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借法乾坤
g,更新快,無彈窗,!

察覺到經絡湧入靈氣,八爺知道南風有急事要辦,不需南風催促,便奮力鼓翼,破風疾飛.

為八爺輸送靈氣的同時,南風仰望星辰判斷時間,此時是寅時三刻,辰時三刻之前必須趕到長安,如若不然,龍云子一定會殺掉元安甯.

此前他剛從颍川過來,知道趕回颍川需要多長時間,秋天多刮北風,來時是逆風,此番南下是順風,半個時辰之內一定能趕回颍川.

自颍川趕往長安就是逆風了,那時便不能再依仗八爺了,需要借助土遁,土遁是看到哪兒就能移動到哪兒,速度比八爺飛的還快,但最大的弊端是耗費靈氣太多,但眼下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能在辰時三刻之前趕去長安就已經是萬幸了.

便是心急如焚,也不能亂了方寸,有些事情需要在趕到長安之前搞清楚,不能糊里糊塗的跑過去送死.

元安甯不曾如約前往城南破廟,他就已經猜到元安甯遇到了麻煩,但他卻沒想到元安甯會被人拿住,要知道二人剛剛自海外回返,知道二人行蹤的人並不多,此外,元安甯已經晉身居山,又有火器暗器助力,尋常人等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這也是元安甯沒有趕去破廟,而他沒有立刻尋找的主要原因,不過退一步說,就算他立刻著手尋找,也已經晚了,那時候元安甯已經被龍云子給拿住帶走了.

正所謂百密一疏,人的思維再縝密,也總有疏漏的時候,就像龍云子不知道他會土遁,也不知道他能夠以自身靈氣為八爺加速一樣,他也沒想到在王思政的身邊會有玉清道人,這屬于意外,沒有誰能夠前瞻預防.

颍川的那兩個玉清道人不足為慮,他有把握趕在龍云子所發信鳥飛到颍川之前趕過去,搶先將那兩個沒有防備的玉清道人殺掉.

眼下最令他忐忑的是趕到長安之後會遭遇什麼,龍云子留下那封書信時,可能還不知道他已經晉身太玄,但此時龍云子應該早就知道了,因為在此之前他曾在李朝宗的別院顯露過靈氣修為,龍云子不可能不聽到風聲,換言之,龍云子已經知道他現在是太玄修為.

既然知道他是太玄修為,就一定會做出相應的准備,龍云子帶著元安甯,速度自然會受到影響,但是就算走的再慢,三天也足夠他回返長安了,在余下的這七八天里,龍云子有足夠的時間針對他的太玄修為進行周密的准備.

人活于世,若是不想忍氣吞聲,委曲求全,就一定會得罪人,同樣是得罪人,得罪的程度也不一樣,龍云子此番拿了元安甯,還要在長安將元安甯殺掉,這是將他往死里得罪,壓根兒就沒有留下半分日後和解的余地.

龍云子之所以這麼干,既是因為之前受到了他的羞辱,也是因為龍云子有把握讓他有去無回,說白了就是不給他日後尋仇的機會.

長安的城門多帶陽字,皇宮南門為正陽門,長安南門為乾陽門,龍云子選了那里殺害元安甯,無疑是為了讓萬眾所見,以此揚名立威.

選了在乾陽門殺害元安甯,也間接說明龍云子就沒給自己留後路,在眾目睽睽之下,龍云子敗不起,一旦落敗就會身敗名裂,在這種情況下,龍云子便是落于劣勢,也會以命相搏,不死不休.

歸總思緒,得出結果:此去長安不但會身陷重圍,還會有一場不死不休的血戰,敵我雙方必須分出生死.

對局勢有了清醒判斷,也就知道該怎麼打了,殺,只能殺,除了殺,沒有任何其他辦法,不但要殺了龍云子,還要殺掉龍云子請來的那些幫手,動手之時絕不能有絲毫憐憫和遲疑,不然死的就是自己.

八爺早已成年,飛的本就迅速,得了南風靈氣助力,又得了順風,飛的越發快速,風馳電掣,彷如疾風過境.

一旦趕到颍川,接下來就需要使用土遁行進,屆時就無法分神思慮了,該想的只能在這段路上想好,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去到之後拿什麼跟人家打.

龜甲天書指望不上,他手里有六片龜甲天書卻一直不曾推敲演練,之所以不練,原因有三,一是龜甲天書不夠完整,便是著手推敲,也是驢不像驢,馬不像馬的四不像,要練就得找齊九片龜甲,屆時方能連貫全文,事半功倍.

第二個原因是龜甲天書不是三字經,那是萬法本宗,深奧玄妙,便是滿足于推敲出個四不像,在三年兩年之內也根本無望完成,與其這樣,還不如有點抻頭,湊齊了之後再練,直接搞個大的,抻頭這東西真不是每個人都有,大部分人都是小蛤蟆憋不住三兩尿兒.

最後一個原因是哪怕不借助天書,憑借上清宗的那些鎮宗絕學,也足以應付眼前的麻煩.

此番前往長安,只能寄希望于上清絕學.

想及此處,南風便自腦海里將上清宗的那些霸道法術逐一想過,縝密斟酌逐一排除之後,最終找到了應對之法.

此時八爺已經飛到了颍川地界,南風收回思緒,指點方位,到得大將軍府上空再度仰頭看天,此時仍是寅時,還未到卯時.

南風伸手下點,示意八爺降落,轉而輕身躍出,俯沖先行.

為求一擊必殺,便不曾落于院內,而是直接穿破屋頂,落于西廂,閃身出劍,將那兩個驚惶起身的玉清道人斬殺于床榻之上.

破門而出,來到正屋門前,吐氣發力震斷門栓,推門而入.

王思政聽到磚瓦破碎的聲響,匆忙起身,一雙軍靴不曾穿好,南風已經進門,"將軍莫慌,是我."

"哦?"王思政愕然應聲.

房中沒亮燈燭,南風也沒去點燈,而是急切說道,"我已經知道了元安甯的下落,她被西魏護國真人龍云子拿了,辰時三刻便要問斬于乾陽門前,而今朝廷已經知道將軍在庇護她們姐弟,也知道將軍不是真心效忠,西廂的那兩個道人一直在監視你,朝廷已經下令他們二人加害你們,不出意外的話,信鳥很快就會來到."

王思政是帶兵將領,遇事不慌,便是南風說的急切快速,他仍然聽的真切,想的明白,"少俠能在辰時三刻之前趕回長安?"

"可以,將軍隨我來."南風轉身向門外走去.

此時門外負責保護的軍士已經彙聚來到,正在急切召喚詢問,王思政出來,沖門外眾人交代幾聲,讓他們無需慌張.

南風指著落在屋簷上的八爺沖王思政低聲說道,"這夜梟名為八爺,是我的坐騎,我暫時將它留在這里,若是再遇危急,可負載兩人脫困."

王思政重重點頭,沖南風抱拳致謝.

南風沖八爺做了個手勢,示意它聽從王思政的調遣,八爺先前飛脫了力,此時精神很是萎靡,勉力咕咕了兩聲,權當應著.

"將軍保重,我得走了."南風提氣升空,到得空中想起一事,"它飛的勞累,別忘了與它些食水."

"少俠放心."王思政應聲.

南風也不猶豫,凌空出城,到得城外斂氣落地,定睛選好現身落腳之處,掐捏指訣,遁身前往.

土遁看到哪里便能移到那里,但事先必須選好現身地點,而且需要腳踏實地才能施展,由于山中多有阻礙,現身之處不好選擇,有時視野開闊,可一次移動百里,多數時候都是三里五里,還不如凌空飛渡來的快速.

此時東方天際隱約放亮,已過卯時.

好在不久之後尋到路徑,速度得以加快,到得官道更加快速,一次土遁便能移出數十里.

不惜靈氣,片刻不休,終于趕在辰時之前到得和林鎮.

到得和林鎮,南風暗暗松了口氣,離辰時三刻還有一炷長香的時間,勉強夠了.

之前一直在拼命趕路,不曾內窺靈氣耗損情況,凝神感知,眉頭大皺,土遁果然大耗靈氣,浩瀚如海的太玄靈氣此時已經損耗大半.

除了耗損靈氣,土遁還有個很大的弊端,那就是自地下行進,出入之時免不得沾染泥土,所穿衣物亦多有刮扯破損,當真是衣衫襤褸,灰頭土臉.

不趕到地頭兒,便不敢松懈,深深呼吸之後,再捏指訣,繼續土遁北上.

辰時二刻,南風終于趕到長安附近,自幾十里外便發現長安的乾陽門前人山人海,心中急切,也顧不得遠眺,選准位置,再施土遁.

前方人頭攢動,已經無法自地上選定現身之處,擔心元安甯安危,亦不敢有片刻猶豫,現身之後立刻踏地凌空.

到得高處,看清了場中的情形,乾陽門外已經搭起了一處行刑法台,法台上立有一根木柱,木柱兩側是兩個五大三粗的劊子手,木柱上捆綁著一個身穿黑衣的女子,披頭散發,不見臉孔,不過觀其身形,當是元安甯無疑.

法台四周五十丈內,盤坐著大量玉清道人,這些玉清道人穿的都是常服,當有七八十人,觀其氣色,以淡紫居山居多,約有六十多人,紫氣洞淵十余人,深紫太玄七人.

不消問,玉清宗的所有紫氣高手都在此處.

南風的突然出現令圍觀百姓發出了齊聲驚呼,那法台上的女子聞聲抬頭,南風趁機看清了她的樣貌,確是元安甯無疑.

看清元安甯樣貌的同時,南風目眦欲裂,元安甯的額頭和左右臉頰皆有嚴重損傷,這種損傷他並不陌生,對于重犯,朝廷多會施以墨刑,所謂墨刑,就是自臉上刺字,元安甯額頭的黑字是刺上去的,而兩頰的損傷則是烙鐵之後以青墨塗抹所致.

"什麼人?"近處圍堵百姓的兵卒高聲喝問.

南風不曾理會他們,而是沖元安甯沉聲問道,"怎樣?"

元安甯強忍激動,顫聲回應,"還好."

就在此時,站立在法台之前的龍云子提氣發聲,"時辰已到,斬."

"等等."南風挑眉制止,轉而歪頭看向龍云子,"你現在自刎謝罪,能保玉清一脈香火不滅."

龍云子微笑搖頭,再度抬手,"斬."

龍云子話音剛落,南風便伸出雙臂,雙手捏訣,高聲吟唱.

玉清宗不乏見識廣博之人,見此情形,亡魂大冒,"這是上清宗的借法乾坤,快攔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