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再見光明
g,更新快,無彈窗,!

離落雪快步走近,側目端詳,"何人所為?"

"太清宗的玄清玄淨和紫光閣的李朝宗設計拿了我,又尋了一個會讀心異術的外邦女子,想要窺探我記在心里的天書,無奈之下我只能自毀雙目,令他們難以得逞."南風語帶顫音,不幸的經曆可能會加速一個人的成長,但同時也會自其心底留下永遠的陰影,童年的不幸以及後期遭遇的種種陰險狡詐令他很難相信別人,但總有一些人是值得信任的,離落雪就是其中之一,而且離落雪是唯一一個他完全信任並願意尋求幫助和依靠的人,師父死了,師娘就是最親近的人.

"請問南風的眼睛可有複原的希望?"元安甯在旁問道.

離落雪此時正在翻捏南風眼皮,聽得元安甯問話,歪頭看她.

南風看不到離落雪的舉動,卻知道離落雪沒有回答元安甯的問題是不確定她的身份,急忙說道,"師娘,這是我的……我的……"

"你們去過北面的那處小島?"離落雪打斷了南風的話頭.

"是啊,我們就打那里來."南風說道,言罷,將與藍靈兒結怨的經過簡略的說與離落雪知道.

聽罷南風講說,離落雪點了點頭,轉而邁步先行,"隨我來."

元安甯扶著南風自後面跟隨,不多時,穿過竹林進到木屋.

房中有桌椅,南風心中忐忑,坐下之後急切問道,"師娘,我的眼睛還有救麼?"

"有."離落雪給出了肯定的答複.

南風聞言如釋重負,有些東西只有失去了才知道是何等重要,快兩年了,他一直活在黑暗之中,無時無刻不在經受著沉悶的壓抑和絕望的煎熬.

"師娘,這里是什麼地方……"南風話音未落,便感覺到右眼刺痛非常.

"不可亂動,"離落雪擋住了南風捂向右眼的手臂,"閉上眼睛."

南風自然知道離落雪做了什麼,他知道離落雪會這麼做,卻沒想到她會立刻施為,右眼的劇痛異常強烈,令其不可自抑的瑟瑟發抖.

"請問真人……"

離落雪抬手打斷了元安甯的話頭,"我早已不是道人了."

元安甯不知道離落雪脾性,便不敢多說話.

聽腳步聲,離落雪當是往東屋去了,隨後便是石板拖拉的聲響,不多時,離落雪回來了,將什麼東西放到了桌上,"需得陰陽齊全才得開啟慧目天眼,稍後你們帶了這壇酒去尋黃有亮,請它以陽筆開啟左眼,此物好酒,必不會拒絕."

"師娘,黃有亮就是披著蓑衣的那人?"南風問道,此時右眼的劇痛已經有所減輕,錐心的劇痛變成了刺骨的陰冷,得離落雪提醒,南風便不敢抬手揉搓,只能強行忍著.

"它並非人類."離落雪的語氣很平靜.

南風點了點頭,轉而關切問道,"師娘,您怎麼會在這里?"

離落雪沒有答話.

"師娘,這幾年您一直在這里?"南風又問.

離落雪仍然沒有答話.

兩度發問離落雪皆未應聲,南風便有些惶恐,不再發問,而是說道,"師娘,我已經晉身紫氣洞淵了."

"哦."離落雪隨口應著.

離落雪反應如此冷淡令南風既疑惑又惶恐,在離落雪離開的時候,他所吞服的龍齒天蠶尚未起效,按理說對于他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晉身洞淵,離落雪應該感到意外才對,但離落雪卻並沒有表現出些許意外.

"師娘,這里是什麼地方?"南風小心發問.

"連通三界的東海龍門,"離落雪說道,言罷,又道,"可以睜眼了."

此時右眼刺骨的陰寒已經變為冰涼爽利,聽得離落雪的言語,南風便小心翼翼的睜開了眼睛.

眼睛睜開之後,木屋里的陳設器物立刻映入眼簾,離落雪此時正面向門口,茫然出神.歪頭再看元安甯,看到的是元安甯消瘦的面孔和關切的眼神.

"如何?"元安甯好生緊張.

"能看到東西了,只是與之前不太一樣."南風低聲說道.

南風言罷,離落雪在旁接口,"不得陽筆點睛,你只能看到陰屬黑白二色."

"多謝師娘."南風站立起身,鄭重道謝.

離落雪聞聲轉身,看了南風一眼,"此處連通三界,陽人不宜久留,早些去了吧,日後也莫要再回來."

離落雪的聲音很平靜,看的出來她的情緒非常低落,究其緣由,當是"睹物思情",看到他想起了早已死去多年的天元子.

南風本來還想問離落雪的境遇,見她這般,只能打消了這個念頭,桌上的那壇酒證實了他先前的猜測,離落雪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乃是為了幫助天元子重見光明,這壇埋在地下的酒,原本應該是用來引誘黃有亮為天元子治傷的.可惜的是天元子死的太早也太過突然,令離落雪苦心的安排和准備徹底失去了意義.

南風能夠體諒離落雪的心情,但就這樣走了,心里又有幾分舍不得,"師娘,你離開之後,外面發生了很多……"

離落雪搖了搖頭,示意南風無需多說.

哪怕心里有一萬個舍不得,也不能纏著離落雪聒噪啰嗦,愣了片刻之後,南風歪頭看向元安甯,元安甯會意,沖離落雪拱手行禮,轉身出門.

待元安甯出了木屋到得遠處,南風再度看向離落雪,"師娘,您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離落雪沒有立刻接話,沉默片刻方才說道,"天眼只能辨察妖邪,卻無法判斷人心真假,是真是假,還需自行判斷."

南風點頭過後,歪頭問道,"師娘,你怎麼了?"

離落雪搖了搖頭,"你師父已經駕鶴多年,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再追逆計較也無甚意義."

南風聞言越發疑惑,不知為何,離落雪今日的表現與當年與他告別時的態度有了本質的變化,當年離落雪離開時是贊同他為天元子報仇並查找真凶的,但此番卻對此事表現的意興闌珊.

就在南風暗自疑惑之際,離落雪歎了口氣,"世間有無數的是是非非,有處置不完的恩恩怨怨,不可執念恩怨是非,沒有什麼比與有情人相守終老更重要."

南風聞言恍然大悟,離落雪之所以態度發生了變化,是因為發現他有了意中人,擔心他會步二人後塵,于恩怨是非之中本末倒置.

"師娘,您的恩情我會銘記于心,您多保重."南風甩開衣擺,跪拜謝恩.

離落雪點了點頭,"帶上酒水,去黃有亮處,待得齊全天眼陰陽,可回去尋那島上的白鱗水虺負載西歸,宿州西北的浮云山陰麓有天坑水潭一處,內生紅藕白蓮一株,可助其蛻變蛟龍."

"多謝師娘."南風直身站起,拿起了桌上的酒壇.

"去吧,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