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朝夕相伴
g,更新快,無彈窗,!

"什麼交易?"元安甯不甚明白.

"我想讓它帶咱們去那龍門島嶼."南風說道.

元安甯聞言眉頭微皺,歪頭問道,"去那島嶼做什麼?"

南風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元安甯沒有立刻接話,沉吟片刻出言問道,"你有什麼具體的打算?"

南風搖了搖頭,平心而論他真沒什麼具體的打算,只是心存僥幸,想要過去碰碰運氣.

元安甯沒有支持也沒有反對,想了想,說道,"所謂交易就是交換,咱們能給那水虺什麼?"

"助它成龍."南風這話說的很沒底氣.

元安甯沒有接話,短暫的沉默過後,走出窩棚,"走吧."

"算了,算了,再想想吧."南風自己打了退堂鼓,元安甯問的這幾個都是關鍵的問題,事實上他並沒有真正的准備好,也沒什麼具體的打算.

見他這般說,元安甯轉身回到窩棚,自他身邊坐下,"我知道你心中苦悶,再耐心等上一段時間,下次再有真龍化生,便能看的更仔細一些,屆時咱們再想辦法過去,勝算也能大些."

南風點了點頭,實則元安甯早就發現他眼下是在病急亂投醫,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便是這般,元安甯也沒有阻止反對,之所以不阻止,是因為能體諒他瞎眼之後的憂苦和郁悶.

不知道何時才能再有魚蛇化龍,二人只能早做准備,而所謂的准備,主要是吐納練氣,島上除了那白衣女子,還有一位蓑衣老者,二人皆無氣色顯露,不得判斷修為境界,只能將二人視為太玄高手,此外,在確定白衣女子就是離落雪之前,也得將此人視為對手.

凡事都要考慮到最壞的結果,而今他瞎了眼,只有晉身太玄,才有可能多出幾分勝算.

但自島上待了這麼久,期間也不曾懈怠練氣,但也只得了晉身太玄所需靈氣的十之一二,若想晉身太玄,仍要數年等候.

隨著時間的推移,有些事情能夠逐漸適應並習慣,但有些事情卻不能,雙目損毀已經半年多了,記憶中的世間萬物越來越模糊,他甚至想不起太陽發出的是怎樣的光芒,也想不起樹葉是什麼顏色,眼前除了黑暗還是黑暗.

苦悶逐漸演變成了陰郁,陰郁又惡化為煩躁,總感覺心頭有一股無名之火,隨時都可能失控爆發.

雖然心情極度惡劣,南風卻從未發過火,這倒不是他自我克制的功勞,而是元安甯細心安撫的結果,元安甯人如其名,心細如發,平和溫柔,總能細心的察覺到他情緒的變化,並能夠巧妙的安撫和緩解他心中的焦躁和煩悶.

對于元安甯的努力,南風雖然不能看在眼里,卻是記在心里,這就是大家閨秀的格局和氣度,哪怕他做的不對,也不會正面反駁,而是在不違逆他的前提下婉轉的提醒.

也可能是酷暑緣故,這段時間南風始終感覺憋悶煩躁,元安甯的安撫只能起到緩解作用,卻無法徹底消除和化解他的這種負面情緒.

眼見南風情緒異常,元安甯暗暗著急,曾數次隨意自然的為南風創造機會,但南風如同未覺,並無逾禮舉動.

元安甯不明所以,忐忑非常,若是不再給予和創造機會,便擔心南風會誤以為她與之賭氣.若是繼續給予機會,又當真放不下氣節,抹不開顏面.

如此這般,又過了數月,到得秋冬時節.

眼見天氣涼爽並沒有令南風心情好轉,元安甯無奈之下只能再做嘗試.

南風亦是細心之人,好生敏感,便是有心暗示,也不能太過明顯,不然會令其誤以為是在施舍憐憫,但想要行云流水一般自然的創造機會是何其困難.

該想的元安甯都想過了,之前也試過了,此番再也沒有不露聲色看似自然的巧合暗示,無奈之下只能使用下策,于南風夜間輾轉之際伸手拉他.

原本就是羞愧非常,忐忑萬分,未曾想伸手過去,南風竟然撥開了她.

元安甯此時是何種心情只有她自己知道,但她卻並未允許自己失態,而是努力壓下冤屈,想要柔聲說些什麼,但屢次嘗試,終是不能,此時此刻,一旦開口,必然落淚.

"你是公主,理應金冊鳳輦,南出宮門."南風沉聲說道.

元安甯是何人,焉能聽不出南風的話外之音,雖然只有一句話,卻有兩重承諾.

一瞬間,之前所有的委屈和羞愧煙消云散,這世間沒有什麼比自己的付出被對方細心感受並銘記于心更令人欣慰的事情了.

便是萬分感動,元安甯仍然不曾落淚,而是付之更大努力,令自己不曾失態,"多謝."

便是她強行忍耐,這聲道謝也是顫音發出,言罷,急忙起身,"我去與你取水來喝."

"嗯."南風應聲,他自然知道元安甯要出去做什麼,優雅的氣度和良好的修養是每個女人都崇尚並追求的,可惜的是不是每個女人都能真正做到,大部分都與天鳴子一般,畫虎不成反類犬,都是假的,但總有一些是真的,元安甯就是其中之一.

一直到元安甯急切的腳步聲消失,南風也沒有聽到她的哽咽,這自然是元安甯強忍的結果,都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這話對不對,對,不過只適用于那些木訥平庸之人,只有這些人才需要很長時間去了解和發現一個人的真實品行,若是聰明細心,判斷和觀察的時間就能大大縮短.

再者,什麼才是日久,若是分居兩地,交往十年也不見得能夠真正了解一個人,若是朝夕相處,同居一室,互相了解的速度就會大大加快.

二人自島上已經待了大半年,他早已經確定了元安甯的品行,實則在元安甯第一次暗示時他就想沖她說這番話了,之所以沒說,是因為知道這個承諾的份量太重,開弓沒有回頭箭,必須慎重確認,再確認.

經過慎重的考慮和多次的確認,他確認自己喜歡元安甯,也確信元安甯的真誠,所以給了元安甯一個承諾,這個承諾是她應得的,便是自己有難處,也應該自己設法處理,不能因為自己有難處就委屈別人.

而今已經給了元安甯承諾,至于自己的難處,只能慢慢設法處理,兩不相負實在太難,便是這般,他也不願辜負諸葛嬋娟,元安甯已經得到了她應得的,諸葛嬋娟也應該得到自己應得的.

在他落魄孤島之際,元安甯毫無怨言體貼入微的陪伴著他,這是上天對二人的眷顧,也是對元安甯的眷顧,若是被猴子拿住的不是元安甯而是諸葛嬋娟,諸葛嬋娟也會做與元安甯同樣的事情,盡管她可能做的沒有元安甯這麼好,但她內心深處一定是想做好的.

取水本該去去就回,結果元安甯去了一個時辰.

南風一直等到元安甯回來,接過她帶回來的清水喝了幾口,將石碗交還元安甯,道了聲早些睡吧,這才睡了.

南風睡了,元安甯卻睡不著,南風雖然沒有很好的教養,卻有著很多王侯公子沒有的良善和細心,等她帶水回來,喝過水才睡,是為了顯示先前那句話的鄭重和嚴肅,這看似貌不經心的舉動,勝過凡夫俗子的千句甜言,萬句蜜語.

次日早起,南風的心情明顯好了許多,隨著氣溫轉冷,煩悶漸漸消失,心情逐漸回歸平靜.

與南風一同郁悶的還有那條水虺,不過這家伙郁悶的時間比南風要長,眼見別人越過龍門化身真龍,而自己卻屢戰屢敗,水虺好生受挫,回來之後一直貓在洞里,不思飲食,很少出來活動,自上次回來,便沒有再去過龍門海島.

見水虺這般,南風便有些擔心,倒不是擔心它絕食自盡,食物它還是吃的,只是吃的不多,他擔心的是魚蛇翻越龍門是不是有什麼限制,水虺不再前往龍門海島,是不是每年只有一條魚蛇能夠幻化成龍.

在下雪的前一天,南風的擔心被證明是多余的,水虺又出去了一趟,又是皮開肉綻的回來了,這便說明那龍門一年四季都可以嘗試翻越,並沒有太多的限制.

下雪之後,氣溫驟降,元安甯將窩棚修補了一番,卻仍然抵不住刺骨的寒風,無奈之下二人只能往鄰居家借宿.

蛇類到了冬天都是要沉睡冬眠的,但這條水虺有些道行,便不似尋常蛇類那般睡的昏沉,見二人進來,便抬頭打量.

經過將近一年的相處,水虺已經習慣了二人的存在,見進來的是他們,便重新盤繞,也不驅趕.

天氣異常寒冷,但海水卻不結冰,漫漫寒冬,二人多數時間都在山洞打坐練氣,夜晚休息,元安甯多在靠近洞口的區域躺臥,之所以這樣,當是為了一旦再有魚蛇化龍,能夠在第一時間看到龍門海島上的情況.

雖然知道胖子找到這里的可能性很小,但被困在這里的初期,他還是多少抱著幾分希望的,到得來年春天,南風不抱任何希望了,二人失蹤之後,胖子一定會不遺余力的尋找他們,至今不曾找來,說明胖子已經嘗試了各種方法卻並未奏效.

眨眼之間又是數月,被困島上已經一年多了,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了,也不知怎地,這處海島附近一個生人也不曾見過,連靈鶴仙鳥也不曾見到一只.

這段時間南風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也不知道外面怎麼樣了’,元安甯倒是沒說類似的言語,但南風知道她也在擔心掛牽,二人出事時東魏正在攻打西魏的玉璧,她的胞弟就在玉璧,那可是累卵之地,危牆之下.

夏天又來了,早在開春二人便回到了窩棚,經過南風的指導和幫助,元安甯終于晉身大洞,離居山紫氣只有一步之隔.

某日深夜,南風再度被異類的吼叫聲驚醒,那聲音好生熟悉,又有魚蛇成功化龍.

伸手去推元安甯,卻推了個空.

"我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