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胖子何在
g,更新快,無彈窗,!

八爺不解氣,低頭看那白鶴.

"沒幾根毛兒了,給它留著吧."南風沖八爺擺了擺手.

八爺仍然不肯走,展開翅膀,垂頭輕啄自己左腋.

南風走過去低頭尋找,發現一支短箭,短箭入肉二寸,著實不淺,好在不曾傷到要害.

拔掉短箭,八爺吃痛,氣急敗壞的又去啄那白鶴.南風見狀急忙上前阻止,好生勸說,八爺方才饒了那白鶴,松開爪子,振翅飛起.

"眼睛瞪那麼大,想咬我啊?"南風歪頭看向藍靈兒,藍靈兒此時的表情幾乎可以用猙獰來形容,就算殺了她爹,也就這表情了.

藍靈兒雙目圓睜,咬牙切齒,"你給我等著."

"這話我從小到大聽了好多次了,"南風撇嘴,"回去給你爺爺捎個信兒,以後睡覺把門關嚴實了,所有圍攻我的這些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指不定哪天就找上你們."

言罷,解開了藍靈兒的穴道,他不會解穴,是抓著手腕寸關尺輸入靈氣直接將淤塞的經絡穴道沖開.

藍靈兒本想奮力甩開南風的手,但南風搶在她之前松手躍起,落到八爺背上.

藍靈兒氣急敗壞的在下面叫罵,南風也不理她,指了指西南方向,八爺會意,振翅飛走.

打完仗總得回顧總結一下,整體來說這場仗打的還算比較圓滿,殺敵立威,全身而退.他和八爺雖然都受了傷,卻也不是非常嚴重,打成這樣兒算是很不錯了.

殺那群小嘍啰算不得本事,此役最大的收獲是以混元神功攻擊天墨子,三倍洞淵的強悍靈氣直接將天墨子震的吐血,再加上隨後的躍起踩踏,天墨子絕無生理.

這條路線八爺先前曾經飛過,輕車熟路,但它實在太過疲憊,沒飛多遠就飛不動了,見它飛的艱難,南風再度送出靈氣,助其飛行.

到得巳時,已經離鳳鳴山有五六百里了,途經一處鎮子時,南風授意八爺自鎮東山中降落.

他身上還有小半瓶傷藥,這是王叔當日為元安甯治傷剩下的,這傷藥不是凡品,敷上之後傷口清涼,很快止血,八爺快頭兒大,那支短箭對它傷害不大,見南風敷藥,自己也亮開翅膀咕咕討要,也是它不能說話,要是能,此番想說的應該是"我也受傷了,怎麼不給我抹點兒."

南風自然不會忘了八爺,也給它敷了.

重新包紮了傷口,換上備用道袍,南風就近尋了處乾淨所在躺臥休息,他倒是不餓,卻又累又困.

一覺睡到日頭偏西,南風起身去了鎮子,買了些吃的回來,

入更之後,八爺再度升空,載著南風繼續南下,鳳鳴山下有獸人谷派出的護衛,那人不可能不將鳳鳴山發生的事情告知花刺兒,花刺兒是有飛禽的,他若是聽到消息,不可能不來,除非獸人谷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日他雖然放出風聲,告知眾人獸人谷的龜甲已經被他得到,卻也不能完全杜絕他人侵擾獸人谷,再者,他和胖子的關系不是秘密,倘若有心之人稍微查訪,就知道胖子在獸人谷,想要拿了胖子,來與他交換龜甲天書也不是沒有可能.

忐忑一夜,黎明時分到得獸人谷地界,自遠處看獸人谷一切如常,並沒有遭到破壞的跡象,到得寨子上空,可以見到一些蠻人正在忙著喂羊喂馬.

南風曾經在獸人谷住過,這些蠻人都認識他,見他到來,便有人沖他招手打招呼.

八爺在南風的授意下斂翅落地,幾個女眷沖他走了過來,南風熟悉的是十二和十四,兩姐妹都在,十二大腹便便,由十四和另外一個姐妹攙著.

漢人講究請到廳堂,上茶敘話,蠻人不管這些,十二笑著問南風近些時日都在忙什麼,怎麼沒與胖子一起回來.

看到十二的表情,南風心頭的一塊大石頭落了地,可以肯定的是花刺兒和胖子現在都很安全,還有就是獸人谷眾人雖然知道他拿走了龜甲,卻並沒有生氣.

南風自然不能將之前發生的事情逐一羅列,只能借口忙碌瑣事,然後便問花刺兒和胖子的去處.

十二的漢語不是很好,就由十四來說,胖子年前的那段時間一直在獸人谷待著,過了年兒就想回西魏龔郡去尋他,熬過正月,忍不住了,想走,包袱都收拾好了,谷里來了個漢人,叫什麼十四不知道,只知道胖子喊那人是大哥.

十四不知道此人是誰,南風卻知道,胖子喊大哥,自然是呂平川,去年他和胖子自長安救了呂平川,呂平川不願與他們同行,說是要往梁國尋生計,他就派八爺將呂平川送到了江南.

蠻人分不清士兵和將校衣著有什麼不同,只知道呂平川穿的是軍服,來獸人谷尋胖子,是來求助的,說是梁國一個什麼官兒在什麼地方造反,朝廷派兵討伐,也不知出于什麼原因,久攻不下,所以想請胖子和花刺兒過去幫忙.

當日二人救下呂平川之後,胖子曾經跟呂平川說過自己的近況,呂平川應該知道胖子與獸人谷的關系,呂平川投軍之後戰事遇到阻礙,跑到獸人谷尋胖子幫忙也在情理之中.

呂平川和胖子花刺兒說這些事情的時候,這些女人都不在場,十二和十四也是聽胖子臨走時說過幾句.

據十四所說,花刺兒和胖子已經走了兩個多月了,具體去了哪里不知道,只知道往東南去了.

獸人谷所在區域已經是梁國西南邊陲,東南方向還有個交州,胖子和花刺兒往東南方向去,應該就是往交州去了.

都說天高皇帝遠,離都城越遠的地方,將校官員的權力越大,也越容易造反,不出意外的話胖子和花刺兒應該是跟著呂平川討伐交州去了.

問明情況,確定獸人谷沒有受到侵擾,南風就急著上路,十二不肯,非要讓他吃了飯再走.

南風不餓,但八爺餓,它出生在這里,隱約記得這里的羊肝好吃.

吃飯時十四過來送肉,起初他還以為十四是胖了,仔細再看,不對,十四當是有孕在身.

十二見他盯著十四的肚子看,猜到他在想什麼,便低聲告訴他,十四在去年臘月也嫁給了胖子.

對于十二的講說,南風既意外又不意外,意外是因為胖子是地藏王轉世,娶妻生子本就有違佛教戒律,而今連小姨子也一起收拾了,這哪是菩薩該干的事情.要說不意外,那是因為此事符合胖子的脾性,胖子一開始就喜歡十四,正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心里惦記著,下手是早晚的事兒.

吃過飯,南風起身告辭,此處溫濕,有不少早熟果子,除了水果和吃食,還給胖子和花刺兒帶了不少換洗的衣服和鞋襪.

辰時動身,飛往東南.

當日他帶著元安甯離開鳳鳴山之後曾經南下尋找藏身之處,途中發現建康有大量糧隊往南進發,當時還疑惑又是哪里起了戰事,現在想來應該正是交州戰亂,時間也對的上,他帶著元安甯南下時是去年臘月,那時平叛大軍應該已經開拔了.

按照常理推斷,朝廷的兵馬不應該沖江湖中人求助,除非戰事受挫,沒有別的辦法可想.

胖子和花刺兒已經走了兩個月了,如果順利,他們早就回來了,不出意外的話二人應該遇到了硬骨頭,本想過去捏柿子的,結果捏了個刺猬,這大舅子和妹夫倆都不是有耐性的人,若不是騎虎難下,早跑回來了.

交州是梁國最南面的一處州府,地勢偏遠,地廣人稀,也沒有很寬大的道路,都是些狹窄的山路,偶爾能夠看到村寨,也都是位于群山之中的山寨.

好在八爺飛的快,便是一時之間尋不到也不要緊,轉圈兒找,這地方幾乎沒什麼漢人,全是蠻人,有心問路也不能夠.

晉身洞淵之後觀察氣色的能耐也水漲船高,看的更清楚,也看的更遠,南方溫濕,更適合蛇蟲野獸生息,群山之中不時能夠看到異類的氣息,有些道行還不淺,異類的氣色與人類大致相同,也分三大色九小等,只不過其氣色會摻雜些許黑氣,這是異類特有的氣色,俗稱妖氣.

轉到傍晚時分,發現了一條較寬的路徑,循著往南,發現一處城池,這是一座建在山上的城池,規模著實不小,東西當有十幾里,此處先前應該發生過慘烈的戰事,城牆多有坍塌,城中的房舍也多為大火焚毀.

此時已經入更,城中漆黑一片,不見燈火,城里城外一片死寂,連犬吠雞鳴也沒有一聲,竟是一座死城.

待得飛到近前,卻發現城里有人,起初只看到一兩個,衣衫襤褸,形容枯槁,在街道上緩慢游走.

本以為是乞丐之流,定睛細看,卻發現不是,這些人穿的都是梁國軍服,不是乞丐,而是士兵.

仔細再看,發現城中各處都有骨瘦如柴的士兵,或躺或坐,便是在走動的那些也沒有聲音發出,如同鬼魅附身,彷如失魂夢游.

就在南風打量城中景物之時,八爺飛臨城池,剛剛到得城池上空,如同撞上了一道無形牆壁,前進受阻,反震後退.

"此處怎會有如此巨大的靈氣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