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回歸中土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笑的放肆,藍靈兒見狀越發羞惱,推開那白鶴,尖叫著想要上前拼命.

二人被困孤島全是藍靈兒之過,元安甯焉能不恨她,見她還想做困獸之斗,斜身而上,左手探出,連封藍靈兒數處穴道.

那白鶴見藍靈兒遇襲,急切的想要上前救助,它是飛禽,習慣了飛躍,便是沒了羽毛仍然本能的撲騰翅膀,但沒了羽毛自然飛不起來,只在原地蹦了蹦.

南風本來已經止住了笑,見它狼狽窘態,再度捧腹大笑,"哈哈哈哈……"

"怎麼處置她們?"元安甯皺眉看向南風.

"別著急,容我想想."南風笑道.

"還是殺了吧."元安甯說道.

當日藍靈兒拿住二人,也曾與猴子商議怎麼處置二人,元安甯的這句'還是殺了吧’就是藍靈兒當日說過的一句話.

南風自然知道元安甯並不是真心想殺藍靈兒,只是在提醒他不能好了傷疤忘了疼,便笑道,"她已遁入空門,就留她性命吧."

"你不殺我,我早晚會殺了你."藍靈兒歇斯底里的尖叫.

"你把我們扔在孤島上,我還沒說殺你呢,你倒反過來想殺我?"南風隨口說道.

"悔不該當初,早知你殺了我爺爺,就該將你碎尸萬段."藍靈兒失態吼叫.

"我可沒殺你爺爺,這個屎盆子你別往我頭上扣."南風說的一本正經,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他在往八通鏢局尋仇之後又去了另外幾個門派,包括林藍平在內的那幾個紫氣高手都被諸葛嬋娟給毒死了,藍靈兒只要稍微察訪,就能猜到此事與他有關,但藍靈兒肯定沒有證據證明人是他殺的.

"你沒殺我爺爺?!"藍靈兒半信半疑.

藍靈兒這般語氣,說明她可能直到現在也沒找到林藍平的尸體,見她這般,南風便搖了搖頭,"真沒有,不過你爺爺作惡多端,我是沒殺他,但別人有沒有殺他我就不知道啦."

藍靈兒不得接話,只能繼續叫嚷著要殺了他.

南風被她罵的煩了,瞪眼恐嚇,"閉嘴,再啰嗦個沒完,讓你滿頭都是戒疤."

藍靈兒領教過南風的手段,知道他說的出做得到,便是氣怒也不敢罵了,卻又憋不住,只能在那兒哭.

就在此時,元安甯伸手指了指船桅一側,南風轉頭望去,只見一干漁人正站在那里,有心上前卻又不敢.

"干嘛?"南風問道.

"吃水太深,得卸去壓艙石."掌舵的老者驚怯回答.

"那就卸呀,怎麼著,還想還讓我動手啊?"南風邁步上前,拎起藍靈兒進了木屋,那木屋左側有一條通往下面船艙的通道,其他區域當是漁人的住處,環視左右之後,將藍靈兒放于一側角落,那沒毛兒的白鶴戰戰兢兢的跟了過去.

二人自木屋里喝水休息,一干漁人經通道將船艙里的石頭搬出來扔進海里,藍靈兒和那只白鶴窩在角落里一聲不吭,一盞油燈懸在木屋正中隨著海浪左右搖擺.

略作喘息之後,南風看向藍靈兒,"胖子現在在哪兒?"

藍靈兒歪頭一旁,拒不回答.

"我問你答,答的好,我們就帶你回去,答的不好,我們就自附近尋個海島,把你放下去."南風說道.

藍靈兒怕了,"你想問什麼?"

南風問,藍靈兒答,半柱香之後南風對事情經過有了大致的了解,當日藍靈兒將二人扔在島上之後,又去瀛洲玩耍了幾天,然後回到中土與眾人一同尋找林藍平,尋之無果只得回到白鶴山莊養傷,說是養傷,其實就是等頭發長長,但頭發還沒長長,胖子就找過去了.

藍靈兒自然不是胖子的對手,幾個回合就被胖子拿住了,逼她交人.

休說藍靈兒不想交人,就算她想交也交不出來,當日她和那猴子迷路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把南風和元安甯扔哪兒.

藍靈兒說不知道,胖子自然不信,一把火燒了白鶴山莊,逼著藍靈兒往海上尋找,藍靈兒無奈之下只能帶著胖子回憶尋找,卻哪里找的到,東海浩瀚,海島也多,前前後後找了大半年,也沒見到二人人影兒.

在這期間,藍靈兒也曾想過將胖子引到瀛洲去,但胖子雖然看似憨傻,卻並非無有心機,料定她不會將二人放在那風景秀麗鶴飛猿啼的仙島上,到了附近就調頭,也不往島上去.

後來又找了一段時間,藍靈兒為了脫困,便咬定二人就被關在瀛洲某處,並由猴子看守,在外面轉悠了許久,胖子早已疲憊不堪,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帶著藍靈兒去了瀛洲.

這一去自然沒有好果子吃,被猴子一頓痛毆,但令猴子和藍靈兒沒想到的是胖子雖然修為不高,挨打的功夫卻好生了得,竟然被他給沖了出來.

見他跑,二人就追,未曾想胖子還有厲害的招數,趁二人大意,扔出鐵錘將猴子砸下白鶴,轉而調頭回來,又把她給擄走了.

胖子吃了虧,上了當,憋了一肚子的火兒,于是藍靈兒就倒黴了,嚴刑逼供,不說就剃頭,還不說就點戒疤,頭也剃了,疤也點了,藍靈兒也招了,眼瞅著藍靈兒是真的把二人給弄丟了,胖子險些氣瘋,便尋了個海島,將藍靈兒也給扔那兒了.

擔心她騎著白鶴跑了,就授意八爺把白鶴的羽毛給拔了,這事兒八爺倒是樂意干,它跟白鶴是老冤家了,哪里還會手下留情,拔了個干乾淨淨.

藍靈兒說到此節是咬牙切齒的,這也是立場不同,實則站在胖子的角度來說,他已經手下留情了,沒有殺了那白鶴,待得白鶴長出羽毛,藍靈兒就能離開海島了.

剃頭點戒疤是在兩個月之前,隨後胖子便乘著八爺走了,是回了中土,還是仍然在海上尋找,藍靈兒就不曉得了.

聽罷藍靈兒講說,南風皺眉不語,他和元安甯被困的這段時間胖子一直在奔波尋找,感動自不必說,但只有胖子在尋找二人,期間諸葛嬋娟並未參與,這令他多少有些失落,也不知是自己越行越遠,還是諸葛嬋娟越行越遠,總之二人之間的距離是越來越大了.

便是卸了壓艙石,漁船仍然吃水很深,擔心漁船翻覆,那掌舵的老者便過來商議能否將水虺放在水中拖帶,南風心情不好,怒目瞪眼,把他給罵跑了.

"你也不用太過憂心,正德尋我們不到,終會回去的."元安甯低聲安撫.

南風無奈點頭,大海茫茫,二人也沒有能夠飛翔的坐騎,便是有心尋找胖子也無法實施.

人都有好奇心,藍靈兒也有,她也知道不該與南風說話,卻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你的眼睛是被誰治好的?"

"那個神仙叫什麼來著?"南風歪頭看向元安甯.

元安甯知道他又在耍詐,既不拆台,也不接話.

南風撓了撓頭,"叫什麼我沒記住,總之是個很厲害的神仙,好像叫什麼大帝."

南風是睜著眼睛說瞎話,藍靈兒倒也信了,此事也沒必要糾結細節,便歪頭一旁,不再言語.

二人登船不久,外面的風勢就開始減弱,半個時辰之後雨也停了,烏云散去,星辰顯現.

南風回到甲板,仰頭上望,快兩年不曾見到月亮和星辰了,瞎眼之後只有無盡的黑暗和沉悶的壓抑,此時想起還後怕不已.

"英雄,你們要往何處去呀?"掌舵的老者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們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只要靠岸就成."南風隨口說道,這些年四處奔走,他已經能夠根據別人的口音大致判斷出對方是哪里人,不出意外的話這些漁人應該來自東魏沿海.

掌舵老者聽他這般說,放心不少,一聲吆喝,升帆劃槳,全速西行.

此時那水虺已經恢複了些許精神,正盤繞身軀,于右舷棲身.

就在南風再度抬頭仰望蒼穹之時,元安甯離開船艙,到他身側,"漁船打魚總不會出海太遠,用不了多久就該靠岸了,靠岸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南風聞言轉頭看了看不遠處的水虺.

"去往浮云山之後呢?"元安甯又問.

南風沒有立刻接話,他被困海島已經快兩年了,這段時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一無所知,情況不明,也就無從決定去處.

短暫的沉吟過後,南風說道,"先助你渡劫入紫,再與你去一趟玉璧."

元安甯輕輕點頭,轉而說道,"秋夜寒冷,進去吧."

"你先進去吧,我想再看看海上的夜色."南風說道.

元安甯沒有接話,站立一旁,安靜陪伴.

半個時辰之後,星月黯淡,南風與元安甯回到船艙,此時二人身上的衣服仍是濕的,但眼下也沒有衣物可供二人更換,只能忍著.

黎明時分,隱約能夠看到前方的陸地,在距陸地還有百十里處,南風命漁船改道西南,這里位于河口處,南岸就是梁國,繞不了多少路,順便將藍靈兒送過去.

到得江畔樹林,藍靈兒帶著白鶴下了船,狼狽逃走,南風和胖子已經成了她的夢魘,當真是避之猶恐不及.

漁船調頭北上,回歸東魏.

二人並未跟隨漁人前往碼頭,而是在中途使用身法離船登岸,水虺也蜿蜒下船,那些漁人見這幾個要命的祖宗終于走了,瘋狂劃槳,逃也似的跑掉了.

"終于回來了."元安甯環顧左右,感慨傷懷.

"這段時間真是辛苦你了."南風鄭重道謝.

元安甯微笑搖頭,"若不是還有牽掛,一直住在那里倒也不壞."

"還不壞呢,吃兔子吃的我都想吐,走走走,找個地方先吃上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