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三官顯聖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對宿州較為熟悉,原因無他,佛光寺就在宿州,當年為了幫胖子拿到八部金身,他和胖子曾經在那里滯留了不短的時間.

二人卯時動身,一路不停,中午時分便到得宿州城,包袱里帶有干糧,本來不需要進城打尖兒,但南風想要進城探聽消息,宿州是東魏大城,城里肯定有不少江湖中人.

元安甯自然不會反對,二人行的太快,水虺想必已經被甩在了後面,得給它時間,容它追上來.

由于這些年一直在打仗,百姓的日子過的都很艱難,與之前那處海濱縣城相比,宿州城倒是大了許多,但城里的景象卻是一片頹廢,行人大多面有饑色,商鋪攤位上也沒什麼像樣的貨物.

二人是進城打探消息的,自然是哪兒人多往哪兒去,自街上轉了幾圈兒,選了一處客棧,客棧外拴著幾匹馬,馬蹄上釘有鐵掌,這表明里面有出遠門兒的江湖中人.

一進去,果不其然,有好幾桌,都是挾槍帶棒的武人,客棧後面還有後院,大部分武人的馬匹都拴在後面馬廄.

南風習慣坐在門邊的位子,進門之後隨意點了些吃食和酒水,與元安甯細酌慢飲.

元安甯長的太過貌美,那幾桌江湖中人多有側目,不過也只是多看幾眼,並沒有上來調戲輕薄.

除了尋常食客,大堂里有三桌武人,還有一桌道人.

南風得陰陽雙筆點睛,開了天眼,便是對方不使用靈氣亦能看出對方的靈氣修為,這幾桌武人是真正的武人,都有不低的靈氣修為,大部分在洞玄淡藍以上,其中一個錦衣老者還是居山淡紫.

那幾個道人坐在角落里,共有四人,多是三四十歲光景,一個年級較大的,當有五十出頭,修為在升玄深紅到三洞藍氣之間,穿的是上清宗的道袍.

南風是抱著探聽消息的目的來的,但令他沒想到的是客棧里倒是有江湖中人,還有道人,但這些人吃飯之時很少交談,便是說話,也是些無關痛癢的話.

半柱香之後,那些西魏武人結了賬,去門外和後院解馬離開.

眾人走後,那幾個道士開始低聲交談,談話的內容是關于那些江湖武人的,但說的很是零碎,南風只能拼湊出個大概.

這幾個道士貌似知道那些武人的來曆,此時正在猜測這些武人去干什麼,其中一人猜測那些武人做了叛徒,那個年紀較大的道人否定了此人的說法,'今日便是十五,若是他們有心前去,此時便不會還在境內.’

探聽消息最惱人的就是聽得糊里糊塗,那幾個道人都不是多嘴之人,說過幾句也就不說了,端茶漱口,看架勢是准備上路了.

若是這些道人是太清或是玉清的,南風自不會上前與他們說話,但他們是上清道人,由于離落雪和燕飛雪的緣故,南風對上清宗始終感覺很是親近,眼見眾人要走,便起身過去打招呼,"福生無量天尊,幾位道友請了."

眾人見他過來,本來就有些疑惑,聽他念誦道號,面上的疑色更重,只有居山以上的紫氣真人才有資格宣唱齊全道號,而南風很是年輕,穿的又是俗人的衣著.

便是心中疑惑,那年長的道人仍然回了禮,"無量天尊,少俠是同道中人?"

南風點了點頭,"貧道授的是上清符箓,與飛雪真人有些私交."

聽他這般說,眾人更加疑惑,燕飛雪是上清宗掌教,統領上清數萬道眾,地位尊崇,而眼前的年輕人怕是還沒有二十歲,怎會與燕飛雪有私交.

南風搶在對方發問之前說道,"幾位道友可屬上清本宗?"

"正是,請問道友道號上下,于何處住觀?"年長的道人問道.

南風想了想,微微抬手,靈氣微露.

眾人都可觀察氣色,眼見南風顯露紫氣,無不錯愕驚訝,不過驚訝之余對他之前所說的話也都信了,如此年輕就身擁洞淵紫氣,與燕飛雪有私交也就大有可能了.

那老道最先回過神來,直身站起,躬身補禮,"敢問真人……"

南風抬手打斷了他的話頭兒,"煩勞法師幫我帶個口信給飛雪真人,只說我回來了,不需告知道號,她也知道我是誰."

道教最重尊卑禮儀,眼見南風不想顯露身份,老道也不便追問,待南風說完,躬身應是.

"貧道離開中土已近兩載,不久之前剛剛回返,不知這兩年各宗與江湖上有沒有大事發生?"南風問道.

眾人聞言,急忙將他請上首席,圍坐周圍,與他說話.

雞毛蒜皮的事情自然不值一提,那老道只挑重要的說,若有疏漏,另外幾人就在旁提醒補充.

令南風不曾想到的是他離開的這段時間著實發生了幾件大事,第一件就是兩大上古奇書出世,去年八月,黃河水災,洪水退去之後,東魏征調民夫治水清淤,發現上古石碑一座,上刻洛書河圖,齊全完整.洛書河圖乃周易前身,當年周文王潛心推研,得雙天八卦,後因先天八卦泄露天機,奪天造化,便被周文王毀了去,此番出現的是洛書河圖全圖,此等神物現身東魏,被東魏視為莫大吉兆.

同年同月,西魏岐山驚現彩鳳一只,引百鳥齊飛,遮云蔽日,縣吏聞訊前往,自彩鳳落處得一石匣,不敢妄自開啟,急送朝廷,朝廷召集百官,于上朝時開啟石匣,得無暇玉板一片,上有古字數百,召史官譯對,竟是天賜黃帝的上古奇書龍甲神章原本,得此奇書,朝廷立刻昭告天下,西魏上下皆將此視為天命所歸.

第二件大事發生在去年七月至今年年初,玉清紫薇大帝,上清清虛大帝,太清洞陰大帝,先後顯聖人間,但這三位神祇並沒有于三清各宗顯聖,而是顯聖于東西兩魏以及梁國各處.

三官大帝分別于三元日顯聖,天官玉清紫薇大帝顯聖于東魏一處偏遠山村,地官上清清虛大帝顯聖于梁國建康附近,而水官太清洞陰大帝則現身于西魏皇宮上空.

三官大帝顯聖的地點與三清各宗此時的勢力范圍沒有任何關系,顯聖之前三清各宗也沒有收到上界諭示,三官大帝顯露法像的時間非常短暫,亦不曾留下法旨天言.

對于三官大帝顯聖的動機,三清各宗一直在揣摩推測,但直至今日也沒有想到合理的解釋,三官大帝顯聖之前不曾諭示三宗接迎,亦不于三清各宗顯聖,令得三清宗好生忐忑.

第三件大事是梁武帝召請天下僧侶,迎請四大名寺高僧,齊聚蘇州,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水陸法會,這是佛教最為盛大的法會,前後持續了三個多月.

大事也只有這三件,這三件大事最容易理解的就是最後一件,梁武帝對佛教癡迷成狂,已經徹底魔障了.

仔細想來,第一件大事有兩種可能,一是東魏西魏都在吹牛,就跟劉邦斬白蛇一樣,其實就是個蠱惑眾人的噱頭.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確有其事,倘若真有此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兩魏的當權者,因為這兩部奇書都被朝廷得了去.

第二件大事最難揣度,佛教的佛和菩薩倒是經常有顯聖之舉,似類似的事情道門並不多見,因為此舉違背大道自然的規律,道家是不主動招攬信徒的,本是富貴之門,長生之路,這等好事,求之尚且不得,自不會主動給予.

但事實是三官大帝真的顯聖了,而且事先沒有諭示三宗接迎,顯聖的地點也不是三宗各自的勢力范圍,這就耐人尋味了,此舉有點兒類似于人間的禦吏走訪巡查,卻不通知當地官吏接待.

此事當真給不出合理的解釋,若是非要給個解釋,三官大帝此舉貌似是在表達對三宗的不滿,也可能是在給三宗施加壓力,間接告知他們在天庭看來天下沒有三國之分,也沒有地域歸屬.

想到此處,南風就有心放棄深究的念頭,但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三官大帝雖然分別隸屬玉清境,上清境,太清境,但他們三人卻並不是仙人,他們是神.

對于那些長生不死且有過人能力的人,世人便稱之為神仙,殊不知神和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存在,仙人是道人修道飛升而成,而神則是一些特殊的人和異類直接受封而成.

在龍門海島時,那名為黃有亮的猴子對二人稱它為仙家好生不滿,立刻糾正自己是神,通過那猴子的表現不難看出,神和仙貌似並不是一堂和氣.

三官大帝是神,與直接隸屬于仙人的道人相比,他們與朝廷和民眾的關系更密切一些.

就在南風皺眉思慮之時,那四人與他稽首道別,"真人若是沒有別的吩咐,我們這就啟程上路了."

"走好."南風抬手還禮,言罷,忽然想起一事,"剛才聽諸位說話,貌似東魏武林近些時日出了不少叛徒?"

"實則也不能稱他們為叛徒,"那老道搖頭說道,"只是一些無有氣節,如蠅逐臭的俗人."

"此言怎講?"南風問道.

那老道抬手西指,"那西魏的李朝宗得了天書,長了些本事,此番納妾成親,那些貪圖天書的武人都往長安給他道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