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異種水虺
g,更新快,無彈窗,!

元安甯站在南風對面,不曾正對洞口,聽得南風言語,歪身急顧,立刻倒吸了一口涼氣.

"是什麼?"南風低聲詢問,與此同時緩慢站起.

"是一條大蛇."元安甯低聲說道,山洞的主人貌似已經聞嗅到生人氣息,便不曾立刻進來,而是自洞口警惕聞嗅.

"是蛇蟒還是龍蛟?"南風問道,大蛇是個很寬泛的稱謂,細分可分為龍,蛟,蛇,蟒,而這四大類又可以細分為諸多小類.

"頭大如斗,通體雪白,無足無角,頜下有須."元安甯輕輕邁步,來到南風一側.

便是元安甯腳步很輕,亦被山洞主人察覺,立刻縮回了探入洞口的巨大頭顱,引頸發出了嘶啞的叫聲,那叫聲由吐氣聲和嗓音混雜而成,酷似牛哞.

"應該是水虺."南風根據元安甯的描述及其叫聲判斷出了此物的身份,水虺不是龍,也不是蛟,更不是蟒,此物是一種罕見的劇毒蛇類,壽命很長,能長的很大.之所以不能完全確定是因為水虺通常為黑色,白色的水虺極為少見.

"如何應對?"元安甯拿出了百花針,那水虺此時正在洞外焦躁蜿蜒,不時發出嘶啞的示威聲.

"有血腥氣,此物很可能有傷在身."南風說道.

元安甯聞言暗暗叫苦,不管是人還是異類,受傷之後都會變的很是暴躁,二人時運不佳,偏偏在這時候占據了它的巢穴.

"多大個頭?"南風低聲問道.

元安甯歪頭看了一眼,"一抱粗細,體長三丈左右."

南風點了點頭,這種體形在蛟龍之中算是很小的,但對于蛇類來說,已經算很大的了.

都說人老成精,異類活的年頭長了也會生出智慧,想及此處,南風沖元安甯低聲說道,"收起暗器."

"嗯?"元安甯不明所以.

"它對咱們可能會有用處,盡量不要傷它."南風說道.

點頭過後,元安甯收起了百花針.

"跟著我."南風散出靈氣,謹慎的向外挪移,與此同時開口說道,"我們走,我們走……"

異類終究是異類,便是生出智慧也不如人類那般聰明,說的太過複雜那水虺可能聽不懂,故此南風力求言語直白,此外,異類本能感官比人類要敏銳的多,他散出靈氣乃是為了展示實力,讓那水虺不要輕舉妄動.

看不到也有看不到的好處,蛇類的樣子可算不上賞心悅目,由于看不到那水虺的樣子,南風便不無謂分神,只是打起精神,緩慢向外挪移.

那水虺見二人向外移動,頻頻引頸嘶叫,偶爾探頭示威.

南風一直重複著'我們走’,與此同時向外挪移,並不因為那水虺的恐嚇示威而遲滯耽擱,但移動之時也不曾加快速度,隨著距離的臨近,血腥氣越發濃重,這說明這條水虺真的受傷了,任何的異動都可能令其沖二人發起攻擊.

實則水虺雖然體形巨大,他卻並不膽怯畏懼,便是沒有兵刃在手,洞淵紫氣亦能重創乃至震斃對手,之所以這般謹慎,是為了以後打算,倘若能與這水虺結為朋友,他日就可憑借它的馱負離開此處.

"傷處位于頸下兩尺,兵器不曾拔出,似是一根長矛."元安甯低聲說道.

水虺本就處在暴怒的邊緣,元安甯的說話聲徹底激怒了它,長頸探出,急噬猛咬.

水虺體形巨大,移動之時聲響亦大,南風聞聲辯位,急出雙掌,靈氣延出,抵禦攻擊.

伴隨著一聲沉悶的聲響,水虺被南風所發充盈靈氣撞出了洞口.

一擊得手,南風並未追擊,而是繼續說著'我們走’,緊貼山洞石壁往外挪移.

攻擊受挫,水虺越發焦躁,憤怒嘶叫,蛇口大張,一股粘稠的黃色毒液疾噴而出.

元安甯唯恐南風躲閃不及,急忙探手將其後拽三尺,堪堪躲過那股劇毒毒液.

眼見二人躲開,水虺蛇尾急擺,橫抽猛掃.

南風聽到異響,再度出手,將那急掃而至的巨尾擊回.

與人相處的初期,一味的顯示誠意表達善意並不明智,在對方嘗試欺辱得寸進尺之時,必須給予強硬回擊,只有這樣,對方才能明白你的善意是真正的善意,而不是實力不足之下所顯露的懦弱,所謂不打不成交,說的也正是這個道理,不打,對方就不知道你的厲害,不知道你的厲害,誰會跟你交朋友,只會欺負你.

三番受挫,水虺不再輕舉妄動,但也不曾走遠,仍然停留在洞口嘶叫示威.

眼見水虺不再進攻,南風便伸手拉著元安甯緩慢的挪出了山洞,出得山洞之後,貼著石壁繼續向左挪動.

此時外面仍在下雨,下的還很大,挪出了十幾丈之後,南風停了下來,低聲問道,"它在做什麼?"

"還在原地盯著咱們,"元安甯低聲說道,"我看仔細了,它身上插的不是長矛,而是一根竹子."

"竹子?"南風貼著石壁蹲了下來.

"是竹子,長約一丈,折下的時間不長,呈綠色."元安甯說道,蹲不是一個很雅觀的舉動,南風倒是蹲的習慣,但她不習慣,仍然貼著石壁站著.

"島上有竹子嗎?"南風抬手擦臉,他眼睛的傷勢不曾愈合,雨水侵入,好生疼痛.

見他擦臉,元安甯急忙挪到上風頭,俯身為他擋雨,與此同時拿出帕巾為他擦拭雨水,"島上只有一些灌木,沒有竹子."

南風點了點頭,既然這里沒有竹子,那水虺傷口上插著的那根竹子就是自別處帶回來的,這說明在這附近還有另外一處島嶼.

"傷它的那根竹子……"

元安甯猜到南風要問什麼,不等他說完,就出言答道,"自上而下,不是意外,是人為."

南風緩緩點頭,這水虺如此巨大,鱗片自然異常堅硬,若非有靈氣助力,尋常的竹子根本不可能破壞它的鱗片,由此可見,這附近不但有島嶼,島上還有練氣之人.

"它進去沒有?"南風又問.

元安甯搖了搖頭,"沒有,它正在嘗試拔掉那根竹子."

片刻過後,元安甯又道,"那竹子所在位置它反咬不到."

南風點了點頭,有心過去幫忙,卻又打消了這個念頭,眼下時機不到,等等再說.

海上風大,雨下的也大,當真是狂風暴雨,足足下了兩個時辰雨勢方才有所減緩.

在此期間,那水虺一直在嘗試拔掉傷處的竹子,卻始終不得成功,此時已經筋疲力盡,伏在洞口一動不動.

問明那水虺的情況,南風在元安甯的指引下獨自上前.

見南風靠近,水虺勉力挺身,嘶叫戒備,元安甯指明方位,南風閃身而至,搶在水虺攻擊之前觸摸並拔出了那根竹子.

一擊得手,立刻高高躍起,避開了水虺的噬咬,元安甯再度發聲,指點他落地方位.

這水虺貌似對能夠凌空之人很是忌憚,攻擊不成,便蜿蜒身軀,躲進了山洞.

南風落地之後小心的撫摸那根竹子,這根竹子與尋常竹子不太一樣,異常堅硬,雖然在此之前那水虺多有扭動翻騰,竹子卻並未折斷.

觸摸到末端時,發現斷口尖銳平滑,這表明竹子是被人以銳器削斷並投擲出來攻擊水虺的.

"天亮了沒有?"南風將竹子遞給了元安甯.

元安甯接過了那根竹子,"亮了,現在是拂曉時分."

"去高處,看看附近有沒有島嶼?"南風說道.

元安甯搖了搖頭,"我昨夜看過了,沒有的."

"沒有?"南風皺眉,海上不比陸地,沒有障礙阻擋,以元安甯的修為,兩百里內的島嶼她不可能看不到,這水虺先前回來的時候還在流血,受傷的時間應該並不長.

"沒有,"元安甯再度搖頭,"別處多有海島礁石,偏偏這附近一座也見不到."

南風點了點頭,沒有再問.

島上唯一的山洞有主兒了,二人只能另尋別處棲身,在島嶼東側有處懸崖,那里有處避風處,元安甯就地取材,于太陽升起之前自那里搭了一處窩棚.

南風看不到,只能摸,令他沒想到得是元安甯搭建的窩棚不但寬敞,還很是牢固,這自然得益于公輸要術,公輸要術分為土工,器械,雜器三大類,暗器只是雜器所屬的一個小類,實則土工才是公輸要術真正的精髓.

"難為你了."南風說道,這些粗活兒應該男人來做的,偏偏他瞎了眼,只能委屈元安甯.

"只許你施恩于人,不准他人回報于你?"元安甯說道.

元安甯說的真誠,南風亦不得反駁,便隨口問道,"你在做什麼?"

"打磨器皿."元安甯說道.

"給我,我來做."南風伸手出去.

元安甯遞過了石坯和石杵,南風接過,撫摸過後知道元安甯想做一只簋,他有靈氣在身,打磨迅速,一蹴而就.

"若不練氣修行,你定是個很好的工匠."元安甯笑道.

"哪有瞎眼的工匠,"南風苦中作樂,"我都想好了,出去之後我就搞個蟠旗,擺攤算卦.要不就學個樂器,沿街乞討."

元安甯自然知道他在說笑,便附和湊趣,"你若算卦,我就與你扛旗執蟠,你若……"

說到此處忽然發現此言不妥,也就沒了下文.

"接著說."南風笑道.

元安甯沒有立刻接話,沉默片刻之後深深呼吸,"你若乞討,我願為你捧碗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