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血腥殺戮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老者身穿藍袍,六七十歲光景,此人當是眾人推舉出來負責調馭指揮的人物,但這些江湖中人並不屬于一個門派,此人的號令還需要各個門派頭領的認可.

'動手’過後,內圈眾人並沒有立刻動手,而是紛紛看向自家的帶頭大哥.

短暫的死寂之後,一個手持板斧的赤膊大漢怒喊下令,"殺了他!"

此人言罷,立刻有十幾個手持斧頭的武人喊叫著向南風沖來,其余眾人見他們有了動作,也不再猶豫,紛紛吼叫著圍了上來.

南風長劍出鞘,待眾人沖近,靈氣雙發,下行腳底湧泉,附地支撐,上灌長劍,仰身旋斬.

靈氣灌入,劍芒突現,森長劍芒閃過,叫嚷沖至的武人多遭腰斬.

一旋過後,南風並未收勢,腰身上挺,變躺仰為後仰,順勢再轉,劍芒再現,將一干飛躍而來的武人再度斬殺.

有漏網之魚見南風身形後仰,自認為有機可乘,急沖上前,高舉利斧,狂叫劈頭.

混元神功一氣雙發,反沖往複,眼見利斧劈來,南風驟停收勢,欺身揮劍,將那偷襲之人連斧帶人就中破開.

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只是形容修行中人耳目清明,實則除了仙家,沒人能夠真正做到這一點,對手太多,招數各不相同,用的兵器也不相同,危急關頭很難逐一辨別,兼顧周全.

好在他也不需要逐一觀察,分別應對,只需揮舞長劍護住自身,對手會自己沖上來送死.

喊叫聲,慘叫聲,異常刺耳,刺耳便會煩心,一旦煩心就容易失去方寸,晉身紫氣的另一個好處就是氣定神穩,我自恒穩,你是大是小,是高是低,是仁義是卑劣,是沉默是叫嚷,是死是活,與我無關,我不會受你的影響.

心靜就能守住方寸,外面嘈雜喧鬧,我自守心頭章法,以旋殺為主,漏網之魚快速補刀,倒伏的死尸堆積在四周,間接為他護住了下盤,殺的人越多,周圍堆積的尸體就越高,敵人進攻越不便利.

常言道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第一輪攻擊通常是最猛烈的,誰打贏了這第一仗,誰就掌握了主動.

通過對手的衣著和所用兵器來看,這些人應該屬于六七個小的門派,修為並不是很高,以升玄以下的紅色靈氣居多,藍氣也有,但不多,不過大洞深藍和居山淡紫雖然只差一階,卻隔著一道巨大的鴻溝,鴻溝兩側,天壤之別.晉身洞淵之後,對手是深藍大洞還是淡紅洞神已經沒有本質差別了,都是天壤之別.

倒伏的尸體多在三丈之內,越往里尸體越少,這種情況是南風刻意造成的,尸體若是堆積到了大腿部位,騰挪就會受限,必須放一些進來,斬殺之後充當踏腳石.

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把趁手的兵器是至關重要的,玄鐵長劍摧枯拉朽,可以直接斬斷對手的兵器,能夠保證每一次出招都達到預期目的.

趨吉避凶是人的天性,沒有人是真正無所畏懼的,如果自認為無所畏懼,那是因為不曾遇到令自己感到害怕的人或事.

江湖中人與綠林中人沒什麼本質區別,在官府和尋常百姓眼中,他們屬于黑道中人,多是些亡命徒,過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膽子自然很大,但此時他們開始害怕了,死人他們見得多了,打打殺殺見的也不少,卻從未見過這種殘酷的拼殺,流血也就罷了,尸體還都不完整,南風是以攻代守,多用揮砍,少用戳刺,被他殺死的人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兒,一分為二的更多.

僥幸不死,確切的說是尚未沖上前去的那些人開始怕了,仗著人多生出的膽氣開始漸漸消退,他們看不到勝利的希望,只能看到南風木然的表情和狠辣的招式.

實則南風出招也並不凶狠,無有屠殺之心卻行屠殺之事只是因為他必須使用那種招式才能保全自己,不將那用棍的漢子的雙腿斬斷,那漢子手中的銅棍就會砸中他的腦袋.不將那用短刀的婦人雙手砍掉,那兩把短刀就會插進他的脖頸.

一個恒定冷靜的人就如同一棵葵菜,本身是沒有任何味道的,他人往里面摻雜怎樣的佐料,它就是怎樣的味道,我怎麼對你不取決于我,而是取決于你怎麼對我.

氣勢一餒,進攻立刻遲緩,南風壓力大減.

壓力一減,便能夠分出些許心神拾遺補缺,這些武人有一些是用箭用弩的,但這些使用遠兵器的人一直不曾出手,仔細想來他們不出手應該有兩種可能,一是擔心傷及同伴,這種可能性不大,因為這些人並不在乎他人的生死.還有一種可能是擔心把他逼急了他會跑,這些人中能夠追上他的人並不多,他一跑,對對方很不利.

南風自然不會跑,如果他想跑,早就跑了,也不會等到現在,他的確有殺敵立威之心,但這是建立在這些人想殺他的基礎上,他只是沒有發揚風格,與對方一般見識,給了對方應得的"回報".

既然不會走,那就只能繼續殺,確切的說是繼續自保,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他可沒有自虐傾向.

正所謂兵不厭詐,若不耍詐,還打個雞毛仗,回家抱孩子去吧,不不不,去當阿彌陀佛的和尚和滿口仁義道德的教書先生去吧.詐也簡單,露出破綻,誘敵來攻.

這些武人算不得高手,破綻賣的也不用特別巧妙,一個突兀的蹌踉就能讓這些利益熏心的武人蜂擁上前.

趁機斬殺,在殺掉最後一人之後的一口粗重喘息也能讓那些武人誤以為他靈氣不續,再沖上前,結果自然還是死.

死完這批,還剩一些,後退一步,以劍拄地,又能引來一批.

世人都喜歡撿便宜,其實這個世上哪有什麼便宜可撿,貪小便宜的下場就是吃虧,貪大便宜的下場就是丟命.

殺掉這些,還剩下五六個,這些人已經被嚇破了膽,知道撿不到便宜,也知道沖上去就會死,也顧不得顏面了,轉身就跑.

見此情形,南風縱身躍出,凌空揮劍,掃飛了幾個試圖逃走武人的腦袋.

落下之後踢出一把長劍,將另外一人刺死.

還有一人在往西側跑,南風閃身而至,那人逃跑之際頻頻回望,見南風追來,亡魂大冒,"別殺我,雞是我給你的."

南風手中的長劍幾乎斬到了那人的脖頸,聞聲強行收勢,旋身避開.

那人死中得活,驚魂未定,嚇的面無人色,抬手摸頭.

"滾."南風起腳將其踹飛.

此時還剩下最後一人,那人已經逃到二十丈外,正在樹下彎腰喘息.南風環視左右,自尸堆里拔出一杆長槍,氣灌右臂,奮力擲出.

長槍疾飛而去,將那人釘死在了身後的樹干上.

至此,除了一個扔雞的,第一波進攻的武人無一得活,除惡務盡,必須殺的一個不剩,如果跑掉一個兩個,就會讓隨後進攻的那些人心存僥幸,自以為便是打不過也有可能全身而退,得讓他們知道,膽敢來犯,必死無疑,只有這般,才能讓他們心生畏懼,若能就此退走,也能少些殺戮.若是仍然執迷不悟,也會讓他們背負更大的壓力.

擲出長槍之後,南風回到遠處,垂劍等待.

一鼓作氣的道理誰都懂,對手不太可能給他留下喘息的時間,第二波進攻很可能緊隨而至.

令他沒想到的是那一干江湖中人並沒有再度圍攻,一些首腦再度彙集一處,急商對策.

凡事都有利弊,此事亦然,對方商議對策他可以得到短暫的喘息,這對他是有利的,但殺戮一旦停止,沸騰的熱血就會降溫,慣性就會減退,再度拼殺,需要重新找到那種狀態.

凡事都有利弊不假,但絕大多數的事情利大還是弊大都很容易權衡,此事就是利大于弊,先前沖上來的武人便是沒有兩百也有一百多人,他頻繁出招,對方一直在遠處觀察,自認為摸清了他的套路和出招習慣,實則混元神功是毫無套路可言的,會用什麼樣的招數全看對方用什麼招數前來攻擊.

可以趁著對方商議的間隙,喘口氣兒,喝口水.

先前的厮殺用時不短,此時天色微微放亮,已經是黎明時分了.

這是南風第一次大開殺戒,滿地的殘尸,腥臭的血氣,所有這些都令他感到厭惡,他與呂平川不同,兒時從未想過建功立業出人頭地,有口水酒喝,有頓飽飯吃就很知足了,要是再能討房媳婦兒那就更好了,但天不遂人願,偏偏遇到天元子,改變了他的命運,得到了很多之前不曾想到的,同時也承受了很多他人不曾承受的.

此時那些頭領的急議已經到了尾聲,南風放下水囊,調整呼吸,准備再度迎戰.

在二環人群中有一個身形高大的壯漢,腰間圍了一張虎皮,見到此人,南風想到了花刺兒,在鳳鳴山下有花刺兒的族人,按理說花刺兒也應該得到消息了,他當初換走龜甲並沒有隱瞞花刺兒,花刺兒便是知道他拿走的是龜甲也應該不會生氣,若是得到消息,應該也會來,但他為何沒來.

此外,胖子也應該和他在一起,胖子為何也沒來.

就在此時,藍袍老者的一聲吶喊打斷了他的思緒,"此人已是強弩之末,拿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