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神女本尊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知道李朝宗什麼時候會下來,眼下能做的也只有等,閉著眼睛等.

一炷香之後,南風睜眼看向那兩具白條兒,先前那幾刀割的並不深,傷口已經不再流血.

二人臉上赤紅一片,呼吸也仍然十分急促.

見此情形,南風再次拿起茶刀,將傷口重新劃開,轉而拿過水罐,扶起二人,喂予清水.

喂水時高迎春醒了,眼神仍然茫然朦朧.

眼見高迎春伸手亂抓,南風只得將其再度打暈.

每隔一段時間就檢視一番,放血喂水,如此這般過了三四個時辰,二人臉色逐漸恢複正常,呼吸也慢了下來.

又等了個把時辰,二人先後蘇醒,恢複了些許神志,不過由于失血過多,藥力消退之後二人面白如紙,幾乎無力站起,有心撿了衣服遮羞,卻是有心無力.

見此情形,南風便扯過被子與二人蓋上.

道謝的話自然少不得,南風隨口應著,只是不太心安理得,究其緣由,乃是他並不像二人說的那麼磊落坦蕩,在二人失去神志的這段時間雖然沒做什麼,卻大開了眼界,大飽了眼福.

折騰了這麼久,按理說此時已經入更了,南風有些困乏,就倚牆睡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傳來了開門聲,隨後就是下台階的腳步聲,被關了這麼久,他早已熟悉了二人的腳步聲,下來的正是李朝宗.

在此之前李朝宗可能猜想過會出現怎樣的結果,但他卻沒想到事實與自己的猜想差距這麼大,隔著老遠就看到下面死了一地.

直至下到石室,看到被子下面的高迎春和另外一個女子,臉上的詫異才被微笑取代.

南風雖然知道李朝宗下來了,卻一直閉著眼睛沒與他說話,李朝宗拍了拍手,上面下來幾個下人,家丁處理外面的尸體,女仆則進到石室抬走了高迎春和另外一名女子.

在見到二人身上的傷口和地上的血跡之後,李朝宗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皺眉看了南風片刻,轉身離去.

整個過程南風都沒有睜眼,但李朝宗是何許人也,自然知道他是醒著的,但二人始終沒有任何交談,已經撕下臉皮了,說什麼都是多余的.

隨後很長一段時間沒人下來,到了飯點兒也沒人前來送飯,好在高迎春先前帶來的食盒里有不少干糧,南風餓了就吃,渴了就喝,困了就睡.

被關在地下,無法准確計算時間,只能大致估算,先前那些女子自石室里待了應該有一個對時,第二天沒人下來,第三天白天也沒人來,過了今夜,應該就輪到天鳴子了.

除了期待,南風心里還有些許疑惑和擔憂,李朝宗先前的美人計自然是他的殺手锏,殺手锏不得奏效,李朝宗應該惱羞成怒才對,但隨後這段時間李朝宗什麼都沒做,也不知道這老家伙在打什麼鬼主意.

由于沒有消遣,也無事可做,每日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覺,但睡覺也有睡夠的時候,第三天夜里南風睡意全無,由于沒人下來添加燈油,石室內外的油燈都滅了,他只能自黑暗中睜著眼睛失神發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上面終于有聲響傳來,隨後就是腳步聲,腳步聲有兩道,其中一道屬于李朝宗,另外一道很是耳生.

李朝宗二人是拎著燈籠下來的,另外一人可能是提著燈籠下來送飯加油的下人.

不多時,李朝宗自台階上走了下來.

令南風不曾想到的是燈籠是在李朝宗手里的,走在後面的那人此時尚未下到石室,亦不知道是誰,不過來人的身份地位應該高于李朝宗,不然輪不到李朝宗拎著燈籠.

此外,需要燈籠照明,說明此人沒有靈氣修為,一個身份很高卻無靈氣修為的人會是誰?這里是長安,為西魏國都,難道是某位權臣或皇親國戚?

很快,事實就證明南風的猜測是錯誤的,下來的竟然是一個衣著怪異的女人.

待得看清這女人的樣貌,南風倒吸了一口涼氣,此人身形高大,藍顏黃發,竟是先前見過的"神女".

見到此人的瞬間,南風想的是諸葛嬋娟怎麼又來了,但轉念一想,不對,當日李朝宗曾經見過諸葛嬋娟易容的神女,諸葛嬋娟故技重施,肯定騙不過他,再者,來人雖然樣貌與諸葛嬋娟易容的神女極度酷似,連濃重的體味都如出一轍,但衣著穿戴卻截然不同.

李朝宗拎著燈籠為那女子照明,待後者走下台階方才放下燈籠,為兩盞油燈添加燈油並點亮.

那女子一直站立未動,直到李朝宗點亮油燈方才走到方孔處,看向石室里的南風.

有些東西能夠假扮,但有些東西不能,眼神就不能,這女子雖然與諸葛嬋娟易容的神女極度酷似,但眼神卻大不相同,此人眼神異常空洞,不見任何情緒,沒有絲毫神采.

片刻的打量之後,那女子轉身看向李朝宗,"光線太暗."

此人一開口,聲音也與諸葛嬋娟易容的神女不同,此人雖然亦帶外邦口音,吐字卻非常清楚,聲音不大不小,不硬不柔,很是中性.

李朝宗點了點頭,轉身邁上台階.

那女子收回視線,轉身走到外面石室的桌椅旁,自懷中掏拿器物,最先拿出的是一片鋪墊的乾淨麻布,隨後拿出的器物有類似于中土針灸所用的銀針,還有一些形狀怪異的金屬器皿.

此時內外石室之間的石門是開著的,南風自角落里能夠看到那女子在做什麼,那女子拿出的那些器物他多不認識,但他認識那把銀壺.

那銀壺與諸葛嬋娟當日拿出的銀壺很是相似,只是上面鑲嵌的寶石有細微差別.

時至此刻,南風終于明白來人是誰.

諸葛嬋娟先前易容的神女應該確有其人,也正因為真有其人,天鳴子才沒有對諸葛嬋娟易容的神女起疑,此人不但確有其人,名聲可能還很響亮,諸葛嬋娟是冒充了此人並借助了此人的名頭才騙過天鳴子的,天鳴子得到線索前去邀請,結果請了個假的回來.

事後,天鳴子極有可能與李朝宗說過此事,亦可能是李朝宗主動發問,上當受騙總是一件丟人的事情,天鳴子自然會想方設法的為自己辯解開脫,想必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此前李朝宗一直沒有出現,極有可能是去尋找並邀請此人前來.

之前那個神女是諸葛嬋娟假扮的,此番出現的自然是真正的神女.

神女是不是神女不好說,但盛名之下無虛士,此人能夠窺探他人心中所想應該是確有其事.

不多時,上面傳來了說話聲,此時上面的門應該是開著的,隱約能夠聽到說話的是李朝宗和天鳴子.

天鳴子貌似並不知道李朝宗在這段時間離開過別院,此時應該是五更時分,天鳴子問李朝宗怎麼起的這般早,又問他帶了這幾只偌大的火盆做什麼.

李朝宗隨口敷衍,帶了火盆進來,聽聲音應該是關上了外面的門,留給天鳴子的話是'時辰尚早,到了時辰真人再來接替.’

李朝宗下到石室,根據那女子的要求,將火盆置于各處,轉而加上燈油,逐一點亮,幾只偌大的火盆照的石室里亮如白晝.

那女子此時正自銀壺里倒出了些許無色液體,以小型器皿盛了,又取了銀針出來,將銀針一端浸泡在那器皿中的液體里.

"需要我做什麼?"李朝宗問道.

"備好筆墨."那女子隨口說道.

外面的石室里有書寫用的文房,李朝宗便取了出來,倒水研墨.

南風自石室里緊張的盯著外面的二人,此時那女子正在將浸泡過的銀針分插在自己的後腦兩鬢以及頭頂.

"可需要將其制住?"李朝宗沉聲問道.

"不可,會影響神識."那女子蘸了那器皿里的液體自前額自上而下塗抹于面部,轉而邁步向南風走來.

"此人桀驁,切莫大意."李朝宗有心跟來.

"我自有分寸."那女子說道.

見她如此自信,李朝宗就沒有堅持.

"喂,老東西,想用美人計也得找個年輕好看的,這個太老了,還是個外族的,我不喜歡,換一個."南風沖李朝宗笑道,雖然在笑,心里卻是叫苦不迭,此人應該是有幾把刷子的,這可如何應對.

李朝宗低頭研墨,並不接話.

那女子也不生氣,走進石室來到南風近前,"看著我的眼睛."

南風哪里敢跟她直視,聞言急忙歪頭一旁,"走開,別調戲我."

那女子亦不接話,上前一步,扳過了南風的腦袋.

束手待斃可不是南風的作風,見她動手,南風揮拳就打,眼見拳頭就要擊中那女子的鼻子,視線接觸到了那女子的雙眼,腦海里猛然出現一個奇怪的念頭,"不能打她."

這個奇怪的念頭出現的極為突然,如同自己臨時改變了主意,心念所致,立刻停手,只差分毫不曾擊中那女子的面孔.

對于南風的反應,那女子貌似並不意外,松手後退,直視南風雙目,平靜的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南風此時正努力的試圖移開視線,但不知為何,那女子的雙眼如同急旋漩渦一般的吸住了他的視線,幾番努力終是不能,便是想要收回前伸的拳頭也不能夠.

此時能動的只有口舌,"去問你娘,她知道."

"他叫南風."那女子的語氣異常平靜.

聽得此人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南風亡魂大冒,此人一問,他下意識的想到自己的名字,隨後才是不能告訴她,此人當真能夠窺探他心中所想.

"問他姓什麼."李朝宗鋪開紙張,坐于桌旁,准備提筆記錄.

"你姓什麼?"外邦女子問道.

哪怕心中驚慌,嘴上卻不饒人,"你想認祖歸宗?"

"他是個孤兒,也是個乞丐,與另外六個乞丐住在一處破廟里."女子說道.

南風聞言越發緊張,這女子提出問題之後,他想的正是自己是個孤兒哪來的姓氏,而腦海里浮現出的正是與呂平川等人棲身城西土地廟的情形.

眼見外邦女子真有讀心異術,李朝宗亦不耽擱時間,直涉正題,"他得了幾卷天書?"

"你得到了幾卷天書?"外邦女子問道.

此番南風連罵人的心思都沒了,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懼,但恐懼之下還是下意識的隨著對方的提問做出了本能的反應,便是明知不該想,便是一念過後立刻改想別的事情,心中所想還是被那女子捕捉到了,"他得了六卷,其中五卷載于龜甲,最後一卷載于紙上,天書當是一些很古怪的文字,他已經將其譯對了出來."

"問其天書內容."李朝宗緊張激動,牙關打顫.

"那些天……"

外邦女子話未說完,一口吐沫已經迎面吐來.

外邦女子歪頭避開,與此同時沖李朝宗尖叫,"快攔住他,他要自毀雙目."

李朝宗聞言亡魂大冒,扔下毛筆,急閃而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