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出得虎穴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歇斯底里的笑聲自石室里淒厲回蕩,李朝宗來晚了,他已經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確切的說是做了不得不做的事情.

丟卒保車的事情每個人都會做,但丟車保帥的事情卻不是每個人都會去做的,這需要准確的判斷和莫大的勇氣.

那外邦女子確有窺心之能,哪怕有片刻的猶豫,天書就會被她竊走,一旦天書被李朝宗得到,他的下場就是死.

在性命和雙眼之間,南風果斷的選擇了前者,之所以這般決然,仍然是得益于天元子當年的教誨,兩害相衡擇其輕,不可猶豫蹉跎.

南風狂笑之際,李朝宗封住了他的穴道,翻開了他的眼皮,定睛望去,瞬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南風的雙眼損傷異常嚴重,定是瞎了.

本以為天書唾手可得,未曾想中途發生了這樣的變故,李朝宗既痛惜又憤怒,抬起右掌就想扇摑南風,但抬手之後卻久久不敢拍下,此前他只是以為南風運勢高,有些小聰明,有些小手段,時至此刻方才明白自己錯了,南風有今日的成就靠的並不是好運勢和小聰明,一個能在危急時刻果斷毀去自己雙眼的人是很可怕的,對別人狠算不得本事,對自己都下得去狠手,這才是真正的可怕.

南風自然不知道李朝宗在想什麼,他一直在笑,笑的得意放肆,笑的歇斯底里,他曾經陪伴過瞎眼的天元子,知道失去了雙目會有怎樣的後果,但沒辦法,眼下這種情形絕無可能全身而退,必須做出選擇,他做了無奈卻正確的選擇.

"可有他法?"李朝宗的聲音.

李朝宗一開口,南風心中大悲,他此時眼前一片漆黑,看不到李朝宗的神情,也看不到那外邦女子的舉動了.

外邦女子有什麼回應南風不得而知,只能根據腳步聲判斷出那外邦女子走出了石室.

"老夫佩服你的勇氣."李朝宗沖南風說道.

"只佩服我的勇氣嗎?"南風雙目流血,卻仍然在笑.

"還有你的心智."李朝宗的語氣很是沮喪.

"如果當初你放了我,我會兌現自己的承諾."南風自癲狂狀態冷靜了下來.

南風的這番話唯一的作用就是令李朝宗後悔不迭,歎氣過後沉聲問道,"如果我現在放了你,恩怨能夠一筆勾銷?"

李朝宗說出這番話南風並不意外,李朝宗此時的心態與王叔當日的心態很相似,已經察覺到了他日後可能會有超凡成就,只是王叔比李朝宗更加聰明,根據直覺就能做出這一判斷,而李朝宗直至他在關鍵時刻自毀雙目才發現了他的剛毅果斷.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此時若是應許不向李朝宗尋仇,他相信李朝宗會放了他,但他不想這樣做,毀了雙目就成了瞎子,這一切全是拜李朝宗所賜,此仇豈能不報.

見南風歪頭不語,李朝宗又說道,"有些東西可能真的不該屬于我,你的都是你的,若是醫治及時,或許還有複明的希望."

南風仍然沒有答話,李朝宗的言下之意是不但不繼續威逼索要天書,還會徹底打消染指諸葛嬋娟的念頭,這個老東西真的害怕了.

不要以為壞人都很愚蠢,事實恰恰相反,大部分壞人都比好人奸詐,李朝宗此舉與他自毀雙目異曲同工,都是無奈且明智的丟車保帥.

"你最好現在就殺了我,不然你早晚會死在我手里."南風沉聲說道.

李朝宗聞言鼻翼急抖,再度揚手,但思慮過後,咬牙忍住,連出數指,解開了南風部分穴道.

"現在殺了我,你需要想的只是如何向玄清和玄淨解釋,"南風歪頭面向李朝宗,"一旦被我脫困,你需要想的就是怎麼保住性命了."

南風的眼睛損傷非常嚴重,兩只血淋淋的眼眶令李朝宗凜然心寒,皺眉思慮之後,轉身走出石室,"我請大夫下來與你治傷."

"不殺我你會後悔的."南風吼道.

"若是沒了對手,人生會少了很多樂趣."李朝宗色厲內荏.

"你只是個馬前卒,不配做我的對手."南風笑道.

李朝宗被南風看的發毛,與那外邦女子快步離開.

毀了雙目,傷處難免疼痛,但疼痛還可以耐受,那無盡的黑暗卻令他感覺異常憋悶,只能摸索著回到牆角,蹲身坐下.

坐下之後,南風深深呼吸,平複狂躁心情,待得平靜下來,最先做的事情就是回憶細節,推度自毀雙目是不是正確的,回憶推度的結果是自毀雙目是正確的,若不毀去雙目,那外邦女子真能將他腦海里的天書竊走.

只要做了正確的決定,不管後果如何嚴重,都能安心接受.

在此之前他本以為將天書記在心里,將龜甲燒毀就能萬無一失,未曾想對方有窺心之術,而今他毀去雙目,這才是真正的萬無一失了,李朝宗只要還想染指天書,就不會將他弄成聾子啞巴,不然就無法逼供.

而今天書是他唯一的安慰,這些天書是真正屬于他的了,沒有人能夠再將它們搶走.

受到打擊,遇到挫折,不應該怨天尤人,更不能自哀自歎,不能慣著自己,不能貪得無厭,更不能妄想天下的好事情都讓自己一個人占了,天書是奪天地造化的存在,九卷天書,他一人占了六卷,這已經是莫大的造化了,不管什麼事情都得付出代價,這雙眼睛就算是一人獨占六卷天書所付出的代價吧.

雖然瞎了,好在腦子還不糊塗,還能聽,還能說,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自我開導很有用,卻也無法徹底消除成了瞎子的悲哀和痛苦,南風坐在牆角,不時大笑出聲,實則他現在笑不出來,之所以笑,是為了宣泄悲憤和悲哀,若是不笑,怕是會哭.

不知過了多久,天鳴子來了,腳步聲很急切,走的很快.

到得南風近前,天鳴子疑惑發問,"你的眼睛怎麼了?"

"你也瞎了?"南風笑道.

天鳴子聞聲上前,翻開了南風眼皮,隨即驚呼出聲,"啊?李朝宗干的?"

"我自己干的."南風說道.

"為何?"天鳴子疑惑非常.

"你沒看見李朝宗帶回的那個女人?"南風問道.

"甚麼女人?"天鳴子反問.

南風沒有接話.

"李朝宗剛剛出門往皇宮去了,快走,現在正是時候."天鳴子扯過鎖鏈,為南風開解腳鐐.

待得解開腳鐐,天鳴子拉著南風出了石室,"你可得告訴她,此事與我無關."

"與你無關."南風點了點頭.

天鳴子聞言長出了一口粗氣,"那你之前應許我的,還作准嗎?"

"作准."南風再度點頭.

天鳴子聞言如釋重負,見南風行走不便,干脆將其背起,快步上得台階.

外面是什麼情形南風看不到了,他只能感受到和風撲面,呼吸順暢了許多.

踏地的震動過後,耳畔是呼呼的風聲,不消問,天鳴子施出了身法,帶著他凌空逃離.

"我的東西呢?"南風問道.

"法印被師叔毀了,那枚丹藥被李朝宗得了,劍在我這兒,但我忘了給你帶出來了."天鳴子說道.

南風沒有再問,他也只是隨口一問,瞎了之後要那些東西也沒什麼用處了.

或許是發現南風情緒低落,天鳴子竟然反過來安慰他,"你夫人現在是北藥王,有她在,定能治好你的傷."

"我要不要與你說聲謝謝?"南風笑問.

天鳴子尷尬的笑了兩聲,"不用不用,若是想謝,就再與我一卷天書吧."

"想得美."南風撇嘴.

天鳴子唯恐南風生氣反悔,亦不敢還口,背著他向北飛掠,出城之後自城外林中折向西山.

一炷香之後,天鳴子斂氣落地,將其放下,周圍隱約有腐臭氣息,應該已經到了城西亂葬崗.

天鳴子將南風帶到一塊青石旁,指引他坐下,"你可不能言而無信."

"諸葛嬋娟在哪兒?"南風問道.

"我哪知道,她只是讓我將你帶到這里,"天鳴子言罷,高喊了兩聲諸葛姑娘,卻並不見有人應答.

"我身中劇毒,還等她前來給我解毒,不會誆你的,你快口述與我."天鳴子急不可待.

南風想了想,點頭答應,"我說你寫."

南風口述給天鳴子的是第七和第九片龜甲的譯文,第七片龜甲原本屬于太清宗,第九片屬于玉清宗,這兩片龜甲的龜裂紋路他先前都曾經給了呂平川,對于自己所持有的這些龜甲,給過誰,給過幾片,給的是內容還是龜裂他記得非常清楚,大方贈與的同時必須確保送出去的天書不能被人收集湊齊.

"就這些?"在天鳴子的印象當中天書應該是非常玄奧繁瑣的,但南風口述的譯文不過幾十字.

"就這些."南風正色點頭.

天鳴子半信半疑,將那寫有譯文的符紙小心收好,"我還有個不情之請,不知當講不當講."

"既然是不情之請,就不要說了."南風說道.

天鳴子干咳兩聲,還是說了,"他日你若是殺上太清宗,可否不與我為難?"

"除非你不露面,不然我不會放過你."南風沉聲說道.

天鳴子聞言好生尷尬,為了掩飾尷尬,又開始呼喊諸葛姑娘.

"人呢?"天鳴子好生焦急.

南風剛想接話,天鳴子如釋重負,"來了,來了."

前一刻還是如釋重負,後一刻就是疑惑憂慮,"這是誰呀?"

"什麼情況?"南風站了起來.

"你的夜梟來了,但上面載的不是諸葛姑娘,而是另外一個女子."天鳴子說道.

天鳴子言罷,不等南風發問,又道,"是個消瘦的黑衣女子."

南風點了點頭,來的應該是元安甯.

不多時,上空傳來了元安甯的聲音,"南風."

南風尚未答話,天鳴子搶先喊道,"諸葛姑娘呢?"

"她不會來了,"元安甯說道,"解藥在你身邊的青石下."

天鳴子聞言急忙翻動南風先前坐的那塊青石,果真發現一個瓷瓶,"怎麼藏在這里,也不怕碎了."

可能是擔心周圍有埋伏,八爺一直自半空盤旋,見南風始終不曾上來,便沖其咕咕的叫了兩聲.

天鳴子見狀,抓著南風的雙腋奮力托送,"我好人做到底,再送你一程."

南風升空之後,八爺俯沖接住,轉而振翅飛高.

"你的眼睛怎麼了?"元安甯關切的問道.

南風搖了搖頭,"諸葛嬋娟呢?"

"這……"元安甯歎氣搖頭,"一言難盡,我本無心……嗯?"

"怎麼了?"南風疑惑問道.

"有只偌大飛禽自後面疾速追趕."元安甯說道.

"什麼飛禽?負載的是何人?"南風急切追問.

"是只白鶴,"元安甯說到此處便沒了下文,等了片刻方才說道,"背上載的貌似是一只猿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