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三日陽壽
g,更新快,無彈窗,!

當日燕飛雪所贈的上清法術是寫在兩張黃紙上的,兩張黃紙寫下了三十六種法術,受篇幅所限,不可能對每一種法術詳加論述,只是記載了施展的方法及弊端,以借法乾坤為例,只是告誡此法威力逆天,會折壽十二年,至于施法之後的具體反應則並無記載.

南風此時是有苦自知,先前施展借法乾坤,體內的靈氣瞬間暴漲,丹田氣海里的靈氣增容雙倍,經絡承載靈氣的能力也升至雙倍,而今法術時限結束,丹田回收,經絡斂縮,大量靈氣無處安身,自體內胡沖亂撞,肺腑五髒立遭重創,大量鮮血隨著失控的靈氣狂泄而出,先是口鼻噴吐,隨即諸竅之中皆有鮮血溢出.

天成子離南風較近,見此情形,急忙起身攙扶,驚呼追問,"這是怎地?"

南風有心答話,未曾想剛一張嘴,鮮血便搶先噴出.

而今大殿眾人已經盡皆離座,就在天啟子閃身來到,試圖為南風號脈之際,突然自人群之中沖出兩人,同時出掌,疾攻天啟子.

天啟子猝不及防,被二人擊中後背右肩,吐血倒飛,撞上東牆.

"天璀子,你們做甚?"天成子既怒且驚.

二人聞聲並不答話,再度出掌,攻向天成子.

此時天德子等人已經反應過來,斜沖靠近,試圖援救.

但天德子等人剛一動手,立刻有數人橫沖而出,攔住了他們.

天成子雖然有所防范,但吃虧在以一敵二,雖然出掌反擊,卻仍然被那兩個道人協力重創,身形不穩,踉蹌後退,撞倒座椅一片.

"天璀子,天璽子,你們要造反哪?"天鳴子驚訝呼喊.

天鳴子話音剛落,天罡子閃身而出,飛起一腳將其踢飛,與此同時陰聲說道,"守住大門."

天罡子言罷,立刻有數人搶到門旁,關閉殿門,封住去路.

"狂徒殘害本宗前輩,詆毀太清清譽,罪不可赦,"有一花甲老道怒視左右,"天德天啟等人助紂為虐,同罪論處."

"天斐子,你身為上玄殿主事……"

天德子尚未說完,那天斐老道就向其沖殺過去,與此同時高聲下令,"一並殺了,清理門戶."

禍事初起,南風就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反了,真反了,先前他顧念同門情義,有心想要穩定局面,便不曾追究玄清玄淨黨羽的罪責,奈何人無殺虎意,虎有害人心,己方的寬容大度並沒有換來對手的感恩悔過,天斐子天罡子等人一直在拖延時間,尋找機會,而今終于讓他們等到了機會.

太清宗玄清玄淨之下,還有八人是洞淵修為,而這八人多是玄清一黨,己方只有天德天啟是紫氣洞淵,而今天啟子已遭偷襲,身負重傷,四十幾位紫氣真人,己方不足十人.

道人作法是需要時間的,眼下誰也沒有機會作法,皆以靈氣武功相搏.

對手早有預謀,而己方毫無准備,劇變突生,己方眾人只能圍在南風周圍,勉力抵禦來自四面的重圍強攻.

對手人數是己方的三倍,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爭斗,若是不加阻止,片刻過後天德子等人就會盡數斃命.

見此情形,南風好不焦急,屢次嘗試起身動手,奈何體內靈氣正在狂瀉沖突,不但無法參與爭斗,連站立起身都不能夠.

就在此時,位于南風左側的天疏子在數人圍攻之下連中兩掌,向右歪倒,又有一人上前補招,吐氣出掌,震碎了天疏子的天靈.

不久之前天疏子還曾勸導過他,眼見天疏子死在當場,南風怒火攻心,情急之下雙手各出二指,同時封住了頸前氣舍和頸後風池,將正在狂瀉上湧的靈氣生生阻住.

靈氣不得上湧宣泄,再度反沖經絡丹田,生死關頭,南風也顧不了那麼許多,抓出瓷瓶,將里面的兩枚還陽丹盡數服下.

靈氣不得泄走,便仍是雙倍修為,長劍出鞘,沖入戰團,也不說話,電閃騰挪,接連砍殺.

天罡子等人一直在隱忍等待,本以為南風七竅流血,已經手無縛雞之力,未曾想他竟然能夠在這片刻之間穩住傷勢,再度殺來,而且凌厲出招,神勇不失.見他這般,無不亡魂大冒,遍體生寒,哪里還敢與他正面抗拒,紛紛退後,想要逃走.

南風有感,閃至門前,接連三刀,將那幾個試圖開門逃走的對手砍殺,轉而沖天德子等人喊道,"守住大門."

天德子等人聞言立刻沖向殿門,南風再度沖出,殺向對手.

眼見不得逃脫,天斐天罡等人開始做困獸之斗,集結同伙,亡命反撲.

虎入羊群和虎入狼群還是有區別的,因為狼有反擊之力,但南風將借法乾坤所得的雙倍修為強行封在體內,靈氣剛猛,摧枯拉朽.速度迅捷,電閃風馳,天斐子等人的反擊對其構不成威脅,每出一招必有一人喪命,長劍在大力持握之下一直保持長刀形狀,砍頭斷骨,斬腰碎身.

由于封住了神府七竅,便無法感知體內的靈氣運行情況,也無法確定肺腑傷勢如何.

由于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到什麼時候,南風便不敢有絲毫松懈,力求快速,一刻不停,不多時,除了守在門口窗邊的天德子等人,整個太清大殿就只剩下南風和天鳴子.

眼見南風看他,天鳴子嚇的肝膽俱裂,"此事我毫不知情,事發之後我一直跟你在一起."

見天鳴子這般說,南風便垂下了長刀,在天斐等人動手之時,天鳴子的確不曾參與.

環視左右,不見對手,南風抬起左手,自解穴道.

穴道一解,靈氣立刻上湧,但上湧的靈氣並不似先前那般猛烈霸道,只是經大椎上百會,由百會下人中,重歸丹田.

察覺有異,便凝神細窺.

天啟子受傷頗重,但他關心南風,眼見南風眉頭大皺,強忍傷痛,關切問詢,"可曾傷得經絡?"

南風緩緩搖頭.

"傷及肺腑?"天啟子追問.

南風再度搖頭.

見他這般,天啟子越發緊張,因為包括他在內的眾人都是練氣高手,自然知道南風先前是將雙倍靈氣強行封在了體內,這種做法必然會對自身造成嚴重損傷.

天啟子等人此時更多的是緊張,而南風此時更多的卻是疑惑,經過凝神內窺,竟然發現受傷的經絡和肺腑正在快速自愈,而先前散亂不堪的靈氣正在有條不紊的回歸丹田.

就在他懷疑此等異像,是否得益于先前服下的兩枚還陽丹時,卻驚訝的發現體內的靈氣穩定在了雙倍狀態,呼吸和心跳亦是如此.

難道是因禍得福?

但這個念頭只在其心中一閃而過,取而代之的是忐忑和憂慮,還陽丹雖然神異,卻不可能將雙倍太玄保持下來.此外,倘若還陽丹真的在機緣巧合之下將雙倍太玄維持下來,呼吸和心跳便不應該是雙倍.

呼吸和心跳既是雙倍,就表明此時仍然處于借法乾坤狀態.

正在暗自忐忑,一瞥之下發現天德子等人正在面面相覷,眾人奇怪的眼神說明他們察覺到了什麼,此時正在通過眼神互相確認.

"可有感覺不適?"天啟子皺眉問道.

"出了什麼事?"南風反問.

天啟子面色凝重,沉聲說道,"食指塞住雙耳,可能聽得嗡嗡之聲?"

南風聞言面色大變,天啟子此時所說的是太清宗常用的確定將死之人有無救治可能的方法,若是以雙手食指塞住雙耳,聽不到嗡嗡之聲,就說明此人命不久矣.

便是心中忐忑,南風仍然放下長劍,如言施為,片刻過後垂下雙手.

"如何?"天啟子急切問道.

南風沒有答話.

南風沒有答話,實則已經是回答了.

"你先前服下的是什麼?"天德子問道.

"還陽丹."南風木然答道.

天啟子等人聞言無不倒吸了一口涼氣,生死關頭,南風將借法乾坤所得靈氣封在了體內,又服下了還陽丹穩定肺腑傷勢,此舉雖然令他得以再度出手扭轉敗局,卻也造成了極為嚴重的後果,那就是起效迅速的還陽丹將其靈氣和呼吸固定在了借法乾坤的狀態.

此舉所導致的直接後果就是此後南風會一直處于借法乾坤狀態,始終擁有雙倍太玄修為,但同時也會一直付出施展借法乾坤的代價,每過一個對時就會折損陽壽十二年.

"你們發現了什麼?"南風強定心神,看向天啟子.

天啟子聞言低頭不語,猶豫良久方才沉聲說道,"你臉上出現了死氣."

南風點了點頭,實則他已經猜到眾人看到了什麼,人的壽命若是即將終了,臉上會有死氣出現,死氣是無法通過銅鏡被自己看到的,但眾人都看到了,自然不會出錯.

"你莫要著急,容我們設法救治."天德子雖在安慰南風,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語氣不致發抖.

南風沒有答話.

"不要慌,先告知我們你的生辰八字."天啟子急切說道.

南風仍然沒有答話,便是如何沉穩,一時之間也無法坦然接受即將壽終的事實.

"說啊."天啟子高聲催促.

南風聞言歪頭看向天啟子,他自然知道天啟子是想設法為他延長壽命,太清宗好像有這樣一種法術.

見南風不說話,天啟子就以為他顧忌天鳴子,剛想讓天鳴子出去,天德子說話了,"師弟,南風曾說過自己是個孤兒."

"這可如何是好?"天啟子急火攻心,連咳吐血.

見他吐血,天德子急忙抓起手腕,送出靈氣,為其疏通淤堵.

"可是有人暗中作祟?"有人猜測.

便是此人沒有明說,眾人也知道他的言外之意,所謂暗中作祟,是指天界仙家暗中加害,這一猜測雖然不是毫無來由,卻也完全沒有可能,一來神仙不敢肆意加害凡人,二來決定是南風做的,沒有人逼迫他這麼做.

最終還是南風先穩住心神,歪頭看向一名老道,"天相真人,你精通相面之術,自我面相上看,我原本應該有陽壽幾何?"

"道不問壽,這相面之術並不適用于道人."老道搖頭.

"告訴我."南風加重了語氣.

天相老道聞言看向天德天啟,待得二人點頭,方才甩下袖管,自袖管之中握著南風的手,捏出了一個數字.

待天相老道抽手回去,南風沖其點了點頭,"多謝."

天相老道掐捏的是七十,而今二十,剩五十,先前施展借法乾坤折去十二,余三十八.

一個對時折損十二年,如此算來,僅剩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