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兩不相負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聞言陡然皺眉,欲言又止.

那上清老道見他不再接話,便沖他再度稽首,轉身與另外幾人往北行走.

就在此時,元安甯起身跟了出來,"道長請留步."

眾人聞聲回頭,元安甯邁步上前,拱手問道,"道長可知道李朝宗納娶的是何人?"

"那人可不是尋常女子,乃是當今的北藥王,複姓諸葛,名字倒是不曾記住."老道說道.

"多謝道長,諸位慢行."元安甯抬手道謝.

眾人知道她與南風同行,便客氣的沖她稽首回禮,這才轉身走了.

待眾人走遠,元安甯轉頭看向南風.

見元安甯看他,南風就沖她笑了笑,以答謝她的善解人意,實則元安甯問的正是他想問但沒問的,之所以沒問,是因為一旦問了就表明對諸葛嬋娟很是關心,不過想笑是真,但笑不出來也是真,連他自己都知道自己笑的非常勉強.

"此事大有蹊蹺,諸葛姑娘怕是受到了李朝宗的脅迫."元安甯平靜的說道.

南風沒有接話,倒不是他不想接,而是他不知道說什麼,換作別的女人,絕不會鼓勵自己喜歡的男人去見自己的情敵,尤其是這個男人現在是誰的還不一定.

見南風不接話,元安甯又道,"早些時候那道人曾經說過今日便是十五,言下之意今日就是昏期,八爺不在,路途遙遠,需盡快動身."

若說不想去,自然是假的,而今元安甯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再哼唧扭捏就太過造作了,急切的沉吟之後,南風說道,"你與我同去."

元安甯搖了搖頭,"不妥."

"沒什麼不妥."南風擺手,做人得有分寸,不能因為對方和善就讓對方受委屈.

元安甯沒有立刻接話,而是往客棧結了賬,取了包袱出來,與南風同行向西,行走之時出言說道,"你想過不曾,李朝宗此舉很可能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南風點了點頭,李朝宗是西魏武林龍頭老大,是有身份的人,都七老八十了還納妾,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本應保持隱秘,卻大肆宣揚,消息都傳到東魏來了,說明李朝宗早就放出了風聲,正如元安甯所說,李朝宗此舉極有可能是誘他前去.

元安甯又道,"倘若李朝宗真有此心,定會自長安設計埋伏,你此去危險重重,我初晉居山,武藝又不精通,若是去了,只會分你心神."

南風沒有接話,正所謂關心則亂,他此時表現出的冷靜也只是表現出的冷靜,實則心里已經急了,急倒不是因為諸葛嬋娟委身他人,而是此人是李朝宗,諸葛嬋娟哪怕與他斷了情緣,也絕不會心甘情願的嫁給李朝宗.

元安甯繼續說道,"你先過去,我盡快前往玉璧,然後再趕去長安接應你們."

"王將軍他們已經不在玉璧了."南風說道.

"我的那些火器和暗器都在那里,"元安甯說道,"此去玉璧,颍川也算順路,你莫要管我,早些動身吧."

南風想了想,搖頭說道,"便是去,也不能立刻動身,做人不能失了信用,那水虺勞苦功高,我們得先去一趟浮云山,取了師娘所說的靈物給它."

"此事交給我."元安甯說道.

南風擺了擺手,"你有所不知,但凡神異的靈物,附近很可能有異類守護,我怕你應付不來."

感覺南風說的有道理,元安甯便不再堅持,先行施出身法,凌空飛掠.

南風提氣追上.

隨後一段時間二人專心趕路,並無交談.

為求快速,二人便不曾循水道逆行,而是抄近路直線前往,申時,進入密林山區,離浮云山應該已經不遠了.

至此,南風方才說話,"你當真願意我去?"

"我雖與諸葛姑娘勢同水火,卻不能不顧及你的感受."元安甯答道.

一問一答,便沒了下文.

南風有些後悔多此一問,元安甯的這句話也可以反過來理解,這是婉轉卻堅定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言下之意是與諸葛嬋娟的仇怨沒有化解的可能,關鍵問題她是不會讓步的.

南風此時是什麼心情自己都說不清,他是真心喜歡元安甯,元安甯品性高潔,有大家風范,當日受他恩惠便銘記于心,以身涉險報答恩情,便是對他生出情愫也不曾橫刀奪愛,直至確定他與諸葛嬋娟無有夫妻之實方才吐露心聲,自知往長安救他凶險非常,臨行之前甚至交代好了後事,于海島將近兩年的陪護照顧,他瞎了眼,只知元安甯與他的是什麼食物,卻不知元安甯自己吃的什麼.

但他也是真心喜歡諸葛嬋娟,諸葛嬋娟對他同樣是毫無保留,在他一無是處的時候就傾心于他,傾囊相助卻一無所求,不管是他還是胖子,都受過諸葛嬋娟很大的恩惠,便不是糟糠之妻,那也是貧賤之交,最主要的是他與諸葛嬋娟原本就是一路人,跟諸葛嬋娟在一起,他更隨意也更舒服,似昨日那頓飯,若是換成諸葛嬋娟,一定會與他一樣狼吞虎咽,而他也更喜歡坐在身邊的女人能夠不顧及吃相,與他一起敞開肚皮大吃大喝.

在島上之所以強行忍耐,不與元安甯有夫妻之實,固然有對元安甯的尊重,但只有他自己清楚,這其中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心里始終牽掛著諸葛嬋娟,不願無情辜負.

若是能要一個,而不傷及另外一個,他會立刻擲篩子選一個,這兩個哪個都好,得一個就知足了,但問題是無法選擇,選一個肯定會傷及另外一個,而這兩個女人所做的事情,哪一個也不應該換回辜負.

南風思緒萬千,也不曾尋查路徑,直至元安甯打斷了他的思緒,"是不是那里?"

南風循著元安甯所指,舉目看向東北,前方二十里外有處高聳入云的山峰,山腰處有白云縈繞.

他此前並未來過浮云山,也不知道具體位置,不過前方那山峰倒是與浮云山這個地名兒吻合,"走,過去看看."

離落雪當日說的是陰麓,陰麓多指背陰的後山,二人去到後山,果然發現天坑一處,位于荊棘和雜草叢中,周圍還有幾棵參天大樹.

這處天坑很小,洞口不足一丈,定睛環視,周圍不見異類氣息.

二人落于天坑邊緣,向下探望,下面果然是一處幽深水潭,與尋常死水不同,這處水潭非常清澈,底部想必有泉眼,泉水上湧,自距洞口五丈處透過四壁石縫流往別處.

在水潭正中生有異種荷花一株,這株荷花與尋常荷花不同,葉子不過銅錢大小,分為黑白兩種,數十片荷葉圍繞著中間的花苞環繞鋪展,黑白各半,彷如一面天成地就的太極圖,而太極圖的陰陽雙眼各有黑白蓮花一朵,此時可能不到花期,花苞未展,尚未開放.

由于泉水清澈見底,水下和周圍的情況一目了然,想象中的看護異類並不存在,之所以沒有異類守護,想必與此處特殊的地勢有關,這處天坑上窄下寬,如同瓶頸,進去容易,卻不得出來.

"我自這里等它,你早些去吧."元安甯催促.

南風遠眺東南,"它距此不過百十里,等它一等."

元安甯聞言疑惑歪頭,此處離長安還有不短的距離,即便南風即刻動身,也不見得能在入夜之前趕過去.

"等等,等等."南風抬了抬手.

元安甯雖然不明所以,卻也沒有再問,想了想,出言說道,"我長安故宅的東屋有處密室,密室的桌案上有個木盒,里面還有幾枚震天銅雷."

南風點了點頭,震天銅類是一種較為常見的火器,威力有限.

"我會盡快趕去,若是去的晚了,就往當日你與我治傷的城南破廟."元安甯又道.

南風又點了點頭.

"對方以逸待勞,必有萬全准備,你此去異常凶險,又無八爺接應,"元安甯說到此處深深吸氣,不問可知是想歎氣,可能是想到歎氣會影響南風士氣,便不曾長歎,而是輕輕呼出,與此同時出言說道,"好在他們不知道你已複明,想必會有所懈怠."

南風搖了搖頭,"李朝宗可不會輕敵大意,這老東西奸詐的很,便是獅子搏兔,也會用盡全力."

"你有何打算?"元安甯輕聲問道.

"現在情況尚不明朗,想太多也沒用,去了再說吧."南風隨口說道,他此時最大的壓力不是來自李朝宗,而是來自元安甯和諸葛嬋娟,他在發愁救了諸葛嬋娟出來,以後該如何與她們相處.

又等了半柱香,水虺終于到了.

水虺一到,南風立刻出手,俯沖而入,在落水之前抓住蓮花葉柄,與此同時右掌發出靈氣轟擊水面,借力回掠,將那蓮花一並帶出.

異類的本能比人類要強上許多,知道什麼東西對自己有用,眼見南風帶了蓮花上來,立刻蜿蜒上前.

待水虺靠近,南風扯下那段長約尺許的赤紅蓮藕,反手扔給了它.

水虺低頭銜起,仰頭吞咽,咽下之後又看南風.

南風又摘了那兩朵尚未開放的荷花給它,水虺逐一撿食,轉而高昂其首,緩緩抬垂,當是在沖二人道謝.

眼見水虺無心吞食蓮花的剩余部分,南風轉身元安甯說道,"我得走了,你放心,我不會亂了方寸."

元安甯點了點頭,原本她還疑惑南風為何遲遲不走,此番終于明白了,但凡靈物都有補氣效果,南風是想拾點牙慧,補齊自己晉身太玄所需的那一成靈氣.

"你與我的那枚還陽丹我留給了胞弟,我會往颍川尋他,若他不曾使用,我就帶去給你."元安甯說道.

"應該夠了,別麻煩了,我走了."南風搖頭說道.

言罷,待元安甯點頭,便縱身躍起,凌空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