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威逼利誘
g,更新快,無彈窗,!

未能脫困固然惋惜,但南風此時想的卻不是元安甯和胖子沒能將自己救出去,而是二人能否順利脫身.

二人能否脫身,取決于胖子發現李朝宗時李朝宗離此處還有多遠,若是距離較遠,二人就能及時沖出長安隱入西山,眼下已是春末夏初,山中草木蔥郁,只要進入深山,就能夠順利甩脫李朝宗等人的追趕.若是距離太近,情況就不容樂觀了.

除此之外,他還在擔心八爺的傷勢,正如胖子所說,八爺是他的心頭肉,也不知先前那一箭傷它到何種程度.

至于諸葛嬋娟,他反倒不擔心,李朝宗並不知道天鳴子與"神女"去了哪里,只有天鳴子一人,諸葛嬋娟脫身並不困難.

忐忑的等了片刻,上面傳來了移動土石的聲響,隨即有光亮自上面照了下來.

聽到急切的腳步聲,南風立刻藏身門後,此時他也做不得別的,只能盡量為胖子和元安甯的撤退爭取時間.

下來的真是李朝宗,灰頭土臉,一身對襟漢服千瘡百孔,鞋子也失了一只,不問可知此去太陰山發生了什麼.

李朝宗自方孔處不曾見到南風,便閃身來到石門旁,伸手拉開了石門.

見到南風仍在,李朝宗如釋重負,就在此時,南風高喊一聲,"動手!"

李朝宗聞聲急切四顧,又往各處能夠藏人的地方找過一圈兒,不見人影兒,這才明白南風是在故弄玄虛.

此人城府極深,也不與南風多說,快速轉身,沖向出口.

李朝宗自遠處趕回來,只知道別院發生了變故,卻不知道南風是否已經被救走,而他請來的那些高手又都追了出去,他無人問詢,只能下來查看究竟,追趕救兵事小,看住正主兒事大.

李朝宗若是不趕回別院,而是直接前去追趕,胖子和元安甯很可能被他追上,但中途拐了個彎兒,又下來耽擱了這片刻工夫,胖子和元安甯應該已經沖出長安進入叢林.

便是如此,二人也不一定能夠脫困,能否脫困得還看胖子有沒有甩掉追兵,也得看受傷的八爺能否繼續馱負元安甯.

他便是被關在這里,對外界的情況也並非一無所知,可以揣度判斷.半個時辰過後,南風放心了,李朝宗等人應該不曾抓到胖子和元安甯,不然的話早就回來了,過了這麼久還沒回來,應該是在山中尋找.

也不知道元安甯先前那些炸雷都扔在何處,不過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廚房還在,因為到了飯點兒,高迎春蓬頭垢面的拎著食盒下來送飯了.

此時天已經黑了,高迎春手里拎著燈籠,下來之後用燈籠將石室外面的油燈點著,捧送了過來.

"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南風明知故問.

"好凶險,"高迎春驚魂未定,"也不知自哪里來了兩個惡人,還帶了兩只怪模怪樣的禽獸,毀壞宅院,肆意傷人,好不嚇人."

"李朝宗他們呢?"南風問道.

"老爺和張幫主他們剛回來,在後院敘話."高迎春往外拿食物.

"為什麼不在前院?"南風笑問,眾人剛回來,說明胖子和元安甯逃掉了.

高迎春不明所以,答道,"前院中堂都被惡人用火器炸塌了."

"那兩個人是我的朋友."南風拿起碗筷開始吃飯,只要眾人能夠順利脫身,別的事情都在其次.

高迎春好生意外,懦懦道,"你怎麼會認識那些惡人?"

"因為我也是惡人."南風笑道.

高迎春聞言有失望神情流露,低著頭,不說話了.

南風胃口不錯,風卷殘云的將晚飯吃了個乾淨.

此番高迎春沒有似以往那般留下與他說話,收拾碗筷,拎著食盒和燈籠,拾階去了.

對于高迎春的反應,南風也不意外,李朝宗搜羅這些年輕女子養在此處,應該並不是為了自己受用,而是為了拿她們充當禮物饋贈結交朝中官員和武林中人,高迎春被李朝宗派來侍奉他,就認定以後要跟著他,在得知他是個"惡人"之後,失望在所難免.

不用為胖子等人擔心,南風又開始擔心八爺,也不知道它傷勢如何.

就在此時,通道上面有人下來,側耳細聽,好像是天鳴子的腳步聲.

不多時,來人下到石室,真是天鳴子.

天鳴子是自己下來的,一臉的沮喪和懊惱,不問可知已經知道自己請來的"神女"是諸葛嬋娟易容冒充的.

"大師,你把神女弄哪兒去了?"南風哪壺不開提哪壺.

"住口."天鳴子好生煩躁.

見天鳴子一副死了爹的嘴臉,南風大感有趣,不過依天鳴子的性子,知道自己上當之後應該會惱羞成怒,直接表現就是遷怒于他,但天鳴子下來之後一屁股坐到桌旁,垂頭喪氣,長籲短歎.

心中疑惑,便不謾罵,只是湊在方孔處,端詳打量.

天鳴子是真的很沮喪,低著頭,也不說話,只是連喘粗氣.

見他這般,南風越發疑惑,上當受騙固然令人沮喪,但諸葛嬋娟等人最終還是功虧一簣,未能成功將他救走,只要他還在,天鳴子就算是被人戲弄了一番,也不算吃了大多的虧,怎麼會這幅德行.

喘過幾口粗氣之後,天鳴子抬起左手,擼起衣袖,看了看手臂,轉而放下衣袖,再度歎氣.

見此情形,南風恍然大悟,看來諸葛嬋娟將天鳴子引走之後並沒有將他甩掉,而是暗算了他,極有可能是給他下了某種霸道的毒藥,逼著天鳴子回來放他走.

諸葛嬋娟雖然平日大大咧咧,卻並不是粗心之人,這計策用的好,釜底抽薪.

實則諸葛嬋娟重情重義,人聰明,長的也漂亮,當真是個不錯的伴侶,奈何她妒意太重,這就美中不足了.不過仔細想來,這也不能怪諸葛嬋娟,善妒是女人的天性,每個女人都善妒,無非是程度不同.

"天鳴子."南風沖天鳴子招了招手.

南風不喊他大師,天鳴子反倒有些意外了,疑惑抬頭,"作甚?"

"放我走,我寫一部天書給你."南風說道,威逼不能說沒用,卻不如利誘有用,但最有用的是威逼加利誘.

"嗯?"天鳴子越發意外.

"別嗯,你應該知道她是誰,她下的毒只有王叔或許能夠解救,但此處離鳳鳴山有數千里,你來不及趕過去了."南風說道.

"卑鄙呀,"天鳴子伸手指點著南風,"你們真卑鄙呀."

見他這般說,南風知道自己猜對了,"李朝宗已經回來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下來,你要做決定一定要趁早."

天鳴子眉頭大皺,"你有五卷天書,竟然只給我一部?"

"對,就給你一部,這還是為了讓你盡快做決定,"南風正色說道,"李朝宗現在已經知道你上當了,會嚴密的盯著你,你快把我放了,晚了你想放也放不了了."

"我要三部."天鳴子討價還價.

"就給你一部."南風表情嚴肅.

見天鳴子伸出兩根手指,不等天鳴子說話南風就搶先說道,"就一部,再啰嗦一部也不給你."

天鳴子此時還真的硬氣不起來,腆臉懇求,"兩部總行吧."

"就一部."南風語氣堅定.

對于這麼一個油鹽不進的家伙,天鳴子當真是束手無策了,"你壞了我的名聲,還燒了我的頭發……"

"你還給我下瀉藥了呢."南風打斷了天鳴子的話頭.

天鳴子沒有再說話,低著頭,沮喪思慮.

擔心李朝宗會來,南風就容不得他猶豫躊躇,再度說道,"李朝宗如果下來了,肯定不會任憑你放我離開,如果不能放我走,你就等死吧,諸葛嬋娟盡得王仲真傳,她讓你三更死,你絕對活不過五更天."

天鳴子聞言雙手抱頭,"讓你們害慘了."

天鳴子只是個傀儡,可能有些小聰明,卻無大智慧,由于不掌實權,也做不得什麼決定,他之所以折騰天鳴子只是因為這家伙是太清掌教,與天鳴子本人倒沒有多深的仇恨,見他這般,也就無心繼續逼迫,"罷了,給你兩部,快放了我."

天鳴子抬頭瞪眼,"當真?"

"當真."南風正色點頭.

"可敢對天起誓?"天鳴子不相信南風.

"敢,你放我離開我就送你兩部天書,若是食言,不得善終."南風說道,只要確保自己是第一就成,不怕天下有一萬個第二,更何況兩部天書也造不出個第二來.

話可以亂說,誓不能亂發,見南風敢起誓,天鳴子站了起來.

剛剛站起,忽然皺眉歪頭,"糟糕,他往這邊來了."

南風穴道被封,耳目不如天鳴子敏銳,不過卻知道天鳴子口中的他指的是李朝宗,閃念思慮之後低聲說道,"快進來打我."

"啊?"天鳴子愣住了.

"快進來打我,不然他會起疑心的."南風急切催促,按照天鳴子的脾性和作風,吃虧上當之後一定會遷怒于他,若是不毆打于他,李朝宗就可能猜到天鳴子受制于人.

天鳴子反應過來,拉開石門進入石室,此人不善臨時應對,遇事發懵,"怎麼打?"

"真打."南風先動手.

見他這般說,天鳴子沒了顧忌,他自然不會手下留情,假戲真做,連下重手.

南風被天鳴子踢倒在地,抱頭輾轉.

天鳴子屢遭南風戲弄,憋氣窩火,而今終于抓到機會,連連踢踹,腳腳到肉.

就在他踢的正起勁兒時,卻發現南風竟然又抱住了他的腿,還在張嘴.

"哎,哎,你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