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猴子偷桃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心中還有諸多疑問,但離落雪情緒低落,意興闌珊,也不便繼續叨擾,只能抱著那酒壇出了木屋.

元安甯本自遠處等候,見他出來,急忙快步上前,伸手攙扶.

南風微笑歪頭,元安甯這才想起他已經能夠視物,急忙縮手回去.

南風轉身回頭,只見離落雪正面對木屋北側牆壁,那牆上掛的不是神像,亦不是天元子的畫像,而是一幅太極陰陽圖,此時離落雪正對著那幅太極圖出神發愣.

"師娘,我走了."南風再度道別.

離落雪無有回應.

等了片刻,不見離落雪答話,南風只能轉身西去,原路回返.

待得離木屋遠了,元安甯輕聲說道,"你師娘並非與你疏離,只是傷心太過,萬念俱灰."

"我知道."南風點了點頭,他本想將外面這幾年發生的事情告知離落雪,但離落雪並沒有給他講說的機會,而離落雪對自己所處的境遇也沒有絲毫提及.

能夠視物,便能從容躲過那些正在阻截沖躍龍門魚蛇的守衛,由于天眼不曾開啟,視物便不很齊全,只能看到那些守衛的衣著樣貌,卻無法看到他們在出招時發出的靈氣.

二人回到崖下時那條水虺仍在小船附近等候,元安甯以石做筆,自石壁上塗畫,向水虺說明情況.

當水虺知道不得越過九道龍門點睛也無有用處時,好生氣惱,異常沮喪,倒也不曾攻擊二人,只是轉身想要離去.

元安甯急忙喊住了它,又自石壁上畫出了離落雪所說的化蛟白蓮,元安甯可能沒去過宿州,也不知道那浮云山究竟是怎樣一處所在,只能畫出天坑和水潭,再畫蓮花一朵,隨後又畫出了一條蛟龍形象.

這個在水虺的理解范圍之內,它與二人在島上相處了很久,對二人脾性已有了解,亦不懷疑二人會誆騙它,便轉身回來,再度駕轅拉舟.

元安甯與它較為熟悉,捆縛繩索就由她來,在元安甯為水虺捆縛繩索時南風拿過石塊將元安甯先前畫寫的圖案盡數磨去.

准備妥當,水虺拉著二人自崖下向南行進,來到龍門海島的南側,如法炮制,上得崖頂,自林下往那石屋移動.

長年累月從事同樣的工作,人會變的呆傻麻木,那些守衛只是木然的阻攔逆行魚蛇,便是元安甯不小心踩落山石發出聲響,他們也不曾回頭察看.

南風行的很快,若是這黃毛異類凶殘危險,離落雪定會提前告知,她不曾警告,就說明此物已經齊全神志,不會攻擊二人.

石室三間,有門無窗,門是開著的,里面無甚器物,除了一張石桌和一只石墩,再有就是地上散落的幾枚桃核.

那異類不在正屋,但所穿蓑衣留在了正屋的石桌上,短暫的打量之後,南風沖元安甯做了個手勢,二人悄然退後,到得三丈外,南風撿起石頭扔向石門.

石頭砸中石門發出聲響,石屋里隨即傳出了聲響,當是有人自東屋出來.

在等那異類出來的時候,元安甯指了指南風的右眼,南風會意,閉上了雙眼.

不多時,石屋門口傳來了那異類的說話聲,語氣異常急切,"那壇子里裝著什麼?"

聽得此物言語,南風心里有數了,按照常理主人見到生人,都會先確認對方的身份和來意,但這異類沒問二人是誰,而是先問壇子里是什麼,這說明這個異類是個老酒鬼.

在南風思慮時,元安甯接話回答,"酒."

"真的?"此物雖是異類,人話說的卻好,聲音好生洪亮.

元安甯也不答話,而是自南風懷里拿過酒壇,拍碎了泥封.

泥封一碎,酒氣外溢,醇香撲鼻,沁人心脾.

那異類聞得酒氣,失態尖叫,"給我!"

"別過來,不然我摔碎它."元安甯高舉酒壇.

南風一直閉著眼,也不知道這異類是何模樣,在它與元安甯說話時偷偷睜眼一瞥,此物渾身金毛,尖嘴猴腮,竟然也是個猴子,不過它與藍靈兒先前請來的那個不同,這個不是猿猴,而是真正的猴子,確切的說是個猴精,因為尋常的猴子不會說話,更不會一身金色皮毛.

眼見元安甯要摔碎酒壇,那猴子急忙退了回去,強捺心急,"你們想要什麼?"

元安甯並未直涉正題,而是出言試探,"你有什麼?"

"好啊,"那猴子的語氣之中滿是氣憤,"死王八,這次你又帶了誰來戲弄我?"

二人自然不知道猴子口中的死王八是誰,不過卻根據它的話外之音知道之前有人過來戲弄過它.

"我們是第一次來."元安甯說道.

"真的?"猴子並不相信,"伸手出來."

元安甯雙手輪換,逐一伸出.

"還有你,"猴子又指南風,"說話."

南風不明所以,疑惑發問,"說什麼?"

也不知道猴子是如何確認二人身份的,但猴子確實確定了二人身份,至少確定二人不是它所認為的那兩個人,"你們究竟想要什麼?"

"你能給我們什麼?"元安甯問道.

"我也不問是誰指點你們來的,直說吧,是不是也想要桃子?"猴子急切的問道.

酒是好東西,但這東西也有個很大的毛病,那就是喝多了會上癮,這猴子應該是深受其害,便是隔著三丈,不遠處還有瀑布轟鳴,南風都能清楚的聽到它吞咽口水的聲響.

元安甯尚未答話,那猴子又道,"等著."言罷,縱身躍起,往東去了.

二人急切回頭,只見那猴子此時已經到得山頂,正在轉頭回望,"蓋上,蓋上,跑了酒氣,便不好喝了."

元安甯聞言急忙以衣袖蓋住壇口,那猴子自山頂解下蓑衣,縱身一躍,沖進瀑布消失無蹤.

"它做什麼去了?"元安甯好生驚詫.

"摘桃子去了吧,"南風抬手上指,"此處連通三界,它應該是往天上去了."

"我本想以退為進,未曾想它竟然會錯了意."元安甯有些擔心,此番是來為南風治眼睛的,可不是為了換它桃子.

"那桃子既是天上的東西,定然有奇異之處."南風說道.

元安甯便是擔心,也只能等著,而今猴子已經走了,喊不回來了.

本以為猴子去去就回,未曾想足足等了半個時辰那猴子也沒回來.

"你在這里等它,我下去與水虺講明,免得它等的焦心."元安甯將酒壇還給南風.

南風點了點頭,接過了酒壇.

半柱香之後,元安甯回來了,南風還在原地等候,猴子仍沒回來.

"這麼久不曾回來,怕是遇到了什麼意外."元安甯不無擔心,那猴子所說的桃子自然是天上的仙桃,而仙桃肯定都是有主的,猴子此去說是去摘,實則是去偷.

"應該不會."南風搖頭說道,那石室里遺留有不少桃核,說明類似的事情猴子之前沒少干,是個慣偷,慣偷總是比較容易得手的.

元安甯還是擔心,"有傳言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會不會真有……"

"應該不會."南風打斷了元安甯的話頭,元安甯所說之事他也曾聽說過,說是在漢朝有個樵夫進山砍柴,遇到神仙下棋,便自那觀棋,得了神仙一枚棗子,便不饑餓,等到回家時方才發現已經過去了好多年,親人都老死了.

"是啊,那猴子雖然嗜酒,神智卻十分齊全,應該會想到這一節."元安甯說道.

又等了半個時辰,猴子仍然沒回來,此番二人都坐不住了,看來這猴子辦事兒還這不靠譜,擅離職守了這麼久,若是此時有魚蛇化龍,怕是會耽擱正事兒了.

想到魚蛇化龍,南風忽然想起一事,"走,進屋看看."

"怕是不妥."元安甯搖頭.

"那猴子離開時貌似是空手走的."南風說道.

聽南風這般說,元安甯明白南風想做什麼,"只是不知那點睛之筆我們用得用不得."

"試試再說."南風心中急切,轉身就走.

元安甯只能跟了上去.

正屋的地上有桃核,有些年代久遠的已經發黑了,南風往西屋去的時候元安甯彎腰撿了幾個桃核.

西屋是一堆干草,猴子平時應該就在這里睡覺.

見元安甯打量桃核,"如果真是仙桃,地上肯定無法栽種."

元安甯點了點頭,"真是如此,無有核仁."

南風又往東屋去,東屋有張石床,不過猴子沒在這里睡覺,而是將石床用來放置雜物,上面有不少酒壇,細數當有幾十個,材質各不相同,以陶土居多,也有瓷瓶.

除了酒壇,牆角還有幾捆竹簡,上面落滿了厚厚的灰塵,拿過一卷,鋪開看閱,竟然是卷孟子,再看其他,亦是古代常見的書籍,這些自然是別人送它的,可能是為了讓它看書增長見識,明白道理,不過這些竹簡雖然老舊,紮線卻都完好無損,不消問,猴子肯定沒看,給猴子送書和對牛彈琴一樣,只是徒勞.

無聊之下總得設法消磨時間,這猴子的愛好挺有意思,這家伙喜歡做木匠活兒,床上堆積了諸多大小不一的人偶,以猴子居多,也有身穿甲胄的天兵天將和各路神仙,眼下正在雕刻的是一匹馬,類似的戰馬還有不少,估計在無聊時猴子會玩兒騎馬打仗的游戲.

人偶太多,胡亂的堆積一處,南風也無暇逐一細看,掃了兩眼就看向別處,除了這些雜物,床上還有一大一小兩個盒子,都是白玉質地,打開那較大的玉盒,里面放的全是黑色的鑰匙,應該是用來開啟那些捆縛罪囚鎖鏈的.

再開小玉盒,里面是一只黑色的筆狀器物,之所以說是筆狀器物是因為此物只是像筆的一塊細長黑石,而不是真正的毛筆.

就在南風打量那細長黑石時,猴子回來了,直沖進門,見到二人私闖民宅也不計較,將手里的兩個桃子向前遞送,"快把酒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