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故人再見
g,更新快,無彈窗,!

"故人?啥故人?"胖子追問.

南風提氣前掠,不曾接話,在那引魂鈴響起之前他一直不能確定這刺客的身份,只知道此人是太清宗的洞淵高手,突然響起的引魂鈴表明此人是受他人控制的.

三宗三足鼎立,人多勢眾,尋常人等別說控制紫氣真人,便是招惹了他們也會招致嚴厲報複,這個太清道人受到他人控制,說明太清宗不會對此人的失蹤進行追查.

太清宗不做深究就說明此人與本門的關系並不好,至少與掌教等掌權人物關系交惡,符合這一情況的太清道人並不多,失蹤多年的天啟子便是其一.

天啟子脾氣暴烈,嫉惡如仇,不似天德子等人那般韜光養晦,斂鋒懷柔,與以玄清玄淨為首的當權派經常發生正面沖突.在太清宗的那段時間,天啟子對他幫助甚大,不但于暗中嚴密保護,還尋到三枚補氣丹藥與他,令他脫胎換骨的龍齒天蠶也是天啟子當年為他辛苦尋到的,

後來天啟子外出為其尋找能夠提升修為的藥物,一去不返,為了誆騙安撫他,玄清等人派人去天啟子的住處制造天啟子回來過的假象,後來在師娘離落雪的暗中幫助下,他方才識破了對方的詭計,留下太玄真經,逃離了太清宗.

除了師父天元子,天啟子是對他幫助最大的一位長輩,與那些故作深沉的老道不同,天啟子雖然脾氣很大,卻是率真性情,見識過人,了然大道.

仔細想來,天啟子失蹤已經五年多了,這些年他一直以為天啟子已經遇害了,未曾想今日自此處遇到了他.

根據天啟子臨陣對敵時的反應來看,天啟子應該沒有死,因為死人哪怕能夠移動,也無法似天啟子那般反應迅速,隨機應變.

若是他不曾猜錯,天啟子應該是失去了部分魂魄,能不能將其治好目前尚不能確定,不過哪怕治不好,天啟子也總是活著,活著就比死了好.

百丈遠近,一掠而至,紫氣高手夜間視物與白晝無異,到得近處,立刻發現了那搖鈴之人,此人是個中年漢子,偏高偏瘦,武人打扮,此時正趴在草叢里藏頭露尾.

看到此人,南風立刻閃身過去拿他,那人聽到動靜,滾爬躲閃,與此同時急切搖鈴.

這中年漢子修為不高,滾了幾滾就被南風一腳踹翻.

中年漢子見他手持利劍,唯恐他痛下殺手,急忙跪倒求饒,"英雄饒命."

南風也不與他說話,再度將其踹倒,拎著衣領將其帶了回來.

此時一干將校已經率領兵卒前往外圍,准備拒敵,那疑似天啟子的刺客仍在與胖子爭斗,確切的說是在痛毆胖子,胖子修為本來就不如人家,又得了南風不能傷人的叮囑,也只有挨打的份兒了.

那引魂鈴此時仍在中年漢子手里,南風放下刺客,轉而歪頭看了看正在爭斗的胖子和那刺客.

中年漢子會意,急忙搖鈴兒,叮當兩聲過後,刺客停止了進攻,呆立當場,茫然四顧.

胖子雖然力氣大,卻並非不知疲倦,長時間的拼斗累的氣喘籲籲,一邊大口喘氣,一邊指那中年男子,"這家伙誰呀?"

那中年漢子長的賊眉鼠眼,看其面相就知道身上沒有硬骨頭,聽胖子發問,不等南風接話便搶先接口,"回英雄問,小的叫胡二,本是交州城外的一名趕尸匠."

"此人是誰?"南風指向那個正在左右張望的刺客.

"是個獲罪的和尚."胡二說道.

"和尚?"南風眉頭大皺,看了胖子一眼,示意他看住胡二,自己邁步上前,來到刺客身邊.

那刺客發現了南風的到來,卻並沒有主動出手,而是左右搖頭,彷如在尋找什麼.

"英雄,你別主動打他,他是不會打你的."胡二喊道.

"閉嘴,蹲下!"胖子高聲呵斥.

胖子長的高大,胡二怕他,急忙蹲下,抄手蜷縮.

得胡二提醒,南風慢慢抬手,將那沉重的頭盔自刺客頭上取了下來.

他先前果然不曾猜錯,頭盔取下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熟悉的面孔,不是天啟子又是哪個.

但天啟子此時的情況並不好,臉上密布皺紋,好生蒼老,頭發也被剃光了,頭上有好幾處疥瘡.

"是不是你說的那人?"胖子不認得天啟子.

南風點了點頭.轉身看向胡二,冷聲開口,"將此人的來曆給我說清楚."

胡二說自己是個趕尸的,應該沒有撒謊,趕尸是個下賤的行業,好人是不會干這行的,這胡二渾身上下透著一股世俗的汙濁賤氣,為求保命,不打自招.

胡二也是近些時日才被李賁等人給抓來的,這是他自己的說法,實際情況應該是被李賁等人花錢雇來的,雇他的主要目的就是讓他照顧並控制天啟子.

胡二見到天啟子的時候天啟子的頭發已經沒了,據請他的人說,天啟子是個獲罪的和尚,本來應該被砍頭的,後來不知怎地就到了李賁手里.

李賁自何處得來這麼一個瘋和尚胡二並不曉得,他只知道此人是個武功高手,李賁花了大價錢才得到了他.

不過貌似李賁最初並不沖著天啟子去的,是對方受了他的重金禮物卻沒有幫他的忙,便將天啟子補償給了他.

看的出來,胡二是想招的更徹底一些,但他也實在沒什麼可招的了,這是他第一次驅使天啟子,連路數都沒有摸清,除了知道怎樣帶領,怎樣給天啟子指定目標,別的一概不知.

對于胡二的招供,胖子是不信的,天啟子可是洞淵修為,不折不扣的高手,他不相信對方會將這麼重要的"利器"隨隨便便交給一個趕尸匠.

南風抬手阻止了胖子對胡二的恐嚇,他相信胡二說的是實話,李賁謀反稱帝,梁軍前來圍剿,李賁請了會妖法的夷人助陣,朝廷請太清宗派人相助,太清宗借故推脫.

不但推脫,還暗中與玉清宗聯手布下屏障困住了梁國大軍,很難說他們此舉是只是針對沖日青龍,還是割草撿兔子,順便兒幫助李賁.

由此可見,李賁極有可能與太清宗暗中有聯系,交州地處沿海,產鹽,富庶,李賁原本是交州刺史,自然不缺金銀,送個十萬八萬兩黃金給太清宗也不是沒有可能.

太清宗在三宗之中最為親民,說的直白一些就是俗氣最重,他曾經在太清宗待過,當年收錄弟子時的情形至今曆曆在目,那些紫氣真人與達官貴人走的都很近,很多內定的弟子都是富家子弟.

這樣一個宗派,再加上天鳴子那樣的掌教,收受李賁黃金並不稀奇,但他們為李賁所做的事情可能遠遠低于自己收受的賄賂,故此就將魂魄不全的天啟子送給了李賁.

不過李賁明顯低估了天啟子的能力,不但畫蛇添足的打造了沉重的盔甲,還為天啟子配上了鬼頭大刀,實則天啟子輕裝上陣,使用長劍威力會更大.

胡二眼巴巴的看著南風,等他說話,自己是死是活只在人家一念之間.

見南風久久不語,胡二越發緊張,努力解釋,想法設法為自己開脫,只道自己受到了李賁等人的脅迫,是不得已而為之.

"控馭陽人大傷陰德,以後不要再干了."南風說道.

胡二聞言,知道南風無心傷他,連聲應是,只道以後再也不敢了.

"留下鈴鐺,走吧."南風說道.

胡二聞言急忙起身,將鈴鐺雙手送上,轉身狂奔而去.

"這人是殺死楊瞟的凶手,你咋把他放了?"胖子好生不解.

"殺他髒刀."南風隨口說道.

"這人咋樣了?"胖子問道,此時喊殺之聲已經自外圍傳來,不消問,叛軍前鋒已經與梁軍短兵相接.

"說不好,可能是失了五魄中樞."南風說道,人體有三魂七魄,三魂七魄各有主使分工,五魄中樞與爽靈都是主靈識的,但前者比後者作用略小,失了中樞只是變的茫然渾噩,但遇到事情還能憑借自身的本能應對處理.失了爽靈就不成了,爽靈是三魂之一,失了爽靈,人會變的蠢笨呆傻.

"你准備怎麼處置他?"胖子沖正在附近緩慢游走的天啟子努了努嘴.

"若能召回他失去的魂魄自然最好,若是不能,只好尋個安全所在,妥善安置,贍養終老."南風歎氣搖頭,修行中人的魂魄比普通人要強大許多,不會自動離體,除非被人作法抽離,倘若真是這樣,天啟子複原的可能性就很小,因為能夠將其魂魄自七竅神府抽離的人,也有能力將離開神府的魂魄滅殺毀壞.

"成,你在這兒看著他,那群騎大象的來了,我去幫忙."胖子拎起了玄鐵重錘.

南風點了點頭,提氣拔高,躍上北側城牆,轉而搖動鈴鐺,將天啟子引了過去.

天啟子所穿的那身盔甲很是沉重,上得城牆之後,南風幫助天啟子卸下了身上的盔甲.

卸除盔甲之後,發現天啟子身上亦有不少疥瘡,有些已經結痂,陰暗潮濕是生出疥瘡的主要原因,由此可見,在重見天日之前,天啟子一直被關在一個暗無天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