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回歸中原
g,更新快,無彈窗,!

天啟子是紫氣高手,修為精深,太清宗天字輩眾人屬他武功最高,正面相搏能夠勝他的人屈指可數,最大的可能是被人設計陷害,嫌疑最大的自然是太清宗,也只有面對同門天啟子才有可能放松警惕.

檢查過天啟子的外傷之後,南風伸手抓向天啟子的手腕,試圖為其號脈.

天啟子原本處于茫然狀態,見南風抓他脈門,立刻有了反應,抬臂豎掌,擊向南風.

南風側身避開搖動鈴鐺,天啟子聽得鈴聲,茫然垂手,放棄攻擊.

引魂鈴雖然多為趕尸匠所用,實則是一件道門法器,原本是用在法事上的,可以用來引領超度魂魄,亦可以為那些受到驚嚇丟了魂魄的病人招魂引魄,此物在使用之前需要焚燒符紙加以淬煉,而符紙上必須寫有受控人鬼的生辰八字.

天啟子是道門中人,自然知道生辰八字不能隨意泄露,能知道天啟子生辰八字的,也只有太清道人.

待天啟子安靜下來,南風緩慢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為其號脈,還好,天啟子雖然有外傷,脈象還算平穩.

"真人,您可還認得我?"南風沉聲問道.

天啟子聞言歪頭看向南風,但他失了一魄,心神不定,只是看了南風一眼視線便移向別處,無有目的的左右張望.

雖然早就猜到會是這種情形,見天啟子這般,南風還是好生失望,此處不是作法的地方,待此戰過後,得盡快作法為其招魂.

雖然做了這樣的打算,他卻並不認為能夠將天啟子失去的一魄召回來,原因無他,作法之人將天啟子的一魄自七竅神府抽離之後,要麼立刻滅殺,要麼封印某處,不可能放任其四處漂泊.

招魂的唯一意義就是確定天啟子的那一魄是被毀去了,還是被封印住了,如果是前者,那就完了.如果是後一種情況,那就還有希望.

沉吟過後,南風搖動鈴鐺,這鈴聲能夠讓天啟子混亂的思緒獲得短暫的清醒,實則也不是徹底清醒,只不過是讓他能夠安靜下來,以便于沖其發號施令.

"真人,歇會兒吧."南風說道.

天啟子既不接話亦不點頭,聞言直接盤坐于地,閉目調息.

這麼多年下來,打坐練氣幾乎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便是不甚清醒,也知道該怎麼做.

南風將引魂鈴放在天啟子旁邊,轉而舉目遠眺,觀察遠處戰況.

敵人分兩路來襲,李賁此人本是交州刺史,他麾下的兵卒多是漢人,亦有一些蠻人和夷人,自東南方向殺來的是漢兵,自西南方向殺來的則是蠻人和夷人.

胖子此時已經練成了八部金身第五重,修為與大洞相仿,氣色深藍,戰場上深藍靈氣只有一道,在西南方向.

西南方向有不少大象,與花刺兒的獸兵不同,這些大象是蠻夷的坐騎兼戰車,腿部和下腹都有銅甲保護,每頭大象的背上都有數量不等的敵人,他們躲在高處,頻發弓箭,充當前鋒.

大象這種動物北方並不多見,不過他也不頭一次見,外族有時會趕幾頭大象去長安進貢,在他的印象當中這種動物的性情是很溫和的,但此時這些龐然大物顯露出了凶殘的一面,借著銅甲的保護,吼叫著沖入梁軍人群,往複沖突,踩死兵士無數.

尋常士兵自然奈何不得它們,但胖子能,追上去直接砸頭,休說大象的頭部無有銅甲保護,便是有,也經受不住玄鐵重錘的沉重力道,大象斃命癱倒,象背上的人落入人群,梁軍一擁而上,瘋狂戳刺.

那些蠻夷之前曾經領教過胖子的厲害,知道他力大無窮不懼刀兵,都不願與他正面為敵,見他殺來,紛紛四散躲避.

一旦混入人群,胖子就懶得去追了,將十幾頭大象砸死,環視左右不見厲害對手,便轉身跑了回來.

"殺的爽利?"南風皺眉發問.

"沒啥意思,都不經打."胖子沖天啟子努了努嘴,"你想怎麼安置他?"

"還沒想好."南風說道,天啟子這般情形,總不能一直帶在身邊,得尋處暫時安置,獸人谷明顯不合適,但除了獸人谷,也沒別的地方,上清宗倒是能夠保護天啟子周全,但天啟子是太清道人,送到上清宗容易引起爭議,若是太清宗倒打一耙,上清宗就成了謀害天啟子的凶手.

"來了,來了,"胖子手指西南,"厲害角色來了."

南風循著胖子所指舉目望去,只見西南方向出現了兩個身形魁梧的老者,這二人都是蠻人穿戴,年紀當在七十歲上下,容貌有些相似,當是一對雙生子.

"這是兩只老虎精,有一個能夠撒豆成兵,另外一個能飛沙走石."胖子說道.

"你跟它們交過手?"南風問道.

胖子點了點頭,"打過,這兩個妖怪不是我的對手,但它們也不知道自哪兒學了土遁的法術,打不過就跑,抓它們不到."

"除了它們兩個,對方還有哪些妖人?"南風又問.

"這倆是最棘手的,別的都好說."胖子隨口說道.

"殺了它們,咱們就能走?"南風再問.

"你就不殺它倆,你想走誰還能攔你呀."胖子撇嘴.

南風無意自此處久留,便畫寫符咒,召請雷部神將前來,那妖人施出土遁,凡人自然尋它們不到,但神兵天將可以,兩聲轟隆過後,神將回返複命.

"怎麼又是用雷劈?"胖子意猶未盡,"你就不會點兒別的?"

"有省事兒的法子,為啥放著不用?"南風隨口說道.

胖子沒有再接話,召請天雷是很多道士畢生的追求,此法一來威力巨大,二來用途廣泛,對付妖邪鬼魅非常好用,但前提是有足夠的靈氣修為,還需要授箓到一定品階.

"若是沒有厲害的對手,咱們早些走了吧."南風催促.

"你急著干啥去?"胖子問道.

南風指向坐鎮中軍的陳霸先,"先前我為了救你們出來,召請神將破了那靈氣屏障,若是此人日後作惡,就是我的罪過,我得親手殺了他,我不想與他們有太多交集,免得日後下不了手."

胖子聞言恍然大悟,"怪不得呢,要不這樣,你先走,我再待幾天."

"也好."南風點頭同意,他現在是眾矢之的,胖子與他同行有弊無利,二人雖然皆有不淺的修為,卻還沒有到橫行無忌的地步,指不定哪天就遇到硬茬,他有八爺為坐騎,便是打不過也可以全身而退,但老白不會飛,無法馱負胖子快速離開.

"那成,你倆走吧,我在這兒盯著."胖子說完,手指西南大聲喊道,"那里頂不住了,快派人過去增援."

"你也別在這里逗留太久,快當爹了,回去陪著十二."南風說道.

"嗯嗯嗯,大哥忙著呢,你也別過去跟他道別了,我到時跟他說一聲兒,對了,你要去哪兒?"胖子問道.

"說不好."南風說道,經曆了這麼多事情,他明白了一個道理,沒有什麼地方是絕對安全的,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不停的移動,不在某個地方停留太久.

"好吧,我過幾天就回獸人谷,你有啥事兒就去獸人谷找我."胖子說道.

"這不是咱們的戰事,不要插手太多,"南風拿起了地上的引魂鈴,輕輕搖動,"真人,咱們走吧."

天啟子睜眼起身,隨著南風向北掠去.

到得無人處,南風發出呼哨召喚八爺,等了良久,不見八爺到來,心中疑惑,便輔以靈氣再發呼哨.

再等片刻,八爺終于來了,背上還馱著老白,也不知帶老白去何處玩耍去了.

壞人就是壞人,熱情的帶著人家出去玩耍,不表示不會中途把人家扔下,在距南風還有三五里時,八爺歪身將老白扔了下去,轉而振翅加速,過來接南風.

訓斥自然是免不了的,但八爺可以裝聽不懂,它不願意聽就裝聽不懂.

天啟子消瘦,八爺負載二人也不吃力,眼下沒有既定去處,南風只能讓八爺往北飛.

動身時已是二更時分,到得四更天,已經飛出了八百多里,眼見下方出現了規模較大的城池,南風便授意八爺自城外降落,天啟子盔甲之內只穿了中衣,得為他找身衣裳.

趁著天還沒亮,南風帶著天啟子翻越城牆進城投店,客棧也分三六九等,好客棧里面都有洗澡的木桶,住下之後南風也不曾休息,而是拎了乾淨的進水,幫天啟子洗澡.

天啟子被囚多日,免不得肮髒,那疥瘡亦有濃烈臭氣,南風不避汙穢,接連換水,細心清洗.

便是得不到天啟子的回應和感謝,南風也不曾敷衍糊弄,人不能忘本,不能忘記他人對自己的傷害,更不能忘記他人對自己的恩情.

洗了三遍,水終于清了,將天啟子安頓好,天也亮了.

南風開門出去,天啟子的衣服都不能穿了,得出去采買.

一夜未眠,精神不振,剛到得前廳,就險些與一個哼著小曲兒進門的住客撞個滿懷,也虧得他反應迅速,閃身避開.

"瞎呀?!"那住客怒罵訓斥.

南風懶得搭理這些市井俗人,也不接話,邁步出了客棧.

未曾想他前腳出去,那住客後腳就跟了出來,"呀呀呀,我瞎,我瞎,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哪."

見此人前倨後恭,南風有些意外,便止步回頭,看那住客.

此人有些眼熟,只是不記得在哪里見過.

"能在此處得見少俠,真是緣分哪."那住客一副喜不自勝的神情.

見南風面露疑惑,那人抬手自指,"少俠,是我呀,您不記得我啦,我是侯書林哪,送鹵雞和果子給你吃的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