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點睛之筆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附近除了那條水虺,再沒有很大的動物,先前的叫聲異常洪亮,不問可知是個大家伙,發出的方向又是水虺經常前往的南方,這些時日他一直懷疑這附近隱藏著什麼奇異的所在,眼下正是探尋真相的大好良機.

不過凡事都有個輕重緩急,還是先干正事兒要緊.

天氣炎熱,南風穿的也不多,中衣一去,就只剩下了短褲.

中衣脫的容易,但短褲去的卻不順利,元安甯兩番輕拽,短褲只是不掉,腰繩早就去了,不該扯不下,定睛細看,原來是被擋住了.

就在此時,南方再度傳來了叫聲,此番不是一鳴即止,而是接連吼叫,那吼叫聲如同人類負重之前的發聲助力,雖然力量充沛,卻略帶勉力艱難.

聲音當是發自百里之外,雖然相隔很遠,叫聲卻能清晰傳來.

打定主意不去管它,便不去管它,平日里每個人都是要臉的,但有些事情本身就不是要臉的事情,既然不是要臉的事情,干脆就不要臉了,擔心元安甯又拽,南風干脆自己動手,將短褲去了.

剛剛去了短褲,遠處又傳來了一聲怒吼,那怒吼聲較先前的叫聲高亢許多,聲調也大有不同,威嚴暗蘊,震驚心神.

"是龍吟!"元安甯急切起身,出了窩棚.

元安甯跑了出去,也就做不得正事兒了,先前的那聲龍吟也將他翻湧的氣血壓下不少,抓了兩把沒抓到遮羞之物,干脆光著出去了.

便是出去了,眼睛也看不到,"出了什麼事?"

元安甯沒有答話.

"什麼東西在叫,真的是龍?"南風急切追問.

"稍安勿躁,稍後與你詳說."元安甯隨口說道.

聽元安甯這般說,南風比在窩棚里還要著急,"你就不能邊看邊說啊?"

"南方百里之外出現了一處奇異的所在,那是一座云霧縈繞的海島,島上有座很高的山峰,峰頂有處瀑布斜流西下,瀑布之水流經之處有古拙石門數道,與鳳鳴山前的山門牌坊有些相似,卻比鳳鳴山的牌坊要大上不少,橫跨南北,自西向東共有九道,西側石門位于山腳下,最寬也最矮,越往東,石門越窄也越高,"元安甯說到此處略作喘息,轉而繼續說道,"那些石門的南北兩側都有大量守衛把守,負責狙殺阻攔那些逆流而上的萬千魚蛇,這些守衛衣衫襤褸,有老有少,所持兵器也不相同."

"那發聲的是什麼?"南風追問.

"本體當是一條紅鱗巨鯉,此時正在山峰上空輾轉翻騰,而今已經幻化出了紅色的龍頭和龍身,只是尾巴還是魚尾."元安甯答道,言罷又道,"那海島山峰上的瀑布並非海島固有,而是憑空出現,發于虛空蒼穹,經山頂流下,歸入大海."

南風剛想插嘴,元安甯又道,"龍門之說看來並非無中生有,此處極有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龍門,那條紅鱗巨鯉造化高,闖過了那九道龍門."

趁元安甯喘息之際,南風出言問道,"水虺在哪兒?"

"原本在洞口觀望,此時已經下水,往那龍門游去."元安甯說道,言罷,繼續講說見聞,"那些守衛可能都是戴罪的囚犯,身上都拖帶有一條黑色的鎖鏈,令他們不得遠離."

"囚犯?"南風好生疑惑,一時之間也想不出所以然,就問道,"共有多少人?"

元安甯沒有答話,而是轉身回到窩棚,拿了袍子出來與南風披上,這才說道,"當有百余人."

"是何修為?"南風追問.

"他們出手之時亦有靈氣發出,但與我等紅藍紫氣不同,盡是銀白之氣."元安甯說道.

南風聞言駭然大驚,"銀白乃天仙氣色."

"想必是的,"元安甯點了點頭,"他們皆被鎖鏈禁錮在一定區域,也不得飲食,若不是仙人,怎能不食而生?"

元安甯言罷,繼續說道,"在那海島的正下方有一處偌大漩渦,那些殞命的魚蛇與從天而降的滔滔洪流盡歸其中.距龍門較遠的地方多有樹木,南北各有幾間房舍,南側林中有一處石屋,不過三間.北側林中隱約有一處木屋,亦是三間,除此之外島上無有其他建築."

南風點了點頭,轉而出言問道,"那條紅鯉怎麼樣了?"

"仍在快速蛻變,此時只有尾部數尺不曾幻為龍尾,"元安甯答道.

"待其化龍飛走,海島怕是又要隱去不見,盡快看清島上情況,不分巨細,盡數說與我知道."南風催促.

"那海島約有十里見方,以瀑布為界,南側多有松柏,北側多有青竹,看守第一道龍門的共有二十八人,越往上看守越少,最後一道龍門處只有守衛兩人."元安甯說道.

"每一道龍門之間的間隔?"南風問道.

"九丈左右."元安甯回答.

"海島的地形,可有路徑?"南風又問.

元安甯搖了搖頭,"那海島並非圓形,東側如刀切斧鑿一般陡峭,南北西三面樹木近水,不見明顯路徑."

"木屋里住的是何人?"南風問道.

這個問題元安甯自然無法解答,剛想搖頭,一瞥之下卻有發現,"山頂站立一人,穿戴蓑衣斗笠,相距太遠,不辨男女,但那人周圍不見鎖鏈,當不是戴罪囚犯."

言罷,不等南風追問,主動說道,"此人站在瀑布南側,當是石屋的主人."

"那些守衛身上的鎖鏈有多長?"南風想要知道每一個細節.

"不盡相同,有些較長,有些較短,便是那最長的,也不過四五丈."元安甯說道.

此時龍吟之聲已經停止,不問可知那紅鯉已經化龍完成,南風有感,再度催促,"趁海島隱去之前多看幾眼,日後我們可能需要登島."

元安甯點了點頭,靜下心神,仔細觀察.

南風等了片刻,不見元安甯說話,便問道,"那條由紅鯉幻化的赤龍仍未離去?"

"沒有,還在海島上空蜿蜒游動......呀."元安甯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怎麼了?"南風追問.

"竹林木屋里的人也出來了."元安甯答道.

南風看不到,聽不全,只能干著急,剛想追問,卻聽得龍吟之聲再度傳來,與龍吟一同出現的還有滾滾雷霆.

"紅為離火,歸于南海,聽候調用."是老年男子的聲音,此人聲音雖然不大,卻有靈氣助威,蓋過了天上轟鳴的雷聲.

此人言罷,天上再度傳來龍吟之聲,那龍吟介乎于"嗷"和"嗚"之間,是一種人類和其他動物所不能發出的特殊聲音.

這聲龍吟如同人類的領命應是,一聲過後,赤龍于雷聲之聲探爪攀云,升到高空,騰云駕霧,往南去了.

赤龍離開不久,元安甯深深呼吸,"龍門隱去了."

"住在木屋里的是個什麼人?"南風問道,當他詢問赤龍動向時,元安甯曾經發出了驚呼,想必是見到了什麼匪夷所思的情形.

"是一個身穿白衣的年輕女子."元安甯說道.

"你剛才到底看到了什麼?"南風疑惑追問,一個年輕女子肯定不會令元安甯感覺驚訝.

"那條紅鯉化龍之後並沒有立刻離去,而是滯留上空,蜿蜒等待,那身穿蓑衣的老年男子先行躍起,以右手觸及赤龍左眼,只在那一瞬,赤龍左眼幽光大放,轉而蜿蜒向右,那白衣女子亦凌空躍起,以右手觸其右眼,那赤龍由此雙目齊全,盡現靈光,至此,天雷增威,祥云環繞."元安甯說道.

南風聞言沒有立刻接話,道家曆來有開光一說,開光並不局限于道家法器和隨身配飾,還可開啟靈慧,那一男一女極有可能是負責與新晉真龍開啟靈目慧眼的仙家.

元安甯想了想,補充道,"由于離的太過遙遠,那二人動作又快,我便不曾看清他們是徒手觸及還是使用了某種仙家法器."

南風仍然沒有接話,轉身回到了窩棚,這條路他走了好多遍了,閉著眼睛也能找回臥處.

元安甯亦隨之回到窩棚.

原本旖旎激烈的氣氛此時已經消失殆盡,此時二人雖然並肩而坐,想的卻不再是男女之事,而是先前奇異見聞.

片刻之後,南風開了腔,"你再好生回憶一下,那二人是徒手,還是使用了法器?"

元安甯聞言皺眉回憶,良久過後出言說道,"那蓑衣老者先出手,出手之後立刻斂氣下落,由于有蓑衣遮擋,便看不清他是否收回了什麼器物.那白衣女子事後倒是有個回臂抖腕的動作,卻不能斷定她是否收回了什麼,便是使用了法器,那法器也定是很小的一件器物."

元安甯言罷,問道,"你問這些是想……"

南風點了點頭,"對,都說生花妙筆,畫龍點睛,倘若真有點睛神筆,就設法將它們偷出來,給我也點上一點."

元安甯聞言莞爾搖頭,"怕是沒有的,便是有,也不能胡畫亂點."

"怎麼不能,我已經瞎了,還能壞到哪兒去?再讓我瞎一回?"南風笑道.

元安甯沒有接話,而是伸手輕輕的握住了南風的手.

此番牽手自然不是發乎欲念春情,而是溫柔寬慰.

欲望是不受控制的,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全由它自己做主,此番旖旎欲念已經跑的遠了,南風有心尋回,自腦海里試了幾試,拉它不回,也就作罷.

"你再將先前見到的情形說一遍,越詳細越好."南風說道.

元安甯點了點頭,自海島的大小開始說起,再說龍門形狀,又說看守的細節,當說到那年輕女子的身形和樣貌時,南風陡然皺眉,"再說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