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點靈光
g,更新快,無彈窗,!

本相元神不比實物,只有寸許大小,那老者頭上的油燈與尋常百姓所用的油燈很是相似,卻也有細微的不同,尋常油燈都是陶碗為盞,盛放油脂,內置燈芯,而這老者頭上的油燈則是白玉為盞,無有燈芯,只在玉盞上方有一處豆粒大小的幽藍光亮,

見南風一直皺眉站立,胖子抬手碰他,"想啥呢,快進去."

南風有感,歪頭看了胖子一眼,找了個借口拖延時間,"我還沒想好換取什麼."

"這還用想,當然是要你想要的東西."諸葛嬋娟說道,當年三人曾在高平生生前所在洞府說起過金鼎廟,那時南風曾經說過若是金鼎廟真的那麼神異,就請他們幫忙尋找龜甲.

南風點了點頭,接過胖子手里的布袋,邁過門檻,進入小廟.

走出幾步,廟門被外面的官兵給關上了.

南風聽到了關門聲,卻不曾回頭,而是定睛看向那正在掃地的老者,那駝背老者並沒有因為他的到來而停下手頭的活計,仍在不急不緩的揮動掃帚.

看那老者樣貌,當有七八十歲了,臉上密布皺紋,指甲縫里存有汙垢,呼吸也很是沉重,周身亦無靈氣顯現,若不是頭上的那盞油燈元神,與尋常的老年瞎子沒有任何不同.

此時大殿的殿門也是開著的,可以看到里面供奉的是一尊隨處可見的土地公,西面廂房的門也是開著的,里面有處鍋灶,鍋里有熱氣飄出,細聞,是米粥的氣味.

細節無有發現,南風再度將視線移到了老者頭上的那盞油燈上,油燈上面的光點只有豆粒大小,散發出的寸許藍光厚重內斂,並不閃亮刺眼.

那藍光看不出端倪,便再度看向藍光下面的玉盞,定睛細看,終于發現了異常之處,那玉盞雖是杯盞形狀,盞口邊緣卻並非圓形,而是有著不很明顯的花瓣形凸起.

發現這一細節,南風恍然大悟,原來這老者並不是油燈成精,而是臨凡的仙家,其頭上的本命元神也不是一盞油燈,而是由蓮花玉座承托的一點靈光.

得道飛升的神仙也並不能一勞永逸的安享長生,天仙千年,金仙萬年,大羅金仙十萬年,都會再曆劫難,若是不得順利渡劫,就會被貶下凡再世修行.

此外,有一些仙家對自己所證仙品不甚滿意,也可能主動請求下凡,從頭修過.

這個駝背的瞎眼老者無疑是神仙臨凡,至于其臨凡的動機,不得而知,不過根據此人的境遇來看,此人下凡應該是失敗了的,因為他雖有靈光卻並無靈氣修為.

不過眼下還有一點疑問,那就是無法確定此人臨凡之前是神還是仙,故此單看此人頭上的那點靈光,無法判斷此人是什麼來頭.

就在南風皺眉側目之際,那瞎眼老者說話了,"金子帶來了嗎?"

"三千兩,只多不少."南風平靜回答.

"放到鼎里."瞎眼老者繼續揮動掃帚.

南風聞言,邁步走到院子正中,這里有個三足鼎爐,兩人多高,約有一抱粗細,顏色赤黃,樣式古拙,鼎爐的中部有拱形的香口,但鼎爐的內部並無香灰,不問可知是用來盛放金子的.

香口不大,布袋塞不進去,只能將布袋里的黃金倒進去,第一袋倒完,鼎爐無有反應,第二袋即將倒完時,鼎爐發出了一聲類似于撞鍾的嗡鳴.

"夠了,等我拿筆墨給你."瞎眼老者放下掃帚,轉身向西廂走去.

瞎眼老者走的很快,但這並不表示他能看清東西,他可能在這里住了好多年,對小廟里的情況已經了如指掌.

不多時,老者取了筆墨回來,說是筆墨,卻不是真正的墨汁,而是事先調好留以備用的朱砂.

這朱砂里想必摻雜有金粉,寫出的字跡赤黃肅穆,金光閃閃.

待南風寫完,老者將文房收了回去,"明日再來."

"有勞."南風沖老者抬了抬手.

出得廟門,胖子等人正在急切等待.

"辦完了嗎?"諸葛嬋娟的性子比胖子還急.

南風點了點頭.

"哈哈,看人家這生意做的,"胖子指著南風手里的布袋笑道,"童叟無欺,還找零兒."

"六哥,你求了什麼?"莫離好奇的問道.

南風尚未答話,胖子沖著莫離的後腦勺就是一巴掌,"小毛孩子,問那麼多干嘛."

"等見了大哥,我告訴他你打我."莫離瞅胖子.

"哈哈,不好使啦,他現在打不過我,哈哈哈哈."胖子得意大笑.

待得遠離廟門,南風看向東面城池,"走吧,進城去."

"你們去吧,我不去了."諸葛嬋娟說道.

南風聞聲皺眉,諸葛嬋娟解釋道,"你們兄弟見面,外人去了不太合適,再者,昨夜挖回的那些東西還得分揀整理,明日怕是會用到許多金錢,有些珠寶還要進城兌成黃金."

南風想了想,點頭同意,"好吧,辛苦你了,那小兄弟還沒吃飯,記得給他帶些飯食."

"你不用管了,去吧."諸葛嬋娟擺了擺手.

"六哥好福氣,嫂子不但長的好看,還善解人意,通識大體."莫離沖南風說道.

諸葛嬋娟高興的笑,南風則橫了她一眼,好看倒是真的,識大體可不沾邊兒,真識大體,當年就不會害的元安甯丟了一只手.

"小東西,"胖子又拍莫離腦袋,"你就不拍她馬屁,她也會給你治腿."

由于是進城會友,胖子就沒拿那對鐵錘,上得主道,胖子問道,"你感覺他們得要咱多少金子?"

南風知道胖子口中的他們指的是金鼎廟,便隨口說道,"應該不會很多."

"嗯?"胖子疑惑歪頭.

"我沒請他們幫忙尋找天書."南風說道.

胖子聞言好不吃驚,"那你請他們干啥了?"

"我問了他們一個問題."南風說道,言罷,不等二人追問,主動說道,"我想知道在李朝宗別院出現的那九個異類是受何人指派."

"三千兩啊,你就問了個這個?"胖子瞠目咧嘴.

"三千兩只是進廟門兒的錢,問人家問題還得額外再給."南風笑道.

"這比佛光寺年關燒高香還貴呀,"胖子心疼的直咧嘴,"就算錢不是你找來的,你也不能這麼作啊."

莫離自旁邊插話,"六哥,你為什麼問這個?"

"我想知道太清宗的靠山是誰,"南風答道,言罷,看向胖子,"這個問題困擾我許久了,太清宗和李朝宗穿一條褲子,平心而論,我感覺太清宗是看不起李朝宗的,但太清宗卻將自己的太玄真經給了李朝宗,便是沒給全部,也是將練氣之法給了他,玄清玄淨肯定不想這麼做,但他們卻這麼做了,自然是受到了上層的授意,此外,當年咱們在盂縣和駒縣交界的密林里發現的那處廟宇,有狼妖守護,那狼妖早年曾經尋到王府,殺害了大眼睛的家人,而這個狼妖授箓也是授的太清符箓,這自然也是那幕後之人授意玄清玄淨這麼做的.再有,不久之前在長安,又出現了那九個異類相助李朝宗,故此我懷疑狼妖和那九個異類以及李朝宗和玄清玄淨,都聽從同一個人的號令,我想知道的就是這個人是誰."

南風一口氣說完,胖子需要消化理解,片刻過後回過神來,"你想知道大眼睛的對手是誰?"

"對."南風正色點頭,"時至今日我們還不知道上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得盡快搞清楚."

"你感覺這個人是誰?"胖子問道.

南風搖了搖頭,"我要是知道還用花錢問人家呀,不過我感覺這個人來頭很大,當年尋找天書塵埃落定之後,你和諸葛嬋娟先回去了,我和八爺循著龍脈往北尋找,在第二處和第三處存放天書的地方,都曾經發現過異類厮斗的痕跡,當時我還納悶兒這兩片龜甲被誰得了去,現在看來,至少有一片被那幕後主使差遣的異類拿走了,這片龜甲應該已經被那幕後主使給了李朝宗."

"為啥這麼說?"胖子問道.

"因為當年我被他們抓到之後,李朝宗曾經試圖跟我做交易,我問他關于天書有沒有頭緒,他說有一點,這就說明他手里有一片龜甲."南風說道,當日他和李朝宗都試圖拿出誠意,不過最終還是談崩了.

"別著急,咱再捋捋,"胖子看向南風,"咱自己有五片是吧."

南風點了點頭,"對,一五六七九,八讓上清宗得到了,燕飛雪也給了我,實則咱們手里現在有六片,還剩下了二三四,四就是原本藏在太烏山的那一片,這部分天書被玉清宗的龍云子得到了,他得到的那片原本也應該是咱們的,就是刻在破廟朝鍾上的那一片,如此一來還剩下二三兩片,這兩片其中一片在李朝宗手里,最後一片下落不明."

"你腦子真好使,我都記不住,"胖子不耐擺手,"照你這麼說,那幕後主使應該非常厲害才對,就那麼個小破廟兒,有多大來頭,能知道這些?"

"你怎麼知道那小廟兒沒來頭?"南風隨口說道,那駝背老者雖然沒有靈氣修為,卻有靈光顯現,此人負責看守金鼎廟,應該也是受人差遣,此前他從未接觸過臨凡的仙家,也不知道他們有何特異之處,現在看來,他們可能都會主動放棄部分感官,以免分散心神,竭盡所能的追求靜心和專注.

不過這只是他的猜測,畢竟那老者是不是一出生就是瞎子他不知道.

相較于這些,胖子更急于見到呂平川,眼見莫離瘸腿走的慢,干脆將他背了起來.

三人自西門進城,一進城南風就發現城中氣氛不對,多見帶刀的官兵自街道上快速奔走,而街頭巷尾也多有百姓在接耳談論.

南風耳目清明,聽的清楚,原來城中昨晚出了怪事,很多大戶人家的祖屋和老宅都遭到了破壞,大部分是堂屋被挖出了很大的坑洞,而有些則是大梁被人拆了,還有一些則是牆壁被人砸了.

見南風皺眉看他,胖子撇嘴說道,"看我干嘛,我只負責找,是你老婆挖的,你也看見了,?是她扛的."

"你倆能不能……"

"啥呀,錢都讓你糟蹋了,你還想說啥呀."胖子瞪眼.

吃人家的嘴短,南風只能無奈擺手,"走吧,走吧,找大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