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各自為戰
g,更新快,無彈窗,!

是不是強弩之末只有南風自己知道,先前的拼殺他並未耗損太多靈氣,疲憊倒是真的,強弩之末還真的談不上.

但二環的那些武人卻不知情,也不知道他先前的蹌踉只是假裝誘敵,都說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此話當真不假,在巨大的誘惑之下,這些武人已經失去了理智和判斷,只當經過一輪的消耗,此時的南風銳氣已被磨光,靈氣也已然耗盡.

與之前的那些武人不同,此時這些武人並沒有使用身法靠近,而是緩步向前挪移,逐漸縮小包圍圈.

不曾使用身法,就不會暴露修為,不過這些人誰打頭陣,誰打第二陣是抽簽決定的,按理說這些人的修為也不會比先前他斬殺的那些人高出多少.

但自以為是要不得,有些事情不能以常理推斷,倘若那天墨子等人先前在抽簽時作了弊,此番上來的這些人就可能比打頭陣的那些馬前卒要厲害的多,便是殺雞,也得拿出搏虎的全神貫注.

參與此事的這些門派,人數有多有少,此番圍上來的比上一波人數還要多,除了武人,還有身穿袈裟的僧尼和身穿道袍的道人.

穿著袈裟不一定就是和尚尼姑,穿了道袍也不一定就是道人,當下除了三宗和佛教的四大名寺,還有不少霪僧野道,袈裟和道袍不過是他們行走江湖的行頭.

眾人緩步靠近,十丈,五丈,到得四丈外,眾人挪的更慢了,上次南風是在三丈左右主動出手的,三丈就是他們眼中的雷池.

"呀!"南風叫了一聲.

叫聲來的突然,聲音也大,眾人如聞喪鍾,亡魂大冒,驚叫急退,亂作一團.

未曾想南風只是發聲,並沒有發起進攻,而是一臉笑噱的看著那些被他嚇壞的江湖中人.

被人嚇退了是很令人沮喪的事情,這麼多人看著,丟不起這人哪.

止住退勢,壯著膽子,再往前挪.

剛剛挪到三丈處,南風長劍一擺.

此舉再度將眾人嚇出一身冷汗,哎呀哇啊的往後跑.

"哈哈哈,"南風忍不住發笑,"我可給你們提個醒兒,先前那一陣我沒消耗多少靈氣,一旦動手,你們這些人一個都不得活."

什麼叫驚弓之鳥,什麼叫杯弓蛇影,什麼叫草木皆兵,這群江湖中人就是這般,一絲一毫的風吹草動都能將他們嚇破膽,前頭兒已經死了一地了,這可不是隨便說說嚇唬人的.

聽得南風這般說,眾人停在了五丈外,小聲嘀咕,當是在判斷他到底是不是強弩之末.

"我真沒騙你們,我丹田氣海里的靈氣還剩下不少,雖然不夠支撐我殺光你們所有人,但殺光沖上來的這些還是夠了的."南風說道.

好人的心計叫智謀,壞人的心計叫陰謀,南風也不知道自己是好人還是壞人,也就不知道自己此番的心計是智謀還是陰謀,他的確沒有撒謊,但他也知道這番話說出來會有什麼後果,那就是挑撥離間,世人最怕的就是自己栽樹他人乘涼,此番若是沖上來,自己估計是活不了了,便宜讓別人撿走了,這怎麼能行.

起初是小聲嘀咕,後來是低聲商議,到最後變成了爭吵和謾罵,"日他先人,賠本兒的買賣,老子不干了."

"我寨中出了點事,我得回去看看.""啊,這麼巧,我也剛接到飛鴿傳書,走走走,咱們順路,一起走."

見二環眾人要臨陣脫逃,藍袍老者和天墨子急聲叱問,"王大同,林西平,張宗正,你們要背信棄義?"

"林鏢頭,我們是真的有事兒,不好意思,告罪告罪."言罷,跑了倆.

眾人見他們不曾受到攔截,紛紛仿效,"我堡里也遇到點兒急事兒,我們得趕回去平息.""我也是.""定是這小子的幫手在行那釜底抽薪之舉,快走快走,回去看看."

作鳥獸散,東西南北,噼里啪啦跑了一群,不過沒跑乾淨,還剩下一些,二環剩下百十人,三環還有七八十.

這些人之所以沒跑,並不是不害怕,而是懷著別的心思,眼下跑走了一大批,若是能夠殺掉南風,分贓也能多得一些,他們想賭,賭南風先前說的那些話是在嚇唬他們.

待得塵埃落定,天墨子沉聲說道,"實話不瞞諸位,此人乃太清逃亡囚徒,當年前往太清宗跪求收錄,一干真人動了惻隱之心,將其留在山中,未曾想此人心術不正,在山中多行奸邪之事,又在暗中偷學高等經文,太清宗本想拿他,卻被他走脫了,諸位一起動手,將其拿下,押送太清,天書乃贓物,自當諸位共享,便是被其毀壞,太清宗也會拿出居山洞淵二經酬謝諸位."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見天墨子這般說,眾人知道自己只要活著,就不會白忙一場,三環眾人快步上前,與二環彙集一處,再度前壓.

此時除了這一百多人,外圍只剩下了六個老者,其中兩個南風認得,是天墨子和青陽觀的另外一個老道,其他四個都是武人,六人分居各處,負責策應攔截.

在眾人緩慢靠近之際,西面山中跑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猛一看,有些眼熟,定睛細看,再一想,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先前被他踹飛的那個.

西面山勢陡峭,那人摔了個鼻青臉腫,褂子在手里拎著,里面當是兜著什麼東西.

"少俠,少俠."那人一邊跑一邊喊.

眾人聽到他的叫嚷,紛紛止步,歪頭看他.

那人也不理眾人,快步穿過人群,將褂子里的東西示于南風,"少俠,這山下有早熟的果子,我給你摘來解渴."

眾人見狀面面相覷,那藍袍老者氣急怒喊,"哪一派的混賬東西?"

"此人是無情書院的二當家,"有認識中年男子的武人接話,言罷皺眉看向中年男子,"侯書林,你搞什麼?"

那名為侯書林的男子也不理他們,反手將褂子扔給南風,"少俠,接著."

南風真接了,放于胸前,麝香鼠沒有異動,應該沒毒,不過也有另外一種可能,麝香鼠被他顛暈了.

侯書林扔出了褂子,轉身指點眾人,"不是我說你們,你們這麼做是不對地,虧你們還自詡名門正派,這麼多人打人家一個,還要不要臉啦."

眾人搞不懂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藥,一下子全愣住了.

侯書林見眾人不做聲,越發來勁,一臉正氣,"圍攻也就罷了,連車輪戰都用上了,人家還是個半大孩子呢,你們還有沒有良心?"

"侯書林,你到底想說什麼?"認識他的那個武人愕然發問.

"我想說一時行差踏錯不要緊,要緊的是能夠懸崖勒馬,剛才我在山下已經想明白了,人可以壞但不能卑鄙,你們現在回頭還來得及,都散了吧,散了吧,散了吧."侯書林沖眾人連連擺手.

見他這般,天墨子和藍袍老者等人殺他的心都有了,半道兒殺出這麼個玩意兒,這里哪有他說話的份兒,但此人也無甚罪行,殺他也找不到理由.

"摔傻了吧你,快滾一邊去."有人揪著侯書林的脖領子將他扔了出去.

"少俠,保重啊."叫聲自西面山谷傳來.

就在南風歪頭西望之際,江湖中人有了動作,各持兵刃,吼叫沖來.

臨陣對敵,南風雖然凝重卻不緊張,但也沒有放松到能夠一邊吃果子一邊與人過招的地步,見眾人上前,撇了果子,揮劍攻防.

世事相通,厮殺較技與做飯烹煮的道理有些相似,好吃的做法就那麼幾種,守舊不等于不好,有些時候創新和改變反而會喪失自身的優勢,還是那般,以旋殺為主,漏者補刀,以攻代守,以守代攻.

混戰開始不久,東北方向就傳來了一聲唳鳴,南風不需抬頭也知道來的是八爺.

"那是他的坐騎."有人認出了八爺.

"他要跑,並肩子上!"藍袍老者高聲呼喊,言罷,捏唇發出了一聲呼哨.

呼哨響過之後,西面山中傳來了一聲鶴鳴.

南風身形急轉,殺退眾人,趁機眺望,只見八爺正在東北方向向此處飛來,而一只白鶴則載著一個身穿藍衣的年輕女子自西山疾飛東北,試圖攔截八爺.

見八爺來到,南風便萌生退意,幾度殺退眾人試圖拔高脫困,但眾人亦知道他有心離開,前赴後繼,並不與他拔高的機會.

此時那只白鶴已經迎上了八爺,沖撞啄咬,阻止它靠近南風.

白鶴背上還有個年輕女子,那年輕女子背後背著一柄長劍,但她並未使用長劍,手里拿的是另外一件兵器,搶得空暇定睛細看,竟然是一把勁弩.

此時那身穿藍袍的年輕女子已經射出了一支無羽箭矢,正在開弦裝箭.

見此情形,南風急切發出呼哨,授意八爺立刻遠避.

八爺貌似已經中了一箭,它生性記仇,無視南風的命令,不退反進,斜翼沖撞,將那白鶴撞偏,轉而探出利爪,抓那年輕女子.

那年輕女子見狀,只得暫停裝箭,拔出長劍揮舞自保,八爺振翅拔高,加以躲閃.

身陷重圍,南風也不敢太過分神,屢次殺退對手,試圖拔高,卻被外圍一個驢臉老者以袖箭逼了下去.

見他這般,藍袍老者抓到了他的痛處,抬頭高喊,"藍靈兒,殺了他的坐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