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癸未三龍
g,更新快,無彈窗,!

"莫急,我先與它交代一聲."元安甯指了指浮在水里的水虺.

"快去."南風擺了擺手.

元安甯去水邊與水虺溝通,南風往西走了走,自樹下解手,解手時發現遠處有成熟的野果,撒完尿就跑過去摘.

不多時,元安甯回來了,"它不願在這里等候,想跟隨我們前往浮云山."

"怎麼跟?咱們也不能一直在水邊走."野果又酸又澀,南風卻不舍得扔,酸澀也是一種滋味兒.

元安甯搖了搖頭,"那倒不用,它能聞嗅到我們的氣味."

"那行吧,走走走,"南風提氣拔高,往西北移動.

元安甯乃大洞修為,提氣加速倒也不慢,只是不能似南風那般凌空飛渡.

辰時,二人到得一處海濱城池,每個人都得吃鹽,沿海產鹽的地方都很富庶,雖然只是一處縣城,卻比內地的州城還大,人來人往,好生繁華.

二人衣衫襤褸,走在街上不時遭人白眼,當務之急是買衣服,繁華的城池有賣成衣的,南風問明路徑,帶著元安甯往那里去.

"我們沒有銀錢."元安甯低聲提醒.

"誰說沒有?"南風抬起了右手,手里抓著好幾個錢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偷的.

偷盜曆來被人所不齒,但南風從來就不以君子的標准來正身自律,元安甯早就知道他有諸多劣習,見得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

找到賣衣裳的鋪子,蓬頭垢面的進去,意氣風發的出來,里面有更衣處,買了直接換上,里外一身兒新,好生舒服.

"你那舊衣已經不堪穿著了."元安甯指著南風手里的包袱.

"我是怕水虺聞不到咱們的氣息兒."南風將包袱塞給了元安甯.

南風自前面走,元安甯在後面跟著,讀書人和富家公子走路都是直腰挺身,目不斜視.南風不然,搖搖晃晃,東張西望.

元安甯與南風朝夕相處,早已熟知他的脾性,與世人刻意追求的持重中庸不同,南風心情好時像無賴,心情不好時才像道士,這麼搖搖晃晃的走路,說明他此時心情很好.

南風早已經饑腸轆轆,但他卻不曾湊合將就,而是走了幾條街,尋了城中最好的館子,指著牆上的菜牌,"這個,這個,這個......"

二人來的早,館子里還沒有其他食客,故此吃驚的只有店主和幾個伙計,南風的這幅吃相讓他們懷疑南風是不是剛從大牢里放出來.

吃,喝,又吃又喝,大吃大喝,胡吃海喝.

與南風的狼吞虎咽不同,元安甯只吃了一碗飯和少許菜蔬就放下了筷子.

"多吃點兒啊,看你瘦的."南風嘴里塞滿了食物,言語含混.

元安甯搖了搖頭,提起茶壺給南風倒了杯茶,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捏著茶杯看南風吃喝.

"你這麼瘦,肯定……是餓的."南風說道.

元安甯自然不知道南風原本想說肯定生不出兒子,只是笑了笑,轉而輕聲問道,"還差多少?"

南風知道元安甯指什麼,便暫停咀嚼,定神內窺之後豎起了右手食指.

到了飯點兒,食客多了,為免引起他人側目,元安甯就喚來伙計,將起摞成堆的飯碗和盤子撤走.

伙計拿空碗可以,拿盤子不行,里面還有些湯水,南風舍不得.

吃完飯,二人沒有立刻離開,自桌旁坐著喝茶,倒也不是為了探聽消息,而是撐的走不動了.

店里先後來了幾桌食客,卻都不是江湖中人,而是一些客商和讀書人,這些人自然不會談論江湖之事,說的都是時事和政事.

二人現在兩眼一抹黑,什麼都想知道,時事和政事也急于了解.

客商重利,說的多是當下局勢對經商生意的潛在影響.

書生迂腐,說的多是經緯政事,哪個官員做的不好,哪里的將領又不會帶兵,貌似全天下的官吏都是蠢材,只有他們才能救國救苦.

百無一用是書生,這幫家伙眼高手低,以智者自居,除了發牢騷,屁事兒干不了,聽他們說話,無端的添了一肚子沒來由的氣憤不平,沒什麼有用的東西,聽到最後南風甚至想要過去將他們踹跑.

真正有用的消息多得自客商,不了解當下時事就沒辦法做生意,哪里在打仗,朝廷自哪里采買糧草,鹽往哪兒運最安全,他們全知道.

在二人離開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不少的事情,最大的消息是個好消息,至少對元安甯來說是個好消息,那就是玉璧城守住了,東魏大丞相高歡眼見自己的侄子不頂事兒,親自出馬率兵攻打玉璧,但他也不頂事兒,久攻不下,到了冬天只能狼狽撤兵.

這個高歡氣性也大,回去之後上了一口火,折騰了倆月最後氣死了.

東魏的高歡和西魏的宇文泰一樣,都是朝政的實際把持者,高歡一死,兒子高澄子承父業,但兒子沒有老子那麼大的威信,鎮不住手下的一干將帥,手下一員名為侯景的大將造反了,帶著十萬精兵投靠西魏去了.

這麼大一個便宜,西魏的宇文泰是又想撿山芋又怕燙手,既想要侯景的十萬兵士,又害怕侯景不聽話,無奈之下就去找人算了一卦,這也符合宇文泰的作風,當日把元安甯的老爹給毒死了,這家伙就請教了道門中人,把元安甯她爹的尸體停放在草堂佛寺,派僧人念經超度迷惑上天.

這一卦把宇文泰算出了一身冷汗,侯景生于景明四年,這一年是羊年,結合陰陽命理和那一年所發生的事情,算卦的人得出了一個結論,景明四年是癸未羊年,這一年會有三羊臨凡,若是換做別的羊年就成了三陽開泰的吉兆,但癸未年就不成了,癸為龍陰之水,這一年出生的三只羊都有沖日命數,所謂沖日,說白了就是奪權.

宇文泰本來就是搶奪的他人的權力,對這種可能搶自己權力的人最為忌憚,于是就甯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磨磨蹭蹭的不給侯景一個准話兒,侯景一看宇文泰沒什麼誠意,耗不起就帶兵投靠梁國去了.

事實是不是如外面傳言的這般,南風眼下也不得考證,不過給宇文泰算卦的這個人應該有點道行,景明四年的確是癸未羊年,梁國的陳霸先和在南疆稱帝的李賁都是這一年出生的,他已經觀察過二人氣色,這二人都是沖日青龍,未曾想這沖日青龍還有第三條,這下好了,三條沖日青龍都跑梁國去了,這個梁武帝還真是個人才,不但擅長出家當和尚,還擅長引禍招災.

元安甯發現南風在笑,卻不知道南風在笑什麼.

話說高澄掌權沒多久就跑了一員大將,這還了得,高澄急于立威,就把矛頭一轉,不再攻打西魏,改為派兵追繳叛徒侯景,眼下東魏的大軍與梁國接應侯景的大軍正在寒山一帶對峙.

這個侯景當初是有地盤兒的,位于颍川附近,有七州十二鎮,鎮可不一定比縣小,這些可都是大鎮,占地頗廣.

侯景一跑,王思政瞅准機會把侯景的地盤兒給占了,王思政就是協助韋孝寬駐守玉璧的大將,此人原本是東魏將領,後來元安甯她爹被高歡逼走,王思政就跟著他跑到了西魏,這個人自然是效忠元安甯她爹的,扶持保護元安甯姐弟倆的也是此人.

王思政占了侯景的地盤兒,這對元安甯是天大的好消息.

西魏宇文泰可能還不知道王思政在打什麼算盤,眼見王思政占了颍川,喜不自勝,連連加封,此時王思政已經官拜大將軍了.

此外,南方的陳霸先討伐李賁也很順利,此時已經將李賁主力擊潰,李賁逃到了蠻人地界,陳霸先正在率兵清剿余孽.

這段時間發生的大事也就這些,確切的說是時事只有這些,這些食客不是江湖中人,也不是宗派中人,三宗以及各大門派近期發生了什麼他們自然無從知曉.

未時,食客都走了,二人方才離開了飯館兒,自街上采買了一些換洗衣物和干糧雜物,辨明路徑,趕往蘇州.

九州大陸江河多是相連互通的,二人趕路之時多選河流兩岸,以便水虺能夠逆流跟隨,擔心水虺跟不上,二人也不曾全力飛掠.

夜幕降臨,二人自河畔北岸尋到一破屋,這里是一處墳場,這屋子是之前孝子守靈時居住的,而今已經很破敗了,不過棲身還是能的.

二人安頓下來之後來到河邊,水虺已經跟了上來,自河邊壓倒一片茅草,盤伏在那里.

元安甯比劃講說,讓那水虺明白明天此時就能趕到地頭兒,水虺會意,點頭回應.

元安甯轉身要走,南風抬手攔住了她,"告訴它,今晚會打雷,讓它不要懼怕."

聽南風這般說,元安甯有些意外,抬頭看天,天上並無雨云.

"回到中原就會身處險境,得盡快助你晉身居山."南風說道.

"也不急于一時."元安甯說道.

"今天能做的事情絕不拖到明日."南風隨口說道,悲慘的童年自他心中留下了諸多陰影,好不容易討到的食物沒舍得吃,最後卻被別的乞丐搶走就是其中之一.

元安甯點頭答應,轉身與那水虺交流解釋.

回到破屋進行了短暫的休息,南風探手抓住元安甯的寸關尺,循河入海,探其靈氣儲量,片刻過後松手點頭,"到時候了."

元安甯知道渡劫凶險,難免緊張,南風細心解釋,寬慰鼓勵.

常言道朝中有人好做官,萬事皆然,南風渡劫時無人相助,但他渡劫成功之後卻可以幫助和提攜他人,元安甯自然經受不住三道天雷,兩道也非常凶險,最為穩妥的是只經受一道.

元安甯自受一道,余下的兩道就得靠南風承受,他乃洞淵修為,堪堪耐受.

三更時分,二人來到北側山頂,南風是過來人,熟知細節,站定之後就開始擰解衣扣,與此同時沖元安甯說道,"把外衣脫了."

元安甯雖然不明所以,卻依言做了.

"你要是願意,還可以繼續脫."南風笑道.

元安甯自然不願意.

南風脫的只剩短褲,將衣物放置遠處,轉而沖元安甯說道,"你受不住三道天雷,只能經受一道,第一道你來承受,不要緊張,也不要催氣抗拒,只需意守丹田,余下兩道我來幫你."

"你會不會有危險?"元安甯好生緊張.

南風笑著搖頭,"不會,我已經渡過天劫,天雷不會主動劈我,我先試著給你擋一下子,要是察覺不妙,我就不往上沖了."

元安甯自然知道南風是在說笑,便是這般,她仍然很是緊張.

"准備好了嗎?"南風後退三丈.

"沒有."元安甯急切呼吸.

等了片刻,南風又問,"准備好了嗎?"

"等等."元安甯越等越緊張.

"別等了,聽我的,"南風高聲喊道,"氣發丹田,上送玄關."

聽得南風喊聲,元安甯心頭一震,立刻遵行.

氣送玄關之後,天地有感,雷云開始凝聚.

天雷如約而至,元安甯自承一道,余下兩道皆由南風以身相代,三道天雷過後,雷云散去.

由于只經受了一道天雷,元安甯便不似南風當日渡劫那般凶險難受,還能自己穿衣服.

"讓你全脫了你不聽."南風笑道,他此時只是沒了短褲,而元安甯除了外衣什麼都沒了.

元安甯從未在南風面前"袒誠相見",害羞自是難免,聽得南風揶揄,也不答話,只是紅著臉裹衣系扣,"你早知這般,為何不將包袱帶來."

"我就想看看待會兒你怎麼下去."南風壞笑.

元安甯自然不會這樣施展身法,好言相求,南風只是不下去與她拿衣服,多次好言相求,南風方才回去將包袱拿了回來.

渡過天劫除了靈氣可以自行運行,最明顯的變化就是能夠凌空飛渡,經受天雷的多少只會影響日後飛升的快慢,卻不會影響靈氣的正常使用,居山淡紫,一次借力可掠出兩里.

初晉居山,總有諸多疑惑,南風沒有得到師父的指導,此番卻做了師父的事情,耐心與元安甯講說解釋,但元安甯不是道人,不得授箓,便不得修行和使用法術.

次日,二人早早起身,繼續西行,趕往宿州浮云山……

.

.盟主曉#楓生日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