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有眼無睛
g,更新快,無彈窗,!

聽罷南風講說,元安甯問道,"你懷疑傳說中的龍門就在這附近?"

南風搖了搖頭,"不好說,我只是懷疑,水虺是活在江河淡水里的,若不是為了成龍,來這里干嘛?"

元安甯點了點頭,轉而問道,"感覺好些了嗎?"

南風抬手摸了摸胸前的抓痕,卻發現傷痕竟然悄然愈合,"這潭水真能治傷,"言罷,再度掬水洗眼.

"甚好,甚好,"元安甯站了起來,"你自這里多待一會兒,有些活計,我回去做完."

"你真不進來一起泡泡?"南風笑問.

元安甯莞爾搖頭,轉身離去,南風總是這般,喜歡揶揄戲弄別人,但也只是說說,她若是真要下到水潭,他反倒會怕.

先前下手太狠,眼睛受損嚴重,總是掬水碰觸難免疼痛,元安甯走後,南風干脆潛入水下,睜眼浸泡,他有靈氣在身,可自水下停留很長時間.

被困孤島,免不得與海水打交道,為了做到心中有數,南風便盡力閉氣,以確定一次換氣能夠自水下停留多久,嘗試過後,心里有了計較,若是靜止不動,可自水下停留半個時辰,若是游動,時間就會大大縮短,只能勉強停留半柱香.

一個時辰之後,元安甯捧著南風的衣服來到水邊,"你的眼睛?!"

"怎麼了?"聽得元安甯的驚呼,南風急忙抬手摸眼,一摸之下發現原本損傷嚴重的眼睛已經回歸圓滑,只是仍然看不見東西.

"這潭水當真神奇,這片刻工夫,你的眼睛竟然好了大半,若是……"

"別說這個,到底怎麼了?"南風打斷了元安甯的話頭,元安甯先前驚呼出聲,定然是看到了什麼不同尋常的景象.

眼見不得敷衍,元安甯只能告知真相,"你的雙眼已經複原,但不知為何,只有白眼,不見黑睛."

"哦."南風點了點頭,元安甯所說的這種情形他能想象到.

"是不是很嚇人?"南風沖元安甯連連眨眼.

"你早些時候的樣子才叫嚇人呢."元安甯放下衣服,"快出來吧,衣服我幫你補好了."

"都被猴子抓爛了,你怎麼補的,再說了,這里又沒針線和布片."南風問道.

元安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再度催促,"快出來吧."

"你走吧,我得把短褲脫了."南風笑道,且不管眼睛怎麼樣,至少現在不疼了.

元安甯無奈搖頭,背過身去,"衣服在你右手邊,你上來吧."

南風摸索著爬出水潭,將濕透的短褲脫了,穿上了干透的衣服,先前被猴子抓爛的部位已經補好,不問可知是元安甯拆掉自己衣服上的絲線補上的.

"輪到你了,我給你把風."南風將擰過的短褲鋪展在水潭邊已經被太陽曬熱的岩石上.

便是南風是個瞎子,元安甯也無法徹底無視他,但她先前被藍靈兒割去了頭發,又淋了一夜的雨,也的確需要洗澡,猶豫良久,最終還是褪去衣衫,進入水潭.

瞎了之後,耳朵貌似靈敏許多,南風能聽到元安甯脫下衣服時盡量避免發出聲響,亦能聽出她在水中清洗努力避免發出撩水聲音.

聽到撩水聲,便想起諸葛嬋娟,諸葛嬋娟曾經假借洗澡,撩水誘他,若不是胖子回來的不是時候,那晚就與諸葛嬋娟成就好事了.

諸葛嬋娟和元安甯都傾心于他,要說不高興,那是撒謊,有女人喜歡自己,哪個男人會不高興,不止是高興,甚至還有些許得意.

不過更多的還是發愁,都說最難消受美人恩,這話不假,二人對他都很好,至于灌辣椒水,那不算數,若是他能做得了主,也不介意一起娶了,但問題的關鍵是他倒是樂意,但諸葛嬋娟和元安甯不願意,二人心氣兒都高,不可能聯手合伙,本來希望就不大,二人之間還有著很深的積怨,簡直是勢同水火,見面不動手已經是彼此壓制的結果了,想化干戈為玉帛這輩子也不用惦記了.

"唉."想到愁惱處,南風喘了口粗氣,二人都對他有意,選哪個都會傷到另外一個,而他哪個也不想傷害.

元安甯不知道他在想這些,只當他在為不得視物愁苦,"莫要傷懷,你有天書在手,重見光明是早晚的事情."

南風聞聲歪頭,他從不懷疑元安甯傾心于他是有所圖求,一個人若是真有圖求,是不會顯露圖求意圖的,言語更不會涉及謀求之物.

南風歪頭過後,水潭傳來了較為明顯的水聲,不消問,這是元安甯下意識的護住了某些要緊部位.

想及此處,便生出了戲弄壞心,只是不曾立刻顯露實施,而是先行鋪墊,說些別的事情,"你去玉璧尋到故人了嗎?"

"嗯."元安甯應該是在點頭.

"故人是誰呀?"南風又問.

元安甯沒有立刻答話.

"老相好?"南風笑問,他自然知道元安甯此前沒有意中人.

"胡說,我曾經與你說過了,是效忠先父的一些舊部."元安甯說道.

"你找他們干嘛,想造反?"南風又問.

元安甯又沒有立刻接話.

"你不會真想複國吧,你一個女的,便是複國也做不得皇帝呀."南風說道,早些時候他曾經與元安甯有過一次長談,當時元安甯說的是想報仇複國.

元安甯還是沒有接話,當是在考慮什麼事情.

南風也沒有催促,等了片刻,元安甯說道,"我還有個胞弟."

南風有些意外,卻也不是非常意外,"出事的時候你才六七歲,你弟弟豈不是更小?"

"他是先父的遺腹子."元安甯說道.

"遺腹子?你驗過了嗎,可別讓你爹背了黑鍋."南風笑道.

南風說的粗鄙,元安甯就沒有接話,只是點了點頭.

南風看不到元安甯點頭,只當她沒有接話,元安甯有個胞弟一事應該沒幾個人知道,所以元安甯才會如此謹慎.

"誒,商量個事兒唄."南風說道.

"甚麼?"元安甯問道.

"我要是幫你們複了國,你能不能別跟諸葛嬋娟一般見識?"南風小心試探,諸葛嬋娟和元安甯勢同水火,若想化解矛盾,必須有一方讓步才行.

元安甯聽出了南風的話外之音,苦笑搖頭,"她本就認為我與你親近是別有用心,你若真的幫助我們,她會更加看我不起."

聽元安甯這般說,南風方才想起還有這茬兒,諸葛嬋娟之所以這麼討厭元安甯,除了脾氣不對路,主要原因是認為元安甯別有用心,想利用他,若是他真的幫了元安甯,諸葛嬋娟會更加認為自己先前的判斷是正確的,屆時積怨就會更深.

"你不要主動插手,"元安甯幽幽說道,"若是確有必要,我自會厚顏求助."

"成啊,不過我現在這個德行,也插不上手,"南風笑道,"咱們被困在這里,也不知道……"說到此處,忽然想起一事,"對了,你弟弟在玉璧城?"

"嗯."元安甯點了點頭.

"那是是非之地呀,東魏大軍正在逼近玉璧,大戰在即,他們能護衛你弟弟周全?"南風急切發問,此前他混在東魏軍中,知道雙方兵力情況,東魏明顯強于西魏,不久之前他還將龍云子給拿了,現在龍云子已經跑回玉清宗貓著去了,沒了龍云子的干預,西魏肯定打不過東魏.

"我臨走之前已經將公輸要術留給了胞弟,他們此時應該正在打造守城的各種器械."元安甯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人與人相處,最重要的就是能夠明辨是非,除了區分善意和惡意,還需要對善意和惡意的程度進行准確估量,表面上看元安甯只是應胖子邀請去長安救他,實則元安甯在答應胖子邀請時已經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備,不然的話她不會將公輸要術留給自己的弟弟.

元安甯是西魏人,自然知道李朝宗的厲害,明知山有虎,還向虎山行,真誠如斯,勇氣可嘉.

做人,心里的那杆秤得准,人家給予了十兩銀子的幫助,不能只領一兩銀子的情.

至此,氣氛比較沉重了,但南風並沒有放棄戲弄元安甯的打算,皺眉靜坐片刻之後,猛然站起,手指南方,"不好,那條水虺回來了."

元安甯聞聲,急忙爬出水潭,穿戴衣物.

"哈哈哈哈哈."南風得意大笑,可惜看不到,不然一定很有趣.

"笑甚麼,快走."元安甯簡單穿戴,拉著南風向東走避.

見她這般,南風方才明白水虺真的回來了,"它距我們還有多遠?"

"已經上島."元安甯說道,言罷,"它身上有鮮血殘留,想必有傷在身,定會往水潭療傷."

"這家伙到底去哪兒了?"南風好生疑惑.

元安甯自然不能回答他的這個問題,拉著他,自東面下山,回歸窩棚.

那條水虺自行回返,往水潭療傷,此番傷在頭頸部位,元安甯看的真切,當是銳器割傷.

浸泡了一兩個時辰,水虺離開水潭,回到洞穴蟄伏了下來.

二人自島上也不守吃飯的時辰,只要不餓,便不烹煮,除了山上的兔子,海邊還有一些海蚌和一些不知名的海魚,植物亦有,要區分野菜和野草也簡單,野菜的葉子通常較寬,元安甯自然不知道這些,但南風知道.

那水虺也不是每天都會離開島嶼,有時一連幾天都會去,有時接連幾天都在洞里貓著,也沒有什麼規律,不過只要它離開島嶼,都會帶傷回來,有時是刺傷,有時是鈍器砸傷,最多的還是銳器割傷.

水虺離開的時間也不一定,有時很長,有時很短,最短的一次間隔了一個時辰就回來了,按照水虺在水里游動的速度,一個時辰頂多游出四百里,往返對折,可以估算出受到攻擊的地點當在兩百里內,但兩百里在元安甯的目測范圍內,這便證實了南風此前的猜測,這附近的確有一處二人看不到的神秘所在.

根據水虺身上的傷口判斷,那里當有不少人把守.

雖然不知道水虺去那里做什麼,二人卻對這條水虺百折不撓的毅力好生敬佩,這家伙回回帶傷回來,卻並沒有就此作罷,養精蓄銳之後又會跑過去挨打.

本來二人就好奇,時間越長越是好奇,但二人無有舟船,便不得前往一探究竟.

思慮過後,還得在這水虺身上想辦法,得想個辦法降服馴化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