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李賁謀反
g,更新快,無彈窗,!

類似的情形南風曾經遇到過,第六處藏匿龜甲的梅林小屋外面就有靈氣屏障庇護,想要將某一區域與外部隔絕有兩種辦法,一是利用陣法令人產生感官錯覺,諸葛亮的八陣圖就屬這類.還有一種辦法就是直接使用靈氣將這一區域與外界強行隔絕.

布陣相對簡單一些,但效果差強人意,倘若他人也通曉陣法,就可以輕易破除.

靈氣屏障威力較大,阻隔的更加徹底,但付出的代價也大,需要耗費施法者大量靈氣.

至于具體耗費多少靈氣,與隔絕范圍的大小有關,隔絕的范圍越大,耗費的靈氣自然就越多,除此之外還與隔絕的效果有關,有些靈氣屏障只能隔絕活物,而有些靈氣屏障連死物都能隔絕,後者耗費的靈氣自然比前者要多.

眼前這處城池占地十幾里,倘若盡數處在靈氣屏障的隔絕之下,這處靈氣屏障就絕不是出自凡人之手,因為即便是太玄高手,靈氣屏障也只能隔絕百丈見方.

要確定靈氣屏障有多大也不困難,靈氣屏障在受到外力沖擊時會乍現氣色,可以以靈氣沖撞試探.

這麼大的靈氣屏障,需要全力施為才能令其產生反應.

由于靈氣屏障有反震之力,南風就不曾在八爺背上出手,而是凌空躍起,氣出丹田,凌空揮出一拳.

靈氣所至,靈氣屏障的氣色一現即隱,倒退消弭反震之力的同時,南風根據氣色確定了這處靈氣屏障的范圍,竟然真的籠罩了整個城池.

沖撞靈氣屏障,可能令屏障內部產生了異動,那些在街道上游走的兵卒抬頭發現了他,大喜過望,沖他踉蹌跑來的同時,瘋狂的揮舞著雙臂,應該還在高聲吶喊,卻沒有發出聲音.

實則這些兵卒應該是發出了聲音,只不過聲音被靈氣屏障阻隔,沒能傳出來.

八爺回身想要接住南風,南風沖它擺了擺手,轉而運轉靈氣落于南側城門外.

進城的道路已經長出了雜草,由此可見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城門此時是開著的,可以看到城門處倒伏著大量的尸體,至少也有幾百具,此處氣溫很高,尸體已經嚴重腐爛,皮肉都快爛光了,很多只剩下森然白骨.

南風距城門不過十幾丈,這麼近的距離按理說應該能夠聞到尸體腐爛的臭氣,但他聞到的只有周圍草木發出的青澀氣息,這便說明眼前的靈氣屏障連氣味都能阻隔.

就在南風打量城中景物時,有士兵跑到城門處,自屏障內部呼喊求救,彷如即將溺死的人看到了舟船,淚涕俱下,好生淒慘.

屏障外聽不到屏障內部的聲音,但屏障內部的兵卒卻聽到了同伴的呼喊,紛紛自城中各處跑了出來,聚集到城門周圍,片刻工夫連城牆上都站滿了人.

這些士兵無一不是骨瘦如柴,形容枯槁,不問可知已經被困了不短的時間.

若是南風只是孤身一人,這些士兵也不會如此激動,令他們激動不已的是南風身後那只巨大的貓頭鷹,它的存在表明南風不是凡夫俗子.

此時天已經快黑了,南風就近尋了木板回來,以符筆寫了一列文字,"你們是何人的部下?"

城里可能沒吃的,卻有柴草,很快士兵就點上了篝火,用木炭書寫.

他們寫的什麼南風沒看,因為在他們書寫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實則那個身影也不是非常熟悉,但他熟悉那兩只玄鐵大錘.

胖子穿了個坎肩兒,一臉的胡子茬兒,瘦的都不像胖子了,來到之後踢走了幾個擋路礙眼的士兵,待得看到城外站著的是南風,咧嘴大笑,轉而回頭沖那一干兵卒說話,說的什麼南風聽不到,不過大致猜測應該是'我就說肯定有人來救我們,現在你們信了吧’一類的話,不然那些士兵也不會連連點頭.

"大哥他們都好嗎?"南風寫道.

胖子有當官兒的潛質,大譜兒的很,口述,有專門的兵卒代為書寫,"除了快餓死了,別的都挺好的."

南風剛想再寫,卻發現那兵卒仍在繼續往下寫,"你咋才來,你應該再等幾天,到時候直接來給我們收尸."

胖子還在不停的說,但代筆的兵卒跟不上他的語速了,也可能是胖子說的都是廢話,那兵卒感覺沒有再寫的必要.

胖子啰嗦半天,一回頭,見木板上只有兩列字,說了那麼多,人家都沒轉述,白說了,一生氣,就過去踢人家.

踢過兩腳,又說,那代筆的兵卒急忙捏著炭棒書寫,"還愣著干啥,快救我們出去啊."

"怎麼救?"南風寫道.

"想辦法啊."胖子說道.

"發生了什麼事情?"南風寫道.

胖子又開始說,說肯定比寫快,那代筆的兵卒又跟不上了,驚怯的想要讓胖子慢點兒說,卻又擔心胖子生氣.

胖子不曾察覺,自說自話,最後還是南風指了指那片木板,他才發現代筆的又沒跟上,又起腳踢踹,那兵卒耐受不住,扔下炭棒跑掉了.

胖子左右張望,當是在尋找能夠代筆的人,但士兵大多不認得字兒,最後沒招兒了,胖子又把那個被踢跑的士兵找了回來,順便派出了幾人往城里跑去,應該是去通知花刺兒等人,這處城池方圓十幾里,他們可能住在不同的地方.

胖子說幾句,就得等一會兒,士兵書寫的間隙,胖子指了指南風的包袱,不消問,這是要吃的.

吃的倒是帶了不少,但送不進去,這處屏障不但隔絕活物,連沒有生命的事物也無法進出.

若是呂平川在這兒,定會提綱挈領抓重點,簡明扼要講經過,但胖子說的沒什麼條理,代筆的士兵寫了一片又一片木板,寫過一片,南風就看一片,直到花刺兒和呂平川趕到,胖子還沒將事情講完.

花刺兒和呂平川見到南風,皆是歡喜異常,除了花刺兒和呂平川,同來的還有兩位中年將軍,受屏障阻隔,也不能彼此介紹,只是禮節性的互相點了點頭.

呂平川接過代筆士兵的炭棒敘說經過,交州刺史李賁謀反,朝廷未能及時剿滅,乃至養虎為患,直至去年李賁稱帝,方才派出大軍前來圍剿,前期很是順利,但後來李賁也不知自哪里請了一群會妖法的夷人過來,梁國大軍不敵,吃了大虧,領兵的將軍無奈,只能向朝廷求助,降妖抓鬼這檔子事兒自然是護國真人來做,但天鳴子借口閉關,並不前來,而是讓朝廷請高僧前來.

梁國皇帝隔三差五就跑去當和尚,不但賜封國師,還在梁國廣建寺廟,身為護國真人的天鳴子自然不樂意,故此才會發生拿了印光押解建康一事,說是閉關,其實就是在賭氣,無言之意就是"和尚吃肉,道士跑腿兒,可去你娘的吧,老子不去."

最終道士沒來,和尚也沒請動,皇帝沒招兒了,讓領兵的將軍自己想辦法,于是呂平川就想起了他和胖子,其實呂平川的本意是請他來的,但他不在獸人谷,于是就把胖子和花刺兒請來了,二人來到之後立刻打了幾場勝仗,那些夷人所用的妖法很是粗淺,胖子也能勉強應付,眼瞅著就要大功告成了,出事兒了,頭一天晚上還好好的,睡一覺起來就被困在城里出不去了,也不知道是誰搞的鬼,被困了一個多月了,前半個月消耗糧草,後半個月就殺牲畜戰馬,就是這樣,還是餓死不少人,五萬兵馬,活著的不足三萬了.

看罷呂平川的敘述,南風皺眉不語,呂平川提供的線索沒有很高的價值,他想知道的是這處屏障是何人所布,只有知道是誰所為,才能思慮對策.

見南風皺眉,花刺兒在旁邊說話,呂平川寫道,"那些夷人是孟獲的後代."

諸葛孔明擒拿孟獲一事世人皆知,孟獲等人的確會妖法,卻很是粗淺,似這種十幾里的靈氣屏障,絕不會出自他們的後人之手.

呂平川等人提供不出有用的線索,但人總是要救的,靈氣屏障不同于陣法,只能強行毀去,但這麼強大的靈氣屏障,別說紫氣洞淵了,就是深紫太玄也無法破除.

當務之急是搞清楚這處屏障是何人布下的,可以肯定的是布下這處靈氣屏障的人絕不是凡人,因為凡人沒有這麼充盈的靈氣,直接籠罩方圓十幾里,這需要極為浩瀚的靈氣支撐,凡人肯定做不到這一點.

如果是神仙和妖怪,也說不過去,不管是人還是神仙妖怪,殺孽造的太多就會招致天譴,當年諸葛亮火燒藤甲兵折損壽數就是例子.

一時之間也想不到這靈氣屏障出自何人之手,只能先設法將其破開,憑借一己之力肯定不成,只能借力,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召請天庭神兵,降下天雷將屏障強行炸開.

南風懂的法術不多,請神算是用的比較熟練的,書寫符咒,念誦真言,禹步走過,符咒化去,雷部神將很快現身,雷部並不只有熊霸一員神將,此番來的是另外一位,"熊震奉詔前來,南風主事有何差遣?"

"今有妖孽禍亂乾坤,妄施法術,以靈氣屏障禁錮萬千士兵,還請神將降下天雷,破除禁錮,救他們活命."南風高聲說道.

南風言罷,空中的熊震眉頭大皺,沒有接話,也沒有遵行.

"他們被困多日,危在旦夕,還請神將早些出手."南風催促.

南風言罷,熊震疑惑看他,"這靈氣屏障乃六十四位高功聯手布下,主事當真要將其破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