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分赴南北
g,更新快,無彈窗,!

心中存疑,便放心不下,自院子里側耳細聽,諸葛嬋娟房中寂靜無聲,連呼吸聲都聽不到.

他先前親眼看到諸葛嬋娟回屋,相隔不過十幾丈,怎會連呼吸的聲音都聽不到?

本想立刻過去察看,轉念一想,先回屋一趟,拎了茶壺出來,走到諸葛嬋娟房前,抬手拍門.

一拍門,屋里傳來了聲響,當是撩動被子的聲音,諸葛嬋娟在屋里,而且還沒睡著.

但諸葛嬋娟並沒有答話,這說明她先前可能蒙著被子哭過,擔心出聲會暴露哭腔余音.

"開門,開門."南風故意大聲說話.

諸葛嬋娟仍然沒有回應.

外延出體的靈氣不但可以用來攻擊他人,還可以自門外移動門栓,推門進去之後發現諸葛嬋娟和衣斜臥在床,面朝里躺著.

"醉死沒有?"南風問道.

諸葛嬋娟沒有答話.

"起來喝點水."南風拿著茶壺走到床前,伸手將諸葛嬋娟扳了過來,只見諸葛嬋娟眼圈是紅的.

見此情形,南風心中一凜,糟糕,柳如煙很可能將真相告訴了諸葛嬋娟.

便是心中忐忑,卻也不能自亂陣腳,而是心存僥幸,明知故問,"出什麼事了?"

眼見裝睡不成,諸葛嬋娟只能歪身一旁,隨口敷衍,"沒事."

"沒事兒你哭什麼?"南風問道,不到最後一刻,絕不能放棄希望.

諸葛嬋娟不開腔.

眼見諸葛嬋娟不說話,南風只能硬著頭皮問道,"我聽莫離說下午柳如煙來過,是不是她跟你說了什麼?"

諸葛嬋娟聞言撐臂起身,背靠牆壁,抬手整理額頭亂發,"她知道我的身世."

南風剛想接話,諸葛嬋娟又道,"原來我娘是離火宮的前任宮主."

南風聞言如釋重負,諸葛嬋娟是離火朱雀命數,與離火宮有淵源也在情理之中,柳如煙曾經說過諸葛嬋娟是她親手接生的,也間接證明了這一點.

由于離火宮的鎮派絕學離火天翼必須處子之身才能施展,故此曆代離火宮主都是單身女子,諸葛嬋娟的母親既是前任宮主,自然不能成親生子,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柳如煙會為諸葛嬋娟接生,要知道柳如煙只比諸葛嬋娟大十二三歲,這樣的年紀,要麼是前任宮主的丫鬟,要麼是前任宮主的徒弟,想必是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才擔當穩婆這一角色的.

"令尊令堂還健在嗎?"南風倒了杯涼茶遞了過去.

諸葛嬋娟搖了搖頭,沒有說話,也沒有接南風遞過去的茶杯.

南風自床邊坐了下來,按理說窺人隱私是不對的,諸葛嬋娟想必也不願提起過世的父母,但他心中忐忑,擔心諸葛嬋娟撒謊騙他,便佯裝無心隨口問道,"令尊是什麼人?"

"是個道人."諸葛嬋娟答道.

身為子女,自然不會直呼父母姓名,但諸葛嬋娟未經思考便出言回答,說明她沒有撒謊,柳如煙的確跟她說過她的身世.

"喝點水吧."南風再度遞送茶杯.

諸葛嬋娟接過茶杯,喝了一口,轉而說道,"你的煩心事已經夠多的了,本來不想讓你為這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憂心,沒想到還是瞞不過你."

"要是需要報仇……"

諸葛嬋娟打斷了南風的話頭,"冤有頭債有主,他們自己做的孽,找誰報仇去."

南風沒有接話,他是個孤兒,自然能夠理解孤兒的心情,不管出于什麼動機,父母拋棄孩子都是不對的,每一個孤兒對拋棄了自己的父母都是心存怨恨的.

諸葛嬋娟喝掉涼茶,將茶杯遞給南風,"再給我倒點兒."

南風倒,諸葛嬋娟喝,接連三杯,諸葛嬋娟終于不喝了.

"有些事情我們改變不了,想太多也沒什麼用,"南風出言安慰,"你得想開點兒,你至少比我幸運,我到現在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也好,我死了之後墓碑上就能刻上全名了."諸葛嬋娟苦笑.

"是啊,不過那得有兒子才成,不然誰給咱們刻?"南風說道,此時婦人過世是不能留全名的,只能上冠夫姓,下綴本氏,如趙錢氏,孫李氏.

諸葛嬋娟聞言眉頭一挑,轉而臉上浮現壞笑.

見她心情好轉且起了壞心,南風急忙起身,"行了,時候不早了,早點睡吧."

"我悲傷難過,心里好生難受."諸葛嬋娟伸手拉他.

南風閃身躲開,"接著哭吧,哭夠了心情就好了."

唯恐諸葛嬋娟又來糾纏,南風抓著茶壺逃也似的離開了諸葛嬋娟的房間.

回到自己房中,南風如釋重負,虛驚一場,看來柳如煙並沒有言而無信,只是告訴了諸葛嬋娟她的身世,並沒有說別的.倘若柳如煙真的說了,諸葛嬋娟就會躲得遠遠的,不可能再拉拉扯扯.

便是如此,南風還是不放心,躺在床上豎起耳朵細聽動靜,倘若諸葛嬋娟知道了真相,極有可能不辭而別,得對此事進行最後的確認.

聽了一宿,除了胖子起夜自門旁撒了泡尿,莫離和諸葛嬋娟都沒有出門.

天亮之後,南風放心了,吃過早飯,便沖柳如煙辭行.

柳如煙也不挽留,親自送四人下山,到得山下,取出一枚鴿卵大小的紅色掛珠交予南風,只道這離火靈珠蘊含離火靈氣,他日若是有事召請,可將其砸碎,她自有感應,會立刻前去相見.

南風自然知道柳如煙的用意,道謝接過,然後將她先前所贈離火令牌被玄清等人搜走一事告知柳如煙,柳如煙聞言不以為意,離火宮是江南七大門派之一,太清宗便是知道她與南風相識,也不敢拿她們怎麼樣.

四人在柳如煙的注視之下原路回返,南風知道柳如煙為什麼一直目送不歸,走出十幾丈就將那離火靈珠遞給了莫離,"我們居無定所,不會一直待在梁國,這個珠子給你,萬一遇到什麼危險,就砸碎它,請柳宮主過去幫你."

"我跟著大哥,誰敢欺負我?"莫離說道.

"給你你就拿著,"胖子在旁說道,"大哥連個紫氣都沒有,萬一遇到厲害對手就抓瞎了,你……她可是洞淵高手,梁國沒幾個人打得過她."

眼見胖子險些說漏嘴,南風和諸葛嬋娟都皺眉看他.

胖子歪頭一旁,不與二人對視.

莫離倒也聽話,伸手接過,那離火靈珠原本就配有掛繩,可以直接佩戴.

莫離戴上了離火靈珠,柳如煙仍然沒有回返,一直站在原地,直至四人走遠不見.

到得會和地點,老白和八爺自林中出來,胖子沖莫離說道,"好了,我們得去干正事兒了,不能再帶著你了,我帶你去找大哥."

"三哥,你們要往哪里去?"莫離戀戀不舍.

"這還用問,肯定是打架去,要是玩兒,哪能不帶你."胖子言罷,轉頭看向老白,老白會意,現出諦聽原形,趴伏在地,等莫離騎乘.

莫離轉身看向南風和諸葛嬋娟,"六哥,六嫂,我要走了."

諸葛嬋娟微笑點頭.

"我給你的那幾張符紙你收好了不曾?"南風問道.

"在這里."莫離自懷中拿出疊好的符紙示于南風.

"收好了,去了之後立刻交給大哥."南風說道.

莫離點頭答應,將符紙重新貼身放好.

"咱打哪兒碰頭?"胖子問道.

南風想了想,說道,"宛陵縣城."

"好."胖子准備動身.

南風忽然想起一事,"你將莫離送過去之後,再回一趟獸人谷,讓他們出去避一避."

"拖家帶口的,往哪兒避呀."胖子咧嘴.

"總之不能再住在獸人谷."南風正色說道,一旦胖子與他一同前往太清宗,太清宗就可能拿花刺兒等人做文章.

"成吧."胖子點頭同意.

"等等,"諸葛嬋娟看向南風,"不如你送莫離尋大哥,我和正德再去一趟獸人谷,大戰在即,我的藥物還不曾備齊."

南風求之不得,立刻點頭同意,"好,你們辦完正事就去宛陵找我,可不能到處挖坑砸牆找寶貝."

"搬家不是小事兒,得個十天八天的."胖子隨口說道.

"不著急,眼下玄清玄淨等人已經穩住了陣腳,早一天晚一天也沒什麼差別."南風說道.

如此,胖子和諸葛嬋娟行往西南,往蠻荒去了.南風和莫離原路回返,循著官道向南追尋.

陳霸先呂平川等人是帶了部隊的,找尋也不費事.

由于大軍正在全速南下,也沒有吃酒說話的時間,將莫離交給呂平川之後,南風就離開了,但他並沒有往宛陵去,而是授意八爺往東北方向飛翔.

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不能厚此薄彼,元安甯沒有如約前往長安城南的破廟,定然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之前一直忙碌,也無暇抽身,而今終于騰出時間,得趕往颍川尋找元安甯的下落.

動身時是四更時分,颍川原本是侯景的地盤,位于東魏西北方向,離此處著實不近,直到上午辰時,方才到得颍川地界.

颍川是個大致的范圍,有七州十二鎮,想要尋人談何容易,好在有條線索,侯景跑了之後,王思政占了這里,王思政和元安甯是同一陣營,而且元安甯的胞弟處于王思政的保護之下,元安甯離開浮云山之後一定會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