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韙天意
g,更新快,無彈窗,!

九天伏魔大陣是什麼陣法南風不知道,他也無需知道,因為此時的局面完全由他掌控,他不會給對方布陣的機會.

龍云子話音剛落,南風便神授白虎撲躍沖出,白虎攻擊的目標並不是龍云子,而是玉清宗那幾個太玄高手.

龍云子他得留著,留到最後,得讓龍云子親眼看看自己的錯誤決定造成了何其嚴重的後果,得讓龍云子知道做事不留余地會有何種下場.

龍云子拿住元安甯,不但廢了她的修為還毀了她的容貌,又限定了兩個時辰的時間來逼他自元安甯和王思政以及元安甯胞弟之間進行選擇,所有的這些,都是為了戲弄和羞辱他,用心險惡,其心可誅.

他之所以施展借法乾坤,也是被龍云子生生逼出來的,正所謂天作孽尤可為,自作孽不可活,龍云子既然自尋死路,那就給他死路.

白虎沖入玉清人群,本想站位布陣的玉清道人哪里還顧得布陣,皆以自保為先,待得穩住陣腳方才開始反攻,他們皆是道門中人,自然知道似這種召請現身的神獸不畏刀兵,只能設法將凝聚白虎形體的靈氣打散.

人多不一定勢眾,得看對手是誰,白虎移動迅速,跳躍敏捷,任何試圖近身攻擊的道人都可能有來無回.

混亂之中有人作法,請得雷神臨凡.原本晴空萬里,突然烏云罩頂,圍觀百姓大呼神奇,待得雷部神將現身發聲,紛紛作揖打拱,更有甚者,雙膝跪地,頂禮膜拜.

"雷部熊震奉詔來到,桃云院士有何差遣?"雷神甕聲問詢.

"神將速速降下天雷,將那肆虐妖獸擊殺."有人應聲.

"這白虎乃星宿化身,奉神霄敕令凝聚現身,既是替天行道,天雷豈能傷它?"熊震沉聲拒絕.

那召請雷神的道人聞言氣怒非常,手指正在四處沖撲的白虎高聲說道,"這妖物正在追殺我等,這也叫替天行道?"

熊震不答.

不管什麼事情沖在前面都是有風險的,如此一來,桃云子引起了南風的注意,神授白虎,前去追他.

桃云子不過居山修為,哪里敢與白虎正面抗衡,情急之下只能狼狽躲閃,與此同時高聲叫罵,罵熊震袖手旁觀,見死不救,身為上界官差,竟然不主持公道.

"是非始于恩怨,終將歸于承負."熊震言罷,騰云走了.

眼見白虎就要追上桃云子,場中再起疾風,一前一後,兩股疾風過後,兩只渾身赤焰的猛虎現身場中,這兩只老虎與尋常老虎大小相仿,神異之處是渾身上下皆有火焰附著,此物也是星宿神獸,乃東宿主神青龍麾下的火屬神獸尾火虎.

這兩只尾火虎自然是玉清道人召請,玉清宗除了掌教及掌教弟子,其他道人便是晉身太玄,也不得授箓一品主事,不得授箓一品,便無法召請四宿主神,此番召了這尾火虎出來,無疑是想憑借五行相克之理來壓制南風所召西金白虎.

兩只尾火虎現身之後連咆哮示威都省了,徑直沖向正在追趕桃云子的白虎,前後堵截,戰到一處.

其他道人眼見此法可行,紛紛仿效,召出火屬星宿,三豬一蛇,四猴兩虎,將白虎團團圍住.

在此期間南風一直在冷眼觀戰不曾動手,到得此時方才開口說話,"留在場中的,就是視我為敵."

他的這番話是沖煙霄煙平等人說的,煙霄子等人先前曾經留他在玉清宗,但在他開罪了龍云子之後,卻並沒有全力庇護,而是讓他離開了玉清宗,要說情分,那是沒有多少的,不過怎麼說也算是熟人,理應網開一面,與他們一條活路.

但他說完,煙霄子等人卻並未離場,事情到得今天這般田地,已經勢同水火,怒火已經將先前本就不多的情分燒的一干二淨.

見此情形,南風挑眉冷笑.

元安甯看的真切,知道他殺機再起,急切勸阻,"不要遷怒無辜."

"旁觀的才是無辜,想殺我的,不是."南風隨口說道.

南風言罷,龍云子厲聲喊道,"得志小人,玉清宗與你勢不兩立."

南風歪頭看向龍云子,龍云子此時一副氣憤填膺的神情,一副大義凜然的嘴臉,"貧道今日便是拼了一死,也要為天下萬民除了你這卑鄙無恥的小人."

南風聞言苦笑搖頭,陣營不同,立場不同,互相敵視也在情理之中,但他實在搞不懂龍云子的底氣從何而來,分明是龍云子心胸狹窄,挾私報複,不留余地,怎麼此番反倒將罪過全部推到了他的頭上.

就在此時,龍云子再度高呼,"與我護法,我要開啟生死之門,與這狂徒玉石俱焚."

那一干玉清道人聽得龍云子言語,紛紛悲聲阻止.

南風也不知道這生死之門是甚麼法術,看眾人神情,應該是一種只有晉身太玄的掌教才能施展的霸道法術,龍云子雖然是掌教,卻不曾晉身太玄,施展這種法術很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此時所召白虎已經在諸多火屬星宿的圍攻之下變的黯淡虛幻,用不了片刻就會氣散消失.

南風歪頭所見,再度畫符一道,召了南宿主神火鳥朱雀,火羽朱雀既現,熱浪滔天,朝陽無光.

召請星宿主神大耗靈氣,連番召請白虎朱雀,體內靈氣立去四成,南風不再遲疑,神授朱雀敵住那一干火屬禽獸,自持長劍,再入戰團.

當包括龍云子在內的所有人都認為南風銳氣已失的情況下,南風的舉動令他們明白自己錯了.

當所有人都認為南風不可能繼續痛下殺手的情況下,南風的舉動令他們明白自己錯了.

手持神兵,大開殺戒.

玉清宗最擅長的是練氣飛升,而上清法術最側重攻擊克敵,又得雙倍太玄,懸念全無.

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受到他人的道德綁架,委屈自己去遷就和迎合他人,因為擔心遭到別人的非議,而去做那些自己並不想做的事情,亦或者是不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一個不重虛名,不在乎別人看法的人是很可怕的,一個時刻保持清醒,對是非對錯有著公正判斷,不會受到他人誤導的人更可怕.

南風雖然憤怒,卻不曾失去清醒,一言不發,快速出招,該殺的出刀,可以不殺的出掌毀去修為,不該殺的封穴.

片刻過後,除了修為被廢的煙霄子等六人,以及被封了穴道躺在尸堆里的凌云子,活著的只剩下龍云子一人.

龍云子懵了,徹底懵了,玉清宗竟然真的被南風給毀了,八十多個紫氣真人,玉清宗的所有精銳,就這麼沒了.

仇必須得報,但可殺不可虐,南風閃身上前,收劍出掌,連封龍云子三處大穴,轉而緩緩抬手,"你想要的結果我給你了."

"你永遠得不到那部天書."龍云子面露猙獰.

南風挑眉看了龍云子一眼,氣送左臂,平靜出掌……

.

.

盟主紂柒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