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不期而遇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聞言急忙放下木盒,起身走向密室,到得密室門口,只見元安甯已經自石床上坐了起來,可能不曾回過神來,沒有端詳接續的右掌,而是抬手摁向兩側太陽穴.

"哎哎哎,別亂動."南風急忙側身而入,元安甯抬起的是右手,由玄鐵打造的義手異常堅硬,萬一摁壓力道太重,可別把自己給捏死了.

聽到聲響,元安甯轉過頭來,見來的是南風,臉上立刻露出歡喜神情,"你怎麼會在這里?"

"我?"南風愣了一愣,"我碰巧路過,王先生剛為你繼了義手,你不要亂動."

得南風提醒,元安甯方才想起自己來此的目的,抬手低頭,緊張打量.

南風沒有急于說話,王叔所用的麻沸散想必是一種能夠減輕痛苦的藥湯,這種藥湯除了能夠減輕痛苦,貌似還會對人的神志產生一定影響,元安甯此時就處于大夢初醒的茫然狀態.

看得出來元安甯很緊張,起初只是轉動手臂,正反打量,隨後才慢慢開始嘗試活動彎曲,發現接續的義手很是靈活之後好生喜悅,雖然不曾欣喜若狂,身體卻在微微發抖.

看得出來,元安甯對義手很是滿意,也可以說達到了她預期的效果,但令她沒想到的是接續的效果遠遠不止她想象的那樣,快速彎曲掐捏之後,垂手撫摸石床邊緣,此番抖的更厲害,不問可知,她已經發現義手不但如臂使指一般的靈活隨心,甚至還能讓她感受到久違的觸覺.

南風沒有出言催促,直到元安甯停止嘗試驚詫抬頭,方才問道,"感覺如何?"

元安甯面帶喜色,點頭連連.

"走吧,王先生還在外面等咱們."南風說道.

元安甯再度點頭,撐臂下地,麻沸散的藥效可能不曾徹底散去,她腿腳發軟,下地之後站立不穩,一個踉蹌.

南風見狀急忙伸手扶住了她,攙著她往密室外行走.

走過幾步,元安甯貌似想起一事,停了下來,左右張望,轉而手指西側木桌,"我的包袱."

南風松開元安甯,過去拿起了那個包袱,在包袱旁邊還有一件麻布包裹的器物,隨手拿起,發現很是沉重.

"這是什麼?"南風隨口問道,實則他一入手就根據重量猜到此物是九天玄鐵,但此物的形狀與降龍锏差別很大.

"我為你做的刀劍,"元安甯歪頭一旁,不與南風對視,"玄鐵余下不少,留了也無甚用處."

旁人送人禮物,都是唯恐他人不能感受到自己的一片真誠,但元安甯卻恰恰相反,好像唯恐南風念了她的好兒,是什麼促使元安甯這麼做南風自然清楚.

有些事情知道了也沒必要說破,南風笑了笑,上下打量,尋找捆紮麻布細繩的繩頭兒,"劍還是刀?"

失了攙扶,元安甯站立不穩,伸手扶向石床床尾,"既是刀,又是劍."

見元安甯站立不穩,南風就沒有打開那個布包,將其夾在腋下,拎著包袱,過來攙著元安甯出了密室.

見到王叔,元安甯免不得再度道謝,來時她是萬分忐忑的,而此時除了喜悅還是喜悅,當真是滿心歡喜.

道謝和謙遜過後,三人落座,元安甯也是客,坐南風下首.

南風自包袱里拿了畫符文房出來,將第九片龜甲的內容默寫出來,遞給了王叔,"這是其中一卷天書,先生收好."

王叔伸手接過,放于一旁,轉而指著那木盒說道,"這麝香鼠不比蟲蟻,最長半月就要進食一次,也不用尋毒物喂它,只需打開木盒放它出去,它自己會去尋覓食物,進食過後會自行回返."

見南風面露疑惑,王叔解釋道,"這木盒乃千年檀香的木心雕琢而成,麝香鼠一直以此為巢,別處住不慣."

"君子不奪人所……"

王叔擺手打斷了南風的話頭,"此物稀罕倒是真的,卻不是我的心頭之物,也是換的旁人的,送給你了."

南風再度道謝,轉而起身告辭.

王叔也沒有挽留,送二人到院門之外,目送二人下山.

此時元安甯已經能夠自己行走,南風便沒有繼續攙扶,而是與她一同慢走下山,"可還滿意?"

"出乎意料."元安甯抬臂看手.

南風本想說喜歡就好,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再好的義手也是假的,只是對殘缺的一種彌補,終究不如原來的好.

元安甯貌似也想說什麼,但只是有開口的征兆,卻沒有下文.

眼見氣氛有些尷尬,南風就說話打破沉悶,"你接下來要往何處去?"

"去玉璧."元安甯說道.

"我剛打那兒回來,那地方你最好別去."南風搖頭說道.

"為何?"元安甯的表情不是疑惑而是黯然.

南風答道,"兩魏正在那里交戰,龍云子和燕飛雪都在軍中督戰,我感覺戰況對西魏不利,玉璧離戰場很近,估計用不了多久戰火就會蔓延到那里."

"那我更要早些去了."元安甯隨口說道.

南風本想問元安甯過去干啥,但轉念一想又沒有發問,元安甯自然不會幫西魏對抗東魏,但不排除她要過去帶走自己的親友和故人.

"此處距玉璧有兩三千里,步行太慢,我送你一程."南風說道.

"可不要耽擱你的正事."元安甯沒有拒絕.

"不會,我也沒什麼急事兒."南風搖了搖頭.

說話之間,二人到得山腳下,來時山腳下有不少車馬,先前門房告知王叔今天不接診,山下的人此時幾乎走光了,只剩下一輛馬車停在青石牌坊東側的樹林邊緣.

見二人下山,那門房急忙出來送行,其他木屋里的江湖中人各行其是,看似不曾注意二人,實則都在暗中窺探.

直到目前為止,除了送給燕飛雪的那兩卷天書,南風送出的所有天書都是第九塊龜甲,給元安甯的也是這一卷,但那時他尚不知道龜甲的紋路就是武功招式,與元安甯的只有文字,沒有龜裂紋路,此時有心將第九塊龜甲的紋路拓印給她,奈何周圍到處都是眼睛,只能暫時壓下這個念頭.

他有八爺為坐騎一事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他也懶得藏頭露尾,到得空曠處便發出呼哨,召喚八爺.

不多時,八爺到來.

就在南風想要提氣拔高之際,一瞥之下發現了可疑之處,在東側馬車的車轅上半躺著一個車夫,車夫翹著腿兒,頭上戴著一頂斗笠,那斗笠遮住了眉卻沒遮住眼,根據那車夫歪頭的方位來看,應該正在窺探他們.

那車夫是個面色蠟黃的中年漢子,屬于混進人群再也認不出來的那類,此人很是面生,之前應該沒有見過.

剛想移回視線,卻突然注意到那中年漢子的耳朵,人的耳朵千差萬別,那中年漢子的耳形令他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而今他已經晉身紫氣洞淵,百丈之內的蒼蠅都能分清公母,定睛細看,那漢子的耳垂上有遮掩耳洞的跡象,猛然想起一人,再比較,雖然掩飾的巧妙,卻還是能夠看出端倪.

"那馬車我前日曾經見到過."元安甯低聲說道.

南風沒有接話,拉著元安甯進到西側樹林的邊緣,自懷中拿出第九片龜甲,塗抹朱砂進行拓印,轉而將拓印好的黃紙遞給元安甯,"我有些事情要處理,八爺送你過去,這是我先前與你的那卷天書,上面的紋路就是上等武學的招式,此事只有你我知道,不要泄露于旁人."

"出了什麼事?"元安甯問道.

"小事情."南風將那黃紙塞進了元安甯的包袱.

"你有事就去做,不用管我,我自去玉璧."元安甯說道.

"沒事兒,快走吧."南風沖在上方盤旋的八爺做了幾個手勢.

元安甯雖然不明所以,卻也沒有尋根問底,而是將那把由麻布包裹著的刀劍遞給了南風,"持握便為雙刃劍,緊握就是單刃刀."

"多謝,准備,我送你上去."南風言罷,將元安甯送上半空.

八爺之前得到過南風的授意,知道南風想讓它做什麼,見元安甯上來,便俯沖接住了她,唳叫一聲,往東北方向去了.

目送她們離開,南風自樹林邊緣坐下,解開麻布看那里面的器物,

包袱里是一把四尺左右的長劍,木質劍鞘,可能是單手不得雕刻,劍鞘上並無紋飾,不過用料倒是考究,應該是自皇家器物上拆解下來的名貴木料.

劍柄為黑色玄鐵,與尋常長劍的劍柄不太一樣,護手呈雄鷹展翅狀,這樣的護手介乎于刀的護手和劍的護手之間.

握柄有五指輪廓,只能單向持握,這樣的結構應該是為了在長劍變為長刀之後確保刀刃位于受力的下方.

拔劍出鞘,只見由玄鐵錘煉的劍身長約四尺,這一長度兼顧了刀劍的需要.

此外,劍身除了貫穿正反兩面的幽深血槽,沒有任何多余裝飾,刀劍的作用是殺人,不是為了好看,千百年來鑄劍師的揣摩和武人的實戰,已經找到了刀劍最佳的形狀,正所謂大巧不工,大巧若拙,過多花哨的改動反而畫蛇添足,會降低刀劍的進攻威力.

用力緊握,長劍立刻變為長刀,與尋常的厚背大刀不同,由長劍變化而成的長刀與窄刃苗刀很是相似,修長鋒利,此物由玄鐵鑄成,堅硬無比,窄刃既能加快進攻的速度,又不虞被對手斬斷.

檢視過後,南風還劍歸鞘,靠著大樹閉眼假寐,老子就在這兒,趕快來道歉.

等了片刻不見動靜,南風也不著急,看誰能倔的過誰.

太陽升起,氣溫回升,南風有些困了,就在此時,東面傳來了駕車的聲響.

聽到聲響,南風歪頭一旁.

再等片刻,卻聽到馬車沒有往西移動,而是往南去了.

回頭張望,他娘的,竟然走了……