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太玄之能
g,更新快,無彈窗,!

他此時帶了玉清法印在身上,可以畫寫符咒施展五雷大法,但眼下也沒什麼東西可以充當目標,總不能胡劈亂炸.

剛想放棄,轉念一想還是演練一下為好,得確定玉清法印能夠用來施展上清法術才行,可別關鍵時刻出了岔子.

符文寫好,加蓋法印,聚壓靈氣將其引燃,由于五雷大法不是請神法術,便無有咒語真言,待得符紙焚毀,一股靈氣自出丹田反沖百會,感應云霄,雷云開始自上空疾速彙聚.

施展五雷大法生出的雷云覆蓋范圍很小,不足尋常雷云的一半,但彙聚的速度卻比尋常雷云快了數倍,靈氣自百會沖出,眨眼之間上空的雷云便彙聚完成,銀蛇閃動,霹靂暗藏.

雷云彙聚完成,便可降下天雷,天雷落在哪里並不是由心意控制,而是需要延出靈氣指明方位,晉身太玄之後,靈氣的外延極限為八丈,這也是天雷所能籠罩的范圍.

由雷部神將降下的天雷可籠罩方圓數十里,五雷大法自然比不得真正的天雷,無法攻擊遠處的對手,這也是這種霸道法術最大的弱點.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確定五雷大法的威力,五雷大法的威力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威力的大小取決于自雙掌勞宮穴延出靈氣的多少,延出的靈氣越少,天雷的威力就越小,若是全力催發靈氣,天雷就會爆發最大威勢,在自身靈氣與天雷的雙重攻擊下,能夠自靈氣指定區域留下一處一丈見方,深達七尺的深坑,在此范圍內的所有事物都會被劈焚燼毀.

如此巨大的雷霆威力,肉體凡胎不可能經受的住,威力巨大是五雷大法的長處,而弱點就是只能近身施展.

有能吃不能干的,沒有能干不能吃的,五雷大法雖然威力巨大,感應施展對自身靈氣的損耗也非常嚴重,在靈氣盈滿的狀態下,最多能夠全力施展九次.

此外,五雷大法威力太大,曆來只有授箓一品且晉身太玄的上清掌教才能施展,上天將威力巨大的天雷交予凡人之手,必然會有約束和限制,這個限制就是只能用來對付妖邪鬼魅,不可用來殺傷凡人.

若是非要用在活人身上,也不是不成,但會付出沉重代價,折壽,對方陽壽還有多少,就折施法者多少.

有了這樣的限制,怕是沒人會用五雷大法來對付活人,因為除了五雷大法,還有很多不折壽數的法術可以使用.

突如其來的天雷驚動了遠處的八爺,撇了沒吃完的食物,急切的飛了回來,見南風安然無恙,便自屋頂上蹲著,歪頭看他演練法術.

第二種絕學是五行禦物,這種法術不需要畫符念咒,只需延出自身靈氣,感應外界與自身靈氣相對應的五行事物,南風五行屬土,所謂五行禦物對他而言就是控馭土屬事物,土生萬物,為五行之首,不同于金木水火,土石隨處可見,隨手拈來,隨心禦用.

禦土之術不受靈氣外延限制,可大可小,大可移山動岳,小可化土為兵,兵非兵卒,而是兵器,頑石在手,可憑借自身土屬靈氣在頃刻之間將其化為任何形狀的兵器,且堅硬非常.

移動山岳大耗靈氣,便不曾演練嘗試,只是試著改變土石形狀,倒是能夠令土石變形,卻無法將其變化為自己想要的兵器,究其根源,乃是心中的兵器形狀不夠清晰,心里只有輪廓,變化所得也就不得具體完備.

這禦土之術是最常用的法術,若是運用嫻熟,威力也十分驚人,但這種法術也有一個缺陷,那就是需要長期演練,還需要做到一心二用,非練到無比嫻熟不足以將其威力施展到極致.

晉身太玄之後,還可以施展借法乾坤,借法乾坤是以自身十二年陽壽換取一個對時的雙倍修為,這個自然沒法兒演練,不但沒法兒演練,以後估計也用不上,若不是身陷絕境,誰會折損自己十二年的壽命,那可是十二年,人生有幾個十二年.

化外分身紫氣洞淵便可施展,太玄自然也能,但這種法術威力不大,唯一的作用就是在臨陣對敵時迷惑對手,隨意施展,分身立刻顯現,眼見出來兩個南風,八爺大感驚詫,唳叫連連.

不過化外分身持續的時間很短,待得幻影消失,八爺也就停止了驚叫.

晉身太玄之後,還可以修煉三昧真火,這三昧真火威力巨大,不但能夠自靈氣之中灌注心火殺傷對手,還能夠利用三昧真火加速體內濁氣的煉化,這種法術也是上清宗獨有的,因為上清宗多有異類弟子,它們體內的濁氣更重,想要徹底煉化濁氣必須借助特殊法門,三昧真火就很是合用.

三昧真火有諸多益處,卻也有其不足之處,實則也不能算是不足,只能算是限制,那就是三昧真火是個慢功夫,修煉這種法術除了持之以恒,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取巧速成.

感召四方神獸也需要太玄修為,這是為數不多的只需要晉身太玄不需要授箓一品就可以使用的法術,故此這種法術就是那些機緣巧合之下晉身太玄,卻沒有授箓一品的修行中人所能施展的最為霸道的法術.

這一法術的施展不但需要念咒畫符,在施展時同樣大耗靈氣,此處離長安不遠,為策萬全,不能將靈氣耗空,便只試著畫寫符咒,並未焚符召請.

道人代天巡狩,替天行道,除了降妖除魔,還需要救苦救難,澤被蒼生,行云布雨就是這樣一種法術,旨在利人.

三院主事,也就是三宗掌教,還有一種獨有的法術,名為萬劫不複,用來滅殺窮凶極惡之人的三魂七魄,這一法術可以用在活人身上,是除了五雷大法之外的又一種狠辣法術.

三宗法術有很多是雷同相似的,萬劫不複就是其中之一,不止上清掌教能用,太清和玉清掌教也可以施展,不過龍云子和天鳴子眼下還用不了,因為他們雖是掌教,卻不曾晉身太玄.

辟谷他早就會了,卻一直不曾使用,有飯可吃,誰會故意去餓自己.

所有這些法術中,他最感興趣的就是土遁,土遁也只適用于五行屬土的練氣之人研習,雖然名為土遁,卻不是自地下胡鑽亂拱,而是感應和利用土屬事物,這一法術有兩種用處,一是潛入地下,暫時藏身,這個用處不大,一來自地下停留的時間不能太長,二來自地下不能使用靈氣,一旦使用靈氣,就會有氣色自地面顯現.

真正有用的是第二個用途,借土而行,有很多隱藏身形的巫術異能都稱之為土遁,實則那並不是真正的土遁,真正的土遁是借助土屬事物的靈氣快速移動,自長安直接土遁到建康是不能的,卻可以自目視范圍內快速移動,能看出多遠,就能在瞬間移動多遠.

需要注意的是,在施展土遁之前,一定要選好現身之處,現身之處不能有土屬事物之外的東西覆蓋,不然無法破土而出.

土遁不需要焚燒符咒,只需要掐捏指訣,自近處試了試,不很好用,只因地下多有樹根,上行現身屢屢受阻.

元神出竅是肉體損毀之後苟延殘喘的法術,可以借尸還魂,再活三日,這種法術最大的作用就是在臨死之前爭取些許時間,完成未了的心願,估計自被研創出來至今,也沒有幾個人使用過它.

試過只有太玄才能施展的那些法術,南風好生興奮,太玄與洞淵雖然只有一階之差,能力的差距卻有天壤之別,晉身太玄,一只腳已經邁入仙門了.

李朝宗和玄清玄淨都已經晉身太玄,但這三人都有各自缺陷,李朝宗最大的缺陷是此人不是道門中人,無法施展法術.而玄清玄淨的最大弱點是不曾授箓太玄,他們可以左右天鳴子那個傀儡,卻不敢給自己授箓太玄,一來敗壞門規,二來,若是給自己授箓太玄,世人就會懷疑他們是不是為了奪權而謀害了玄靈真人.

演練過法術,南風回到屋頂坐到八爺旁邊,此時月亮已經偏西,周圍除了秋蟲的低鳴,連鳥獸的叫聲都聽不到一聲,好生靜謐.

等待的同時,南風將與八爺分開之後發生的事情說與八爺知道,八爺可能能聽懂一些,也可能壓根兒聽不懂,不過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知道南風在跟它講話,這就夠了.

月亮西沉,黑暗朦朧,拂曉黎明,旭日東升,豔陽高照,烈日當空.

一直等到午後未時,元安甯仍然沒來.

根據時間和路程來推算,元安甯昨天下午就該到了,直到現在還不見人影,自然是遇到了阻礙.

二人分開時,元安甯知道他要來長安,也知道局勢對他不利,若不是遇到了阻礙,元安甯一定會盡快趕過來接應他.

擔心自是難免,但除了擔心眼下也做不得別的,元安甯早些時候已經晉身居山,可以凌空飛渡,趕來長安時不一定會走官道,此時若是前往尋找,極有可能與元安甯走岔頭.

焦慮的等到天黑,元安甯還沒來.

明天晚上就得去建康與胖子和諸葛嬋娟會合,接下來還得去一趟無情書院和離火宮,時間緊迫,不能再等了.

最後一次翹首東望之後,南風飄身落地,自破廟留下了字條,懷著不安和忐忑與八爺連夜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