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行蹤下落
g,更新快,無彈窗,!

想找王思政就簡單多了,一路打聽,終于在天黑之前尋到了王思政所在的將軍府.

颍川地界原本屬于東魏侯景,剛被王思政占領不久,可能出于安全考慮,將軍府守衛森嚴,周圍有大量兵卒守衛,尋常人等別說進門,就是想進入將軍府方圓三里之內都不能夠.

南風也沒有嘗試報名求見,不但麻煩,還容易泄露行蹤,用不了多久天就黑了,天黑之後直接潛入.

附近街道有酒肆,南風就自那里吃飯等候,與此同時暗自思量進入將軍府之後如何行事.

元安甯應該不會向王思政提起兒女私情,所以王思政很可能並不知道二人之間的關系,貿然潛入,詢問情況,王思政在不確定他身份的情況下,怕是不會告訴他元安甯的下落.

這個問題比較棘手,王思政是個忠臣,元安甯的身份也非常特殊,想斬草除根殺她的人也很多,王思政絕不會輕易將元安甯的行蹤泄露給來曆不明的人.

想來想去,始終想不出有什麼辦法能夠證明他與元安甯之間的關系,想證明自己的身份倒是能,但是想證明二人之間的關系就難了.

半個時辰之後,夜幕降臨,南風仍然沒有想出切實可行的辦法,但已經來了,無論如何也得見見王思政,因為眼下只有王思政才有可能知道元安甯的行蹤.

瞅准機會,提氣凌空,借著夜色的掩護,落于將軍府東院屋脊.

剛剛落下,就聽得內院傳來了高聲喝問,"誰?"

話音剛落,自內院西廂沖出一個中年道人,出門之後立刻翻身上房,環顧四周.

由于情勢不明,南風便不曾現身,而是側身低伏,隱藏身形.

環視左右不見異常,那中年道人又自西廂屋頂掠向南風所在的東院屋脊,聽得破風聲,南風再度躲閃,單手攀附屋瓦,垂在了北簷之下.

"師兄,出了什麼事?"內院傳來了說話聲.

"我先前隱約聽到了踩踏瓦片的聲音."那中年道人答話.

此人言罷,內院再度傳來了輕身上房的聲音,為免被此人發現,南風便曲身蕩入飛簷之下,撐著檁木,藏身其中.

上面的兩個道人尋無所獲,自屋頂逗留片刻,也就下去了.

由于只是倉促一瞥,南風便沒看清這二人的長相,只能根據其所穿道袍的樣式確定此人是玉清道人,此外,這兩人也都是居山修為.

西魏占領颍川的時間並不長,按理說這里不應該出現玉清道人.

這兩個玉清道人出現在這里有兩種可能,一是西魏朝廷為了保證王思政的安全,派了他們來保護王思政.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們軟禁了王思政,也可能連元安甯也一並軟禁了,以他們為誘餌,引他前來.

不過仔細想來,後一種可能不是很大,王思政是西魏大將,玉清宗不可能隨隨便便就軟禁他.再者,就算玉清宗發現了元安甯的行蹤,也不會在此設伏,因為玉清宗不能確定他短時間內會不會前來尋找.

再者,倘若他們想在此設伏,至少也會派出太玄高手,不然就算他來了,玉清宗也拿他不住.

還是第一種可能性大,兩個玉清道人出現在這里,很可能是應朝廷指派,前來保護王思政.

就在此時,內院正屋的房門被人拉開了,自里面走出兩個將軍模樣的人,二人出門之後反手將房門關上,離開時看到那兩個站在院子里的道人,還客氣的與他們打招呼.

由于位于視線死角,南風就不曾看到正屋里的景象,不過根據這兩個將軍對那兩個道人的態度來看,他先前猜的是正確的,這兩個道人的確是玉清宗派來保護王思政的.

有這兩個玉清道人在,就不能輕舉妄動,這二人是來保護王思政的,自然不能殺了他們.若是被這二人發現他出現在這里,就會令玉清疑心他與王思政的關系,這對王思政是很不利的,對元安甯姐弟更不利.

而王思政又不認識他,一旦他現身,極有可能當他是刺客,若是高聲呼喊,這兩個玉清道人會立刻破門救援.

看周圍如臨大敵的架勢,王思政也不太可能獨自前往偏僻的地方,想要找個機會與王思政獨處難度很大.

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可行的辦法,只能耐心等待,尋找機會.

二更時分,西院出來兩個丫鬟,手里拎著食盒,不問可知是來給王思政送宵夜的.

其中一個丫鬟拎著食盒敲開了西廂房門,房門一開,南風看清了西廂的情景,里面只有兩個道人,玉清宗有八十多個紫氣高手,他並不是每一個都認得,這兩個他就不認識.

另外一個丫鬟帶著食盒來到正屋門前,敲門進入.

由于是自東院側向觀察,便看不到正屋里的情景,只能看到西側門旁懸掛了一件將軍穿戴的甲胄.

半柱香之後,正屋的那個丫鬟先出了門,此時西廂那兩個道人仍在吃粥.

機會難得,在那丫鬟放下食盒,伸手關門的瞬間,南風飄身落地,施出土遁,現身于正屋西側.

那丫鬟不曾覺察,關上房門,拎著食盒走了.

正屋里有桌椅等器皿,在正北有張很大的木案,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正穿著便服自案前批閱戰報,此人身形高大,坐姿挺拔,大有行伍之風,不消問,正是大將軍王思政.

由于南風出現的毫無聲息,王思政便不曾有所察覺,待房門關閉,南風閃身上前,長劍出鞘,抵住了王思政的脖子.

直至此時王思政方才回過神來,此人久經沙場,自忖必無生理,也不慌亂驚叫,只是慢慢放下手中毛筆,歎氣過後閉上了眼睛.

南風自然不會殺他,隨即收回長劍,低聲說道,"我不是敵人."

王思政聞聲睜眼,側目看向南風,也不發問,而是等他說話.

"那兩個玉清道人不是我的對手,但我不想驚動他們,他們若是知道我來過,對你們會非常不利."南風低聲說道.

王思政頗有大將之風,臨危不亂,也不驚慌,聽得南風言語,只是緩緩點頭.

南風也不知道如何取信于王思政,沉吟過後,長劍橫于王思政眼前,微一用力,化劍為刀,"她的手是我這把劍的一部分."

王思政聞言微微皺眉,待長刀化為長劍之後,將視線移到了南風臉上.

"這兩年她一直與我在一起,不久之前剛剛回返中土,她要來尋找你們,我也有急事要去做,便臨時分開,原本約好于長安會合,但她一直不曾趕去,我來尋你,是想知道她有沒有來過這里."南風低聲說道.

王思政仍然沒有說話.

王思政不說話,就說明王思政不相信他,南風只得再度說道,"你們守城所用的公輸要術,也是我送給她的,她臨走之前將公輸要術轉交給了誰,我也知道."

王思政是聰明,焉能聽不出南風的言外之意,這個秘密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個人知道,南風既然知道,就表明他與元安甯關系匪淺,"她來過,但只待了半個時辰就匆匆離去."

"回玉璧去了?"南風追問.

王思政點了點頭.

"她離開時是自此處徑直向北,還是偏向西北?"南風又問,此處西北二十里外有條很大的河流,他問這個問題是想推斷那條水虺有沒有與元安甯同行.

"向北."王思政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轉而出言說道,"將她在玉璧的具體住處寫下來,我要去找她."

王思政也沒有猶豫,提筆書寫,轉而將那張寫有字跡的白紙遞給南風.

南風伸手接過,看了一眼,折疊收好,"事出無奈,令將軍受驚,他日再來向將軍謝罪."

"珍重,定要找到小姐."王思政沖南風拱手道別.

南風點了點頭,自後門離開,施了土遁,閃現遠走,到得城外,乘了八爺,急赴玉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