛邁步,南風就抬手阻止了她,轉而蹲下身問那孩童,"你還記得甚麼?"

"我只記得你們好像在救助我,旁的便記不清了."那孩童說道,言罷,唯恐南風不信,急忙補充,"對了,你和那個大姐姐穿的好像都是黑色的衣裳."

南風點了點頭,這孩童所說的情況與當年他和元安甯自太陽山遇到受傷的五爪金龍時的情形很是相似,不過當日他穿的是藍裳,黑暗之中與黑色很是相似,此事發生在三年前,倘若這孩童真是五爪金龍應世,那時應該三四歲的光景.

孩童出生之初,陰陽初融,靈竅大開,本能感官較大人要敏銳許多,經常看到大人看不到的東西,隨著年齡的增長,陰陽雙分,靈竅逐漸封閉,到得六七歲,便徹底封閉,只得以肉眼看這世界.

事發時這孩童三四歲,靈竅尚未封閉,與那金龍的感應尚未斷絕,金龍所見,他亦能有所感知.

孩童不知南風所想,只道他不相信自己,急切的想要說出更多,奈何只能想起這些,無奈之下只能連番說自己不曾撒謊,又道南風是好人,求他放過自己的父親.

這孩童並不是異類,以天眼觀察,其頭頂亦不見異類元神,但要確定此人是不是五爪金龍也不困難,因為他有辨察龍氣的九字真言.

口唇啟合,低誦真言,真言念罷,孩童頭頂陡現五爪金龍氣象,這金龍氣象不似異類元神那般清晰,只是一團龍形氣色,色呈金黃,較那沖日青龍的青中帶黃更顯肅穆高貴,但仔細辨察,不難發現這金黃龍氣之中有少許黑氣摻雜,正是少許黑氣的存在,令得那金黃龍氣略失純正.

宇文泰並不知道南風在做什麼,見南風眉頭大皺,神情嚴肅,便擔心他會改變主意,傷其幼子,心中焦急,便屢屢示意那婦人過去抱走孩童.

那婦人壯著膽子走近,伸手牽引,奈何那孩童並不隨她去,只是哭著為父親乞命.

南風直身站起,沖那婦人擺了擺手,"你且去,我與他們父子有話要說."

那婦人聞聲轉頭,看向宇文泰,宇文泰點了點頭,後者退走.

南風轉身走到那黃姓武人近前,抬手將其擊暈,轉身回來,拉著那孩童的手走到宇文泰近前.

宇文泰雖然不明就里,卻知道南風只是將那武人打暈,這便說明南風的態度發生了對他們有利的轉變.

南風正視宇文泰,卻並未說話,他在想與宇文泰說些什麼,若是告知宇文泰這孩童乃金龍臨凡,怕是會助長其不臣之心.這孩童既是宇文泰血脈,就表明元安甯姐弟複國無望,有心請他們手下留情,莫傷元安甯姐弟性命,又擔心此舉會泄露元安甯姐弟身份.

沉吟良久,南風終于開口,"凡事不要做的太絕,與別人活路就是與自己活路."

聽南風這般說,宇文泰知道自己的性命保住了,但他並未敷衍應承,而是出言追問,"請英雄明示."

"善待百姓子民,善待帝王皇親,善待忠臣孝子,善待孤寡婦孺."南風沉聲說道,除了元安甯姐弟,他還要顧及楚懷柔等人.

"英雄所言,我父子定會謹記心頭."宇文泰正色答應.

南風深深歎氣,收劍歸鞘,轉身邁步.

"英雄請留步."宇文泰自後面說話.

南風聞聲止步,卻並未回頭.

"犬子年幼,尚無師長,敢請英雄屈尊西席,耳提面命,朝夕教導."宇文泰說道.

南風搖了搖頭,"為君之道,教化.為王之道,威武.教化與威武並施,方齊君王之道."

"大哥哥,你說的話我都記住了."那孩童在後面說話.

聽得孩童言語,南風轉過身來,微笑發問,"你叫甚麼名字?"

"我叫宇文邕."那孩童答道.

南風點了點頭,延出靈氣解了那黃姓武人的穴道,轉身邁步,行走之時抬手撤去靈氣屏障,"我還有些事情要做,今日你們不要外出,亦不要見客."

宇文泰應著,牽了宇文邕自後面跟送.

待二人出得大門,南風已經不見了蹤影.

土遁施的熟練,如同瞬移閃現,便是自多有行人的路上前行,行人亦不覺異常,李尚欽亦是朝廷重臣,府邸甚大,不難尋找.

到得李府附近,南風並未急于動手,而是自李府西面的街道買了幾個包子,自無人處獨坐進食,一日不死,飯總是要吃的.

人之將死,身體會出現諸多變化,食之無味就是其中之一,包子是細面為皮,葵肉做餡,應該很是鮮香,但此番吃到嘴里卻如同嚼蠟.

要說不悲,那是虛假,便是男人,亦有軟弱之處,悲傷之時,但自憐自歎要不得,因為負重行遠乃男兒本分.悲傷哭泣更不可取,會削弱剛強堅韌,等同婦人.

便是味同嚼蠟,那幾個包子也都吃了,不吃餓的慌,進食之時也一直在思慮,不過想的卻不是如何去拿李尚欽,而是放過宇文泰父子會有何後果.

大眼睛麾下黃奇善曾經授意高平生去擊殺五爪金龍,放過五爪金龍,等同與大眼睛為難,此前斬殺玉清眾人,開罪了天上六成以上神仙,誅殺太清叛逆,亦傷及太清根基,怕是連太清仙家也一並得罪了,破開由玉清太清眾人聯手布下的屏障,救出了沖日青龍陳霸先,亦得罪了西王母.

胖子先前有句話說的好,這些年他沒干別的,光去得罪人了,仔細想來,還真是這樣,此番若是死了,下到陰曹地府,怕是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了.

與其落入他人之手,為砧上魚肉,受人羞辱,倒不如在大限將至之時施展萬劫不複,給自己一個痛快.

哭不能,笑總可以,笑的苦澀,笑的放肆,笑的歇斯底里,笑的路人側目.

笑夠了,起來往李府去,此前往丞相府封鎖消息,是擔心李尚欽聽到風聲躲避藏匿,此番便沒有了顧忌,光明正大的前往,直接自大門殺進去.

此舉也有另外一個目的,那就是將事情鬧大,被眾人得知,除了讓李朝宗知道,還得讓長樂聽到風聲,長樂先前曾經說過會在長安滯留一段時間,眼下應該還在這里,這是通知長樂前來與他會合的最佳方式.

當官有當官的好處,當官也有當官的毛病,那就是有廟兒的和尚,不能隨隨便便就撇下偌大家業跑了,便是知道先前乾陽門發生了什麼事情,李尚欽也沒法兒跑,這麼大的官兒不能說扔就扔了.

李尚欽若是知道只需躲上三日就萬事大吉,他一定會躲上幾日,可惜的是他不知道,于是就心存僥幸,留在府邸.

李朝宗若是知道他的借法乾坤出了偏差,雙倍太玄保持了下來,也一定不會留在李府守株待兔,可惜的是他不知道.

眼見南風殺了進來,李尚欽在李朝宗的陪伴之下自正堂走了出來,雙方見面,並不氣憤謾罵,都在笑.

"呵呵呵呵,老夫等你許久啦."李朝宗掩飾不住自己的得意.

"哈哈哈哈,想吃王八,就來了個四條腿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